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
 
 
 
 
 

 
 
2010年12月2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毛岸英之死是遲早的事(多圖)
 
蕭良量
 

毛活著時朝鮮根本不搭理毛岸英墳墓。
【人民報消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這是咱中國人的一句老話,流傳至今是非常有道理的。

因為違反規定,毛太子岸英做蛋炒飯而被美軍的汽油彈炸焦。從他的戰友那裏可以得知,這不是偶然的,在這之前已經有幾次驚險的「蛋炒飯」,都讓他幸運的躲過去了,但事不過「三」,1950年11月25日的這碗「蛋炒飯」終於成為最後一碗。也就是說,沒有這碗「蛋炒飯」,也得有那碗「蛋炒飯」,一次不死、二次不死,有意嘬死的毛太子,不可能總那麼幸運,所以死是遲早的事。

彭總都不能例外的規矩毛太子偏例外

當時,根據美機轟炸的具體情況,1950年11月中旬志願軍總部做出相應的兩條軍規:一是拂曉後一律不准升煙;二是拂曉前就必須吃完早飯並進入防空洞;三是都要在拂曉前做好早飯午飯,燒好開水,天亮後白晝不准冒煙;四是白天人員都離開住的房屋到貓耳洞去工作。

彭德懷的秘書楊鳳安在電視臺做訪談時指出,志願軍司令部的規定是凌晨四點以前就得吃完飯進洞,毛岸英八九點鐘才跑出來做飯、吃飯。張樹德在《毛澤東與彭德懷》裏也有類似記載,武立金的《毛岸英在朝鮮戰場》記載說,毛岸英入朝不過一個月,他「睡懶覺」的毛病就已經相當嚴重了,而且造成和死神擦肩而過的驚險場面。
  
這段是這樣記載的:最後張養吾給每一位黨員都提出了希望,給毛岸英的臨別贈言是:「要按時起床、按時就餐、按時防空。」成普接著張養吾的話說:「對了,有一次毛岸英起床晚了,我們等他去吃早飯,沒想到剛端起飯碗飛機就來了,我們四個人被堵在屋子裏,只好一個人蹲在一個牆角落,像塊奠基石。」

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楊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憶錄《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裏──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中寫道:解參謀長同意我的意見,(11月23日)他即召開機關各部門領導幹部會議,重申防空紀律,嚴格要求明早拂曉前,吃完飯都一律要進入防空洞),連彭德懷本人都不例外。

此規定宣布兩天後,11月25日,偏要搞特殊化的毛岸英沒有受到美軍的個案處理而被炸死。

我爸是毛澤東
  
毛岸英隨彭德懷入朝後,耍太子脾氣,無人敢管。

毛的外孫、李敏的兒子孔繼寧的「第一個饅頭和五個饅頭」論中說,中共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這種程度,是因為有他外公的第一個饅頭墊底。確實,今天橫行霸道的「太子黨」從1950年毛太子起就開始了。

楊迪在回憶錄中有一段記載是這樣寫的:

會議中也發生了我想不到、也不可能想到的奇異插曲(可能也出乎參加會議的領導同志意料之外),就是正當彭總向梁興初軍長生氣、批評梁後,與會領導同志都處在沉靜嚴肅的氣氛中時,隨彭總來的那位年輕俄文翻譯(我看他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二十七八歲)卻毫不膽怯地站起來,指著掛在牆上的地圖說起來了。彭總坐著一句話也不說,既不制止他講話,也不批評他,志司幾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軍軍長低著頭也不吭聲。那位年輕的翻譯,並不懂軍事,我沒有聽明白他在講什麼,他說了一二分鐘後,看沒有人理會他,也就不說了。當時我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年輕翻譯會在志司黨委召開的作戰會議上,而且是在彭總生氣的嚴肅氣氛中,敢於隨便說話呢?還沒有人制止他、批評他?真怪!會議開完後,我對丁甘如處長說:「這個小翻譯膽子真大,敢在彭總生氣時,還在那兒說三道四。看來他還不懂黨內和軍內的規矩,這樣重要的高級會議,哪有他講話、發言的資格。他是誰?他是什麼人?」丁甘如同志說: 「老楊,你就不要問,也不要打聽了,我不會告訴你,其他的同志也不會告訴你的,以後時間長了,你慢慢就會知道的。」

對軍事一竅不通的毛岸英不但仗著他爸是毛澤東,對彭德懷在內的高級指揮官指手劃腳,而且根本不遵守作息時間,想睡就睡,想吃飯就吃飯,想幹麼就幹麼,連毛也不得不承認無法無天的兒子寫來的報告越來越差。

沒上過前線的毛岸英謊稱參加過衛國戰爭


毛想讓長子毛岸英繼承毛王朝。
武立金在《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中寫道:10月5日,中央決定了派兵援朝之後,毛澤東對衛士小李說:「我想把岸英交給彭德懷,一起去朝鮮打仗,你看好嗎?」毛又說「跟彭德懷同志在一起,學些軍事知識,對他的將來會很有用的」。

第一次戰役之後,毛岸英與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有一次對話:

「梁軍長,你那裏要人不?我到你們軍去行不行?」

「你想幹什麼?把你安排到作戰科行不行?」這是軍長對一位小俄文翻譯的回話。

「要是還在機關工作我還到你那兒幹什麼?在志司作戰室不是一樣嘛!」毛岸英不以為然地說。

「那你想……」梁興初不解地問。

「我想下基層!毛岸英像他父親那樣把手一揮,「從營長幹起,你給我一個營怎麼樣?」

梁興初為之一驚,嚇的差點沒癱瘓,彭總都管不了的太子,到自己軍裏來玩兒一個營戰士的命,那自己真得摸摸腦袋,看還能在脖梗子上待多久。他只好支支吾吾的說:「那好,那好……」

「你答應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什麼時候去報到!」毛岸英認真了起來。

「我是求之不得,只怕彭總不放你走,下面危險大喲!」梁打太極拳說。

「你去和彭總講一講嘛!就說我有打仗的經驗,我在蘇聯打過仗,參加過衛國戰爭。」

「和彭總講,那我可不敢……說梁興初你怎麼挖我的牆角?那我可吃罪不起。」

「嗨,你們怎麼都怕彭老頭?」毛岸英露出「我爸是毛澤東」的氣魄,一捋袖子,「好吧,我去找他談。」

毛太子在蘇聯究竟打沒打過仗呢?

2008年中共《國際先驅導報》的報導《俄解密檔案披露毛岸英二戰歲月》寫道:布展工作負責人、歷史學副博士斯韋特蘭娜.科爾涅耶娃說:「見習生的身分意味著毛岸英沒有參與戰鬥,而是在戰地觀摩。」同時,她指出,毛岸英檔案中「國籍」 一欄註明「無國籍」。「按規定,蘇聯紅軍是絕不招收無國籍人員的。」

當時,中華民國是聯合國成員國,毛澤東還當面高呼「蔣委員長萬歲」,而毛岸英竟狂妄到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

報導還說,「記者此前採訪了與毛岸英關係不錯的伊萬諾沃國際兒童院同學陳祖濤。陳祖濤說,毛岸英曾表示,因為自己在二戰期間要上前線的請求沒有得到滿足,因此不想錯過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機會。」

原來毛太子根本沒有打仗經驗,想拿一個營的人命練練手兒!

毛太子嘬死

毛太子生命中的最後一天:1950年11月25日

楊鳳安在他和軍科院軍史研究院王天成合著的《北緯三十八度線── 彭德懷與朝鮮戰爭》中寫道毛岸英的死:「這時毛岸英和高瑞欣參謀因昨晚睡覺晚了,早飯未來得及吃,他倆正在圍著火爐熱飯吃。」

時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的楊迪將軍當時有一個職責,就是檢查防空情況,所以他在回憶錄中的描寫毛岸英的死前情況比別人更詳細。當時因為毛岸英的身分只對軍隊的高層公開,所以這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並不知道不遵守紀律而被炸死的是毛澤東的兒子。楊迪寫道:

在我路過彭總辦公室時(大致是上午10點到11點左右),看到煙筒冒煙,立即跑進裏面去看看,房裏還有三個人正在用雞蛋炒米飯吃。這些雞蛋是前一天黃昏,我看到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派到志願軍任副政治委員的樸一禹次帥(朝鮮金日成是元帥,下有三位次帥)給彭總送來一小筐雞蛋(約10多個)。這在當時的朝鮮是極難得的,當時彭總已吃過晚飯,還沒來得及吃。三人中我只認識成普同志,那兩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總的俄文翻譯,一位是才從西北調來的參謀,他們的姓名我不知道。我問成普:「老成,你們怎麼敢用送給彭總的雞蛋炒飯吃呢?趕快把火弄滅。」成普說:「我怎麼敢呀,是那位翻譯同志在炒飯。」我不高興地說:「你要他趕快不要炒飯了,快將火撲滅,趕快離開房子,躲進防空洞去。」成普說:「我們馬上就走。」說完,我就向鄧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拂曉後,敵人的飛機編隊飛臨大榆洞上空,也不繞圈子就投彈,第一顆凝固汽油彈正投中彭總那間辦公室,敵機群先將凝固汽油彈和炸彈投下後,繞過圈來就是俯衝掃射,然後就飛走了。

我迅速跑出來看看敵機轟炸情況,一眼就看到彭總辦公室方向正有大火冒煙,迅速跑去,彭總辦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滿臉黑乎乎地跑出來,棉衣也著了火,我要他趕快把棉衣棉褲都脫了,躺在地下打滾,將火滾滅(凝固汽油彈在當時是美空軍的一種新式炸彈,用水撲滅不了)。


1967年彭德懷被打斷肋骨!
我問成普:「你是怎麼跑出來的?」成普說:「聽到飛機投彈聲,就從你讓我打開的窗戶門跳出來的。」

我急著問:「那兩位同志呢?」成普說:「他們往床底下躲,沒有出來。」

我著急地大聲說:「他們怎麼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彈燒焦了。」……
  
後來,人們從被燒焦的屍體的腰間,發現了斯大林所贈的德制手槍和手腕上戴的那隻蘇聯產的手錶,確認了這具屍體是毛岸英。

文革中,彭德懷元帥被批鬥整整八年,1967年已近七旬的彭帥,被打翻在地七次,額頭打破,肋骨打斷,慘不忍睹,1974年11月29日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比毛澤東早死一年多。毛聽說彭帥死,很開心。△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12/23/53802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毛岸英之死是遲早的事(多圖)
 
 
半笑話:姜文的理性反饋(圖)
 
 
“讓子彈飛”到底涉及了什麼敏感話題(圖)
 
 
3歲妞兒堅強 黨更堅強(多圖)
 
 
美小提琴家可以“看到”自己走過的25年(圖)
 
 
?!中共為啥“拍賣”釣魚島歸屬鐵證
 
 
十萬火急時…不是金無賴主動熄火兒(多圖)
 
 
中共敢出這消息的原因(圖)
 
 
 
順口溜:和諧社會部份特色
 
 
新華網出這新聞…馬英九懸了(圖)
 
 
包括姚明 幾位奧運倒霉蛋兒(多圖)
 
 
祖父的天使(圖)
 
 
從“少林第一武僧”敗北看美日韓軍演(圖)
 
 
中共最慘 馬克思的兒孫都是騾子
 
 
10年交情 連戰女兒為何被騙數億新臺幣(圖)
 
 
恐怖!神探李昌鈺被薄熙來忽悠暈了(多圖)
 
 
 
 
中共官場“風行”貪官殺死情婦(多圖)
 
 
聽聽武功高手怎麼說
 
 
“祖國母親”也成敏感詞 “防和諧”軟件熱傳(圖)
 
 
大逃港:我死後 連骨灰都不要吹回大陸去(組圖)
 
 
亂套了!中央批准新華社開金融公司(圖)
 
 
李長春,你也能提供這種解密圖麼(圖)
 
 
這道“紅線”為何中南海守不住?
 
 
誰讓我爸不是李剛呢
 
 
冷看海外那群奇怪的中國人
 
 
誰能回答我這兩大疑問(多圖)
 
 
諾和平獎明確告訴愛國者:我變質了
 
 
少林武僧被美國特警“秒殺”事出有因
 
 
解密時代(圖)
 
 
德國清算共產黨罪行驚心動魄(圖)
 
 
“黃禍”的預言越來越靠譜(多圖)
 
 
曾慶紅想跑!(多圖)
 
 
 
 
白領下訪記:糧民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圖)
 
 
鄧亞萍稱人民日報62年無假新聞 輿論嘩然(圖)
 
 
一位大陸學者的良心
 
 
維基解密震撼中共政局(圖)
 
 
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簡寫版)
 
 
“少林第一武僧”為何不敵美國人一記擺拳?(圖)
 
 
從孔子和平獎鬧劇看中共智商(圖)
 
 
廣東時代週報13日版觸怒中宣部(圖)
 
 
十大超人類能力 老毛占一樣(多圖)
 
 
絕頂詼諧小段子: 廣州危險了
 
 
“柴油荒”劍指誰的軟當?(圖)
 
 
奢望幸福
 
 
快速消失的村莊(圖)
 
 
戴秉國急赴平壤 中朝兩黨一起發病(多圖)
 
 
明年春晚最可能看到的老臉(多圖)
 
 
中共的意識形態來自魔教
 
 
網上再掀造句狂潮 “搶筆省長”又晉升(圖)
 
 
公安部高官被判刑 大陸網友關注(圖)
 
 
一場突然而至的10級強風成了維基解密(圖)
 
 
中華民國教育部這個舉動非同小可(圖)
 
 
全面抗衰!武漢美女水中舒廣袖曼起舞(多圖)
 
 
毛岸英之死是因為“他爸是李剛”
 
 
一語讓毛澤東數日睡不好覺的人(圖)
 
 
從逼尼姑嫁人到押主教開會(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