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
 
 
 
 
 

 
 
2016年1月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这奇事吓的她丈夫翻窗进的屋(图)
 
许灵
 



「我在泪幕里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着那种大袖子的古装衣服,说不出来的漂亮」。

【人民报消息】上网搜寻,无意中发现一件国内的奇事,神奇到什么程度啊?神奇到她丈夫都不敢直接进屋,是翻窗进去的。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咱还是从头说,这样让人看起来比较明白。噢,对了,还没介绍她的姓名,她叫刘文君。

一个丑闺女童年的最快乐时刻

刘文君的上面已经有了七个孩子,到她这儿,父母很希望是个男孩儿,但事与愿违,生下来是个丫头片子。

刚出生时,她的八爷拿着算命书对照,说这孩子命相不吉利,是个「丧门星」、「扫帚星」。她妈不乐意听,也不愿意承认,就又从城里请了双目失明的算命先生给她算命。这位先生却说刘文君「是被神佛从天上贬到人世间赎罪的。一生魔难多,但这是好事。」从此她妈逢人就讲:「我这个丑八怪闺女将来还能读上天书哪!」

刘文君说:「我长的丑,从小身体虚弱,硬活干不了,也就总是被家人忽略,哪怕一整天都不见我的踪影,家人也不会想起我去找我。」


躺到柴火垛里看神佛!
农村家家地里都有柴火垛,都是玉米秸堆起来的。烧火时,就到那儿搂一抱,搂的次数多了,柴火垛就被搂出一个窝来。刘文君说:「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躺到柴火垛里,看天空,想心事,有时候会偷偷流泪。有一天,当眼泪在我的眼睛里流出时,我在泪幕里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着那种大袖子的古装衣服,仙女在天上飞,说不出来的漂亮,我心情立刻好了起来。那之后,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跑到柴火垛那儿,去看神仙、看仙女,那时候,我以为别人也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所以并没有把这当新奇告诉过任何人。」原来她的天目是开着的!

在她上小学的时候,总会在田地间遇到一位有着长长白胡子的老头,别人都看不见这位老人,只有她看的见,「他总会送给我小册子看,小册子里边都是神话故事,我可愿意看了,我知道的神话故事很多都是那时候看来的,每次看完,也不知道啥时候,小册子就没了。」

第一次大魔难

刘文君26岁那年,全家搬到了县城,30岁时结婚了。结婚时,由婆家出工出料在刘文君娘家的房后院为小夫妻俩盖了一座新房,房子里外也就30平米,房子由东向西连同门前的小院儿占了房后三分之一的面积,房子小,院子也小,自行车推进来,得倒着退出去。新房的右侧还有三分之二的空地,娘家卖给了另一户人家,那家人家在那块地上盖起了两层楼。

有了家,也有了房,刘文君本以为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可以过属于自己的日子了,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盲人算命先生所说的「一生魔难多」才真正开始。

她说:1983年,我生了老大,是个女儿,这时我感觉自己身体不仅仅是虚弱的问题了,干点活儿就累的不行,娘家妈和婆婆都认为我不坚强,我就咬牙硬挺着,使劲干活,但实际上我自己最清楚,我的身体已经是支撑不住了。

两年后,她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单位有事,就骑自行车去了,在路上和另一辆自行车相撞,撞得不重,那人连停都没停就走了,刘文君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在地上向前擦了一下,当时也没太在意,只是感觉腿有点疼。

没多久,她的右腿就不好使了,在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已几乎是瘫在炕上了。家人想让她把孩子做掉,可是,医院不给做,怕她死在手术台上,刘文君不得不坚持着把孩子生下来,生孩子前,娘家妈说生完孩子就好了。

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儿,一儿一女凑一个「好」字,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但生完孩子,刘文君并没像娘家妈说的那样好起来,相反倒彻底瘫痪了。一开始,她的右腿骨头钻心的疼,不敢动不敢碰,后来连疼都不疼了,根本就没了知觉。

儿子刚出生,女儿才三岁,刘文君成了瘫子,这个家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她丈夫是民办教师,工资很低,有时候都开不出工资来,结婚刚几年,又接连生下两个孩子,家里一点积蓄也没有,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给刘文君治病,她不得不躺在炕上在痛苦中煎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感觉就是在等死。

一个神奇的梦:延寿10年

儿子快三个月的时候,一天刘文君做了个梦,说是梦,可是清清楚楚的,身临其境。

刘文君说:在梦里,两个警察样的人进屋来,瞅了瞅我,走了,随后又进来两个女的,进来就把我领走了,朝着西南方向走,去的地方很阴暗,我们到那儿的时候,那两个警察样的人也在那儿,我和那两个女的刚到,就见来了一个大官,瞅了瞅那两个警察样的人,又瞅了瞅那两个女的,说:「你们先别走,我问她几句话。」

大官问我:「你婆家信啥的?娘家信啥的?」我说:「婆家信天主,娘家啥也不信,圣经我看了,我老婆婆让我看的。老婆婆让我信天主。」大官又问:「那你信没信啊?」我说:「圣经讲的挺好的,都是让人学好向善的,但我没正式加入进去。」大官又问:「你为啥不正式加入呢?」我说:「我看他们信主的没按照圣经要求去做,他们是信徒,但是,他们没按照圣经这本书上说的去做,他们说的一样,做的又一样,我不想跟他们在一起。」大官说:「那你将来咋办?」我说:「将来我要找一个最好最好的法门,就是天底下从来都没有的那法门。」他说:「那你有信心吗?」我说:「我有信心啊。」他说:「好,给你10年时间。」

说完他就对那两个警察样的人和那两个女的说:「给她头发解开。」先前,他们已经把我头发盘起来了,盘的很高很高的。那两个女的解开我的头发后,就把我送回来了。

刘文君说:我被领去的时候感觉飘飘悠悠的走了,回来又是飘飘悠悠回来了。刚一回来,我就醒了,睁开眼我就想啊,使劲想使劲想,想我刚才去哪儿了呢?

天亮的时候,刘文君的妈来了,她就跟母亲说了这个梦。她说:「那人个儿挺高的,白净儿的,穿的是人世间的衣服,白衬衫,还系着领带,乐呵呵的。」

正说着这个梦的时候,她妈忽然惊奇的说:「你昨天都不行了,今天咋又有劲儿说话了呢?」刘文君说:「那个大官说给我10年的时间,我可能还有10年的寿吧。」就在那个梦后,她婆婆张罗着借钱把她送医院去了。

医生一检查,说她身体里的结核菌严重超标,是正常人的几十倍,右侧骶髂骨已经坏死了,得手术换掉,当地的医院根本没做过这样的手术,但是,家里没有钱,没法送她到大地方去看病,无奈就只好和本地医院的大夫商量:你们尽力吧,总比等死强。

1987年1月28日,刘文君被推上了手术台,大夫从她右胯骨上取下一块骨头,磨成骶髂骨的形状给她安上了,手术非常成功,那位主刀大夫还因为治她的病出了名并调到了省城。

碰到好心人

手术做了刚三年,刘文君又瘫痪了。

她在医院住了一百天,婆婆来替她看孩子,她一出院,婆婆就回去了,因她家房子实在是太小了,婆婆也没处呆。另外,周围的房子都比她家的高,所以终日不见阳光,屋子里漆黑漆黑的。邻居常常偷偷议论这房子,说她家的风水完全被周围高出来的房子给遮住了,都说:「这家人家还能活过来吗?」

婆婆走时,女儿三岁,儿子才七个月,刘文君天天躺在炕上,盼着自己好起来,她把两个孩子搂在身边,一边一个,她告诉女儿:「你就喊老天爷呀,快点让我妈好吧,神佛呀,快点让我妈好吧,好了好伺候我老弟。」她这一教,女儿就大声的喊,一个字都不落,儿子小,还不会说话,他听姐姐喊,他就对着房顶使劲嚷:「噢、噢……」。她们娘仨,天天就这么喊。一百天后,刘文君慢慢站起来扶着墙学走路,前仰后合的走不稳,也能对付着把饭菜做熟了。

在她出院的时候,医生曾经嘱咐她丈夫,虽然手术成功了,但是得养,不能干活,还得适当补充营养,以保证手术换上的骨头周围长出新肉来,把骨头包裹上,但是,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手术又欠了很多外债,根本达不到医生的要求。

她丈夫得上班挣钱,不可能在家里照顾她,家里地方小,外人也呆不了,就是有地方呆,谁又有时间来照顾她啊,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家里都只有她和两个孩子,家里穷的叮当响,经常是连饭都吃不上,确切的说,有吃的时候少,没吃的时候多。

第二次大魔难──彻底瘫痪

在手术三年后,因为没按医生要求的那样休养,刘文君的右腿又没知觉了,原来病情较轻的左腿也彻底没了知觉,连翻身的能力都没有了,她彻底瘫痪了。

第一次手术时,医生告诉了她骨结核是怎么回事,「现在,我自己就知道了,结核菌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泛滥了,表面看着没有伤,只是红肿,疼的不敢碰,实际上里边的肉都已经是烂的了,我已经没有了丝毫治疗的价值,家里也不可能送我去医院了,第一次手术时欠下的外债还没有还完,谁又肯再把钱往我们家这个无底洞里填呢!死亡对我来说已经成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

她彻底瘫痪后,儿子因为营养不良,严重缺血缺钙,生命垂危,刘文君又突发阑尾炎,不得不手术。真应了算命先生的那句话,她的「一生魔难多」。

刘文君和小儿子一起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她辗转反侧,感觉很对不起丈夫,「自从我嫁进了人家的门,就没给人家带来好事儿,我在心里问苍天:我真就成了别人说的『败家娘们儿』吗?真就是 『丧门星』、『扫帚星』吗?真的是犯了哪条天法,被贬到人世间赎罪的吗?!」

最让她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是,算命先生说她「一生魔难多,但是是好事」,怎么受这么大罪还是「好事」呢?!

彻底瘫痪的七年里,刘文君象个硬板一样直挺挺的躺在炕上,瘦的枯骨一样,身体只有一寸多厚,皮肤皱皱的像鱼鳞似的,躺的时间长了,后背开始长褥疮,整个后背烂的连成片,招来苍蝇到处飞,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屎尿就全靠孩子往出弄,孩子小,弄不干净,屋里臭味特别大,呛的人都不敢进屋,后背浸出的脓水透过身下的垫子,一点点把炕面都沤塌下去了,街道要是有啥事,谁上她家来通知,都是捂着鼻子,说完赶紧就走。

她家房后的邻居不是「雪里送炭」,而是「雪上加霜」,总往她家房根上倒脏水,冬天的时候,水冻成冰,冰高的离房檐只有一尺的距离,到开春的时候,冻水一化,从屋里用手一按墙,直往屋里淌,几年的工夫,整个房基就塌了,整个房子向下坐了下来,在屋呆着都害怕哪天被砸死。

别人送的东西也无福享受

刘文君全瘫在炕上,她说「除了还能喘气,就跟死人没啥区别,别人给送的东西,我都经常是吃不到嘴。」

有一次,她三姐打发孩子给送来一筐土豆,能有十多斤,放厨房了,结果,人前脚走,耗子就出动了,只一天的工夫,连倒腾走的,加上嗑的乱七八糟的,没剩一个完整的。

刘文君老奶家在屯子住,有一年,给送点豆包来。她家院里有个缸,老奶给刷干净了,把豆包放里边,又盖上了缸盖。嘱咐孩子说:拿完豆包,把缸盖盖上,再搁砖头压上,省着刮风啥的刮进土去。

这回没问题了吧?结果,老奶刚走,猪就进院了,猪在装豆包缸那儿一拱,缸就倒了,猪在豆包上连踹带拉屎,豆包就都被猪屎糊上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刘文君有个老同学每年去南方度假,回来都要来看看刘文君,给她拿来好多衣服,很多吃的。有一回,她又拿来很多衣服和吃的,她把从饭店买来的鱼搁在刘文君家的锅台上了,寻思等孩子回来吃。结果,这位好心的同学走了,不知怎么回事,猪又来了,那猪用嘴巴一晃,就把吃的都晃地上去了,这猪可吃的实惠,都吃了。瘫倒在炕上的刘文君急的干喊也没用,那猪不吃完了不走!

再次呼喊:真佛啊,您在哪儿?

前后10年间,刘文君第一次手术时欠下的外债、两个需要扶养的孩子和她痛苦煎熬、度日如年的生命,压得她家象天塌了一样。这日子对她不但是苦到极限的煎熬,对她丈夫来说也是啥时候熬到生命的终点啥时候算。

1996年,刘文君瘦的只剩下一堆骨头,那年女儿13岁,儿子才10岁。五月初八那天,这俩孝顺孩子商量:「给咱妈整到南地溜达溜达去。」他俩借了个手推车,使使劲就把刘文君抬到车上了。

南地是城南的一块空旷地,孩子们挖野菜,刘文君躺在车子上,看到了地南头的庙,一看庙,她又想起来了:「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佛啊?这么多年了,我还没看到真佛呢,找不到真佛,多受罪我也不死!」

想着想着,她抑制不住的又大声喊:「真佛啊,您在哪儿?!」要往回走时,小的时候跟随妈妈一起喊的俩孩子说:「妈呀,待会儿回去就别喊了,让人家笑话,我俩倒无所谓。」

孩子把妈妈推回家,连拉带抱的搁炕上了。

刘文君不知道,就在她在南地大声呼喊寻找真佛的时候,离梦中大官给她的10年延寿期仅剩下2个月。也就是说,这2个月之内她再找不到她心目中的真佛,那她就真的得走了。

新搬来的一个老太太

刘文君娘仨刚从南地回来,她家附近新搬来的一个老太太就来了,这位老太太经常上刘文君家来,也不嫌屋里有很重的屎尿味。老太太一看她回来了,高兴的喊:「哎呀,哎呀,正好你回来了,我都来好几趟了,你看看这本书,你看看这书,实在太好了,你看了这书,就不能寻死上吊了。我刚得到,没顾得看完就送来让你先看。你看看这本书,保证对你有帮助。」

刘文君连连摆手拒绝,意思是你拿回去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书啊。

老太太说:「你都这样了,谁还骗你啊?!我骗你干啥吧?你看看吧,要对心思,你就看,要不对心思吧,你就再还给我,行不行?」刘文君寻思,可也是,生病多年不仅有肺结核、淋巴结核、骨结核,还抽风,抽风抽的傻傻的了,这书总不可能越看越坏吧,那就看看吧。

老太太说,慢慢看。也没限制个时间,就把书留下了。

这一睡把孩子们吓坏了

刘文君打开书先看到《论语》,刚看了两段,心里一震:「真、善、忍是宇宙特性。宇宙还有特性呢?一直以为宇宙就是自然现象呢,就是空气啥的,没想到他还有他的特性呢。」

就这么想着想着,刘文君感觉身上就象过电了似的,身上酥酥的,可舒服了,「从打来到人世间,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可好可好了!一舒服了,我就把眼睛闭上了,这书还在胸前支着呢,我睡着了。」

「这一睡,我就感觉自己上天了,那天呢,可蓝可蓝了,星星向我一眨眼一眨眼的,好象都在看我似的,在天的南边出现了一个大佛,我能看多远,佛就有多大,那佛说的话是立体声音,震天震地的,还带有回音。在我正看佛的时候,我看见在我的目光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在那嘲笑我呢:「看那龇牙咧嘴的,身上烂乎乎的,象鱼鳞似的,还想修佛?」我瞅瞅他们,女人都穿着连衣裙,抹着红嘴唇,还穿着高跟鞋;男的,腰上别着大哥大,都在那儿嘲笑我呢,我寻思,可不能看你们,快点看大佛,一会儿大佛走了。」

刘文君还在梦里呢,孩子吓坏了,把她推醒,说:「妈呀,以前你都说睡不着觉,今天咋睡着了?」她就跟孩子说,「我上天了,看见大佛了」。然后把梦里的事儿跟孩子说了一遍。这俩孩子相互瞅瞅,说:「咱妈口齿伶俐了,还有精神头了,咱俩肯定是做梦呢,不能是真事。」

俩孩子就去前院找他们舅妈去了。他俩对舅妈说:「看我妈,身体咋好了呢?还能说话了,是不是真事啊,是不是我俩做梦呢?」他们的舅妈说:「尽扯呢!」俩孩子拉拉扯扯就把他们舅妈整家里来了。一看,刘文君扶着炕沿在地上站着呢,虽然站不稳,但是,能下地了。他们舅妈可吓坏了,七年的瘫痪,突然站地上了,那多吓人啊!她吓的一溜烟就跑了。她这一跑,院子里的鸡就炸窝了,到处乱飞,这一下惊动了邻居。

丈夫吓坏了,有门却走窗户

很多邻居闻讯过来看稀罕,看见文君在屋里扶着炕沿挪,没有炕沿的地方就扶墙挪,直到挪进连着的厨房里,但谁也没敢靠前。

正在这时,刘文君的丈夫回来了,一看,家门口围了那么多人,他寻思肯定是老婆死了。那些邻居看见他都说:「看看吧,看看你媳妇吧,她咋的了?」文君丈夫说:「那就是早晚的事,都在意料之中。」邻居说:「不是死了,是好了!」他说:「哎呀,说这些假话干啥呀?!」他寻思邻居在安慰他呢,象往常一样把车子倒进院子,支在墙边,往屋里一瞅,哇,全瘫7年的妻子在厨房站着呢!他真害怕了,都没敢从厨房这门迎着她进屋,而是一步上了窗台,从窗台进到里间屋。

他一眼看见了炕上的《转法轮》,就拿起来看,看了十多页,到厨房说:「我知道你是看这本书看好的,这本书的作者可不是一般的作者,这本书你得老看下去,不能放下,不能病好了就拉倒。」

过后,刘文君跟丈夫学他当时说的这些话,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说了啥。」原来是佛借他的嘴点化啊!

最激动的是文君的妈妈,她对著书中的照片边磕头边说:「您就是我闺女要找的真佛啊!」△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8/6276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这奇事吓的她丈夫翻窗进的屋(图)
 
 
贵州上千教师罢课讨奖金(图)
 
 
世人善恶之行 冥司皆有纪录(图)
 
 
兄妹纯真言语流露出的真情(图)
 
 
日本将归还美国钚元素 总量相当40多枚核弹头(图)
 
 
五年后 习近平重新踏上这块土地(多图)
 
 
中纪委监察站的几则小消息(图)
 
 
英国向中国公民推出多次访英的两年签证(图)
 
 
 
审明冤案 不贪不占的元代清官(图)
 
 
圣女贞德:神谕的执行者(图)
 
 
拾荒老人资助贫困学生 善行遗留人间(图)
 
 
深圳的士罢驶 抗议霸王条款(图)
 
 
屠呦呦24年后申请新药的历史意义(图)
 
 
想卖真正中国设计的高定婚纱设计师(多图)
 
 
两则奇闻 动物教导人类该如何做人(多图)
 
 
习近平这两段话一针见血 非常到位(图)
 
 
 
 
沙特、巴林、苏丹陆续宣布与伊朗断交(图)
 
 
无臂教师用脚书写鼓舞学生(图)
 
 
!新华网这元旦新闻把什么都说啦(多图)
 
 
冤案26年 河南王玉虎终获清白(多图)
 
 
避免主权困扰 比利时归还与荷兰相邻的领土(图)
 
 
伊朗「善心墙」引回响(图)
 
 
邪淫业折尽福禄(图)
 
 
长记性:江泽民强力腐蚀钢铁长城(多图)
 
 
他们帮我们找寻到失去的传统美德(多图)
 
 
外星文明的新证据:火星发现数字58(多图)
 
 
国际新闻简述
 
 
牛铃之声 在心中回响(图)
 
 
轻重道人(图)
 
 
人民报2016年新年贺词(图)
 
 
万难?习近平当政后禁止三寸金莲(多图)
 
 
为官以便民为先 在家则友爱兄弟(图)
 
 
 
 
李娜首秀网球综艺节目(图)
 
 
奥巴马拟绕过国会 行使总统权力落实枪支管制(图)
 
 
百病缠过身的四川退休女教师递冤状(图)
 
 
中澳自贸协议生效 澳洲奶粉4年内免关税入华(图)
 
 
多国领导人新年致辞 聚焦「和平」与「反恐」(图)
 
 
中国名人第一村(图)
 
 
扎克伯格晒最新全家福(图)
 
 
岁末家园被强拆 屋主怒掷燃烧弹(图)
 
 
习近平过年出三拳 江系根本架不住(图)
 
 
古代与现代的换心与人格转换(图)
 
 
一个身体被多个灵魂轮流主宰的悲哀(图)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将首次访华(图)
 
 
甘守清贫的贤妻典范(图)
 
 
世界最长寿四胞胎 齐贺80岁生日(图)
 
 
岁末劳工讨薪潮 仅现冰山之一角(图)
 
 
效仿薄熙来!沈阳党官不顾个人安危(多图/视频)
 
 
津巴布韦宣布人民币为流通货币的历史意义(图)
 
 
新华网这国际新闻 奥巴马都吃惊(图)
 
 
积财不积德 到头一场空(图)
 
 
伊拉克军队击溃IS夺回第二座主要城市拉马迪(图)
 
 
岁末周五大集访 京沪人数居冠(图)
 
 
习又翻一案 少女服刑13年后无罪释放(多图)
 
 
印度总理莫迪访巴基斯坦与巴总理短暂会面(图)
 
 
「直」不等于没教养(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