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读者园地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
 
 
 
 
 

 
 
2021年7月1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原外科医师亲历:切开皮肤摘器官时 他还在挣扎(图/视频)
 



【专访】原外科医师:切开皮肤摘器官时 他还在挣扎。(新闻大家谈)

【人民报消息】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用于移植」的指控出现以来,调查取证一直是最大难点之一。死去的人不能说话,参与的人不敢发声,使得活摘器官这项指控被国际社会重视阻力重重。

然而2009年,在英国议会大厦举办的一场中国人权问题研讨会上,一位听众举手表示,他曾经参与过活摘器官。从此,他成为举证中共活摘器官产业的证人之一。作证揭露中共后,他在英国买水果刀遭警察登门盘问。今天我们有请他,安华托蒂先生,来谈谈他的经历。

安华托帝先生,您好。

安华托帝:你好。

林澜:很高兴能邀请您参加节目,能不能首先请您给我们观众朋友做一个自我介绍呢?

安华托帝: 我的名字叫Enver Tohti Bughda,用汉语发音就是安华托蒂.博格达。我出生在新疆哈密,然后在新疆石河子医学院读医学,后来在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做外科医生。

林澜:您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解到中国存在非自愿的器官摘取的呢?

安华托帝:我了解到这些东西,是我到达英国以后。我可以看到香港、台湾的中文出版物之后,我才开始意识到。因为在那之前,什么都看不到嘛。然后到了伦敦以后,那时候还不懂英语,然后就看香港、台湾的出版物。看到这些东西以后,才看到中共有多么的黑暗,而我当时,我还觉得我是生活在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国家的一个人。

然后就像刚才您介绍的那样,在2009年的时候,我正好在英国议会大楼里面,参加一个人权问题的一个会。然后Ethan Gutmann他在介绍一本书,就是《国家器官》。然后他说,他最后结尾的时候,他说,能找到第一手资料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从他开始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到,我曾经参与过的一件事情。

而这件事情,怎么说呢,当时觉得没有啥,后来觉得就是心里老有一种不对劲的念头,然后就一直想把它忘掉。但是2009年的那次会,让我想起了这个东西。然后Ethan Gutmann说完以后,我的手就不由自主地就举了起来。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彻底认识到,我当时参与的那件事情,可能跟这个器官活摘有关,虽然说我不能证明,那件事情就是它那整个器官活摘的一个部分,但是过程发生的事情,基本上是一样的。

◎ 回想心有余悸的一段经历

林澜:您能不能谈一谈,让您这一段可以说是心有余悸的经历,能跟我们详细的说一下吗?

安华托帝:嗯,心有余悸。这在当时还没有这种心情。因为当时,我还觉得,因为那个人被枪毙了嘛,我们认为他就是国家的敌人嘛。然后消灭国家的敌人,是每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这些人的职责嘛。所以我其实当时还觉得很自豪。

那是发生在1995年,那是个夏天,具体几号我想不起来了,应该是个星期三,因为我的手术安排日程是每星期一、三、五。而那是在星期的中间,那么就应该是个星期三,而那天我是正好没有手术安排,其他医生都有,就我没有。

而我们的这个手术安排,都是由我们主任来决定的,所以他们就知道谁上(手术)台谁不上台,所以星期二,就是前一天下午的时候,我们主任就把我叫到他们办公室,然后说,想不想做一件野性大的,就是「很野」的一件事情,我说好哇。那时候我是个很年轻的一个主治医师。

然后我想,作为一个医生,我们能做什么「野性」的事情啊,所以当时很兴奋。然后他就说,你去手术室,从手术室要一个特大号的手术包,然后叫两个护士,带上你的两个助手,然后再叫两个麻醉师;然后叫上医院的救护车,明天早晨9点半在医院门口等我。我说好。然后呢,我就照办了。

◎ 被秘密带入刑场

第二天上午9点半,他们坐了一辆车就来了,然后就说「跟着我们」,我们就跟着他们。从那个车走的那个方向看呢,它是往西山方向走。这个西山是乌鲁木齐的一个区,西山,顾名思义它往西走。由于我们是往西走,我想呢我们是去西山,因为在西山我们医院有一个分院。不是分院,就是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是在乌鲁木齐市,而西山有一个乌鲁木齐铁路分局的一个铁路医院。

我以为我们是要到那儿去,结果呢,走到半道上就拐弯了,然后就往山里走。那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但我们的那个驾驶员他知道,他说这是往西山刑场去的路。当时我还挺害怕的,我说我们到刑场干什么去啊?

反正都已经走到那了,再害怕也没有用了。然后等到了那儿,那是一个山丘的背后,我们两个主任他们在那等着我们,然后他们说,你们在这儿等着,等听到枪响,然后你们就赶快进来,赶快过来。我们说好,都没话说,不停地抽菸,然后想着我们到这来干啥呀?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然后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我们就听到了枪响。先是有那个汽车的声音,马达的声音,还有人吵闹,还有吹哨子的声音,然后枪响,那个枪它不是那种机关枪的声音,它是那种好多枪同时射击的那种声音。

然后我们就说,哦,快快快,然后就跳上车就往里走。开进去以后呢,从左边的山坡上,我们可以看到十几个吧,具体不知道多少个,被枪毙的人躺在山坡上。这些人他都穿的那个囚犯的衣服。然后他们的头,都跟我的一样,剃得光光的。子弹它是从这个背后,就是后脑袋、后脑勺打进去,然后前脑勺就被打飞了。

◎ 人还未全死 未打麻药被拿下肝脏和肾脏

这个时候有一个武警过来就说,往右边走,就是最右边的那个是你们的。然后我们说,为什么是我们的?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然后就到了那,两个主任在那等着。他们叫其他人,就把一个尸体,把那个尸体抬到我们的救护车里,然后把我叫到一边,说,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把肝脏跟两个肾脏拿下来。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到这儿来是干什么。

然后,在那一瞬间,我就变成一个,怎么说呢,一个机器人吧。被训练好的,设计好程序的那种机器人,因为你不用想什么,有你的两个主任在,然后他们叫你干啥、就干啥。在说话的时候呢,那个护士她们已经把这个(死囚犯)腹部已经清理乾净了,然后消好毒,把那个手术包也打开了,都已经准备好了。

然后我就开始问这个麻醉师,因为我们常规做手术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师。麻醉师点头,我们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种常规的那种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他说: 你看我干啥?

我说没有打麻药,然后我才反应过来,根本用不着打麻药。因为他已经半死了,然后我就开始切开,切那个皮肤的时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肤的时候,看到出血,说明这个心脏还在跳,而且这个人他还没死,他全身还做了一番挣扎,但是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他的挣扎也没有阻碍手术,他的挣扎很弱。

然后我们主任,他就在我的旁边,就说,「从这儿进,从那儿走」,这么进,这样做,那样做。他就指导我。然后我发现,这种创伤性手术,是很容易的,不像我们平时做手术,因为你得非常小心,不能损伤邻近的器官组织,尤其是血管。而在这个手术的时候,你根本不用担心,你所担心就是,越快越好。

◎ 被要求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像机器人操作

把(器官)拿下来以后,那两个主任,把那些器官放到一个盒子里,一个箱子里,然后说,「收拾收拾,你把你的小分队带回医院,记住,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们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们从那以后,就是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情,就是一直到2009年在那个议会大楼。

林澜:你讲的这份经历,我觉得非常沉重,有几个细节,想补充地问您,从开枪,从您听到这个枪声,到您进入救护车,摘取,这前后大概有多长时间呢?

安华托蒂:五分钟,最多十分钟,那个说是个救护车,那个时候的救护车里面,就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林澜:这个救护车停在哪儿呢?

安华托蒂:就在刑场里边。

林澜:法警有看到你们,搬走尸体,搬到救护车上吗?

安华托蒂:有,那些人全看着,我觉得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林澜:您谈到,车上还有一个麻醉师,知道是去切取死刑犯的器官,为什么会要带麻醉师呢?

安华托蒂:这个,有的时候,就是说,死刑犯被枪毙,有的人的生命还挺顽强的,然后他会挣扎,挣扎的时候,这个麻醉师会给打一针,打上一针,然后就让你立刻就安静下来,我觉得是防止这个人挣扎,因为你一挣扎,你根本没有办法做手术。

林澜:这个器官给谁您知道吗?

安华托蒂:这就不知道了。

林澜:完全不知道,您提到说,当时主任给你下命令,去切取这个器官的时候,您说,形容就像是一个接受好程序训练的一个机器人,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是不敢拒绝,还是根本没有想到呢?

安华托蒂:因为我们出生在这个社会,在这个体制下长大,从小在家,在学校,然后在单位,所接受的这些教育,还有这些所经历的呢,让我们学会,不该问的不问,叫你干啥就干啥,再加上,现在可能不是,以前中国的铁路系统是半军事化管理的。

林澜:所以说,服从意识,在您的思想里,可以说是非常的根深蒂固,就是第一反应,就是去服从,

安华托蒂:对。

林澜:您后来跟您当时在场的(同事 ),我们知道有五、六个人,照您的描述,在场有五、六个人,两个麻醉师,两个护士,您主刀,另外还有两个主任,其实还有一个开车的司机,这么多人,后来从来都没有谈论过这件事情吗?

安华托蒂:没有。

林澜:完全没有?

安华托蒂:我们都是彼此心知肚明,就没有人提起这些事情,因为我们知道这种东西提起来,只能给我们自己带来麻烦。

林澜:其实我们知道,1984年的时候,中共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六个部门,当时是联合发布了一个叫做《关于利用死刑犯的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这是一个正式的国家的规定,宣称只有死刑犯自愿,或者是家属同意,才能利用他们的尸体,现实中,根据您当时看到的情况,您觉得是这样吗?

安华托蒂:我觉得这个是说给你听的,或者是说给我听的,因为他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编造出来,那些同意书、保证书,他随便找一个人签字,然后你没有办法说「这个不是家属签字」,这个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我们司空见惯。

◎ 拍记录片《丝绸之路上的死亡》

林澜:这件事情发生以后,1995年您参与的这件事,到1998年的时候,您协助了英国第四频道公司的两名记者,拍摄了一部记录片,这部记录片叫做《丝绸之路上的死亡》,是揭露疑似因为中共在新疆进行核试验,导致当地的人群大量罹患癌症,当时您是怎么参与进去这部记录片呢?在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人或者是故事?

安华托蒂:我就简单讲,那个时候我在土耳其,学习土耳其语,学土耳其语的目的是我想掌握一门外语,回来以后,参加高级职称考试。我在1994年的时候,我们科主任曾经给我开过一个玩笑,他说,你看我们(肿瘤)科40张床,你们少数民族就占了10张,你们人数那么少,住院癌症病例,比例这么高。

他要是不说的话,可能这些事情还都没有(注意到),他一说反而提醒了我,然后我说,对啊?因为在整个乌鲁木齐铁路局,16万职工家属中,只有5,000是少数民族,而40张床里面,5,000人就占了10张,那(另外)15.5万人才占了30张,这个比例不对的。

◎ 揭中共核爆遗祸 核辐射残留超广岛300倍

然后我就开始调查这件事情,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是从1994年到1996年,我暗地里用我的业余时间,我做了一份调查,调查结果,血癌、肺癌、淋巴癌,还有甲状腺癌,这四种癌症,它是(在当地)发病率最高的。

而医学上,教科书上面说的很清楚,这四种癌症它的发病机理,是与核辐射有关。那么核辐射是哪来的呢?新疆当地人,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伟大的国家」在(新疆罗布泊)实验原子弹,所以这个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天天早晨唱红歌,背语录,所以一有什么事,我们就说这是「我们伟大的国家」在干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干涉。所以我们就知道,我们做医生,我们就知道这核辐射是从哪儿来的。然后在土耳其的时候,两个记者,他们到土耳其寻找维族人,想了解一下,新疆的卫生健康情况,然后他们就找到我,我就告诉他们这些事情,结果他们发现,我对核武器受害者了解得比较多,然后他们就说,如果我们想拍一个片子,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我说行啊,就这样,我们就从那一起回去。

然后用了六个星期时间,拍了部片子。在中国大陆,每一个省、市、自治区,都有一个国营肿瘤医院,新疆肿瘤医院,它是1987年开院,1994年就分开正式建立的医院,在这之前,它是在新疆医学院里面的,(新疆肿瘤医院)是1994年以500张床来开医院,然后到2008年,扩展到2,500张床。

我们做个比较,河南省肿瘤医院,也是1987年开始的,以500张床开始的,到2008年的时候,就是到现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它才增加到2,900张床,新疆是2,500张,河南省是2,900张,那么想一想看,河南人口是新疆的多少倍? 河南人口是一个亿 ,新疆人口是2,500万,算算看吧,看看这个比例,就知道新疆的癌症病人的数量有多大,你想想看,日本的原子弹是1945年爆炸的,他到现在都声称还有影响。

而在新疆,它爆炸了46颗(原子弹)。我们在哈密附近的山上,砍了一截树枝,不是树枝,是树墩,砍了一个,然后通过外交邮件把它送到伦敦,做了化验。在这棵树里面,核辐射的剂量,是在广岛的树里面核辐射剂量的300倍。

凡是能到医院来看病的,都是有钱的,而那个时候中国大陆实行的(政策是),你必须要有工作,你才可以接受免费医疗,而农民他不属于国家职工,所以他不能接受免费医疗。而一个疗程的化疗,估计是当地一个农民一年的收入。那你说这些农民,当他们被诊断为癌症以后,他能够干什么,他只有回家等死。

◎ 被迫流亡到英国 中共黑手跟踪

林澜:是,听起来真的是非常心酸,那其实您拍完这部片子以后,我知道您说,您就觉得在新疆是没有办法待下去了,所以就被迫地流亡到英国,一直到现在。那在您这么多年(为活摘)作证的过程中,您有感受过来自中共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压力吗?

安华托蒂:中共的黑手我是能感受得到的,你看我们今天的这个网,就这么不稳定,那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家的网,从来都是不稳定的,换过多少家供应商,没有一个能给我提供一个稳定的网络。

◎ 在英国买水果刀遭警察登门盘问

你看啊,我给你看这个东西,这是一把小水果刀,是中国产的,但是是欧洲品牌,很小但是很精致。我就从网上买了一个。我收到这把刀的第三天,我们家来了三个警察,说你是个穆斯林,然后你买了一把刀,你想干什么?我说,你的这个情报收集太烂了,我早就不是穆斯林了,我现在是基督徒。而我买的这把刀是一把水果刀,很漂亮,只是想用它来吃水果,没有什么其它意义。

当他们发现我确实是个基督徒以后走了,然后我就给那个伦敦市警察局打电话,问他们,我说什么意思? 结果他们说,不知道有这么三个警察到我们家来检查。就说这个一定是中国人或者是那边的人来通报给这儿的警察,说这个人是个维族,他是个穆斯林,他是个恐怖分子,他买了一把刀。

要不然他们怎么知道?而我买完了这把刀以后,他们来完了以后,我又买了一套,我是从那个网站上买了一套,是九把刀,就是长短的那种菜刀,什么样的都有,它是一套,非常好用。然后我就等着警察来,这次他们没有来。

主持人:非常荒诞,我觉得,当听到您说您买了一把刀,就有警察登上门,有一种是在现在中国大陆的感觉,而不是在英国。

来宾:对,这是英国。

◎ 器官随便被利用 中国人被洗脑

主持人:非常夸张,这种渗透的程度,或者说是他们影响力可以到达的程度。我们知道,在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这些指控出现了以后,有一些观众他们就留言说,死刑犯,他已经犯了死刑了,他是咎由自取,他们的器官能被利用,也算是做了一点好事。

安华托蒂:我觉得讲这个话的人,他是被共产党洗脑的,或者他就是个共产党员。因为他的这种思维方式就不对,他就没有把人当作人看,他只是把人当作他的财产来看待的。他觉得你死了,把你的器官拿去卖了,也算是对国家做点贡献,这是什么逻辑?

而共产党的理念就是暴力革命,他就是要杀人,因为共产党它是一种出生在混乱中的一种政党,因为只有混乱,天下大乱的时候,才可能会产生共产党这么个政党。而它们也只有在独裁的制度下才会壮大,但是呢,一旦要是和平实现了,共产党它就没有存在的条件了,因为它的理念是暴力革命嘛。

所以怎么办呢?一旦要是全国稳定,全世界和平,那么共产党就会垮台,那么它为了不垮台,它会怎么办呢,它就不惜一切代价,维持混乱,这是共产党的逻辑。

主持人:我们知道从1980年代中共出台了通知,允许摘取死刑犯的器官以后,到1995年您参与,可以说在那个时候,在整个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中国摘取器官的主要供体来源是死刑犯,虽然中共在2006年以前也是彻底否认这一点的,但是之后它承认了,为什么它承认呢,因为我们知道2006年以后,有证人出面,指证中共从1999年以后,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那么关于这个指控您怎么看?

◎ 新疆人被偷器官 早有发生

安华托蒂:偷器官这个事,我最早碰到是1990年,1990年的时候我做门诊,然后呢,乌鲁木齐县安宁渠乡离我们很近。那儿的一个维族农民,带着他十几岁的孩子来找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看一下,我这孩子的肾脏还在不在?

我说奇怪了,你干嘛要说这种话,然后他说,在我们那儿有人偷孩子的肾脏,说经常有孩子失踪,两三个月以后找到,然后一看身上有个疤,到医院一查,说一个肾脏没了,而他那个孩子也失踪过。

然后呢,他就叫我给孩子检查,我看了一下他身上没有疤,然后我说没事,没问题。因为我们的技术不可能说拿了你的器官,然后不留下疤,不可能。他回去就给当地的人讲。

结果当地的人都跑来了,在六个月的时间,我看了大概有一百多个青少年,其中有三个他们身上有疤,我就送他们去做B超,然后发现就是少一个肾脏,这是1990年。

◎ 法轮功被宣布「国家的敌人」 器官移植剧增

然后对法轮功的这个事儿,我是这么看,就说那个时候,在那之前法轮功是合法的,所有的人都在炼法轮功,而中共它也没有敢大张旗鼓地来做这个活体的活摘。但是当这个法轮功的人数超过共产党员人数的时候,中共它就坐不住了,然后它就宣布法轮功为「邪教」,这样一来呢,就是内地的那些做器官移植的那些人呢,突然一下就发现了:来源丰富的器官。

因为当你被宣布为,你是「国家的敌人」的时候,那你的命运可能就掌握在你们区的派出所的所长手上,或者是任何一个人手上。而且从中国的各个医院开始,它的器官移植数量(1999年后)开始剧增也能看出来,它突然一下就有了这么一大堆的器官,哪来的?

在中国大陆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这个共产党也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魔鬼呀。那么,前所未见的魔鬼,它除了作前所未见的邪恶以外,它还能给人类带来什么呢?我从来不指望,以前我还觉得有希望,但等出来看到真正的这个世界以后呢,我就真正不指望这个政党,会为人类做任何一点好事,它是不会的,因为它的终极目的是消灭,消灭异己、消灭人类。

主持人:您在这么多年,在各国作证的过程中,您的切身观察,觉得国际社会对于活摘器官的认识程度和重视程度,它的阻碍到底在哪里呢?

安华托蒂:这个太简单了,因为人体器官它是比货币还有效的一种贿赂手段。如果他需要一个器官,然后英国医生告诉他,你要等两年,然后中国医生说两个星期我就给你搞定,那么他还会听我说吗?

主持人:那如果对于正在收看节目的这些观众来说,您认为普通人为帮助制止活摘器官,可以做什么呢?

安华托蒂:我想说的就是,我们尊重你的意愿,想活的时间长的意愿,我们也不反对器官移植这项技术。但是呢,我们认为必须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而中共呢,它是先把人弄死,然后人死了以后,就成了这个器官的来源。而其它国家呢,这个人必须是出意外死亡才可以。所以要想真正地解决中共的活摘器官问题,我觉得不解决共产党,这件事情解决不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安华托蒂先生的勇气跟我们分享您的经历和见闻,也希望观众朋友们帮助传播这期节目,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大陆仍在发生的活摘器官的黑幕。△


【专访】原外科医师亲历:切开他的皮肤摘器官时,他还在挣扎;2年调查揭中共核爆遗祸,核辐射残留超广岛300倍;作证揭露中共后,在英国买水果刀,警察上门。


(转自新唐人【 新闻大家谈】栏目,原题为《原外科医师:切开皮肤摘器官时 他还在挣扎》)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1/7/13/72861.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原外科医师亲历:切开皮肤摘器官时 他还在挣扎(图/视频)
 
 
广西街头劫持 警方调解敷衍引众怒(图)
 
 
【预告】再现失传美声 神韵歌剧周五晚网络首播(图/视频)
 
 
物业没保障 深圳喝粪水广州喝尸水(图)
 
 
谷歌无视媒体谈判 法国祭出史上最大罚单(图)
 
 
如何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保持凉爽(图)
 
 
709六周年 律师指维权空间愈来愈窄(图)
 
 
七品县令官小职责大 巧断案百姓赞誉(图)
 
 
 
老板娘呛"狗比人命贵" 徽州宴遭退订(图)
 
 
古巴爆大规模抗议 要结束共产主义独裁统治(图)
 
 
王维洛谈文革:知青一代掌权是中国人的悲哀(图)
 
 
疫情升温 东京奥运会将没有现场观众(图)
 
 
百万存款变1元 背后藏重大刑事案(图)
 
 
火星男孩转生地球的契约是什么(图)
 
 
男子每日步行5英里上班 陌生人善举扭转困境(图)
 
 
习仲勋父子受中共迫害 儿子掌权后迫害世界(多图)
 
 
 
 
哦,天哪!一个天堂般的中国(多图)
 
 
英最高情报官:视中俄间谍威胁为恐怖主义(图)
 
 
善良无须考核(图)
 
 
不取不义之财得福报 损人利己恶报难逃(图)
 
 
新闻简述(图)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杜环孝奉他人之母(图)
 
 
大陆私企缩减规模 出现百万倒闭潮(图)
 
 
追究郭洪伟死因 李燕军建群后被抓(图)
 
 
钱学森沉默以对 江转头崩出狠话(多图)
 
 
雨水也要收费 河南信阳农民缴自然水费(图)
 
 
总统遇刺身亡 海地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图)
 
 
老夫妇被无证承包商诈骗 警察出面帮助(图)
 
 
英国音乐家濒死 未来的画面闪现眼前(图)
 
 
万分惊骇!中共五星红旗的风水秘密(图)
 
 
【特稿】一场中共不想让您看的演出(图)
 
 
人所为 上天皆记录在案 善报不期而至(图)
 
 
 
 
驻扎近二十年 美军撤出在阿富汗最大基地(图)
 
 
母亲为儿子订生日蛋糕 收到感人便条(图)
 
 
患难识知音 友德最感人(图)
 
 
湖南株洲业主市府前维权 多人被抓(图)
 
 
专家警告东京奥运 面临潜在网络攻击风险(图)
 
 
观电影《抉择》老红军后代忆真实中共(图)
 
 
当代神奇!不孕症从天而降的儿子(多图)
 
 
专偷独角兽玩偶引关注 流浪狗找到幸福归宿(图)
 
 
高校学生为保研改同学作业 网络谴责(图)
 
 
质疑领土问题 河北卢廷阁律师遭传唤(图)
 
 
斯里兰卡工地现中共军装男 众忧被中共控制(图)
 
 
诈骗份子被骗 威胁湖南女大学生(图)
 
 
国际粮价飙升 专家:中共大肆抢购助涨势(图)
 
 
真挚的爱 失忆夫再次向妻子求婚(图)
 
 
这几个历史故事 习近平不敢复兴(图)
 
 
安民能使江山稳 虐民必致朝政倾(图)
 
 
儿子奇迹存活 父亲靠信仰面对"最大恐惧"(图)
 
 
河南武馆火灾 罹难者家属被逼签协议(图)
 
 
美智库报告:中俄利用联合国反美 反击已刻不容缓(图)
 
 
视频新闻:习近平天安门造神运动 中共最大敌人就是中国人民(图/8视频)
 
 
中共党庆百年 大笑话 丑专辑 花絮(多图)
 
 
英国百岁老人六世同堂 92名子孙齐贺寿(图)
 
 
祸从口出 言辞不当害人害己(图)
 
 
新闻简述(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