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读者园地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
 
 
 
 
 

 
 
2021年7月10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习仲勋父子受中共迫害 儿子掌权后迫害世界(多图)
 
瞿咫
 



时任副总理习仲勋文革时被押到卡车上挂牌游街。



当年的习仲勋与他心目中的憨厚儿子习近平。



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魁后的近照。相由心生,面相成了这样。

【人民报消息】中共建党和非法建政以来,不要说害死多少老百姓,就是自己的同志也没间断的残害。时任中共副总理习仲勋因为刘志丹弟妹所写的一本纪实小说《刘志丹》而遭迫害16年。全家受牵连,习近平是遭罪最多的孩子。

● 中共最害怕曝光的丑闻

因纪实小说《刘志丹》而被整肃的达六万人,这百分之百是冤案,是中共百分之百不能说出口的丑闻。为什么?因为当年中共被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政府军围追堵截到几乎被彻底围剿的时候,发现唯一的逃生之地是刘志丹领导的陕北地区,那里的主要领导人还有高岗、习仲勋。那时习仲勋才20岁左右。经过逃亡(俗称长征)的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开始以清理内部的名义大开杀戒,由于刘志丹在那块红色根据地的声望特别高,不能明目张胆的处决,就先把刘志丹的左膀右臂都酷刑折磨后杀死,然后利用刘志丹在前线视察的时候,自己人从背后开枪把他打死了,时年33岁。当时活埋习仲勋的坑都挖好了,毛泽东到了,发现他「还是个娃娃」,就放过一马。然后开大会隆重哀悼刘志丹,说他在前沿阵地被国民党军队打死了。中共把这里当成「革命根据地」发展起来了。

刘志丹的弟妹李建彤以《刘志丹》为书名写成五十万字的长篇纪实小说,留下了那段荒谬历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在1962年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做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公开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当时康生递给毛泽东一张字条,上写:「利用写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念了字条,然后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就这样,「反党小说」作者李建彤和她的丈夫、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遭遇极其悲惨,还株连了六万人,其中最高职务的是时任副总理习仲勋,他虽然没有看过该小说稿件,但曾参加过一次讨论会,原则上支持写刘志丹。但「刘志丹」在中共的党史中是个敏感词。怎么能写呢?史实一曝光,那中共的发展史就龌龊了,长征变成了逃亡,伟光正成了假恶暴。于是习仲勋遭受了16年的批斗、关押、下放,全家人从天上跌入地狱,长子习近平成为小反革命,差点丧命。

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成为中共党总书记。10天后,18日凌晨,习仲勋当年下放洛阳时的忘年交杨屏修改完成了一篇一万一千多字的回忆录,是纪念习仲勋的,其中相当的篇幅是描述习仲勋受迫害时对连累家人的痛苦心情。

● 习仲勋的「亲爱的小朋友」杨屏的部份回忆录

可能没有人相信,在所有熟悉习仲勋老爷子的人中(包括他的家人),也许我是见过他哭得最痛的人!

老爷子驾鹤西去10年多了,如今每每想起,总让我感伤无比!

今天已经是党的总书记的习近平肯定不会忘记:1976年7月20日,父亲习仲勋把他从北京召到了河南洛阳。但是,时至今日,我如果不说,近平肯定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叫他冒着酷暑赶到洛阳,更不会相信,此前一个月的那天晚上,老爷子因为想他,竟会当我面哭了两个小时都不止。

1975年10月13日,我在洛阳拖拉机厂子弟中学高中毕业后,下乡至郊区南村大队,在第三生产队赶马车。刚解除监护不久,被下放到洛阳「养病」的习仲勋老爷子,只要天气适宜,早上和下午都来南村散步。从相见到相识,到成为他「亲爱的小朋友」(1977年3月26日,他在写给我的信中这样称呼我),我们是当时南村人都知道的忘年交。

1976年6月某日晚上8点多,我在拖拉机厂家属区的家中吃完饭后回南村,途中拐到了习老爷子的住处。他当时住在洛阳耐火材料厂家属区19号街坊10号楼3单元2楼西户,一室一厅,连厨房厕所都加起来,总面积大约将近40平方米。妻子齐心和女儿安安住在8平米的房间里,习老爷子只能住在客厅。厅里的摆设不能再简单了:一张八仙桌,4只凳子,2个箱子,1张单人钢丝床,最奢侈的家具就是1把可以前后摇晃的竹质的躺椅了。住房面积不大,窗户却有4个,客厅的西窗外100多米,就是洛阳市2路和8路公共汽车的终点站(用句调侃的话说,老爷子一天到晚生活在热热闹闹之中。)

我进他家门的时候,外面虽然天还没有全黑下来,房间里显得已经很暗了。应该开灯而没有开灯。灯绳在客厅的门边,我进门后就顺手拉开了灯。灯光下,习老爷子反常地低头坐在八仙桌的旁边,没有看我,也没有打招呼。桌子上摆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个杯子,一瓶白酒。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白酒是当时1.8元1瓶的宝丰大曲。

「不年不节的,他怎么喝起酒来了?」我很意外,当我仔细看他脸的时候,一下子傻了:老爷子一脸泪痕!他刚哭过!觉察到了我的诧异,老爷子没有等我问他怎么回事,吩咐我去厨房拿个杯子来跟他一起喝酒。他知道我不会喝酒的!我没有动,问他为什么喝酒?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就在这一瞬间,老爷子的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出来,随后,他仰起脸,试图不让泪水再往外涌,也为了不让我看见他流泪,急促地催我去拿酒杯。我还是没有动,焦急地问他怎么了?他缓了好长好长时间,说出的话很慢,很重,而且泣不成声:今天是你近平哥哥的生日,你来陪我喝点酒,给他过个生日。说话间,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桌子上,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显得异常激动。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个老人这样哭!一个像我爷爷般年纪的老男人在哭,没有声音,只有泪水。

我当时被惊呆了!站在门边一动不动地盯着老爷子,傻傻地不知道该干什么,包括不知道给他拿毛巾擦脸。后来,当看见他用手去擦桌子上的泪水的时候,我才想起来。

在老爷子多次地催促下,我去厨房拿酒杯。没有看见酒杯,怕他等我时间长,就随手拿了一只小碗回来。他给我倒了酒,马上就跟我碰杯。酒没有下肚,他眼泪又涌出来了。放下酒杯,他用两只大手盖住整个脸,擦了好几遍眼泪。抬眼看着我说:你爸爸比我好哇,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我也是当爸爸的,因为我,你近平哥哥可是九死一生啊!

我父亲1975年之前在洛阳市公安局涧西区分局工作,当时,洛阳市政府有个政策,郊区干部的子女可以下乡到郊区。为了让我少吃苦,在我高中即将毕业时,父亲调到了郊区工农公社派出所当所长。依照政策,把我安排在了本公社的南村插队。南村是个城中村,习老爷子「养病」的耐火材料厂,就是占南村的地而建的。也就是说,说起来是下乡,我骑自行车不到10分钟就到家了,比城市里很多上班的工人离家还近,1天3顿饭在家吃。南村还是个非常富裕的村,有700亩苹果园,近百亩葡萄园,村里有拖拉机站,翻砂厂和小化肥厂等,是当时远近闻名的学大寨先进村。我所在的第3生产队,整劳力按1天10个工分记,1个劳动日可以挣到2元5角钱。赶大车的我,是技术工,1天12个工分,比生产队长还高,可以挣3块钱。那时,1块钱可以买20个鸡蛋。我家这些情况,习老爷子十分清楚,他去我们家吃过饭,跟我父母和两个弟弟都熟悉。那天晚上我进门之前,老爷子一定在想近平,都想了些什么,我无从猜测,肯定是惦记儿子在吃苦,在为儿子伤心,我的突然出现,让他触景生情,产生了对比,加剧了悲痛,因而老泪纵横。

在近平23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在习老爷子激动不已的讲述中,我得知近平年少时,经受过非人的折磨。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近平刚13岁,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他本人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中央党校召开批判6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近平,前5个都是成年人,第一个是杨献珍。6个人戴着相同的铁制高帽子,帽子重,压得13岁的近平受不了,只好用两只手吃力地托着,表情不可能不痛苦。可是,心里比他还痛苦的还有一个人:妈妈齐心。不得不参加批斗会的妈妈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被迫举手,跟着大家喊口号,打倒她自己亲生的儿子,不敢不喊,想哭还不敢哭。批斗完了,虽近在咫尺,母子想见也不能见。一次意外的相见,还成为妈妈一生的痛!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着看守不注意,近平跳窗户跑回了家,妈妈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妈妈,我饿。又冷又饿的近平哆哆嗦嗦地说。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近平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近平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被逼无奈。如果敢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妈妈肯定也会被抓走,那样,远平和安安怎么办?他俩还是小孩子啊!饥肠辘辘的近平,永远坚强不屈的近平,那一刻当着姐姐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无声地哭了。他饿着肚子又跑进了雨夜。离党校不远的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他,让他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北京许多城建基础设施,比如西城区地下排污管道的修建,近平都流下过辛劳的汗水和伤心的泪水,因为,他干活的时候,上面有警察拿着棒子!

1969年1月,未满16岁的近平到陕北延川县梁家河生产大队插队,那里不通电,交通不便,条件异常艰苦。艰苦到近平总是因为饿,因为冷,而无法入眠!弟弟远平去看他的时候,仅一天的时间,就起了浑身水泡,原来,哥哥为了防跳蚤咬,在炕席下洒了厚厚的一层六六六粉,也就是说,近平一年四季就睡在六六六粉上。看远平一身的泡,嘴都肿了。近平不断地对弟弟说对不起,劝弟弟马上离开。并叮咛:回家绝对不许告诉妈妈。回家后远平还是告诉了妈妈,因为他自己浑身烂得血肉糊糊的,妈妈一眼就看出来了,结果只能是一个:母子抱头痛哭为近平祈祷!

近平就这样在那里待了6年多!

无论弟弟、妈妈,还是别的朋友去看近平,回来传给习老爷子的相同信息是:近平很坚强,自己从来不掉眼泪,并且很烦别人为他掉眼泪。可近平那时绝对想不到,为他哭得最痛的,竟会是老父亲!

那天晚上,一边给我讲着,习老爷子一边哭着,一边重覆地说着对不起孩子们,对不起家里所有的人,他说自己是全家的罪人等等,情绪可以说接近失控。让我心里特别难受。他平日里讲话特别简练,不唠叨,不重覆,更不会颠三倒四。习老爷子曾经先后给徐向前、彭德怀、贺龙这三个共和国元帅当过政委,是响当当的开国元勋,什么场面没有见过?那天晚上,哭得说话都有些乱套,弄得我也跟着他哭。

近平血气方刚的事例,老爷子说起来最开心。其中有一个小故事:近平从陕西插队的地方到河南的西华县去中央党校农场看妈妈。见到正在地里干活的妈妈和远平时,已是大中午,近平早就饿得不能行。结果,带队的干部却故意刁难,说地里刚插了秧,怕小鸟叨,非要让妈妈留下来看庄稼地。连母子团圆,一起吃个饭的机会都不给。近平就跟带队干部讲理,说今天刚来探亲,很久没有见妈妈了。退一步讲,还有那么多男同志,可以换一换别人嘛!结果,带队干部骂近平是狗崽子,没有资格提要求。近平恼了,举起拳头就上去揍他!(如果这事搁在习包子当政的年代,一定会抓进监狱关几年)

● 习老爷子为说真话致死的彭德怀哭泣

杨屏写道:「有一次,老爷子在屋里看书不理我,我让他给我也找本书看,他说有《保卫延安》。我又是脱口而出:那不是写彭德怀的吗?就因为我直呼了彭老总的名字,老爷子又是骂又是训呀。训着训着,老爷子自己掉眼泪了。他边哭边回忆彭老总边骂着我,结结实实收拾了我一个多小时。最后,弄得我也满脸泪。」

1958年8月,中共在北戴河会议上确定,当年钢铁产量比上一年要翻一番,「大跃进」就此开始。「大跃进」导致不少人死于1958年至1962年的大饥荒。

1959年7月至8月,中共元帅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之前给毛泽东上万言书,谴责「大跃进」,并提出党的领导人要为这场灾难承担个人责任,还批评了个人崇拜。于是在庐山会议上被污蔑为「彭德怀反党集团」。

庐山会议后,彭大元帅被安置在北京西郊的一个房子里,老婆也离婚。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夕,彭德怀被揪回北京批斗,不断遭到毒打和折磨。1973年满怀悲愤的彭老总患了直肠癌;1974年夏,彭德怀癌细胞扩散,生命垂危,但没有人在他撕心裂肺的疼痛时给他打止痛针。同年11月29日,彭德怀去世时,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火化时用的是化名。难怪习仲勋提到彭大元帅会心疼到流泪。

杨屏写道:「2009年3月31日,身为国家副主席的近平去洛阳矿山机器厂视察(习老爷子1965年到1966年曾经被下放在这个厂当副厂长),执著的寻找1966年春节给他父亲送过一碗饺子的夫妇。这对夫妇已去世,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他们也已满头白发的女儿。近平先是代表自己的父母,对她表示了衷心感谢,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她几乎90度地鞠了躬。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这与习近平当党魁之后的所作所为简直不是一个人哪!

● 自己曾无辜受苦 习近平掌权后想让全世界受苦

习仲勋2002年5月24日离世,享年88岁。届时习近平已经是浙江省委书记、代省长,浙江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唯一的希望是儿子有一天能够有权力改变中共的体制。

人大委员长万里在习仲勋病重时去探望他,万里说:习仲勋在深圳住的时候,「有一次我去看他,谈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经历,他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有一大欣慰,两大遗憾。欣慰的是,他亲手推动的华南地区的改革开放成为国家发展的先行者。一个遗憾的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高岗)平反,另一个遗憾的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我们俩只是相对无语。」

万里说:习仲勋「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

习仲勋,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一辈子没有整过人,坚持真理不说假话」。这给习近平留下了最好的遗产,也是习近平被中共元老们看好的主要原因。

但让习仲勋没想到的是,他认为自己最了解的憨厚儿子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魁之后,不但把自己家在中共体制下遭受的痛苦转化为负能量,强加给全中国人民,而且试图奴役全世界人民。(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1/7/10/72837.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习仲勋父子受中共迫害 儿子掌权后迫害世界(多图)
 
 
哦,天哪!一个天堂般的中国(多图)
 
 
英最高情报官:视中俄间谍威胁为恐怖主义(图)
 
 
善良无须考核(图)
 
 
不取不义之财得福报 损人利己恶报难逃(图)
 
 
新闻简述(图)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杜环孝奉他人之母(图)
 
 
大陆私企缩减规模 出现百万倒闭潮(图)
 
 
 
追究郭洪伟死因 李燕军建群后被抓(图)
 
 
钱学森沉默以对 江转头崩出狠话(多图)
 
 
雨水也要收费 河南信阳农民缴自然水费(图)
 
 
总统遇刺身亡 海地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图)
 
 
老夫妇被无证承包商诈骗 警察出面帮助(图)
 
 
英国音乐家濒死 未来的画面闪现眼前(图)
 
 
万分惊骇!中共五星红旗的风水秘密(图)
 
 
【特稿】一场中共不想让您看的演出(图)
 
 
 
 
人所为 上天皆记录在案 善报不期而至(图)
 
 
驻扎近二十年 美军撤出在阿富汗最大基地(图)
 
 
母亲为儿子订生日蛋糕 收到感人便条(图)
 
 
患难识知音 友德最感人(图)
 
 
湖南株洲业主市府前维权 多人被抓(图)
 
 
专家警告东京奥运 面临潜在网络攻击风险(图)
 
 
观电影《抉择》老红军后代忆真实中共(图)
 
 
当代神奇!不孕症从天而降的儿子(多图)
 
 
专偷独角兽玩偶引关注 流浪狗找到幸福归宿(图)
 
 
高校学生为保研改同学作业 网络谴责(图)
 
 
质疑领土问题 河北卢廷阁律师遭传唤(图)
 
 
斯里兰卡工地现中共军装男 众忧被中共控制(图)
 
 
诈骗份子被骗 威胁湖南女大学生(图)
 
 
国际粮价飙升 专家:中共大肆抢购助涨势(图)
 
 
真挚的爱 失忆夫再次向妻子求婚(图)
 
 
这几个历史故事 习近平不敢复兴(图)
 
 
 
 
安民能使江山稳 虐民必致朝政倾(图)
 
 
儿子奇迹存活 父亲靠信仰面对"最大恐惧"(图)
 
 
河南武馆火灾 罹难者家属被逼签协议(图)
 
 
美智库报告:中俄利用联合国反美 反击已刻不容缓(图)
 
 
视频新闻:习近平天安门造神运动 中共最大敌人就是中国人民(图/8视频)
 
 
中共党庆百年 大笑话 丑专辑 花絮(多图)
 
 
英国百岁老人六世同堂 92名子孙齐贺寿(图)
 
 
祸从口出 言辞不当害人害己(图)
 
 
新闻简述(图)
 
 
国际特赦:国安法令港人陷入人权紧急状态(图)
 
 
孕妇舍命不堕胎 胎儿救母报前恩(图)
 
 
英国超市员工帮失明老翁购物 再陪他走回家(图)
 
 
前世出家为僧 今生入世为官(图)
 
 
辽宁访民姜家文遭隔离后被拘(图)
 
 
中共国实验室里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多图)
 
 
G20外长会议聚焦疫情 呼吁采取多边措施应对(图)
 
 
网约车又出事 杭州乘客跳车致伤(图)
 
 
高校学生仿革命手段维权 中共恐慌(图)
 
 
中共在香港布风水邪局 毒蛇逃不出佛掌心(多图)
 
 
举报山西污染反被拘 留学生海外曝光(图)
 
 
美以外长会面 谈伊朗核协议和加沙等问题(图)
 
 
双胞胎兄弟同命异报(图)
 
 
红二代:中共是彻底的外国代理人(多图)
 
 
江西玖富网贷受害者 绑铁链维权被抓(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