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读者园地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
 
 
 

1. 女婴脖子长出羽毛 医生的解释匪夷所思(图)  (156,769次)

2. 中共二十大未开 首位代表光荣献身(图)  (146,609次)

3. 60亿机率的怪病 为何跑进一家门(图)  (121,556次)

4. 川普总统为何被抄家 保险箱被撬开(多图)  (113,503次)

5. 今天八一!邓小平说没这事 习维尼傻抛光(图)  (109,721次)

6. 中共为何怕美议长佩洛西访中华民国(多图)  (97,383次)

7. 中共如此摧殘女性 二十大前敘悲慘絕倫事(图)  (92,197次)

8. 另外空间我姐夫戴着镣铐(图)  (89,414次)

9. 林野因出身被杀 龚楚因心软逃离中共(图)  (81,083次)

10. 视频:川普住宅被搜查 (图/6视频)  (79,403次)

11.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一)(图)  (70,130次)

12. 神为何将他送进地狱里煎熬23分钟(图)  (64,568次)

13. 她在欧洲能读到我的思维(图)  (57,784次)

14. 方菲专访章天亮(下):中国历史不是农民起义史(图/视频)  (55,995次)

15. 美国资深医生:天使伴我遨游宇宙(图)  (55,465次)

16. 川普被抄家后的演讲:绝不屈服 绝不放弃(图/2视频)  (53,952次)

17. 視頻:川普被逼做出这个决定(图/3视频)  (47,380次)

18. 方菲专访章天亮(上):什么是维系中华文明的力量?(图/视频)  (44,802次)

19. 历史的先声─中共72年多前的承诺(24) (图)  (41,393次)

20. 【铁证如山系列讲座】第26集 全国军、警、司法、地方医院参与活摘(图/视频中英字幕)  (37,667次)

 
 

 
 
2022年8月1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一)(图)
——专访韩秀(一)
 



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韩秀决定用命来证实中共的谎言。

【人民报消息】方菲在北京时间8月19日采访的嘉宾是一位有着非同寻常经历的女士,她是中美混血儿,出生在纽约。不到2岁,被带回中国,这一待就是30年。她成长的岁月正遇上文革,历经无数磨难,而她冲出中共铁幕回到美国的经历,同样惊心动魄。她是1979年美中建交前后,滞留中国的美国人回到美国的第一人。

回到美国12年后,1990年她出版了自传体小说《折射》,自此开启了笔耕生涯。

迄今已经出版了50多本书,并荣获了2020美国总统国家与社会贡献奖。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作家韩秀来跟我们讲述她的故事。

这个采访视频非常触动人的心灵,让人不禁泪流不止。


专访韩秀 (一) : 我是黑暗时期的幸存者;惊心动魄闯北京美国联络处;美中建交返回美国第一人 ┃方菲访谈 08/19/2022

主持人:韩秀您好,非常感谢您上我们的节目。

韩秀:谢谢,很高兴。

主持人:好的,谢谢韩秀。韩秀我看你的这个书,然后在跟您聊天、说话。您其实在中国,相当于说是32岁的时候才到了美国,到美国以后才开始学习英文,所以实际上可以说中文是您的母语,英文是外文,是吧?

韩秀:可以这么说,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听您这个一口京腔,您在18岁之前一直在北京,然后山西3年、新疆9年,之后又回到北京2年,这时间线上大概是这样的,是吗?

韩秀:对。

主持人:我想就您的这个经历,如果说详细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能不能先跟我们观众概括地说一下您在中国的经历?

●黑暗时期的幸存者

韩秀:我想这个事情是比较简单的,因为像我的这种状况,在中美两国之间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的漫长的岁月里,这种敌对的关系就使得我基本上在中国的时间,就基本上是一个靶子,就是一个任何人可以随时随便攻击的对象。

上山下乡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因为我拒绝学校党委的要求,写一个200字的声明,表示永远不会去寻找我的父亲,跟他彻底地划清界限,因为他是所谓中国人民的敌人什么之类的。

我觉得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所以我理都没有理。我说我如果不写怎么办呢?他说那你明天就下乡,所以我就下乡了。这说起来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因为你提到这一个过程,这就让我想到,像我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是一个整个黑暗时期的幸存者。

幸存者的记忆不只是在脑袋里,幸存者的记忆在身体上。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山西3年,对于一个17、8岁的女孩,城市女孩子来讲,那不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尽一切力量做了。

然后到了新疆,那就更不用说了,生活的条件、工作的强度都基本上不是普通的一个正常人能够承受得起的。所以等到我1978年,我是1967年到1976年在新疆。我返回北京的时候是1976年的春天。1976年的春天,然后就是感觉基本上就是疼痛,除了疼痛,我什么其它的感觉都没有。然后就去看医生,医生就拍了X光,然后就跟我说,说你有先天性的脊椎裂,你根本不应该上山下乡的。

这一说,等于是说我这12年都是瞎耽误工夫,对不对?那根本就不应该上山下乡,结果我去了,而且去的是真是要命的地方。然后1976年夏天,我就被分配到服装厂工作。说起来也是非常非常的有意思,返回北京第一件事情是到派出所报户口,对不对?我就递上了兵团给我的那些文件,我说我回来了,我报户口。你知道派出所的那个人说什么吗?他说:“唷!你怎么活着回来了?”

主持人:他都知道你,他都知道你的。

韩秀:他们什么都知道呀,他说你怎么活着回来了?我说命大。他就说我想大概也是,然后就给我办理了手续。然后我说好了,我有了这个手续,我就应该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安置办公室,对不对?他说不是。他说你先去街道办事处。我说我去街道办事处干什么?他说你到了那儿就知道了。

所以我就去了街道办事处。到了街道办事处,你知道那是1976年呀,街道办事处那大墙上贴了好大的纸,就是把这个街道、这个区域里头的所有的可以怀孕的女人的名字都写在上面。然后就写出来她们有没有小孩,她们结婚了没有,她们有没有小孩,以及她们是什么时候有的上一次的例假。

哎呀!我一看这个,我说这跟我没关系,我单身。你知道那街道办事处,那小脚侦缉队说什么吗?她说你单身也没关系,你是适于怀孕生产这个年龄的女人,你都得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们,你也得告诉我们你上一次例假是什么时候。我说没有什么时候,就是现在。他说那是几天以前开始的,我说2天以前开始。他就真的把我的名字写上,然后写上我这个时间,然后他说下个月的时候不要忘记告诉我们。

你要是不告诉我们,我们到你家去问,因为他要百分之一百地贯彻那个一胎化的政策。所以我说那我行了吧,我说我可以走了。他说,哦!我们会给你一个纸,说你已经在我们这儿登记过了,你拿着这个纸再去上山下乡办公室。所以我就拿着那张纸,拿着派出所的那我已经上了户口的那张纸,然后到了这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安置办公室。一见面,一看我名字,心中都有数了。

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啥都没有,可是他们都心中有数,脑筋就很清楚。看看我说,你的成分那么高,然后岁数又这么大,这国营的地方是不能去了,去一个地方的工厂好不好?挺好的吧,我说挺好的挺好。说你服装厂怎么样,集体厂子行吧?我说行行行,什么都行,有什么不行的。我早就知道我该干嘛,对不对,我只是需要有那么一个单位。我需要那个单位帮助我,拿回我的出生纸和我小时候的美国护照,我该回家了。我跟你们这儿耗什么,对不对?所以他让我去什么厂子我都去。

主持人:您说到这儿,我觉得这个有点像电影的这样一个开场白,然后我们就开始倒叙,就因为您刚才说的很多词儿,别说美国人了,很多中国人可能都不明白。没在中国大陆长大的华人,像台湾的华人就更不清楚了。所以您这个故事太多,我都不知道从何问起。我就先这样,我就先想稍微的跟观众朋友说一下,因为您刚才提到在插队之前,去山西插队之前有这么一个缘故,是因为您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您的身份。您的父亲是当时驻重庆的美国大使馆的武官。

韩秀:1943年到1945年。

主持人:1943年到1945年。

韩秀:而且他也是喜马拉雅生命线的负责人。

主持人:喜马拉雅生命线的负责人?喜马拉雅生命线快给我们解释一下。

韩秀:飞虎队经过驼峰,把援华物资从滇缅边境运到陪都重庆,支持中国政府抗击日本军国主义,那条线叫做喜马拉雅生命线,他的主要工作就在那里。

主持人:好,然后您母亲可以说是一个左派的文艺青年。

韩秀:我想就不谈她了,因为谈她,我们的时间就全都浪费掉了,我还是接着说我的这点事儿。

主持人:好的。

朋友告诉医生:你就当她是从奥斯威辛集中营出来的人

韩秀:这就是为什么,我就是说到这,第一是,你上山下乡这件事情本身按照医生的看法,我是根本不必去的,我根本不应该去的,但是我去了。所以我就是说到无论怎么样讲,你回到北京也好,然后是回到美国也好,这个创痛、这个创伤是不会离开我的。因为疼痛这个东西等于如影随形,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状况。从2002年起,我有非常非常严重的颜面神经痛,痛了整整十年,痛到我服的药都是癌症末期病人所服的疼痛药。

到了2012年的时候,我从台北国际书展提前回到华盛顿,我跟我的医生说,我说我实在是痛得受不了了。我的医生说,Teresa我已经再也没有什么药可以救你了,怎么办呢?你这样好不好?你可不可以,你能不能接受手术,开颅手术。我说我什么都接受,只要能够不再那么痛,我就可以。接受开颅手术之后,确实就不那么痛了。但是这个开颅手术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沾黏,神经结和血管的大面积沾黏。

这个医生,就开刀的医生,是极好的一个外科医生,他就问我,他说你在20岁、21岁的时候,你有没有出过车祸?我说我20岁、21岁的时候,我在新疆,我没有车,所以没有车祸。他说那你有没有被撞到?我说我有被撞到,他说是什么东西撞了你的头?我说是枪托。那个时候正是文革武斗高潮,晚上的时候都要开会,在这些批斗会上的时候,我面前站着的那个人就基本上是被活活打死。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受不了了,所以我就准备站起来。我旁边的一个人就说话了,他说哎,他说你是要走啊,你要走我可不给你带板凳啊。那个时候晚上集会都是自己带着板凳去,他这一说不要紧,后边的民兵就听见了,知道我要准备离开会场,抡着步枪就过来,拿那枪托就照我头上就砸下去。我的美国医生问我,他砸你砸了几下啊?我说一下就不行了,就晕过去了,我哪里知道砸了几下。

他说然后呢?我说然后他们就把我拖出去,丢在戈壁滩上。他说那你什么时候恢复知觉?我说那已经是3天以后了,3天以后我是爬回了连队。那个医生就说,他说这就证实了我的推测。我说您的推测是什么?他说你知道不知道美国橄榄球?我说我知道橄榄球。他说这橄榄球运动员会冲撞,头跟头会撞上,撞得很厉害。他说当时没事,但是这些运动员有的过了40年以后,他会发生严重的神经痛,就是这个沾黏。

他说我就从这些橄榄球运动员的情形,我就想到你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撞过,所以才会有这么严重的神经痛。我说,哦,原来是这样。但是我的故事让这位医生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成为一个跟共产主义不共戴天的人。他说这么样一个强壮的身体,这么样一个健全的人,会被折腾到这样一个地步,这个社会、这个制度绝对是有严重问题的。

方菲你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跟人讲到你过去的事情的时候,人家会接受你的看法吗?

我就可以很诚实地告诉你,所有给我看病的医生,他们都受不了这个样的一个状况。我1978年返回美国的时候,我只有95磅重,骨瘦如柴。然后所有的身体检查的数字全都是一塌糊涂,血压不到30、60什么的之类的,还常常地没有脉搏,还常常地没有心跳。

医生说,你上哪儿去了?弄成这个样子。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不会说)什么英文,所以国务院中国科的Sophia,非常好的朋友,她还带着一本大字典,英汉的医学字典。

然后她看了医生实在是没办法了解我的状况,Sophia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她跟医生说,你就这样想,Teresa刚刚从奥斯威辛(集中营)出来,你懂了吗?

主持人:真的,真的。

韩秀:医生说我懂了,他说我懂了,他说我了解,现在我知道我应该怎么样照顾她。你知道这个美国的医生没有见过这种人,就好像我们二战的时候的军人,到了那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时候,看见那些人像骷髅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办呀。因为那都是非正常社会里造成的伤痛,而那些幸存者必定要带着这个伤痛,一直走到他们死亡的那一天。

●新疆9年 邓小平一张纸条 我回到北京

主持人:所以您是在生死边缘走过来的人,但是您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幸运的,因为当时邓小平一张纸条把您弄回了北京,但是许许多多其他人他们永远留在新疆了,是吗?就是当时跟您在一起的那些人。

韩秀:这个是事实,因为有过尼克松跟基辛格的这一段儿,对不对?70年代初的这一段儿。1973年也就有了美国的联络处,在北京,虽然没有大使馆,但是有美联处。邓小平办公室的这个纸条,我并没有看到这全部,我只看见中间那一行。人家把那其他的部分都拿掉以后,就把那一行给我留在那儿了,就是说此人不宜留在新疆,然后要求我3天之内离开新疆。我说好了,我问都不问。

1964年是此生不宜录取,不准我上大学,现在是此人不宜留在新疆,让我回北京。行了,那我就开始我的这个征程,我的这个征程就是我回家的征程。

主持人:您那时候就觉得既然能让您回北京,您就觉得有希望就一定会回美国,是吗?

韩秀:我一定要回来,为什么?因为我没有办法在一个除了谎话,没有半句真话的一个地方继续活下去。我是一个美国公民,中国政府当然是知道的,而且参加华沙谈判,在华沙中国政府跟美国政府派代表团去谈判,那个代表团团长王炳南,他就看见过我的护照,为什么?因为我们是邻居,我们都住在史家胡同。所以你说说看,明明是这样,你为什么在华沙谈判的时候,一再地说在中国的土地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没有一个美国公民,你为什么胡说?对不对?我的存在就是证明他们全部都是谎言。

你知道我那个时候离开新疆回到北京的时候,我身体状况也并不好,但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要揭穿这个谎言。这是为什么我拼尽全力,我一定要到美联处去。我知道公安局的人马上就会到家里来抄家,他们一定会不断地给我找麻烦。但是我一定要让美国政府知道,在中国的土地上还有美国公民存在。

主持人:所以当时因为没有建交,所以没有什么使馆,它叫美联处,就是美国联络办公处,是这意思吗?

韩秀:是,因为1949年之后中美断交之后,一直要到1979年元月才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在尼克松和基辛格访华之后,1973年美国政府在北京建立了一个联络处,我们布什总统还曾经担任联络处的处长。所以怎么讲,就是必须要有这么一个办公室,负责联络事情。可是实际上在那儿的这几年,从1973年一直到1977年,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络。可是1977年的2月份,有这么一个女孩子就居然到了那个门口,手里头拿着在美国出生的出生纸,以及一本不到2岁的时候得到的美国护照。

●服装厂书记帮我要回美国护照和出生证

主持人:我觉得您拿到这个出生纸和护照的这个经历也挺传奇的,虽然看起来好像很自然。

韩秀:那个事情非常有意思,因为什么呢?因为唐山大地震,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北京市的东单的一个服装厂上班了。上班的当天就唐山大地震,唐山大地震那房倒屋塌呀,哎呀那简直是不得了。我们工厂里头的那些工人、师傅都是拖家带口的,都苦得不得了。然后上级发了一些什么木料什么,搭防震棚。我就跟他们说,我家里头就我跟我外婆两个人,我们的房子还够结实,我说我不需要那防震棚木料了,我说这些师傅请你们就拿去用就是了。

我说我也是一个人,我虽然有外婆,我把外婆安顿好了还挺好的,夜里头我也挺放心的,我说我上大夜班,你们就照顾好你们家里人就对了,就大家都苦得不得了。我的情况我讲老实话,我家里人口简单,事情也比较简单,所以我就做大夜班。这个唐山大地震之后,这个工厂里的师傅们对我就好得不得了。说这一段时候就全亏了你这上夜班,我们才能照顾家里人,真是可怕极了,那时候。我们工厂那党支部书记也挺好的,他就问我了,他说你对我们真好,我说这是我应该的,我就是人口简单嘛,我没事儿。他说你为我们做很多事,那我能不能帮你点儿什么忙呢?

我说是这样,文革抄家,就红卫兵拿走了我的一些东西,包括我的出生纸和护照,我说要是能还给我的话那就太好了。他是一个非常……家里是三代的工人。可是文革的时候,因为他是一个小工厂集体工厂的一个负责人,所以他也被批斗,也被什么……所以他特别痛恨那红卫兵。他说红卫兵拿走你的东西了,我说是。他说红卫兵拿走了,这政府没还给你,我说没还给我,他说我去给你问。我应该去问谁?我说你应该去问北京市公安局外事处。他说:哦,行,去。所以他就去了。

他就去了,那个外事处的人还真的接待了他,还真的答应了他。说确实的,这个女孩子的出生纸和护照都是四十年代的东西,没有用了,就还给她,就让她留个纪念好了。我们这书记说:就是,是人家的东西就该还人家。那红卫兵抄家拿走了人家东西,就该还人家。所以北京市公安局外事处的警察就到了我们厂子里,带着那个护照和出生纸,当着我们那个党委书记和我们厂长的这个面儿,就把这东西还给我了,说你留着做个纪念就好了,我说谢谢您,我也谢谢工厂的书记。我说你们真是帮了我的忙,这个东西是个纪念品,对不对?他们说是啊、是啊,说这文革已经过去了,我们就这一笑泯恩仇了,我说对对对,没错、没错,我就拿回来,就这么拿回来了。

主持人:他没有想到这个多么重要。

韩秀:去美联处了,这个北京市公安局可就找我们这个书记的麻烦了。说你知道不知道,她拿了这个护照是要准备闯美联处的。那个书记就说了,别说是美联处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美国护照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怎么知道,我只知道那是人家的一个东西。另外,就是马克思不是说了吗?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他说这个女孩子在我们这儿是工人,就算是她回到美国,她不也就是个工人吗?全世界的工人不是都应该联合起来的吗?我们这书记,你说他这马克思主义学得有多好、多可爱,结果为了这个,就给他办学习班,就整他,这个就不用说了。但是我有了这个护照和出生纸,我很清楚,美国政府绝对不会认为这就是一个纪念品。

●惊心动魄闯北京美国联络处

主持人:所以您就去美联处办新护照了。

韩秀:没那么容易。我不是学服装的吗?我不是在服装厂吗?所以我就做了一条喇叭裤,然后我还做了一件小夹克,那个特瘦特小的那小夹克。然后我本来是梳辫子的头发,我就把辫子松开。穿着小夹克,穿着我的牛仔裤,这个挺宽的这个裤子,喇叭裤,我就到了友谊商店,从友谊商店我就往北走,那面星条旗就是我的目的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那一天是美国总统生日,那一天美联处不上班。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眼睛看着那面星条旗,那面美丽的国旗,我就奔着它去。

所以我先走到那面国旗对面儿的一个大使馆,那是一个非洲的大使馆,我走到那个警卫面前了,那警卫看着我笑,他说您大概走错路了,因为什么,因为那是一个非洲的大使馆,出出进进的工作人员都是黑人,没有我这样的。所以他就看着我笑,我也冲着他笑,我这个笑容还没有收住,我就转身以90度直奔美联处。我跑得很快,穿过了那条小街,直奔着那条白线就冲过去了。

门口那警卫根本就什么都没看见,就忽然冒出了一个人站在那条白线上。他就说,嘿嘿!你干嘛的?我就跟他扬一扬我手里的文件,我说我的护照过期了,我来办手续。他说:你什么人啊?我说我是一个美国人。他就笑了,他说,你才不是美国人。我说:你怎么知道呢?他说:美国人都知道,今天美联处不上班,美国总统生日。

站在那条白线上,看着他,他这个时候可是脑筋清楚了,他就把他的枪端起来对着我。他说你过来说话。我说我不动,我就站在这儿。你知道我那时候想什么?你一枪把我打死,我得倒到白线里边,白线里边就是美国的领土,我一定要把这份护照和这份出生纸丢进去,让美国人知道有美国公民在中国的土地上。我打定了主意,根本没打算活着走。因为这太明显了嘛,我哪里有救啊,对不对?我不能出去,我出去公安局马上就把我逮捕,说我闯外国的驻华机构,那我还有活路吗?我没有活路。我宁可他一枪打死我,我把东西丢进去。我当时只有这个想法。

上帝的眼睛睁开了!这时一个美国外交官,就是美联处的一位外交官,这一天回来拿他的网球拍子去打网球,因为他把网球拍子落到办公室,他忘了。车子一直冲到白线这儿。为什么?他在窗户里头就看见了我手里的那本美国护照是绿色的,那是四十年代的美国护照。现在的美国护照都是蓝色的,对不对?那时候的是绿色,而且是布面的护照。看见了。他就他把车子停住,人就一直冲到我面前,他说我可不可以看你的文件?我说当然,我就把东西递给他。他也站在白线上,他也随时准备冲进去,因为他绝对不能把这个文件留在外边,所以他看了护照。

他正好是Wardlaw (万乐山),他是一个资深的领事官,非常熟悉领事法。所以他看了以后他就跟我说,他说你可不可以站在这儿不动,我说我可以。他说我进去找人,我说好。他就冲进去。1分钟之后,滕祖龙出来了,就穿一个毛衣。二月的北京那大风多冷,嘴上还叼着烟斗,然后这个Wardlaw就搬出来了那个美国的领事法,就抱在怀里。这两位就跟我一块儿站在白线上。然后滕祖龙说,我可不可以看你的文件?我说当然可以,我就交给他,我根本都不打算拿回来。

然后这两个人就开始跟这个警卫做商量,这警卫这个时候把枪放下来了,满头的汗,二月。然后这两个人就说了,说她是一个美国公民,她得进去跟我们办一点儿手续,你觉得怎么样?他说我得请示领导。滕祖龙跟那个Wardlaw说没问题,你请示领导,我们站在这儿等。他就打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各国使馆的门口开始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看,说这个美联处向来什么事儿都没有,今天可热闹了。今天这看起来有意思了呢,所以就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人,那个警卫就这汗如雨下呀,这不得了。

还好,10分钟不到,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叮铃叮铃的来了。怎么回事?就问。这滕祖龙跟Wardlaw就说,这就是她一个美国公民,这个是护照过期,我得进去办一点手续,可以吧?那个人挺有水平的,那个人说根据《上海公报》的精神,我们不阻拦美国公民进入美联处。这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她就是美国公民,那绝对没有问题。他说那好,那请便。我就跟他们进去了。跟他们进去了,那个时候的美联储的处长是盖茨先生,盖茨先生那一天虽然是假日,他可是在办公室的。

主持人:哎呀!都在。

韩秀:他在,而且这个联络处的副处长丁大卫先生,也在。为什么他们都在办公室?因为他们要用这个周末、这个假日跟美国的亲友通电话,只有联络处的电话他们能够打而不被窃听,所以都在那儿。

然后非常非常有意思的是,让我非常惊讶的就是滕祖龙就在那个时候打电话回美国国务院,报告了我的出生纸号码,报告了这个护照的号码,请国务院查核。你知道他们用了几分钟?6分钟,美国国务院在6分钟之内确定我是生在曼哈顿的美国公民,6分钟。然后他们就告诉我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实,美联处不是大使馆,所以他们不能在当时就给我一本有效的美国护照。我得等1个月以后回到美联处去领取我的新的美国护照。

丁大卫先生问我,你能不能记得5个电话号码?他说因为你出去以后,你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公安局没收,我们给你的所有的电话号码、名片、什么东西你都留不住,你能不能记住5个电话号码?我说能,没问题!别说5个、50个、500个都不是问题,我什么都记得住。你就让我看一下,我就记住了。好,他说你1个月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跟我们联络。他说我们一定要帮你回家。不管是你活着,还是他们把你干掉了,我们也要把尸体领回家。

●和中共公安斗智斗勇 终于拿到护照

主持人:我这里插一句,韩秀女士。为什么美联处当时它不能有别的办法?比如说这个护照我帮你更新了,他想办法弄到给你呢?就是因为在那种环境下……

韩秀:它不是大使馆,他没有办法,他手里没有任何一本新的美国护照。

主持人:对,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说,当他拿到了你的新的美国护照之后,他有没有任何渠道、或者关系、或者人,能够把这个护照交到你的手中,而不是让你去再回到他们那个地方。

韩秀: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那一段时间里头,从我的工厂一直到我的家,从我的家到美联处,这一路上全是警察、便衣,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那是没有办法。我得自己想辄。现在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办法,现在的人有电脑、有手机、有各种办法,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那个是1977年到现在,那已经是差不多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对不对?so(所以)之后就不用谈了,就是公安局的提审,我的体重就是一天一天的掉下来,没有什么话说,详情细节就不用讲了。

到了1个月的那一天,我照样上班,我的工厂的门口、我的车间的门口有警察,工厂的门口有警察。我们这个史家胡同56号的大门外头有警察,哪儿哪儿都有,我上班的这路上是五步一岗。我就一直穿过他们那个线,警察、便衣组成的线,到工厂我照样上班,那一天我什么事儿都没干。但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试着打电话,我打遍了……我那一天没有去,他们就基本上放心了,基本上就觉得我这就大概就差不多,被他们整的也差不多了,大概我就拉倒了,所以他们就不那么看着我。我就想着打电话,到处打电话。打不通的。市区内的任何电话都打不进美联处,一点辙都没有,我焦头烂额。

那个时候我外婆已经知道我去过美联处了。公安局也找她,说你这个外孙女在学校里头是个好学生,到了人民公社是个好社员,到了新疆也还算不错,说她为了什么要奔这个美联处去,她为了什么要放弃社会主义,奔这个资本主义去?她到底是着了什么魔?她的背后一定有一双黑手,你知道不知道这双黑手是谁呀?我外婆说那当然就是我了。

警察心里话说:您怎么会呢?她(外婆)说你也说这个女孩子是个好孩子,你也说她是好学生、好工人、好农民。她在这儿有什么前途吗?她在那服装厂里跟其他的师傅一样把眼睛熬瞎,她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换了是你家的孩子,你让不让她走啊?我让她走!我这么老了,对不对?我这70多岁的人了,我在乎什么呢?让这个孩子走,让这孩子走,她回到她自己的地方,她好歹她还能有点儿希望,所以我赞成她走呀!说你要是想知道这背后的黑手,这黑手就在这儿呢。警察没辙了,警察就回家了。

我外婆就跟我说,你这样子不行,你这样子你很快就被他们拖垮、拖死。咱们得吃好一点儿,你去西单,去买一只烧鸡回来,咱们好好的吃一顿饭,你好好的喘一口气。我说:好嘞,听外婆的,我去了西单。从东城跑到西单。烧鸡这东西要排队,我就挺乖的排那队呢。可是我就瞄见他们那厨房的墙上有一个电话,是日本时候的电话。我就心里想,这日本人挂摆的这电话,这东西是已经是老古董了,没准这电话成。我就走过去,“四分”!那工作人员跟我说,让我交四分钱,我赶紧给人家四分。我说四分、四分。我说我得跟我外婆说一声,这排队排老长的,老太太等,他说没关系,交钱了就行了,你打吧。我就打电话了,电话就直接的到了滕祖龙的桌子上。

我跟他说明天早晨不到8点钟,我一定到。第二天早晨4点,警察还没上班呢,我出去了。我坐这个长途公共汽车,直达密云。我从密云有一班车,直达美联处北边的日坛医院,中间不停车,警察上不来。所以我4点钟到密云,从密云再返回,就同一个车站打另外一辆车到日坛医院。那时候我梳了小辫儿,穿的是普通中国老百姓的衣裳,混在一群病人里头就向这个美联处接近。远远儿的我就看见滕祖龙站在门口,手里头握着我的那本护照。看见我了他就叫,说嘿,就是你,赶紧来,你手续都弄好了。我跟着他就走进去了。那警察根本还没反应过来,我人已经在里边了。滕祖龙跟我说,赶快签字,签了字今天我就上外交部去为你争取回国,因为你现在是有效护照在手上。他说,没错,我们会给你这本护照你带回家,公安局还是会没收,一切的一切都会发生。但是还是那句老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跟中国政府闹定了。就这样,我被公安局不断的提审,当天公安局的人就来了,上了房顶,呵,哎呦,那如临大敌。

主持人:可以拍成电影啊,简直是。可以拍成电影啊!

韩秀:所以我也就走进他们审问的什么那个屋子,这中间放一个凳子,让你坐那凳子上。我有经验呀,我在新疆被人家后脑勺上打过,所以我就把那凳子一直挪到墙边,我顶着那墙,你就别想从后边袭击。我是准备跟他们玩命的。

主持人:您这是斗智、斗勇,真的太厉害了!

韩秀:哎呀!就我一个人,我没有跟任何人商量,我事前没有告诉我外婆,就算是我外婆已经知道我去过一次,她也不知道我第二天去。我不能连累老人家,我也不能让老人家伤心。但是外婆说得很清楚,她说你走这条路是对的,你就走下去。发生什么事情在我身上,你都不要在意,她说你好好的去迎接你的未来。就是这样。

●美中建交的大气候下 我成为返回美国第一人

主持人:所以之后我们那个细节就暂时不提了,但是就是说拿到了真正的护照之后,最终中国政府、中共就让步了,然后……

韩秀:没有,8个月,等了足足的8个月。8个月之后就是我们的国务卿访问中国开了一个名单,这个名单上头有几个是有亲友在美国的,知道他们的亲人可能流落在中国的,提出来的。这个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是我,因为他们确确实实的知道有这么一个美国公民在那儿。但是国务卿提出来的这个第一个条件就是,你们如果想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先把我们的人还给我们。

所以我熬了八个月,然后终于得到中国政府的许可,跨过罗湖桥进入香港。在香港就事情开始顺利了,就飞回美国。飞回美国我踏进美国国务院,因为我没有亲人,我什么人都没有在美国。我父亲在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就什么都没有,因为这个香港总领事就跟我讲,你到国务院到中国科,就一切一切就从那里开始。我说没问题,就所以就到了中国科。

就当天卡特总统就指示美国国务院,说向中国政府提出这个严正的这个,你说是警告也好,你说是严正的要求也好,什么都可以。现在一个Teresa已经站在华盛顿,已经站在国务院的中国科,你们给我们把所有的被迫滞留于中国的美国公民给我们交出来。三年之内陆陆续续回来三百多人。

主持人:您这个是第一个啊?

韩秀:第一个,1949年以后被迫滞留于中国领土上的美国公民,回到美国的第一个人。

主持人:而且您是无亲无故,就是靠自己。

韩秀:无亲无故,没有人能帮助我。我到中国科这个国防部的官员就把我父亲的情况告诉我,他在十年以前已经去世了,所以我……可是美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呀。你只要努力,你只要肯做,你没有不成功的道理,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所以您回美国的时候是1978年嘛,那个时候是美中建交的前一年,然后您是1990年出版《折射》这本书的,中间过去了12年。那您是什么时候动念要把中国的经历写成书,还是说您一直都在想这么做?△

《方菲访谈》制作组提供

(原题为《【方菲访谈】专访韩秀(一、二):惊心动魄闯北京美联处》)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2/8/18/74762.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惊心动魄!拿命闯北京美联处第一人(一)(图)
 
 
少一点心眼好(图)
 
 
柚子皮制作天然清洁剂 去污又除臭(图)
 
 
湖北教师烧烤摊猥亵女子 当局通报惹议(图)
 
 
丁香园系列遭禁言 言论空间恐再收缩(图)
 
 
无视美印关切 中共军事测量船停靠斯里兰卡(图)
 
 
她在欧洲能读到我的思维(图)
 
 
四川突发山洪 洪流中父子紧抱视频曝光(图)
 
 
 
关注唐山事件 媒体人毛慧斌被逮捕(图)
 
 
善心义行 天赐贵子(图)
 
 
美第七舰队司令:必须对抗中共台海射导弹(图)
 
 
視頻:川普被逼做出这个决定(图/3视频)
 
 
4岁女下体痛检查异常 母求真相遭打压(图)
 
 
官员廉洁爱民 盗贼不忍侵犯(图)
 
 
女孩善举让垃圾清理义工"热泪盈眶"(图)
 
 
冲破中共阻力 韩国重返美日反导演习(图)
 
 
 
 
"哑巴"表哥的奇缘让我泪流满面(图)
 
 
首度参加印太联合军演 德国出动主力战机"欧洲台风" (图)
 
 
清正为民 受人尊敬的王相(图)
 
 
感人视频 3岁幼儿设法安抚妈妈不要哭(图)
 
 
女婴脖子长出羽毛 医生的解释匪夷所思(图)
 
 
如何让病人长期留下来 医院培训引谴责(图)
 
 
南宋官场奇闻 毒人性命现世报应(图)
 
 
高智晟律师失踪5年 人权组织吁关注(图)
 
 
川普总统为何被抄家 保险箱被撬开(多图)
 
 
美工卡续期申请 提交后自动延长540天(图)
 
 
深圳烂尾楼业主维权 遭特警镇压(图)
 
 
失聪狗与听障教授的"完美搭配" (图)
 
 
川普被抄家后的演讲:绝不屈服 绝不放弃(图/2视频)
 
 
中东欧看清与中共交易多无益 合作走向终结(图)
 
 
淫乱秽行 天降灾祸(图)
 
 
应对粮食短缺和通胀 美国夫妇自建生态农场(图)
 
 
 
 
新闻简述(图)
 
 
林野因出身被杀 龚楚因心软逃离中共(图)
 
 
新宅变鬼屋有玄机(图)
 
 
江西男子持刀幼儿园行凶 至少3死6伤(图)
 
 
为维稳翻旧案 安徽当局刑拘在京访民(图)
 
 
日本内阁、执政党改组 岸田盼助党政协调(图)
 
 
俄罗斯高僧圆寂80年肉身不腐 皮肤如活人(图)
 
 
历史的先声─中共72年多前的承诺(24) (图)
 
 
98岁老人被强打疫苗去世 不打不让探视(图)
 
 
律师李和平又被逼迁 面临第八次搬家(图)
 
 
美国男婴患罕见疾病 却给众人带来欢乐(图)
 
 
贪官怕揭(图)
 
 
中共军演惹众怒 25国议员联合声明强烈谴责(图)
 
 
方菲专访章天亮(下):中国历史不是农民起义史(图/视频)
 
 
美日连手研发量子计算机 日本实现重大突破(图)
 
 
男花千万元上海买房 甲醛等超标致病(图)
 
 
"干净世界"8月8日正式推出英文平台(图)
 
 
视频:川普住宅被搜查 (图/6视频)
 
 
印度抗议下 斯里兰卡要求中共推迟军舰到访(图)
 
 
寻找救世圣人 西藏古寺蕴涵的天机(图)
 
 
如何清理碎玻璃 面包和马铃薯都很好用(图)
 
 
方菲专访章天亮(上):什么是维系中华文明的力量?(图/视频)
 
 
美参院通过法案 批准税收和气候一揽子计划(图)
 
 
河北保险存款爆雷 涉村民数亿血汗钱(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