(大纪元配图)

【人民报消息】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目录:

前言
一.与人斗,灭绝人性
二.与地斗,违背自然,其祸无穷
三.与天斗,迫害信仰,否定人对神的正信
结语

==================

前言

中国人非常重视“道”。古时暴虐的帝王被称为“无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认的“道德”标准叫做“没道理”,就连农民造反还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老子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也就是说,“道”中产生了天地。

而近百年来,共产幽灵的轰然入侵,形成了一股违背自然,违背人性的力量,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和悲剧,也将人类文明推到了毁灭的边缘。其叛“道”的种种暴行,自然也就反天反地,从而成为一种反宇宙的极恶势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人自古以来相信和遵守天人合一,人与天地溶合,相依生存。天道不变,循环有矩;地循天时,四季分明;人尊天地,感恩惜福。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在中国人的概念里,天文、地理、历法、医学、文学、直至社会结构无不贯穿这一理念。

然而,共产党宣扬“人定胜天”,“斗争哲学”,藐视天地自然。毛泽东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共产党或许从中获取了真实的欢乐,而人民却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一、与人斗,灭绝人性

(一)善恶颠倒泯灭人性

人,首先是自然的人,然后才是社会的人。

“人之初,性本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们判断是、非、善、恶的准则,很多是与生俱来的。而对共产党来说,人就是动物甚至机器,无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其眼中都是物质力量。

共产党的目的是为了操纵人,逐渐把人改造成造反的革命暴徒。马克思说:“物质力量必须用物质力量来打倒”,“理论一经掌握了群众,就会化为物质力量”“全部人类历史不是别的,就是人性的不断改变”,“人性就是阶级性”。他认为一切都没有内在的先天的东西,都是环境的产物,都是“社会人”,反对费尔巴哈的“自然”人的提法。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费尽心思也不能诱导工人从经济斗争转上夺权的政治斗争。他从而寄希望于获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说它“对于全世界工人阶级有巨大意义”。托洛斯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通过努力、劳动、会得到报偿,通过勤劳使生活富裕让人憧憬;而好吃懒做、不劳而获则被视为恶劣。共产党像瘟疫一样传入中国后,社会上的流氓懒汉,在共产党的鼓励下,分土地,抢财产,欺男霸女,全部堂而皇之地成了合法行为。

人都知道尊长爱幼好,目无师长不好。古代的儒家教育分为大学和小学。十五岁前的小学教育,所学的内容就是洒扫、进退、应对的小节(就是卫生、举止、言谈等方面的教养)。之后的大学教育则侧重在尊德性、道问学之类。而在批林批孔,批师道尊严运动中,中共把这些道德规范从青少年的头脑中彻底剔除。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卞仲耘老师被女学生们戴高帽子、往身上泼黑墨、敲簸箕游街、挂黑牌子、强迫下跪、用带钉子的木棍打、用开水烫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女校长被学生强迫敲着一个破脸盆喊“我是牛鬼蛇神”,头发乱七八糟被剪光,头打出了血,推倒在地上爬。

(大纪元配图)

大家都认为干净好,脏不好。可中共宣传“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这样的人思想才是红的,才可以上大学、入党、升官,做共产党的红色接班人。

人类的进步是知识进步,而在共产党统治下,知识却成了不好的东西。知识份子被称为“臭老九”,有文化的人要向没有文化的人学习,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才能重新做人。为了实施对知识份子的再教育,北京清华大学的教师们被发派到了江西南昌的鲤鱼洲。这个地方血吸虫流行,原来的劳改营都被迫搬迁。教师们只要沾了河里的水就马上染病。一个个肝硬化、肝腹水,很多人丧失生活劳动的能力。

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柬共)在周恩来的怂恿下,更登峰造极的对知识份子进行迫害。有独立思想的就需要进行改造,从精神上消灭到肉体上消灭。从1975年至1978年,柬埔寨人民被杀害了四分之一,有人就因为脸颊上有戴眼镜的痕迹而难逃厄运。

柬共在1975年胜利后,波尔布特开始建立超前的社会主义,就是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易的“人类社会的天堂”。最后家庭也解体了,成立男劳动队,女劳动队,一律强制劳动,一起吃大锅饭,一样穿黑色革命服装或军装。夫妻只能在获得批准的前提下方得一周相聚一次。

共产党号称天不怕,地不怕,妄想改天换地,其实是要彻底否定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和力量。毛泽东说过:“各世纪中,各民族起各种之大革命,时时涤旧,染而新之,皆生死成毁之大变化也。宇宙之毁也依然,宇宙之毁决不终毁也,其毁于此者必成于彼无疑也。吾人甚盼望其毁,盖毁旧宇宙而得新宇宙,岂不愈于旧宇宙耶!”

亲情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通过不间断的各种政治运动,中国共产党把人变成狼,甚至比虎狼更凶残。虎毒不食子,但在中共统治下,父母,子女,夫妻之间互相揭发,断绝亲属关系的比比皆是。

六十年代北京的一所小学,一个女老师在给小学生听写生字时不慎把“社会主义”和“垮台”放在了一起。结果被学生揭发出来。之后她天天被批斗,被男生扇嘴巴子。她的女儿跟她断绝了母女关系,一有风吹草动她女儿就在全班揭发她妈妈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以后几年这位老师天天在学校打扫卫生、刷厕所。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都不会忘记张志新,她被投入监狱。狱警多次毫无人性地将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铐在背后,投进男犯人牢房,任人轮奸,终至精神失常。即使这样,在临处决她时,怕她呼喊口号,监狱直接把她的头按在砖块上,不施麻药动刀切开了她的喉管……

即使是最近几年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共采取的仍然是制造仇恨,鼓动暴力的老一套手段。

共产党抑制人的善良本性,鼓动、纵容和利用人性中恶的一面来强化统治。一次一次的运动,有良心的人也畏惧于暴力陷于沉默。共产党系统地把宇宙中普适的道德概念破坏殆尽,以图彻底颠覆人类维持了千万年的善恶廉耻。

(二)超越相生相克的邪恶

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说白了,就是人世间存在着相生相克。不但人分好坏,就一个人本身来说也是善恶同在的。

盗跖被认为是强盗的代表,但他却对喽啰说:“盗亦有道。”并解释说当强盗也要“圣、勇、义、智、仁”。也就是说,即使为盗者也不能胡来,还是有规矩要守的。

反观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可以说是充满了投机和叛卖,没有任何规矩的约束。比如强盗最讲的就是“义”字,哪怕是分赃的地方都要叫“聚义分赃厅”。但是中共的同志之间只要一面临危机,就立刻相互揭发、落井下石,甚至栽赃诬陷、无中生有。

以彭德怀为例。毛泽东农民出身,当然知道一亩地种不出13万斤粮食,当然知道彭德怀说的都是真话,当然知道彭德怀并没有想夺他的权力,更何况当年彭以两万部队浴血苦战胡宗南20万部队,几次救了毛泽东的命。然而彭德怀刚批评了毛两句,毛马上就把他亲笔题诗“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扔进废纸篓,定要置彭于死地,可以说恩断义绝。

共产党残暴杀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讲义气;出卖国土,没有勇力;与正信为敌,缺少智慧;搞群众运动,非圣人治国之道。可以说,共产党连“盗亦有道”的底线都放弃了,其邪恶已经完全超出宇宙间相生相克的道理。共产党彻底颠覆自然人性,目的是为了颠覆善恶标准,颠覆宇宙规律,其狂妄至极,自然难逃覆灭的结局。

二、与地斗,违背自然,其祸无穷

(一)阶级斗争延伸到自然

金训华是上海市吴淞第二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上海市中学红代会常委。1969年3月,金训华上山下乡赴黑龙江。1969年8月15日,山洪暴发,双河两岸一片汪洋。金训华为抢救生产队的两根电线杆跳下急流,失去了生命。

金训华生前的日记:

七月四日

我现在开始感到了农村阶级斗争的尖锐和激烈。我,一个毛主席的红卫兵,已作好了一切准备,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迎头痛击反动势力,哪怕作出牺牲也是心甘情愿的。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努力战斗!战斗!战斗!

七月十九日

××大队阶级敌人的气焰还很嚣张。知识青年到农村来,就是要参加农村三大革命斗争,首先就是参加阶级斗争。我们就应该依靠贫下中农,发动群众,把敌人的气焰压下去。我们知识青年应该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

金训华怀着战天斗地、改造人类的理想到农村,从他的日记中,可以看到他脑袋中充满了“斗”的思维。他把“与人斗”的思维贯彻到天地之间,最后终于丧失了生命。金训华是斗争哲学的一个例子,同时无疑也是牺牲品。

恩格斯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毛泽东又补上一句:“和对世界的改造”,这一画龙点睛的补充,实际上充分点明了共产党对自然的态度,那就是改造自然。共产党认识的“必然”是盲目的物质,没法解释其来源的“规律”,认为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认识客观规律性,就可以“征服”大自然与人类。共产党把俄、中这两块“试验田”改造得一塌糊涂。

大跃进的民歌便是中共狂妄愚蠢的写照:“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岭开道,我来了!”

共产党来了!破坏了这个原本和谐的世界,破坏了自然平衡。

(二)破坏自然自食其果

战天斗地,破坏自然(大纪元配图)

中共推行以粮为纲的农业政策,大肆开垦不适宜耕种的山地和草原,填平中国江河湖海。结果如何?中共声称,1952年粮食生产超过了国民政府时期,但中共没有透露的是,到1972年,中国粮食总产才超过了同样是和平时期的清朝乾隆年代,而至今中国人均粮食产量,仍然远远落后于清朝,只有中国农业鼎盛时期宋代的三分之一。

乱砍滥伐、堵河填海的结果,是中国自然生态的大破坏。至今,中国生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海河、黄河断流,淮河、长江的污染,把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血脉彻底切断,甘肃、青海、内蒙、新疆草原消失,滚滚黄沙扑向中原大地。

五十年代初,中共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在黄河修建三门峡水电站,发电量至今只有一条中等河流的水平,却导致上游泥沙淤积、河床抬高。一个大一点的洪水就给两岸民众带来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2003年渭河洪峰最高流量3700立方米/秒,只相当于三、五年一遇的洪水,却形成了50年不遇的洪灾。

河南驻马店,当地建造了多个大型水库。1975年大坝连环决堤,短短两小时内6万人丧生,死亡人数总计高达20余万。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政权对中华大地的肆意掠夺仍在继续。长江大坝,南水北调,都是准备以万亿计的金钱,图谋改变自然生态。而中小型“斗地”项目更是层出不穷。更有甚者,有人提出以原子弹在青藏高原炸开一条通道,以改变中国西部的自然环境,其对大地的蔑视和狂妄令天下人为之侧目,却也绝不出人意料。

在周易八卦中,我们的先人以天为乾,尊之为天道;以地为坤,奉之为坤德。

周易像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孔子注易:至哉坤元,万物资生。

文言曰: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

显然,以地母之坤德,尚且至柔、至静、有常而承天,方可厚德载物,万物资生。同时,提出了人类对乾道坤德之态度,即承天顺地,尊重自然。

中共以战天斗地的姿态,对大地肆意搜刮掠夺,任行欺压榨取,逆天地而行,最后必然受到天地以及自然规律的惩罚。

三、与天斗,迫害信仰,否定人对神的正信

(一)有限的生命如何认识无限的时空

爱因斯坦的儿子爱德华曾经问他:“爸爸,你为什么这么有名呢?”爱因斯坦说:“你看到这个大皮球上有一只瞎眼的大甲虫吗?它并不知道它爬行的路线是弯曲的,但是爱因斯坦知道。”这句话实在意味深长,中国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想认识一个系统就必须跳出系统之外去观察,然而以人有限的生命去观察宇宙无穷的时空,人类将永远无法窥其全貌,宇宙也就成了人类的永恒之谜。

科学无法逾越的障碍自然是形而上的,这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信仰”的范畴。

信仰这种人内心世界的活动,对于生命、时空、宇宙的体验与思考完全不是一个政党应该管理的范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然而共产党却凭着他们对宇宙和生命可怜又可笑的认识,把他们理论之外的一切都称之为“迷信”,还要将有神论者洗脑,转化,批倒批臭,乃至肉体消灭。

真正的科学家宇宙观是开阔的,是不会用自己有限的“已知”去否定无限的“未知”的。著名科学家牛顿在1678年出版了巨著《数学原理》。书中详述了力学原理,解释了潮汐,行星的运动并推算了太阳系的运转方式。获得巨大成功与荣誉的牛顿自己却一再表明他的书完全是一种现象性的描述,他绝不敢谈论至高无上的上帝缔造宇宙的真正意义。《数学原理》第二版出版时,牛顿曾在书中写下这一段以表达他的信念:“这一尽善尽美的包括太阳、行星、彗星的大系统,惟有出于全能的上帝之手……就像一个盲人对于颜色毫无概念一样,我们对于上帝理解万事万物的方法简直是一无所知。”

(大纪元配图)

且不说是否有超越时空的天国世界,是否修炼人可以达到返本归真的境地,真正信正教的人都相信善恶有报,因果关系的原理。正统信仰能够将人类道德维持在一定的水准。从亚里士多德到爱因斯坦,他们都相信宇宙中有一个普遍的规则存在。人们通过各种方式不懈的探求宇宙真理,那么除了科学探索之外,宗教、信仰和修炼不也可能是发现真理的另外方式和途径吗?

(二)中共摧毁人类的正信

世界上每个民族在历史上都是信神的。正是对神的信仰,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才会在内心约束自己,才能维持社会道德的水准。古今中外,西方的正教,东方的儒、释、道都告诫人们:信神敬天、从善惜福、感恩知报,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共产主义的中心指导思想就是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由此,各国共产党都鼓励穷人,流氓无产者无须信神,无须偿还业力,无须安分守己,反而应该巧取豪夺,造反发家。

在中国古代,皇帝们以其九五之尊,仍然自称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辖和制约,不时要下诏罪己,向天忏悔。共产党则自己代表天意,所谓无法无天,绝无丝毫限制,结果制造了一个个人间地狱。

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认为,宗教为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他害怕人们相信神和上帝从而不信他的共产主义。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一书第一篇收入的就是对门捷列耶夫参与研究“灵学”团体的批判。

恩格斯说过:“中世纪及以前的一切都要在人类理性审判台前辩护自己存在的理由。”说这话的同时,他已把自己与马克思当成了审判台前的法官了。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这样形容马克思:“他俨然就是人们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人是上帝。他要人们像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像顶礼膜拜,否则就大加挞伐,或阴谋迫害。”

而传统的正信,对共产党人的这种企图构成了天然的障碍。

中国共产党对宗教的迫害,可以说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文革中无数的寺庙被砸烂,僧人被游街示众,西藏90%的寺庙被破坏,中国至今有数万的家庭基督教会成员被关押。上海的天主教神父龚品梅被中共关押30余年,1980年才来到美国。他在90多岁临终前立下遗嘱:“等到共产党不再统治中国时,将我的坟墓迁回中国上海。”一个人为信仰而被残暴的邪恶势力单独秘密囚禁30多年,中共曾无数次逼迫他,只要同意归中共的“三自爱国委员会”领导,就可以放他出去。而近几年,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正是中共“战天”的延续,也是中共力图强售其奸的必然结果。

无神论的共产党要领导和控制人们对神的信仰,“与天斗,其乐无穷”,其可笑之程度,绝非“妄自尊大”所能形容其万一。

结语

共产主义实践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彻底失败了。世界最后一个共产大国的魁首江泽民,在2002年3月对华盛顿邮报记者曾这样宣称:“我年轻的时候曾相信共产主义会很快来临,但我现在不这样认为了。”现在仍然真正信仰共产主义者已经寥寥无几。

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是必然的,其违背宇宙规律,逆天而行,是一股反宇宙的势力,因而必然受天意神灵的惩罚。

中国共产党虽然一次次变换嘴脸,一次次抓住救命稻草渡过危机,但其最后的结局举世了然。中共虽然在一件件除去其美丽外衣,赤裸裸的暴露出它贪婪、凶狠、无耻、流氓和反宇宙的本性,但它仍然在钳制人的思想,扼杀人类的道德伦理。它对人类的道德文明,对人类的和平进步也仍然极具祸害。

茫茫宇宙携带着无法抗拒的天意,或称之为神的意志,或称之为自然规律,或称之为大自然的力量。人类唯有敬天意、顺自然、尊重宇宙规律,关爱天下生灵,才可能有自己的未来。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2005年4月校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