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两度牢狱之灾 村支书出逃美国(图/视频)
——中国村支书出逃美国(上)
 
两度牢狱之灾,村支书出逃美国。(《新闻大家谈》提供)

【人民报消息】我是扶摇(主持人)。 今日焦点:出逃美国!他从部队转业当村支书,为民办事,却触动权贵利益;噩梦:被栽赃判刑、遭公安跨省骚扰、地下车库的便衣与手铐……老百姓:共产党的话千万别信。 大家都听过一个说法:中共官场遵循“逆向淘汰”的机制。清廉不贪、有真才实干的官员,一个个被排挤出体制,而擅于溜须拍马、没有道德底线的人,却能在这个环境中混得风声水起。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蔡志刚,就是被中共官场的黑色逆流“淘汰”下来的这么一位。他当了村官,想为老百姓多争取权益,不料触动当地权贵利益,于是被栽赃陷害,甚至引来牢狱之灾。 多重打压之下,蔡志刚计划逃出共产中国。他具体经历了什么?我们请蔡先生亲自来说。 【部队转业当村支书 蔡志刚得罪当地权贵】 蔡志刚: 我姓蔡,来自浙江台州。19岁我参军入伍,当了七年的兵。然后回来以后,在我们老家当了一个村支书,就当了六年。我同时自己也在做生意,在上海。我是2006年年底从部队转业了。 我是提前退伍的,当时本来我是准备提干的。我立了两个三等功,其它所有的这种奖项也不少,优秀士兵、团嘉奖、师嘉奖、演习嘉奖,各方面拿得太多了。当时我们的部队就是在福建,就是针对台海。所以,我们参加这种野战的训练、海上的训练、还有演习的训练是非常多的,每年都会参加,除了我在军校两年以外。 我在军校待了两年。当时准备是提干的。但是因为我的年龄。我是19岁参军的,然后本身就比正常的参军的年龄晚了一年。这个部队提干不有个时间限制嘛,25周岁之前。但是我两个三等功以后,因为当时也要找关系,你也知道,其实军队当时也是挺那个的。我是时间超了,后来就是感觉提干也没有希望啦,然后就回来了。实际上我也不怎么喜欢待部队里面,你看我也是很喜欢那种自由的人。 扶摇:2006年底,蔡志刚从部队转业后,到上海做生意。第二年,他在经商的同时当上老家的村支书。本来,家里以为出了一个体制内的人,对整个家族来说都是好事。但是,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开始发生在蔡志刚身上。 蔡志刚:迫害就是因为我们村里边那个城中村改造。我们是属于那种城乡结合部的,这块土地它是“肥肉”。它整个价值最少也几十个亿,几十个亿是最少最少的。我们村总共的土地应该有五六百亩吧,当时我们的土地,政府给我们征收的土地价格是4万5,600块钱一亩;后来最高也是,前些年是升到了10万3,800块钱一亩。但是最终他们卖出去的土地价格500万到800万不等。这直接就是我们老百姓的钱啊。 你收回去,5万块钱卖500万,10万块钱你卖800万,地价不是每年都在提高嘛。如果这个钱,直接使这个权益享受到老百姓自己身上的话,那老百姓多富有,多有钱。他自己也不让你开发,他说你不行。当时我们就据理力争,跟政府里边谈判嘛,把土地拿来几百亩,自己拿回来了。 我为了村子里面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土地征收了,然后集体整个弄下来,以后跟我们新城开发委员会都已经签订合同了。就是说,当时还给我们173亩土地,再加上18亩的返回用地,就是村集体使用的。那我们总共就可以拿到191亩土地,用于自己我们村里边、集体经济自己开发,自己老百姓盖房子自己分。 当时县里面不同意啊,实际上就是这个县长不同意,他当时是在我们那里当县长,他是2010年前后在我们那里当县长的,温州调过去的。现在已经被抓了,前几年已经抓了。 我当书记的时间是六年,当了六年的书记。其实我当书记也花了不少钱,就是说自己花的钱。因为自己在上海有做生意,然后你村子里边这个事情、那个事情,那个时候刚好又有土地征收、房子有拆迁,然后我就自己来来回回,自己折腾、自己跑。 都是自己掏钱。那自己当时想的就是说,你为老百姓办点事情那也是应该的,本身他们这么信任我,我选书记的时候,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高票,不是说全票,基本上也是高票就当选了,就没人跟我抢了。他们也知道我是为了村子里面踏踏实实地做事情,自己本身也是老百姓,也是村里边的人。大家好了,自己也才好。 也就是说当时的观念、这些想法也比较朴素,不会想得太多。但是你这样子弄的话,就很容易对那些政府部门、还有这些当权者,就造成了一些压力了,他们觉得你这个人太死钉板,他们怎么说你也不听,你老想着老百姓老百姓的,那他们怎么办?他嘴巴当然不说了,开会都是正儿八经的、冠冕堂皇的,实际上他们就想着心里的小九九。 【老百姓:共产党的话千万别信】 我们那里的街道书记嘴巴一讲话,那个天花乱坠的。教育局局长出来的,背后你干了什么勾当啊,包教育局里面的那个女人(教师),包了以后,教师她老公发现这个问题以后,写成大字报,交到我们整个县里边的所有政府部门,每个办公室发一份。就这么干啦,他们在哪里干什么、在哪里干什么、给她承诺买什么,在他们那里买别墅。都是这样子的,他表面就冠冕堂皇,把我们老百姓忽悠得一套一套的。 农村里面很多老百姓,他实际上还是挺懂得,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因为我当初年纪也轻了,二十几岁三十岁都不到,他们就跟我说了:共产党的话你千万不要信。 七八十岁的、六七十岁上了年纪的老百姓,不管男的还是女的,他就这样说的,我是听了很多次:就是共产党的话,你就不要听。他就说了嘛,他的意思就是说,共产党假话就是顺口溜一样嘛,就是假话都是乱讲的,就这个意思。 这种话确实我听了很多,老百姓对共产党办的事情,确实是很多是不相信的。他们是嘴上说的一套,背地里做的又是一套。 如果没有签合同的话,那这个话肯定是不作算了,甚至是签了合同也不作算。我当时跟村里边、跟我们的街道签了个土地协议的,总共加起来(拿到)191亩土地。 我当时算了一下,每个人就是说我们自己开发完、做完房子以后,剩下的我们老百姓自己就盖那种连排别墅、独栋都绰绰有余。然后街面(店面)三四百间全部是我们自己的,那就作为一个村的集体的。 但人家就是说直接影响到他们县里边了,他们政府的利益了,他们就不干了,肯定不干了。然后想方设法把我们签的合同骗回去。他说,这个方案不行。后来谈了,当时我都跟那个街道书记打架了,我就直接抓到他的衣领,就跟他干起来。 【替村民争取权益 被判五年缓刑】 扶摇:蔡志刚想要为村里的人多争取些权益,但是,中共官场黑暗。他没想到,自己因此惹祸上身。 蔡志刚:那他表面上他也没什么事,好像大人有大量似的,但实际上背后他就搞我了。后来是给我罗织一个罪名,说我挪用公款。 当时那个土地款,它是分批次下来,但是,当时我们村镇银行它有一个规定。就是说,你这个土地款你要下放的话,必须要先打到一个人的卡里边,这是银行明确规定必须要这么办。后来我们村两委商量了以后,就是因为我是村支书嘛,我是最大的,这个钱就大家决定是放在我的卡里面。放到我的卡里面,由我这个卡作为一个支付。 当时是过年,刚好是过年嘛,有一户人家,他是跟我们要这个土地款了。我们财务那边做过备案以后,我就把这个钱领出来了,当时是领了50万吧,拿到村里边打电话给他,叫他来领钱的时候,我到财务家里在等他,结果他说刚好是过年,他到东阳那边去,他说是过两天再回来。我就先把它存到我自己的卡里面去,存回去,你什么时候要你过来跟我拿。 也就三四天时间,他回来就跟我要了,他要这个钱,那我就给他了。当时的银行有个(取款额度)规定,我当时也是没有这种概念,因为这个钱本身取出来就给老百姓的,那你就给他。他如果不要,那我就先存着,我不管存哪个卡都一样的。我存了另外一个卡。 三四天以后,他跟我要,我就直接取了给他。当时银行说只能是20万。那我说你有什么办法呢?他说,你这个钱从哪里取出来的?我说,是另外一个银行。他说,那边的话,他可不可以直接一次性取50万?我说那边我觉得应该可以吧,因为那边自由度相对比较大一点。然后他说,那你就本票直接打回去吧。那我就把这个50万块钱用本票打回了我以前那个银行,就这样子。 然后到那个银行,我马上又取出来。因为我性子也比较急,人家要钱了,我不可能还等到明天我还分批次取给他。然后我当时就一次性把本票打到另外一个银行,把银行里面的50万这个钱取出来了,直接就给了那个拆迁户了,就这么一件事情。已经交给他了,我没有贪污这个钱,我也没有挪用这个钱。 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他不是说我把这个钱私吞了或者怎么样子,因为他找不到我任何其它的犯罪证据,我没有。我当了五六年的书记,我没有给村里边贪污任何钱,也没有任何挪用,也没有其它我什么时候做生意上面的有什么证据。他们就是找到了我这么一条,就是说鸡蛋里面挑骨头,挑了这么一个罪名,你知道共产党它就这个套路的,它就是给你冠冕堂皇的一些理由,他就是想把你给搞下来。 所有人都觉得我委屈,那委屈也没有办法。他就说,我这三四天时间,这个钱我一分钱都没有挪用,我也没有任何利益在里边,他们非说我有什么利益。三四天时间的钱,人家要了,我取出来,我放在这里,无非就是因为有一个银行卡那个本票、那个汇款的一个记录在里面。他说我这个钱是挪用了,挪用公款,给我判了3年,然后缓刑5年,已经是缓刑里面最严重的。 当时要不是我操作了一下,他搞不好就给我判3年,直接就是判了实刑了,准备就把我给弄死掉了呀,你不弄死我,他这个村子他没办法弄。政府它的利益,它感觉保证不了啦。 因为这个利益,说难听一点,它要么是政府(中共)的,要么是老百姓的。有了老百姓的,就没有政府的;有了政府的,就没有老百姓的了。政府它靠土地财政它生存了。所以,我是动了它们这样的一块奶酪。那它不把我搞下来,不换一个听话的人上去,它怎么弄啊? 到现在,我们现在村子这种房子是什么房子?拆迁房盖好不到几年时间,所有的墙皮全部脱落了,墙皮都脱落掉了,就一块一块的,斑斑点点的。当时那个我们街道的书记,就那个搞女人的书记,教育局出来的,嘴巴一套套,现在好像被双规了,我出来之前也听说也是双规了。这些人都不会有什么好报的。 他当时跟我们承诺说,我们这个房子肯定有盖得比某某某更好,就是我们当地最好的一家房地产建筑企业。那你后来看看盖到什么程度了?那个电梯不像电梯,吱吱呀呀、嘎嘎嘎嘎,晚上声音很大,经常会停,然后地下室漏水渗水,地面上面的外墙全部脱落。 是高层,24层高层。本来我们想就一部分建高层,你愿意习惯住高层的人住高层,你代价更小一点,你钱可以拿得更多一点;你愿意住别墅的或者连排的,那就住连排。当时我们的这样一个计划了,但是计划根本都还没有成形,就被他们中共的那个政府直接打压掉了。 判刑是2013年9月份给我判的,直接给我押了5年,我到2018年9月份,我这个缓刑才取消掉。 【拒签拆迁合同 遭公安跨省恐吓】 扶摇:判缓刑期间,蔡志刚因为后续的拆迁问题,又被当地公安和司法局跨省骚扰,差点被从缓刑转成实刑。 蔡志刚:我2013年判了缓刑,2017年那个时候,村里就是前几年一直都没有拆迁,就土地征收做一个规划,然后17年开始村里边就是说拆迁了。那拆迁,我觉得你们这个合同,我觉得这个待遇应该还不够,就是说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太多了。而且我们这个村子,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弄,(村子)自己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当时我也不想拆。 但是不行,人家那个公安局(派出所)的所长,就我们片区的所长,包括我们街道政府的这些领导,包括司法局的局长,追到上海,我不是在上海做生意吗,虽然在浙江我自己村子里面做了书记,但是我上海的生意我一直都没有丢的。我基本上都在上海的多,直到前几年才因为疫情,然后这块生意也不好做了,所以才回到浙江的。 他们追到上海来,幸亏当时我是把我的那个司法……当时就是说你如果判缓刑的话,它不是有一个司法监视的吗?它是要当地司法局管理,每个星期、每个月报到,还有给你定位的,就是说你不能出这个县城什么的。当时我是因为在上海有公司,然后把我的司法关系转到了上海。 我幸亏是转到了上海,我要是不转到上海的话,当时因为村子里的拆迁,我百分之百又被他们重新直接抓起来,就变成实刑了。 因为我不拆,我就不拆,不拆的话他们就追到上海来,整整就在上海市的浦东新区的司法局里边,跟我干了12个小时,12个小时整整。 他们直接就到上海来,找到上海的司法局,就是想把我带走了。但是上海的司法局因为我属于他们管辖的,上海的相对来说,法制还是比较健全、文明一点,所以相对浙江更好,可能浙江相对其它省份,可能又相对还是会好一点。但是他们也这么干,就为了一个拆迁的事情,出动了大批人马到上海来找我。 他们一进来,在司法局那个大桌子上面一坐。在那里以后,直接他们那个街道的一个领导,属于那种主任级别的,拿了一个拆迁的那个合同,“啪”一下就拍到我的桌子上。意思好像说到这个地盘上面了,你签你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他就这样子。当时我也不敢拍桌子,当时我心里面拍了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了,我就是不签,你能把我怎么样子? 我就跟他们磨,磨到实际上12个小时都不止,上午11点钟开始,一直磨到晚上12点多。他们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反正派出所所长也出面跟我说,亲自到了上海的。一个所长,虽然说这一个官衔不大,但是在当地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了;司法局的局长也亲自到了上海。他们轮流做我工作,要么就给我硬的,硬的不行就给我软的,要么就软硬兼施,他就这么干。 反正我当时死活我就抱定了,就是说,你要敢把我从上海抓回浙江,那你就抓回浙江,你要给我关到牢里就关了牢里,反正我就是不签。 那后来他们没办法又回去了,回去以后又通过无数的那种人,不停地给我打电话,然后到上海来找我。就这样做我的工作,他们就通过亲戚、朋友,然后你家里边有这些在政府机关或者企事业单位上班的,就给他们压力。 这是共产党的惯用的伎俩,他们就经常干这种事情。他表面上给你看,我很合法、我很好怎么样子,他就说不想把这个伪装的面具把它给扯下来,但是背地里他干的就是这些事情,无所不用其极。 你要是开公司,他就查你的税,查你的帐。但是你也知道,中国这些做公司的也好,他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原罪”在里面的。你要查,说难听一点,无论哪个公司一查一个准,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这东西能找不到吗?你要是做那个餐饮的,哪怕你搞得一尘不染,所有地方全部消了毒了,他又说你卫生不合格,他能找出问题来的,让你那个餐饮就是先关门。 我们村里就一个这样的,当时就拆迁的时候,他开了一个饭店,生意很好的,他就是一家的经济来源啊,主要支柱。一年他也能赚个三五十万,挺不错的啦。本来他生活条件也不好的,后来开了这么一家店,生意也挺好,日子也过得慢慢有起色了。就因为拆迁,他不同意拆迁这一块,然后就把那个店给封掉了,直接就给他封了,第二天就把他店给封了。 我当时是因为这样硬顶着,然后上海相对来说,法制在整个中国大陆方面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健全的,会好一点。他们要是把我抓回天台、抓回老家去的话,那我就是案板上的鱼肉。 后来谈不下来,没办法,当时上海市浦东新区司法局的领导也一直陪着。然后包括那个浦东新区的那边那个派出所的,他们也专门派了一个警察就陪着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一个原则,不会让他们把我带回浙江,就是这样子才把我救了一回,是这样子的。 【被当“低端人口”驱赶 工厂经营受挫】 扶摇:幸好当时,蔡志刚在外做生意,把司法关系转到上海,才逃过一劫。不过,他生意上也并不顺利。 蔡志刚:我那个时候做的是中央空调的通风管道,像我们地下室那种消防排烟,对,就像类似于这种,消防排烟的这种。铁皮做的,还有复合型的,就是那种带保温层的,我们新型材料,这种聚氨酯、XPS,还有那种玻镁,类似于这种防火级别相对比较好的、保温性能比较好的这种,我们厂自己生产的。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研究。我有工厂,工厂三四十号人。在上海那边,这种绝对是属于微小企业,但是对于一户普通人家来说也不错了,一年的产值也有一两千万,就是做得好的时候一两千万。刚开始这一两年,也就三五百万、六七百万,后来好的时候最高可以到两千万差不多一年的产值。 没有疫情的话……那不要说疫情了,因为上海当时还做了一个驱赶低端人口的嘛,跟北京差不多。它就把周边所有那种……它所谓的低端人口,就是说劳动密集型的、高噪音、高污染,然后这种有带油漆或者喷漆的,喷漆这个很多的,很多机器的声音也很大的。 但是我们这种本身就是科技水平没有跟上,肯定是有劳动密集型的。但是劳动密集型的话,实际上上海周边的区域,它都是慢慢这样发展起来。因为外来的人口多,他们打工的人多以后,他们的生活、住宿、外面的开销,都是花在上海的。 但是他们后来就出了一个政策,那个时候也是2014年、2015年那个时候,就驱赶低端人口,把我们这种工厂全部就驱赶掉了,驱赶到外地去了。那你这样子的话,少了上海这个依托,再说你机器搬来搬去,你这个损耗、时间上面…… 就觉得这个事情做得太过分了,我们没饭吃了。但是你也知道,共产党它的宣传是非常厉害的,它就是一堆屎也能给它说出香味来。我们也没有其它外来的渠道,也没有其它的新闻可以看,只有他们灌输给我们的一些理念:这个未来城市好哇,未来怎么样子啊,为了提升我们的国际竞争力啊,我们这个厂就是说不允许存在了,你要搬走或者就直接解散。 那政府说了,政府最大,本身一直教育它就是这样子的,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老百姓你个人的生存、你的生意,其实它就是个屁。他们好了,你才能好,他们不好,你们先死,这就是他们的一个逻辑。 那你没办法,那他们说只能是这样干,就这样干,你说搬那就搬吧,你不搬也不行,你硬得过他们吗?不可能的事情,你也没办法游行,你也没办法示威,你也没地方去申诉,申诉了他们也不管,你要是申诉得厉害的话,人家就直接打压你,你生意还做不做啦。 生意后来慢慢就转到一个类似于皮包公司,因为有生意的,以前的资源都在嘛,那我材料该卖的卖一下,有些工厂我们一起合作一下。我们工程反正全国各地都在做的,因为我们本身就直接跟那种建筑打交道的。现在就那种房地产、销售的,它的地下室的防排烟是硬性规定,必须要做的。像商场、商务楼、写字楼,那你肯定就必须要做一些暖通设备的,进风、排风,都需要用到我们的材料,我们也可以给他们做一些加工,然后就是说在工地现场安装,就这样子。 【被防疫封锁在家 意外打开新世界大门】 扶摇:看得出来,在经历被诬判、被逼拆迁和被当作低端人口驱赶后,蔡志刚深深体会到中共政权对老百姓的伤害。不过,正如他所说的,他当时虽然觉得这一切太过分,但多年的洗脑教育让他依然认为“政府最大”,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老百姓只能默默承受。 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开始有不同的思考呢? 蔡志刚:实际上就是因为疫情才醒过来的。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因为疫情才醒过来的。因为疫情大家都没事干,你没事干,待在家里干什么呢?你只能不停地去搜罗一些信息,多一些渠道去看看。我也是很惭愧,因为疫情、实际上主要还是因为疫情(才醒悟)。 疫情前半年,实际上我也有逐步地接触一些外面的世界,因为你也知道中国这个世界,它本来就是封闭式的。你看不到外面的新闻,你也不知道整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你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对还是错。错了,你以为是对的;对了,你以为是错的,真的是这样子的。 我是因为疫情也没什么事干,经常封在家里边,然后我会经常会听听一些国外的,当时就是说有认识一些朋友嘛,那就推荐了一些国外的视频。当时也觉得很新鲜:原来是这样子的,这个事情观点好像又不一样,那个是不一样。 然后听多了以后,我把我以前所有的疑问还有心结,我感觉打开了,“原来它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啊”。我本身觉得很郁闷的事情,实际上并不郁闷,因为就是由中共它自己的邪恶本质造成的,老百姓(的视角)被你这个心理给扭曲掉了。 我不想被扭曲,我坚持我自己的,我本身性格也是这样子,本身我也部队出来,我就是一个这么强硬的人,我凭什么非要说你们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你们说对的就是对的,我觉得就是不对,很多老百姓也觉得是不对呀。这只不过说是不敢发声,不想去惹麻烦。那我也敢发声,我也不怕麻烦,那我就去不停地了解了。 了解以后豁然开朗啦,原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外面的世界跟我们现在接触的世界、跟我们所看到的、我听到的、人家灌输给我的一些思想,其实不一样的。人应该是怎么样一个人?这个世界是怎么样子的?你的观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通过疫情三年才慢慢地确立了自己的一个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所以说,虽然疫情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它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但是实际上,对于我个人或者我的家庭来说,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转折。因为有这样一个情况存在,所以我了解了更多的世界,我才会带领我的家人、我的孩子来到了美国。 【地下车库 五六个便衣 手铐】 实际上是当时……2019年吧,美国有的教会,还有包括那个地产公司、新能源公司到中国去考察,(我)通过教会来认识了他们。当时我就有想法,我觉得就是教育各方面,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疫情还没开始之前。但是我也不知道哪不对,但是我就这么一个认为,把孩子送出去肯定是对的。 为什么那么多的有钱人、当官的,他们都把孩子往外面送的、往资本主义这么邪恶的国家去送呢?这没办法理解。他们的脑子肯定比我们要好使太多了,他的眼界、思想的那个思考的层次,肯定比我们要高得太多了。虽然这里面包含了很多的贪官污吏,但是你不能否定他们这个眼光,特别是不能否定他们对于后代所考虑的眼光,这绝对是不会错的。
出逃美国!他从部队转业当村支书,为民办事,却触动权贵利益;噩梦:被栽赃判刑、遭公安跨省骚扰、地下车库的便衣与手铐⋯⋯老百姓:共产党的话千万别信【 #新闻大家谈 4/28 】

那我当时就考虑,因为当时美国这边,他们的教会学校也在招生,所以我去听了讲课,然后问了很多的问题,当时就决定把孩子送到国外来上学了,教会学校。我也希望他们尽早加入基督的大家庭。因为人有信仰,不管怎么样都比没有信仰好。没有信仰的人,他就为所欲为了,他没有敬畏之心,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有信仰的话,你总有一个神在你的心里边,你知道什么对什么错,你就会去遵守,那这个世界才会慢慢地越变越好。 接回到上面的话题,就是当时是美国的教会、还有公司到我们中国来考察,招收这些学生。然后我有这个想法以后,因为我孩子太小,说过几年。过几年,结果一弄马上就变成疫情来了,出不去了,没办法出去了。到第二年,疫情稍微相对好一点的时候,实际上是2021年,我是21年年底,利用我上海的公司去申请了一个美签,包括我妈妈,因为我妈也是上海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她也申请了美签。 但是孩子的事情,一直就拖在那里,因为也不方便出来,疫情也正严重。然后我们就是通过美国这边教会,他们给我们提供这些学校的资料,包括校长、还有包括招生办,给我们通电话,然后了解了我们家庭的情况,最后也给我们发了F1,就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还有包括我们面试全部都通过了,通过以后,我们就到领事馆去拿个美国签证、留学签证了。当时我们本来应该到上海签,那是最方便的。上海因为疫情严重,一直等,就是去年22年4月份的时候……本来我们准备22年5月份就把孩子送到美国来读书的。 我准备还是留在中国的,就没有想出来,因为毕竟我四十几岁了,然后我那边还有一点人脉关系,生意还在做。我每年挣的钱供养他们几个孩子读书,我觉得还行、还凑合,就这样,也没想出来。 然后就是给孩子们签证的时候,结果到北京签了两次,它没有出来。我很奇怪的事情,当时美国这边也跟我说,他说,你这个孩子留学签肯定没有问题的,你直接一起三个孩子带过去。可能当时带多了,一下子把三个孩子全部带过去签了。 关键孩子签证没有签出来呀,我是21年年底就签出来了,本来想准备先去看看……然后没有签成功回来以后,第二次签证回来是(2022年)8月5号还不是6号,回到浙江就过了一个星期六星期天还是什么时候,两三天时间就在家里休息了,结果突然就警察上门把我给抓了。 那天早上是8月9号早上9点钟的时候,我到外面去办点事情,然后到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过来五六个便衣的,就是没有穿着警服的。他就过来问我:你是不是叫蔡志刚?我说是啊,马上就把我手给抓出来,手铐就“啪啪啪”扣上了,然后说这是拘捕令什么的。我莫名其妙的,我说,你怎么……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我根本就不知道,很莫名其妙的。 我问他:我犯了什么罪,你又为什么拘捕?你东西给我看一下。他不给我看,他就是不给我看。然后就把我戴着手铐从电梯上了楼上面,把我家里全部抄遍了,就是把我孩子的所有留学的资料,我刚好整本的放在那里的,留学的资料就全部抄出来。 后来就把我抓到派出所里面去讯问。我以为再怎么讯问,你讯问一下以后就出来了,结果他把我关了23天,关到9月2号才出来的。那个时候,牢里面正热,哎唷,天啊,温度最少42度以上。牢里面那个里边的楼板,我们几十个人睡在一个牢里面,那看守所那个楼板都是烫的,你根本没办法睡觉。 关了23天,22年8月9号开始。大家如果说知道气象印象深刻的话,你们可以查一下浙江那边,当时那个温度确实高得不得了。22年8月份,8月9号以后那个温度是最高最高的,热的不得了。 扶摇:就在为孩子的美签烦恼之时,蔡志刚突然被抓。公安为什么抓他?抛出怎样荒谬的罪名?而他,终于以怎样冒险的方式迅速离开中国、逃往美国?途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更多惊心动魄的故事,请关注下期的《新闻大家谈》。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未完待续)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3/4/29/75960.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分享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相关文章
 
更多文章导读
 
 
 

四通桥勇士彭立发入选
1. 四通桥勇士彭立发入选"时代"百大影响力人物(图) (146,569次)

女子在天安门广场高呼“打倒共产党”(图/视频)
2. 女子在天安门广场高呼“打倒共产党”(图/视频) (137,985次)

3. 什么是最好的社会制度? (127,434次)

一个恐怖的预言正在成真!(图)
4. 一个恐怖的预言正在成真!(图) (121,387次)

5. 胡春华的恐惧和屈辱 (115,072次)

外国留学生来华全免费 还给零用钱(多图/视频)
6. 外国留学生来华全免费 还给零用钱(多图/视频) (111,037次)

两度牢狱之灾 村支书出逃美国(图/视频)
7. 两度牢狱之灾 村支书出逃美国(图/视频) (110,662次)

科技公司执行长癌症晚期 奇迹重生(图)
8. 科技公司执行长癌症晚期 奇迹重生(图) (110,646次)

一个真实的毛岸英(图)
9. 一个真实的毛岸英(图) (110,317次)

刘亚洲传判死缓 老干部或被抄家(图/视频)
10. 刘亚洲传判死缓 老干部或被抄家(图/视频) (105,562次)

11. 一地鸡毛 习近平足球梦碎原因 (103,557次)

美国对中共“海外警察站”亮剑的意义(图)
12. 美国对中共“海外警察站”亮剑的意义(图) (102,986次)

《长春》台湾上映 主流人士推荐“必看”(多图)
13. 《长春》台湾上映 主流人士推荐“必看”(多图) (102,225次)

预告:新世纪影视新片《接班人》4/21首播
14. 预告:新世纪影视新片《接班人》4/21首播 (101,313次)

编程随想案二审遇阻 妻赴京遭遣返(图)
15. 编程随想案二审遇阻 妻赴京遭遣返(图) (95,042次)

铁链女案宣判 前媒体人再发12质疑(图)
16. 铁链女案宣判 前媒体人再发12质疑(图) (94,900次)

李庄律师揭河北公安酷刑逼供细节(图)
17. 李庄律师揭河北公安酷刑逼供细节(图) (94,795次)

两只冰激凌引发“辱华”风暴(2视频)
18. 两只冰激凌引发“辱华”风暴(2视频) (94,787次)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拉横幅 追讨存款(图)
19.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拉横幅 追讨存款(图) (94,652次)

德国外长访华 多位维权律师遭软禁(图)
20. 德国外长访华 多位维权律师遭软禁(图) (94,336次)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 集体被囚酒店(图)
21.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 集体被囚酒店(图) (94,314次)

各地房价大跌 深圳业主要求退房(图)
22. 各地房价大跌 深圳业主要求退房(图) (94,292次)

许志永丁家喜分别遭重判14年和12年(图)
23. 许志永丁家喜分别遭重判14年和12年(图) (94,194次)

阮晓寰被秘密审判 家属争取自聘外地律师(图)
24. 阮晓寰被秘密审判 家属争取自聘外地律师(图) (94,170次)

白纸运动参与者曹芷馨等4人获释(图)
25. 白纸运动参与者曹芷馨等4人获释(图) (94,155次)

中共两会前后 上海61访民被关黑牢(图)
26. 中共两会前后 上海61访民被关黑牢(图) (94,025次)

因揭武汉疫情被囚 方斌月底将出狱(图)
27. 因揭武汉疫情被囚 方斌月底将出狱(图) (93,515次)

叹维权难 童话大王宣布不再发表作品(图)
28. 叹维权难 童话大王宣布不再发表作品(图) (93,053次)

傅作义投共 堂弟命丧夹边沟(图)
29. 傅作义投共 堂弟命丧夹边沟(图) (86,686次)

习近平文革受害是八卦?卢沙野访谈失控 舆论震惊
30. 习近平文革受害是八卦?卢沙野访谈失控 舆论震惊 (85,337次)

北京居民楼墙体惊现建筑垃圾 体无完肤(图)
31. 北京居民楼墙体惊现建筑垃圾 体无完肤(图) (83,919次)

32. 矢板明夫曝习近平与刘亚洲夫妇的关系 (82,733次)

明朝轮回转生的故事(图)
33. 明朝轮回转生的故事(图) (80,745次)

不是不报 男子被20年前子弹击中(图)
34. 不是不报 男子被20年前子弹击中(图) (80,672次)

男子坚持20年 终买回已故母亲的老爷车(图)
35. 男子坚持20年 终买回已故母亲的老爷车(图) (77,717次)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