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789101112
 
 
 
 
 

 
 
2012年10月1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毛澤東死後花圈無人敢動 燒死694人
 
【人民報消息】毛澤東在1976年9月9日死亡,新疆兵團霍城61團為毛開完追悼會後,大禮堂裏留下一堆“敬獻”給毛的花圈,兵團裡的人誰也不敢處理,怕弄不好就被扣上“對毛主席不忠”的帽子,當時沒有人能擔當得起這樣的罪名。

就是這樣一堆沒人敢動的“敬獻”給毛的花圈,在整整放了五個月之後,引發一場奪走694條生命的大火,釀成世紀災難,而真相,至今被中共掩蓋著。

據見證人描述:消防車將禮堂的餘火撲滅之後,7個大門均被燒成了空洞,人們用手電筒往裏頭照,發現南大門和舞臺下面隆起了兩座大包,隱約可見人形殘骸,由於澆入了大量的水,那兩個大屍堆上,蒸騰著渺渺的白氣。

下面是根據見證者的講述所節選出來的內容。

1977年2月18日,大年初一。新疆伊犁地區農墾61團場籠罩在一片節日氣氛之中。這是粉碎“四人幫”後的第一個新年,上年秋糧又獲得了少有的豐收。農場的商店特地採購了大批的鞭炮和煙花。為了給節日助興,初一一清早,農場宣傳股就通過廣播通知各家各戶,晚上9點在露天場放映電影《戰友》。

看場電影,對當時大多數農場人特別是孩子們,還是件很有魅力的事情。

晚上8點多鐘,農場宣傳股馬幹事、放映組長柯玉奎和放映員小高已經將銀幕掛上,放映機也架好了,小型汽油發電機“突突突”地歡叫起來。

在離開演還差10多分鐘時,放映員小高的手有些凍,腳也冷得發疼。他雙手合掌放在嘴邊呵著氣,對放映組長柯玉奎說:“這天還真夠冷的。”

當時室外氣溫僅零下12、13攝氏度,現場觀眾大概在800到900人之間,如果把電影改到他們身後的禮堂裏放映,也綽綽有餘。

於是小高向柯玉奎建議到禮堂裏放電影,他說:“老柯,我看咱們不如把電影挪到禮堂裏面去放,外面太冷,人受不了,機器也受不了。”

柯玉奎覺得搬來搬去有些麻煩說:“以前不都在外面放的嗎?”。

小高堅持說:“你跟馬幹事說一聲,他要同意了,咱們找幾個人幫忙,三下五除二也就搬進去了”。

柯玉奎覺得也有些道理,就問馬幹事:“馬幹事,咱們是不是挪個地方,到禮堂裏面去放?”。

馬幹事是宣傳股專管文化的,他顧慮禮堂裡的花圈,這不是一般的花圈,這是毛主席逝世時,全場1萬多人精心紮制的,如果誰給弄壞了隨便撿頂帽子給你戴上,說你“對毛主席不忠”,誰擔待得了這樣的罪名!

“能在外面湊合就湊合一下吧,再說這事也是政治處開會定的,要變,也得請示領導呀。”馬幹事說。

小高:“嗨,這麼點事,也值得興師動眾的?你是主管,你說句話我們就搬了。再說,你知道處裏領導到誰家喝酒去啦?”。

最後馬幹事還是同意把電影改到禮堂裏去放映。

這座禮堂建於1964年,總面積760平方米,禮堂實用面積609平方米,長42米,寬14.52米,頂高7.2米,牆壁高 3.7米。屋頂是用木條插拼起來的棱形格椽,基本無梁,木板蓋面,然後是兩層油毛氈、三層瀝青覆蓋,室內沒有固定座椅。

禮堂原有17個大窗戶和7扇大門、小門。

但在1975 年3月,農場的上級主管部門要在禮堂召開“學理論、抓路線、促春耕現場會”,就用磚頭將17個大窗全部封堵起來,只在最上方留0.6米×1.4米的17個無玻璃窗洞。到1976年2月,又將南北3個大門堵死,其餘的門不是上鎖,就是用鐵絲擰住,只留正面一扇大門。

當時,在禮堂的後半部份,大約占用120平方米的地面上,堆放著近千只為毛開追悼會時用的花圈,足足摞了2米多高。在5個月的時間裏,上級也沒有指示,農場也不敢處理這些花圈,使原來潤濕的樹條、葦桿、松枝都變的乾燥起來。

禮堂裏面,由於人們按吩咐不靠近花圈,盡量靠前坐,如同沙丁魚罐頭似的,一個挨一個地排滿了人。幾個調皮的男孩子互相投擲著點燃了的一寸小鞭炮,女孩子們被嚇的發出尖叫聲。

死神已逼近毫無知覺的人群。

電影在晚上9點30分左右開始,到晚上11點15分左右,再過3、4分鐘放映就要結束的時候。在禮堂的後面,花圈堆形成的斜面上,有4個11、12歲的孩子正在那裏無聊地坐著。

其中一個叫張廣輝的12歲男孩,從口袋裏拿出一枚俗稱“地老鼠”的花炮,他劃著了一根火柴,然後吹滅了火焰,用陰燃著的火柴棍朝藥撚處捅去。

眼前騰起一片耀眼的亮光,“地老鼠”帶著哨音飛出去,鉆到花圈堆裏,立刻,一股火苗竄了起來,“著火啦!”這幾個孩子大叫著,爭相往後躲。

在跟前的幾個成年人原本想救火,他們伸手就去拉那隻已燃燒的花圈,沒想到這一拉,立時給火焰加了氧,火苗迅速升騰起來,沿著表層花圈形成了3米以上的火柱,直刺屋頂,禮堂迅速變成了一座煉獄。

火頭已開始燃燒屋頂木椽,大片的花圈使禮堂的後半部變成了一片火海,空氣中夾雜著紙灰、瀝青的臭味,呼喊和哭叫聲響成一片。

人們如潮水般地湧向大門,但就在這一刻,竟然還有人心存僥幸,看見有人開始撲火,以為這火燒不起來,在最先退場的人中,還有人邊退邊向後張望。

火更大了,放映員小高感到了灼熱,他看見門口緩慢移動的人群,他急了,用手電筒照著前面的人群高喊:“不要亂擠,快些出去!”。門只有1.6米寬,人、凳子、椅子擠在一起,犬牙交錯,再加上火已從頭頂上壓下來,逼得人們不得不低頭,因此,在大門口實際己形成了一堵人墻。

柯玉奎聽到了小高的叫喊,但沒有人聽從指揮。他清楚地知道,禮堂的7個門中,除了大門,只有化妝室這邊的小門還能打開。他立即衝到了舞臺上,這時銀幕上已經著火,屋頂上的電線也開始燃燒,濃煙在屋角那邊打轉。

柯玉奎憑著自己對舞臺的經驗,摸到了化妝室的小門前,就在這時,禮堂前半部的屋頂“膨”的一聲都變成了明火,由木板和油氈、瀝青構成的屋頂辟啪作響。瀝青已經熔化,變成了燃燒的溶液,滴落下來,在人們的頭上、臉上、衣服上燃燒。

柯王奎去拉那扇小門,沒有拉動,想別門把手,手上沒有任何工具。他有些絕望了,拚命地用肩扛、用腳踢,終於撞開了那扇門。但此時,化妝室的屋頂也已燃燒起來了,柯玉奎顧不上多想去開窗戶,最後他爬了出來。

一個叫白雲的14歲男孩子生得聰明、機靈,只是個子矮。那天他和4、5個同學相邀,沒帶凳子,準備看一會就走,他們距大門只有6米遠。

最初著火時,他們並沒有在意,直到火大了以後,他們才開始往門口擠。白雲個子矮,被擠散了,人流將他沿著牆壁推向了舞臺那邊,而他的幾個同學,都擠到門口沖了出去。白雲害怕了,但他的機智還是救了他,他上了舞臺,這裏距離小窗口只有2米多高。他看見舞臺上有放道具的桌子,就移了過來,蹬著桌子,從窗戶裏拱了出來,一頭紮在了墻下堆著的積雪裏。一摸自己的臉,竟摸下一層皮來,這時他才感到疼痛,倒在了廣場上。

張雷生是個高挑個的青年,他一看南面的大門已被堵死,便朝火小一些的北門跑去。這個門,是北牆上最西邊的一個門。由於平時根本不用,所以早就用雙股8號鐵絲擰死了。

張雷生這一跑,引得不少走投無路的人都跟上來了,他被擁在最前邊。到了門口,用手一摸,鐵絲擰得像根麻花,不要說沒工具,就是給你一把鉗子,短時間內也弄不開。張雷生想到了破門,他用腳使勁踢了踢門,門板發出了空空的響聲。有希望,他心裏一喜,大聲喊道:“你們往後退一點,我把門踢開”,但是,沒有人肯聽他的,後面湧上來的人群一下子把他擠得面朝外貼在牆上。他又急又氣,雙手撐住墻,用力一擠,才離開了牆壁。

火勢更猛了,瀝青挾著藍幽幽的火苗,下雨一樣往下落著。靠上面一些,火和煙已將氧氣掠奪得令人窒息。張雷生的四周,無論大人孩子的頭和身上,無一人不在著火、冒煙。張雷生感到氣喘不上來,每吸一口氣,都覺得有火煙往肺裏、喉嚨裏嗆。他蹲下去了,這才感到稍微好受一些。他用棉衣蒙在頭上,擋住了滴落下來的瀝青,他已經清晰聽到了屋頂上木頭髮出了辟啪的響聲,他預感到整個房頂就要塌落下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了一股涼氣從下面襲來。抬起頭,他發現北門靠下面的那塊門,被外面的農場副業隊排長等人角砍土墁砸開一個大洞,幾個在前面的孩子已被拖了出去。張雷生立刻來了力量,他顧不上門板上的木磋子撕掛,也從門洞裏鑽了出去。

農場裡的人們,已經自發地拎著桶端著盆來救火,但此時,人們根本無法靠近火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南大門上的人們活活被火燒死。

當消防車將禮堂的餘火撲滅之後,守候在外面的數千名死難者的家屬和救援者都迫不及待地湧上前去,人們還在幻想會有活著的人,會等待他們去營救。

沒有電,四處都是黑乎乎的,人們誰也不敢貿然進入禮堂的廢墟之中,儘管此時,7個大門均被燒成了空洞。人們用手電筒往裏頭照,發現南大門和舞臺下面,隆起了兩座大包,透過燒毀的屋架,隱約可見人形殘骸。由於澆入了大量的水,那兩個大屍堆上,蒸騰著渺渺的白氣。

直到這時,人們才徹底相信,再也沒有人會生還了,男人和女人們嚎啕大哭,淒涼的哭喊一直傳到很遠的地方。

這場大火造成694人死亡,由於61團緊靠中蘇邊境,當時中蘇關係仍在惡化狀態,華國鋒剛繼任主席不久,所以這個世界罕見的重大火災死亡事故被隱瞞下來。

這場大火發生後,據說外電很快就做了報導,而我們內部卻進行了嚴密的封鎖,對外宣稱是“蘇修搞破壞、階級敵人放的火”。在那個“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年代,沒人敢講真話,更不敢觸及火災的成因。

當時我的父輩們在63團,他們都乘車到61團幫助埋人。埋人回來後幾天都吃不下飯,694條生命呀!這是1949年至今,在一場火災中奪去生命數量最多的一次災難!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10/13/57344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毛澤東死後花圈無人敢動 燒死694人
 
 
港媒曝尼克松訪華中共造假鬧劇
 
 
一張圖片!奧巴馬選擇命運的時刻被定格(多圖)
 
 
雙十節南京總統府前驚現“青天白日旗”(圖)
 
 
工行變魔術,金條9剩1(圖)
 
 
“老外腸胃太嬌氣”背後的悲哀
 
 
諾獎頒中共官員 瑞典文學院不再“反動”?
 
 
我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擔心(多圖)
 
 
 
千里伸黑手的豈止福建“表叔廳長”?
 
 
大陸退役少校揭秘:中共部隊大都不堪一擊
 
 
給谷開來下毒的人被曝光(多圖)
 
 
諾亞方舟和亞特蘭蒂斯不再是神話(多圖)
 
 
破解全球不可思議的夢遊奇聞(多圖)
 
 
外交部發言人今天絕對不能釣魚島(圖)
 
 
最讓中共頭疼的叛逃者有哪些?
 
 
列寧讓俄羅斯人憤怒的原因
 
 
 
 
拋棄馬列毛 中共高層思變?
 
 
江澤民“假”露面 李瑞環“真”出場
 
 
中共黑客攻擊白宮核指揮系統的背後
 
 
?!薄熙來遇到他怎麼啞巴了(圖)
 
 
“中國正處於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真意
 
 
共產主義黑色幽默 90分鐘的狂想
 
 
黨下巴脫臼 章子怡贏了(多圖)
 
 
未婚少女生子餵狗 黨問何時休(多圖)
 
 
釣魚臺是中國的 中國是誰的?
 
 
處理薄熙來案的最大變數(圖)
 
 
消失的徐明:其興也勃,其衰也忽(圖)
 
 
誰怕薄瓜瓜的威脅?
 
 
航母遼寧艦女兵展示了哪些中共國機密
 
 
四十多年前的廣西大屠殺的真兇是誰?
 
 
奧巴馬不是援手習近平 是幫襯中共(圖)
 
 
王岐山入常 得罪了誰?
 
 
 
 
十八大的中共,冷眼中的夜總會
 
 
獨一無二的奧巴馬
 
 
網文:中共各級官員實際收入驚人
 
 
十一“國慶” 一國兩制已死的喪鐘再次響起
 
 
錯!倒薄決不是胡溫十年的最後壯舉(圖)
 
 
周廝咬薄!血債幫將全軍覆沒(圖)
 
 
畫蛇添足 中聯辦好不尷尬(圖)
 
 
金正恩被拒訪華有暗情(圖)
 
 
為何江派媒體放風“薄熙來涉活摘器官”?
 
 
專家為何不肯研究西伯利亞的神秘雪人(圖)
 
 
驚人發現!肉體只是靈魂的一件衣服(圖)
 
 
「這巴掌打的漂亮!」 中共又出國際醜聞
 
 
香港海難李剛“君臨天下” 中新社謊言乍舌
 
 
中秋夜閒話月餅
 
 
揚州行!幾張敏感的圖片(多圖)
 
 
姚餐廳關張!姚明來了新麻煩(多圖)
 
 
谷開來英文名字的秘密
 
 
中共“國慶節” ──中國最黑暗的一天
 
 
薄谷夫婦入獄告訴中共官員一個天理
 
 
給習多少禮 胡也得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圖)
 
 
江澤民把地圖上的雞嘴給了俄國(圖)
 
 
國慶與國殤 中國人承受的另類戰爭(視頻)
 
 
告博訊 子怡必贏(圖)
 
 
微博解禁王立軍交美密件 周永康能否現身18大?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