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消息】

跟國際接“鬼”

中國的汽油油價漲了,但漲的不光是汽油,最近,中共發改委發出了《關於居民生活用電實行階梯電價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準備推行生活用電階梯價,決定最高每度電漲2毛。關於電價,國內的許多媒體都轉載了這麼一條消息:相對中國的平均工資水準,目前中國的電價是發達國家的4.5倍。

天涯網站上有網友評論說:這麼高的電價,他們對洋大人說這是我們的國情,回過頭來,他們又對咱們草民說,我們要跟國際接軌。接吧,接著接著就見著鬼了!

不是“享有”是“想有”

中共五中全會之後,官方喉舌人民日報出了篇文章,題目叫“我國公民享有言論,出版自由是不爭的事實。”有一位騰訊博友評論說:“人民日報編輯太不專業了,這麼明顯的錯別字兒,怎就沒發現呢?不是“享有”,應該是“想有”。

穿著警服上訪

最近,在北京洶湧的上訪人群當中,多了兩個身穿警服的訪民。他們是來自山東臨沂市郯(譚)城縣公安局的民警陳卓和梁振民。不過他們特殊身份並沒有給他們帶來特別的關照,他們和其他的訪民一樣,遭到了當地公安局的攔截。他們上訪問題的解決,也同樣是遙遙無期。

作家冉雲飛評論說,這個社會制度是一頭咬人兼自噬的怪獸。你咬人也就罷了,但是,你咬了人,還不過癮,還自己吃自己,這個制度是甚麼東西呢,為甚麼沒有人真正思考過。平時警察耀武揚威,知法犯法,到處截訪,但到頭來自己也得為自己的權益受損而上訪,而你上訪一樣受到截訪。如此可笑可悲可恥的制度,你還維護它幹甚麼呢?事實上,六十一年來,這個制度一直在咬人兼自噬,只不過是,如今有了網路,這種咬人兼自噬的事兒,讓更多的人知道了罷了。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以僥幸的態度對待這一切,以為倒楣的是別人,其實這個制度不改變,下一個倒楣蛋就有可能是你。

稅負占GDP近1/3還不高 多少才算高

最近,福布斯雜誌發表了2009年稅負痛苦指數排行,中國大陸的痛苦指數是 159,在公布的65個國家當中排名第二。為此,中國國家稅務總局局長肖捷發表文章,進行了辯解,他認為該指數的計算不科學,不符合實際,目前中國的宏觀稅負並不高,政府集中的稅收收入無法滿足公共支出的需求,還有必要逐步提高稅收收入占GDP的比重。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在10月29號的財經網上發表了研究報告,對肖捷的觀點進行了反駁。報告說,從1998到2009年,中國全口徑的政府收入,占 GDP的比重從20.4%提高到了 32.2%。這隻是可以統計上來的數字,統計不上來的有多少,誰也不知道。占GDP近1/3的政府收入和宏觀稅負還不高,多少才算高呢?

除此而外,大量國有企業的盈利也成為政府收入,如果加上這一部分,政府收入的比重就達到了GDP的一半左右。

這份研究報告指出:政府的公共支出的增長中,有些是不必要的。比如,在維穩上花費的錢,有的地區甚至超過了社保費用。難道給中小學和幼稚園派倆警察,就能解決學生的安全問題嗎?在現行的公共支出當中,行政管理費數量很大,增長很快,因為經常遭到批評,現在已經不單獨列示,但是各級政府部門的排場、浪費還是相當驚人。

再有,各種各樣的形象工程,雖然不一定列在公共支出當中,但很多構成了公共支出的內容。而最需要增加的公共支出,比如基礎教育、社會事業等等,增加得卻很慢很少。這份報告最後說,政府有著自我膨脹的偏好,公共支出也有越來越大的趨勢,特別是在中國這個缺乏民主制衡的體制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