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2010年11月7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江澤民其人》三:小科長鉆營有術(圖)
 
【人民報消息】


第三章:小科長鉆營有術 假大空平步青雲

1﹒洋外號“客裏空”

1956年,是江澤民的而立之年,他滿了30歲。年初,江澤民結束了在莫斯科斯大林汽車廠的實習,回到東北長春,參加籌建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準備夏天正式投產。江澤民先被任命為該廠動力處的一個科長,到了那年夏天第一輛解放牌卡車生產出來以後,他又被任命為副處長,頂頭上司是一位蘇聯技師和處長陳雲衢。陳雲衢是個專家,但不是黨員,江澤民因此理所當然地擔任了黨支部書記。

江澤民在仕途之路上,可沒少沾黨票的光。中共在建立政權之後,在用人問題上,一貫重用黨的幹部,不信任非黨員的技術人員和知識份子。江澤民本沒有共產黨的革命歷史,照理說他是日偽中央大學培養出來的漢奸人才,並且在共產黨占領上海之前為國民黨服務過,充其量也只能是一個被觀察使用的改造對象。但是江澤民利用其叔父江上青是共產黨的烈士,假借過繼承祧之說,成功地給自己弄了塊“烈士遺孤”的金字招牌,成了共產黨放心使用的幹部。這樣一來,他既是黨員幹部又是技術人才,真成了共產黨的香餑餑。

在長春一汽,江澤民認識了同樣來自於江浙地區的“老鄉”沈永言,成了朋友,到了晚上無所事事的時候,就湊到一起閒聊 天。工間休息的時候他們常湊到一起打乒乓球。據說江輸的時候多,贏的時候少,但江一輸了球就會咕嚕幾句俄語,然後再坐到一邊。

在技術上,江的同事們公認他業務不行。但是江澤民有個本事,按照東北人的說法是“賊能侃賊能唱”,功夫都長在嘴皮子上了。在工廠裏,江澤民與蘇聯專家關係最融洽,在“俄羅斯民歌”上達到了高度統一。江澤民最拿手的職責不是攻克技術難關,而是陪同各類代表團參觀工廠。所以同事們譏諷的送他一個有50年代特色的洋外號:“客裏空”。

客裏空是位蘇聯小說中的人物,其人說話“假大空”,愛鉆營,凡到辦真事時就露餡。這個外號是對江的評語,也是對共產黨提拔幹部的準則的評語。

共產黨吹喊的口號實在了得,從“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到“四個現代化”,從“小康”到“三個代表”,現在還在畫“和諧社會”的大餅。共產黨不事生產,遇到危機的時候就以血腥暴力恐嚇民眾,危機過去了就接著靠吹和騙混日子,因此善於講大話講假話的幹部對共產黨來說實在不可或缺。在1958年毛澤東發起的“大躍進”運動中,說假話大話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翻出當年的官方報導,可見一端:

1958年6月8日報紙率先報導了河南遂平小麥畝產2,105 斤的“衛星”;到9月18日《人民日報》報導廣西環江紅旗農業社的水稻畝產“衛星”時,已高達130,434斤了。農業部七月份公報夏糧產量比上年增長 69%,總產量比美國還多四十億斤。汽車工業也發生大躍進,僅僅半年全國各地就研制出二百多種汽車,不但製成了汽車,還採用了V型發動機、液壓動力轉向、自動變速裝置等先進技術,使中國汽車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

在那些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汽車裏,就包括江澤民他們在長春一汽為完成任務而 “創造”出的使用“木製氣泵、竹木車身”的汽車新產品。江澤民學工科出身,當然知道他們的“創作”除了騙人沒有什麼真用處,但是他知道必須這樣做才能和黨保持一致,才能繼續向上爬。於是,江澤民總能編造出理由來鼓動下屬完成黨交給的荒唐任務。

果不其然,就在那個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的“大躍進”時代,1958年底至1959年初,長春汽車製造廠重組,動力處合併成了新的動力分廠,江澤民騙人有功,對了黨的胃口,自然更上一層樓,成了分廠的廠長。

2﹒餓死人的年代

大躍進帶來的是經濟災難和可怕的大饑荒。因為農民們被強行組織到“人民公社”裏去搞大煉鋼鐵、大躍進,地裡的糧食沒人種也沒人收,各家各戶的存糧又都被收繳到公社裏一起吃大鍋飯,農村開始出現斷糧餓死人的事。很快饑荒從個別地方蔓延到全國,從農村發展到城市。專家估計在1959年到1961年約三年間,大約有兩千萬到五千萬中國人因饑餓喪生。很多饑荒嚴重地區出現了易子相食的人間慘劇,河南信陽地區、四川仁壽縣等地有的村莊整戶整村的人被餓死,十室九空。

東北由於人少地多的優越自然條件,算是三年人禍中的輕災區。但即使這樣,汽車製造廠的工人們也吃不飽肚子了,做重工的壯勞力每個月也只有30斤的口糧,憑票購買。江澤民愈加覺得這東北的日子難熬。

江從蘇聯實習回廠後不久,王冶坪和兩個年幼的兒子也從上海搬來了長春。與別人相比,先任處長後升廠長的“客裏空”一家的生活條件算是相當不錯的,除了他自己掙錢,王冶坪也拿一份理想的工資。江一家分到了一套位於四層的單元房,三室一廳。房子有蘇式中央供暖系統、煤氣竈、自家用的衛生間,還有特別適合於東北嚴寒天氣的雙層玻璃窗。這條件是當時中國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

物質上的滿足並不能使習慣於江南生活的王冶坪愉快,一年沒有幾天能穿裙子,而大部份時間裹在笨重棉衣棉褲裏更使喜愛漂亮的王冶坪對江澤民充滿了埋怨,怨他害的全家從大上海遷徙到這冰天雪地的地方。

汪道涵調江澤民去蘇聯實習是為了提拔這個後輩兼好友,但是卻令江澤民離開上海到長春工作。本來江澤民也捨不得離開大上海的繁華,但他從長遠角度著想,覺得這還不失為一條迂迴升遷之路。

王冶坪生長在上海,是江澤民六叔江上青的妻子王者蘭的娘家侄女,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學院,比江澤民小兩歲。風流的江澤民從南京的日偽中央大學轉到上海交通大學以後,去過王家幾次,跟王冶坪有那麼一點意思,但兩人沒真當回事。到了1949年,共產黨眼看要得天下了,江澤民忽然靈機一動,追求起王冶坪來了。

王者蘭對江世俊一家人有些怨氣。江上青死時共產黨還被稱作共匪,大哥江世俊規勸六弟脫離共匪未果,為了避嫌就盡量不來往。江上青的死,江世俊認為是自找的,所以雖然自己花天酒地,但從不接濟王者蘭一家。28歲的寡婦帶著一歲和三歲的兩個女兒日子過得非常艱苦。二女兒江澤慧接受庫恩採訪時,說了真心話:“家裏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

共產黨建政以後,形勢反了過來,江世俊倒成了抬不起頭的人,兒女的日子也變得不好過。江澤民為了牢牢抓住憑空杜撰的“革命烈士遺孤”身份,就要更進一步拉近與王者蘭家族的關係。於是,當王者蘭再去上海娘家的時候,看見江澤民正和侄女王冶坪談戀愛呢。王者蘭不知江澤民的心思,還以為這孩子和他那無情無義的漢奸爸爸不一樣,所以很贊同這門親事。1949年12月,中共的“開國大典”剛過不到兩月,江澤民就火速地同王冶坪結婚了。這場婚事把虛構的“烈士遺孤”金字招牌牢牢地砸在了江澤民的腦門子上。

王者蘭自己則在上海一家銀行裏找到了工作,退休後20多年一直由自己的大女兒江澤玲照顧。在江澤民就任上海市長不到一個月的時候,王者蘭在揚州去世,死時74歲。

3﹒“貓頭鷹”紅杏出墻

婚後一段日子江氏夫妻關係還不錯。王在1952年和1954年相繼生下江綿恒、江綿康兩個兒子。

好景不長。江澤民在1955年去了蘇聯實習,留下王冶坪一人在上海帶著兩個幼子。戰後的蘇聯男少女多,與《山楂樹》那種兩男追一女的情況頗有不同。早在南京就學會了穿花街、逛柳巷的江澤民到莫斯科汽車製造廠後不久就投入了蘇聯美女的懷抱。江回國後,眼裡的王冶坪失去了魅力。雖然江澤民嘴上不說,但女人心細,王冶坪還是察覺到了。

“深夜花園裏四處靜悄悄,只有風兒在輕輕唱,夜色多麼好,令人心神往,多麼迷人的晚上……但願從今後你我永不忘!”江澤民自從蘇聯回來後,就整天哼哼《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首歌,他的心裏自然是懷念風情萬種的美女間諜克拉娃。王冶坪在那些天寒地凍的日子裏聽了這首歌就尤其難過,她當年帶著孩子從上海到長春本來就極不情願。住慣了江南都市後很難適應東北的嚴寒天氣,再加上江澤民整天不著家,下了班就去和蘇聯專家唱歌跳舞,王冶坪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常常一肚子怨氣。

眼見丈夫回來後的變化,王冶坪感覺江澤民的心似乎還留在蘇聯的某個地方。儘管她常常有意無意的追問江澤民在蘇聯平常休息的時候,尤其是晚上下班後都做些什麼,但特別愛“扯”的江澤民一直支支吾吾,口風特緊,這讓王冶坪越發懷疑。

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王冶坪的長相實在困難,還諷刺說江澤民家裏養了只貓頭鷹。不過據長春汽車製造廠的人回憶說,王冶坪當年是廠裏“三枝花”中的一枝,頗有些姿色。也許那時王冶坪才30歲上下,正是迷人的少婦年齡,再加上從大上海來的,姿色之外還帶了一些都市氣質。

王冶坪是學外語的,到了汽車廠沒有合適的工作,但因為江澤民是幹部,廠裏給特殊照顧,安排王冶坪作了個秘書。長春汽車製造廠早期有兩個分廠,江澤民在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當廠長時,王冶坪在長春第二汽車製造廠上班。王冶坪對江澤民的懷疑不好對別人講,有次實在忍不住對二廠廠長傾訴出來,在廠長的極力寬慰下,王冶坪終於找到了平衡心理的著力點──紅杏出墻。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那個時候,這種事傳出去非同小可,有人想不開甚至會自殺,但事發後王冶坪依然我行我素。當時汽車製造廠很多人茶餘飯後扯的主要話題就是江澤民戴綠帽子的各種傳聞。江澤民假裝聽不見,但夫妻倆回家就吵翻了天。

於是江找到時任一機部第一副部長的汪道涵,死活要調離長春。江澤民最具有說服力的理由就是,“人家都知道我戴了綠帽子,讓我怎麼再開展工作?”汪道涵對提拔過自己的江上青的“養子”深表同情。1962年,在汪道涵的幫助下,江澤民被調回上海,任一機部上海電器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王冶坪也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大上海,被安排在同一單位工作。同時,根本不懂技術的王冶坪的履歷上多了個職務“科技人員”。下屬見江是汪副部長親自過問的,就格外照顧,分配給江一套好房子,是位於1960年建的曹楊新村的一套寬大而敞亮的兩室一廳的套房。從這件事上江澤民更體會到“權”就是“利”。從此他尤其重視如何討好汪道涵,“恩師”二字整天不離嘴。

1965年,一機部組織了一個代表團出席在日本舉行的科技會議,江也被安插進了代表團,在出訪日本時還繞道香港參觀了一通。江回來後,汪道涵建議任命江澤民擔任新成立的武漢熱工機械研究所所長兼黨委副書記。江的仕途在汪道涵的親自過問下非常順利。江澤民此時不但慶幸江上青當過共產黨的官,更慶幸他死得早,否則以江上青和江世俊的關係,即使不劃清界限,又怎麼會這麼照顧他這個“漢奸狗崽子”呢?

4﹒“江牛皮”在武漢

1966 年,江澤民40歲,所謂不惑之年。五月,江澤民被任命為一機部在武漢新成立的武漢熱工機械研究所所長,並代理黨委書記。這個任命把江澤民提拔成了十三級幹部,也即跨進了中共高幹圈子。更讓江澤民慶幸的是,從上海調到新單位武漢時,正是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前夕,因為調來時間太短,人們提不出什麼東西來批判,江因此在被中共稱為“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浩劫中卻沒怎麼被觸及靈魂。不過江澤民到這個研究所當所長時間不長卻有了一個綽號──“江牛皮”。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為的是在黨內把丟失的獨裁大權從劉少奇等人手中奪回來。他發動學生和基層工人起來“造反奪權”,一時間幾乎所有的“當權派”都被衝擊、揪鬥,甚至被關押、毒打。在上海,張春橋、王洪文組織的造反奪權尤為激烈。“轟轟烈烈”的文革過後,許多當年在上海的同事劫後餘生,紛紛打聽各自的下落,他們卻驚訝地發現江澤民這個“牛皮”所長竟然躲到武漢,基本沒受衝擊,還在72年被派到羅馬尼亞轉了一圈。那些吃盡了文革苦頭的同事不禁不平地感嘆, “還是人家江牛皮牛呀,人人都得脫層皮的文革人家都能躲過去,這‘牛皮’不是白給的呀。”

其實江澤民在文革中也是嚇得夠嗆。雖然武漢熱機研究所新成立,上上下下都是從各地調來的新人員,不像老單位那樣人與人之間積累了很多矛盾和冤仇,因而文革搞起來時沒有太多私仇公報的殘酷,但是畢竟所長江澤民是“當權派”,文革中的揭批調查很讓江害怕,擔心他那日偽時期的醜事被調查出來。1966年11月,江澤民借探親和匯報工作為藉口,先到北京探聽了一下政治風情,緊接著趕快回上海住了幾周聽聽風聲,對依然在上海工作的王冶坪一再囑咐,千萬不要亂講話,尤其是出身問題。

王冶坪自然不會怠慢,因為江澤民要是成了漢奸,她自己就成了漢奸家屬,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王冶坪給江出了個主意,故意在一些小事上做得差一點,把造反派的注意力轉移到那些無關政治大局的小事上來。

回到武漢所以後,江澤民採用了小事全承認,大事不含糊的態度。群眾批判他工作不踏實,只會吹牛皮,他就自我檢討“大家說的對,我是江牛皮”。江澤民從小受揚州戲子的熏陶,口袋裏總裝著把梳子,時不時地就拿出來梳梳頭髮,不管人前人後,女裏女氣的還自我感覺良好。在批判“走資派”時,群眾指出江澤民是“小梳子,大腦袋”,“資產階級作風”,江澤民也趕緊認了。2003年江澤民在人大會議期間會見湖北代表團時說,“造反派問我最怕什麼,我說最怕毛主席。就為了這句話,我被批鬥了三天。”心裏沒鬼,怕毛主席幹什麼?當時的人們愛還愛不過來呢!那時候“政審”(政治審查)人員到處搞內查外調,許多人幾十年前的陳年爛谷子的事都被翻出來了。江澤民始終沒有被打倒的原因是他有金字招牌“革命烈士遺孤”──“烈士”已死,無從對證,調查的人也就到此為止。

5﹒長期戰略性的“投資”

1969年,中共九大召開,中國政局開始發生變化。“烈士遺孤”江澤民很快通過了政治審查,先被送到“五七幹校”勞動鍛煉,緊接著在1970年被調回北京一機部任外事局副局長,被重新起用。

中共九大以後,在國際上非常孤立,美蘇兩個超級大國都成了中共的危險敵人。中蘇兩個共產黨國家發生邊界衝突,在邊境上還打了幾場狠架。中共為了擺脫孤立的地位,在世界上使勁拉攏一些共黨小兄弟。繼阿爾巴尼亞之後,中國又拉攏來了羅馬尼亞,並靠羅馬尼亞和巴基斯坦的牽頭,與美國和解,從此開始了近20年(1970至1989年)的聯美抗蘇的國際戰略。
為了報答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知遇之恩,中共決定派人幫助羅馬尼亞的工業建設。在組建中國援助羅馬尼亞技術小組時,江澤民因為其外語優勢被選為組長。

據說周恩來約見了江澤民,對他還很欣賞。周是中共黨內的不倒翁,以其內裏殘忍而表面特能迷惑人著稱。在外人看來,周是謙謙君子,實際上他一手主持上海顧順章滅門案,連八十多歲的老太太和幾歲的小孩兒以及救命恩人都一起殺掉,手段十分毒辣。中共歷次政治鬥爭,沒有周恩來的參與,絕不會搞得那麼大動靜。

會面後,江澤民被任命為組長,於1971年率中國技術小組赴羅馬尼亞進行15個工廠建設的可行性研究。江澤民1972年回國以後,被扶了正,成了一機部的外事局局長,他在這個位子上一呆就是八年。

1972 年的時候,毛澤東看出中國社會和經濟已經被他的文化大革命給破壞得不成樣了,於是與周恩來一起,讓已經被打成“黨內第二號走資派”的鄧小平復出,實施整頓,力圖恢復正常生產秩序。江澤民這樣靠嘴上本事吃飯的人對於重整經濟沒什麼大用,所以這期間江只能守在外事局局長的位子上。不過外事局可是個“油水部門”。在那個一切物資都很匱乏的七十年代,跟外事沾邊的都能近水樓臺先得月。江守在這個位子上,時不時地給領導“捎點”好東西,上下討好,左右逢源。

江澤民沒有忘記汪道涵,雖然在那段時間裏,汪道涵一度十分落魄,但投資要長遠地看。江明白,以汪道涵在黨內的資歷和身份,一朝東山再起的可能性太大,如果現在不進行長期戰略性的投資,等汪重新恢復職務後再怎麼巴結恐怕都已經遲了。

在汪道涵處於每人每月食油四兩、糖半斤時,江澤民從羅馬尼亞滿載而歸沒忘立刻趕到汪家,送上從羅馬尼亞帶回的奶粉、糖果之類,令汪道涵全家大開“洋葷”。江的大兒子江綿恒也是靠了江澤民能給領導經常孝敬點緊俏商品,才得以進了大學,1977年以工農兵學員的身份在復旦大學畢業。

江澤民工作平平,無善可陳。最早的江澤民傳記寫作組依據其經歷,找了很多知情人,希望能挖掘出他的功績,但沒有人能說出任何從今天看仍能站得住腳的動人事例。大家普遍認為,不能說江澤民工作不努力,不積極,相反他跟形勢,跟領導非常緊,實際上是個風派。江澤民曾說,一機部技術司某司長對他稱讚有加。寫作組費了很大力氣找到了這位已故司長的夫人。結果司長夫人說:其丈夫生前曾講過,江澤民這個人三分成績,他能說成是十分。
江澤民常常研究《官場現形記》,深刻懂得在中共治下,只有善於鉆營、吹牛拍馬,才能左右逢源、官運亨通,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只有江澤民整別人,沒有別人整江澤民的。有一個原江澤民所在單位的老知識份子,到今天仍對當年江澤民使用誣告手段把他打成資產階級右派耿耿於懷。

6﹒權力的滋味

1976年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那一年,江澤民50歲。中國發生了唐山大地震,震級達到7.8級,死亡了幾十萬人。這一年,周恩來、朱德和毛澤東三位中共巨頭接連過世。

1976 年9月,毛澤東去世不久,被毛臨終托孤的葉劍英,沒有按照毛的意圖既支持江青也扶持華國鋒。相反,葉劍英與汪東興和華國鋒聯手,發動了一場宮廷政變,用汪東興控制的8341部隊逮捕了當時中共黨的副主席王洪文、政治局常委張春橋、政治局委員江青和姚文元。江青雖然是毛的遺孀,但是在毛澤東路線的旗幟下,毛的屍骨未寒,老婆江青和侄子毛遠新就成了階下囚,正應了那句話,“中共的領導人都沒有好下場”。

“四人幫”倒臺,大快人心。北京人傳說著一個笑話,說開始搞批鄧運動時,有一天負責批鄧的江青碰到了鄧小平,鄧問,批鄧工作怎麼樣了?江青答道,已經轟轟烈烈地展開一個月了,估計再有一個月就能把你批倒批臭了。鄧上下打量了一下江,說了一句,要是我批你江青,一個星期都用不了,你就臭不可聞了。

笑話歸笑話,當時華國鋒、葉劍英他們可也不敢輕視這個曾一度被稱為“上海幫”的“四人幫”在上海的力量。當時上海的“四人幫”死黨炮製了告全黨全國人民書,準備搞上海起義。無奈“四人幫”在軍隊中沒有人支持,起義很快便土崩瓦解。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三個“上海幫”的主力被騙到北京,看到大勢已去只好投降。在這種情況下,華國鋒、葉劍英為首的中央派了蘇振華、倪志福、彭沖出任中共上海市委的第一、第二、第三書記,兼任市革委會主任和第一、第二副主任。蘇、倪、彭三人被任命為中共中央工作組的組長和第一第二副組長,進駐上海。

為了對上海更好的進行控制、接管,選擇上海人進工作組非常重要。當時在北京一機部外事局工作的江澤民,因其有在上海工作過的經歷,也被臨時抽調來做了一名組員,隨隊進駐上海。

事實證明中央對上海的擔心是多餘的。上海幫雖然在大上海經營了許多年,但是他們的極左路線根本就不得人心。中央工作組進駐上海的同時,駐滬三軍三萬餘人,受命乘數百輛大卡車,在上海市區遊行。軍人們齊聲高呼“打倒四人幫”,“堅決擁護中央的英明決定”,口號喊得震天響。一天下來,上海市人民的怕心被解除了, “四人幫”的餘威被徹底摧毀了,被壓抑了多年的上海人民,在復旦、交大、師院等大學學生的帶動下,走上街頭歡呼打倒“四人幫”。正如鄧小平在那個笑話中對江青講的,用不了一個星期就能把“四人幫”批得臭不可聞。上海百姓對中央工作組的歡迎讓江澤民受寵若驚。

沒過太長時間,工作組不再需要了,江澤民戀戀不捨的回到了北京,繼續擔任一機部外事局局長。這次在中央工作組的經歷,握有尚方寶劍的權力感,和人見人求的得意滋味,對江來說就像吸了大麻一樣太上癮了。他決心一定要往上爬,做個人上人。

7﹒押寶

1978年,江澤民押錯了寶,沒有想到鄧小平會復出,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中國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江澤民因為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中有過緊跟形勢的激烈批鄧言論,而差點被劃到“三種人”裏面去,仕途受挫。直到1980年才有了轉機,這次還是受惠於汪道涵。

1979 年,為貫徹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新政策,中央以谷牧為主任成立了兩個部委級的委員會,即國家進出口委員會和外國投資委員會,汪道涵任副主任之一。1980年8 月,汪道涵被任命為上海市長,而這時候江澤民正處於在一機部混不下去的困境,於是汪道涵向谷牧力薦江澤民,說他是有文化的幹部,而且是烈士遺孤。於是江澤民峰回路轉,升成了進出口和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副主任,相當於副部長級。

江在這個任上做的一件事就是主持了對經濟特區的評估。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秘書阮銘回憶江澤民說,“我見過他一面。1981年的時候,開一個關於特區工作的一個會議。那時候江澤民是一個進出口辦的一個副主任,負責主持這個會議。他在這個會議上講了許多比較空洞的話,他不支持對特區更大一步的開放,但是他也不敢反對胡耀邦的決定。所以就講了一些模棱兩可的話。給我感覺他比較官僚,善於投機。”

有個熟悉江澤民的幹部說,我原以為江澤民像李鵬、林漢雄、鄒家華、葉正大等人一樣,是已故中共高幹的子女,是靠找了父親的老戰友上去的,後來才知道江澤民四處撒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關係。

當時改革派和保守派的鬥爭還很激烈,江澤民見風使舵,忽左忽右,好在最後時刻看出是改革派占上風,而沒有押錯了寶。

有了一定地位,再往上爬就容易多了。利用江上青的關係,江澤民非常順利的被任命為張愛萍直接領導的電子工業部副部長,後來轉成部長。北京一機部與江一起工作過的人說,他工作並不太用心,但善於走上層路線。他會利用任何人,抓住任何機會。他經常利用大量的時間去設法認識、看望中央級、部級領導人。江澤民隨身揣著一個小本兒,沒事兒就掏出來復習,裏面記著對他有價值的領導人以及他們七大姑八大姨的生日、愛好等等。他還有一個本事,與現中央領導人和已故中央領導人的子女(包括後來對他升遷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起了重要作用的曾慶紅)混得很熟。1989年江澤民初去鄧小平家,搶著給小太子黨倒水,給鄧小平拿拖鞋的醜事至今還是太子黨們飯桌上消遣的談資。

在汪道涵和張愛萍的提攜下,於1982年3月,56歲的江澤民出任電子工業部部長,並在同年的中共十二大上成為中央委員。

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的幾年間,並無大的建樹,倒是傳出了不少風聞。國內媒體曾報導過一名市領導出訪時去看脫衣舞而遭同伴檢舉的事。其實,江澤民在八十年代訪問美國時,也曾溜到拉斯維加斯的紅燈區去看脫衣舞、嫖娼,回來用的是公款報銷。當時一般高級領導人還不敢如此出圈兒,可是江澤民有在蘇聯和克格勃美女鬼混的歷史,去美國紅燈區嫖個娼在江來說不過嘗個鮮而已。

後來,在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的十幾年中,中國的“娼盛”已經遠遠超過了先進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以江澤民為首的貪官污吏們都有了自己半明半暗的情婦、二奶,脫衣舞已經不再是高官到國外才能欣賞的特權,而是泛濫在全國各地的“先進”文化。中國民謠對江澤民的這一貢獻總結說,“男的不嫖娼,對不起黨中央;女的不賣淫,對不起江澤民”。

江澤民當電子工業部部長時,他的野心更大了。這時他已經不會再去巴結一般高官了,而是巴結副總理以及有干政權的中共元老們。電子工業部經常進口一些最新款的國外電子產品,借著這個工作便當,江澤民常常親自將大彩電等高級進口電器送到高幹們家中,名義上卻說是讓領導們試看、試用以便指教工作。在那些核心層的政治老人們面前,江澤民徹底放下身段,甚至會單腿跪地的幫領導把電視頻道調好。

當時部裏有些“木頭”腦袋的人表示不理解,建議這種事派個秘書去就可以了,部長不必親自出馬。江澤民卻表示,“這樣有利於向黨的先輩們學習。”雖然部裏有些明眼人看不上江的這種惡劣作風,但長期被拍馬屁的高級領導可沒有那麼敏感的神經,提起江澤民,他們都稱讚“此人工作很踏實”。江澤民憑借這種“雕蟲小技”為更上一層官樓打下了基礎。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1/7/53520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江澤民其人》三:小科長鉆營有術(圖)
 
 
六百元?“祖國”,您怎麼好意思拿的出手(圖)
 
 
瀟湘晨報與辛灝年演講 中共心驚肉跳(圖)
 
 
中國警察平均壽命短的驚人(圖)
 
 
2010年北美冬令時今天開始
 
 
毛家開天窗!黨讓劉思齊給前夫毛岸英招魂(多圖)
 
 
真實歷史!馬克思支持英國鴉片戰爭侵略中國(圖)
 
 
《江澤民其人》二:弄機電兩代漢奸(多圖)
 
 
 
五毛與妓女(圖)
 
 
中共圈地運動歷史空前 中國“血房地圖”誕生(圖)
 
 
中共高層幹部人心思退
 
 
中共“殺手鐧” 驚醒美日歐(圖)
 
 
CNN:中國人的離婚率為什麼這麼高?(圖)
 
 
美國防大學教授:中共海軍還差得遠(圖)
 
 
中共報導這消息的時候臉都黑了(圖)
 
 
一張真實歷史圖片:毛父子罕見未修飾照(圖)
 
 
 
 
亞運前夕中共風聲鶴唳 警方又放“衛星”(圖)
 
 
《江澤民其人》一:瞞身世欺騙共黨(圖)
 
 
智中礦難大“PK” 中國礦工路在何方?(多圖)
 
 
新華網婉轉證實江被雙規(多圖)
 
 
得罪宋祖英 李長春跳起來了(多圖)
 
 
迷死你!新華網這些新聞讓人越看越…(圖)
 
 
《江澤民其人》楔子(圖)
 
 
超強!16個最新段子
 
 
中國農民最大的噩夢終於降臨
 
 
令人震驚!原來炎黃子孫不是“龍的傳人”(圖)
 
 
炫耀國威還是展示國恥?(圖)
 
 
留戀“文革歲月” 誰是推手?
 
 
中共超發43萬億人民幣 引爆中國通脹危機
 
 
瀟湘晨報借古喻今 觸怒中宣部(圖)
 
 
天后回來了!但不是張狂的宋祖英(多圖)
 
 
竄紅一個李剛 牽出幾多話題(圖)
 
 
 
 
我家座地燈
 
 
中宣部下令封殺“李剛門” 律師呼籲不合作
 
 
火星曾洪水泛濫?精彩圖象帶你探索太空
 
 
江被雙規
 
 
和臺灣高層看:九評之九(多圖)
 
 
重慶再掀“政績工程” 薄熙來要痛宰農民
 
 
絕對經典:2010年最邪門的11句話
 
 
一片虛幻光明中透射出的黑暗(圖)
 
 
誰讓高教成為中國經濟發展軟肋?
 
 
驚人圖片!絕對輸的敗局竟能翻盤(多圖)
 
 
和臺灣高層看:九評之八(多圖)
 
 
日本前首相之子醉酒駕車闖禍之後
 
 
“點四們”吃掉中國“大半鍋飯”(圖)
 
 
中共權威消息驚人 江系家族私吞巨大財富
 
 
天文新發現!緊密雙恒星旁發現行星 起源成謎
 
 
勝似笑話:世博閉幕前的新聞都很拽(圖)
 
 
和臺灣高層看:九評之七(多圖)
 
 
令人心碎!南北韓被拆散親人為何非在這裏會面(多圖)
 
 
一場慘絕人寰的的種族滅絕(圖)
 
 
漲,漲,漲,漲得人心惶惶 中共要完了(圖)
 
 
看看人家國家!中國女孩“痛打”德國警察(圖)
 
 
2010年“十大雷語”網上評選開始
 
 
怕怕!中共就為這才抹黑章魚保羅(多圖)
 
 
和臺灣高層看:九評之六(多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