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2016年12月1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还回聂树斌清白 黑箱并没有揭开(多图)
——专题︰聂树斌冤案艰难平反
 
石元裕
 



聂树斌母亲说︰冤案平反,但儿子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得知找到真凶,儿子可以洗清沉冤,母亲哭的撕心裂肺。



王书金承认自己是真凶,差点被司法机关灭口。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石元裕综合报导)2016年12月2日新华社以《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为题,结束了这个发现真凶11年之后的冤案。看到这个报导,发现仅仅还回了聂树斌的清白,但众多谜团依然无解。也就是这个冤案为什么平反会如此艰难。

◎冤案回顾

1994年8月10日上午,康菊花父亲康孟东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失踪。同日下午,康孟东和康菊花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被杂草掩埋的康菊花连衣裙和内裤。8月11日11时30分许,康菊花尸体在孔寨村西玉米地里被发现。

江泽民当政时期要求限期破案,造成了无数冤假错案,聂树斌就是其中的一例。在完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利用假证人和刑讯逼供,强迫聂树斌承认康菊花系被其强奸杀害。

2005年1月17日,另案被告人王书金自认系聂树斌案真凶。此事经媒体报导后,引发社会关注。自2007年5月起,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父亲聂学生、姐姐聂淑惠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多个部门提出申诉,要求改判无罪。结果律师被逼出家,真凶险被灭口。

经过了曲折的较量,2014年12月4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本案。山东省高级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最高法院同意山东省高级法院意见,于2016年6月6日决定提审该案。6月20日,最高法院决定该案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

「没有悬疑了。聂树斌案的平反,指日可待。」6月14日,聂树斌案首位报导者、《大河报》原常务副总编、前《河南商报》顾问马云龙这样对记者解读聂树斌案再审决定书。

财新网报导说,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决定重审聂案,并于6月8日向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送达再审决定书。

负责复查此案的山东高院表示,聂案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对山东高院上述意见,马云龙并不感到意外,只觉苦等太久。

从2005年聂树斌案被揭露至今,已经过去了11年。马云龙告诉记者,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聂母张焕枝「到处奔波,到处碰壁」,在最艰难的时刻甚至想过放弃。

6月14日,在聂树斌位于石家庄西郊的家中,马云龙对财新记者讲述了聂树斌案11年艰难平反中,几次重大转折和突破。

◎转瞬即逝的曙光

2005年3月,马云龙的报导发出后,全国几百家报纸转载。

起初,似乎出现了一线曙光。

马云龙说,聂树斌案首次见报后,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刘金国很快召开了公检法三家联席会议,确立了三条工作方针︰第一,要成立一个聂树斌案项目组,一个王书金案专案组。第二,为了保障项目组的正常工作,当场批了15万元经费给这两个项目组。第三,尽快完成调查,争取一个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报告。

马云龙本以为,这意味着聂树斌案将很快平反,结果11年后才平反,而那些坚决阻挡平反的恶势力,至今还没有绳之以法。

马云龙说,没想到的是,承诺一个月拿出结果的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金国,一星期后被调离这个岗位。刘金国的公开简历显示,2005年3月,他转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这说明调动他的人职务很高。

在马云龙看来,当年刘金国关于聂案的处理是明智而斩钉截铁的。他一直在追问,「是谁让刘金国调走的?」马云龙说,这是在聂树斌案变化过程中,「到现在还没有解开的迷」。也就是说,调走刘金国的高级领导人现在还没有落马。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十年过去了,聂家还是没有等到当初许诺的调查结果。不仅如此,当张焕枝开始申诉的时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两年苦等判决书

在忍受了十年的屈辱和难以言说的痛苦后,张焕枝终于看到了为儿子平反的希望。村民抢着看《一案两凶 谁是真凶》的报导,纷纷替他们眼中乖顺的聂树斌喊冤。

张焕枝开始申诉,但从2005年2007年,河北高院一直不接受张焕枝的申诉状,理由是缺少判决书。

根据马云龙和张焕枝的说法,河北高院说,没有判决书就是不受理,这是规定。张焕枝回忆她那两年的艰难,说︰「1995年枪毙我儿子的时候,法院没有给我判决书。」河北高院回她说︰「那个我不管。反正妳没有,我就是不受理。」

两年间,张焕枝往返于石家庄中院、河北高院和最高法院,要求补发判决书,但得到的回复都是︰「当年不给妳判决书,是因为当时没有规定要给死刑犯的家属判决书。现在我们也不会给妳补发。」

这个死结的突破在于张焕枝的代理律师李树亭的坚持。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他通过多方查询,得知被害人父亲康老汉手中留有一份当年的判决书。但当他和聂母登门拜访时,遭到了强烈的拒绝,康老汉视聂家为仇人,老死不相往来。

李树亭慢慢接触了康老汉三个多月,并帮他处理了一些法律纠纷。取得了康老汉的信任后,李树亭终于看到了当年的判决书。

「我一口气复印了二十多份」,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其实没有必要复印那么多份,我就是觉得来得太不容易了。」

2007年7月,拿到判决书后,张焕枝直接前往北京最高法院。对方见到她说︰「妳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没有判决书妳不来了吗?」张焕枝说︰「有了!」最高法院很吃惊。

于是,他们接受了张焕枝的申诉。

2007年11月,最高法院把张焕枝叫去,给了她一个函,对她说︰「拿着回去吧,受理了以后,我们发回给河北高院了。你们去找河北高院联系吧。」

张焕枝找到河北高院,对方说︰「知道了,放这吧。」

◎七年沉寂

从2007年底接受张焕枝申诉,一直到2014年12月,又过了七年,河北高院对聂案的复查,纹丝未动。

张焕枝曾经一个月跑几十次法院,却得不到任何消息。

「什么努力都做了,但还是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最令人痛苦。」聂案代理律师李树亭告诉财新记者。

几近绝望的李树亭曾经剃度出家,希望缓解内心的苦闷压抑。

在案子一点儿也动不了的时间,张焕枝脑中也想过放弃。「该做的都做了,得不到公正的答复。但是心里不愿放弃,就为了给我儿子平反。」

在看不到一点星光的时候,马云龙能做的就是劝张焕枝坚持。他最常告诉张焕枝的就是︰「大姐啊,坚持下去!只有坚持下去一条路。妳不要有任何顾虑了。现在咱们已经到了最坏的情况了。不仅儿子被杀了,冤枉还没人管。妳只要坚持下去,还能坏到哪去?他们总不会把妳儿子从坟墓里拉出来再枪毙一次?因为妳替妳儿子伸冤,他总不敢把妳也枪毙了?」

谈及聂案迟迟不动背后的阻力,马云龙告诉财新记者,「起码是河北省,背后还有什么力量不清楚。」马云龙说,河北省的公检法,包括河北高院,一直在拒绝复查聂案。

「我觉得这些都该在追责的时候一笔一笔讲清楚。」马云龙说,「当时谁阻碍这个案子的复查?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和「张越们」面对面

在马云龙看来,聂案平反11年中,最危险的一次经历,发生在2013年。

马云龙告诉财新记者,河北公检法虽然一直回避聂案,但并非铁板一块。2013年6月,马云龙从公安系统关注聂案的人处得知,河北省不但不打算给聂案平反,反而将对王书金案进行二审,有河北工作组劝王书金翻供,否认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

「他们要杀王书金。」马云龙担心,这将导致聂案平反无望。

马云龙告诉财新记者,这是「我们这个小团队,现在说穿了,就是和张越们,一次面对面的斗争。」

马云龙获悉,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张越,下决心把聂树斌最重要的证人王书金杀掉。二审之前,他仓促把王书金提到一个有关部门位于河北的秘密关押地方,对他施加压力和酷刑。

「不是用酷刑逼着王书金认罪,而是逼着王书金把已经认的罪否定掉。打他,让他翻供。」马云龙说,在二审前不久,甚至由河北政法委举行了模拟审判,让王书金把经过酷刑后编排的假话说出来。

「这是在张越领导下的河北政法委干的一件大事。」马云龙说。得到这个消息后,他又气愤又紧张。在二审开庭前,马云龙紧急写了一篇博客文章,透露说《一场惊天丑剧就要上演,真凶王书金将全面翻供》,并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他写道︰「据来源可靠的内部消息说,王书金将在24日的法庭上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八年来的供述,不再承认他是当年康菊花被害案的凶手。这样一来,八年来被舆论关注的中国当代冤案的代表聂树斌案就失去了翻案的充分理由了。这个即将出现的局面是河北省政法机构精心策划和实施的阴谋的结果。」

马云龙认为,这篇文章产生了影响。最终,王书金没有翻供。有人指责马云龙的文章胡说八道,他解释说,自己的这种做法类似排球比赛中的封网动作,以防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2013年6月25日,在王书金案的二审庭审中,虽然没有翻供,却出现了律师口中的中国刑事审判「奇观」。控方拚命辩称当事人并非真凶,而被告律师极力证明自己的当事人就是真凶。

面对检察机关并未指控的罪行,被告人王书金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是自己所为,并为此上诉。

「王书金罪不可赦。但在聂树斌这件案子上,王书金够爷们儿。」马云龙说。

「张越在这件事件打了败仗。」马云龙说他们顶过了压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最严酷的斗争 河北反扑

在马云龙看来,最严酷的斗争,是在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经过半年的调查,召开关于聂树斌案的听证会。

听证会由山东高院主持,聂树斌的家属和律师坐一方,河北省的公检法坐另一方。

马云龙介绍,在这个会上,河北公检法的人员始终没有露名字。他们拿着预先制作好的关于聂树斌的片子,认为聂案证据确凿,无可争议,不应该翻案的,其态度非常明朗。

「这可以说是河北的某种力量,为了阻止聂树斌案翻案,做的最后一次反扑。」马云龙说,「多少年没有一点动静,得不到一点响应。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动静,又来一次反扑。」

4月30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聚焦聂案听证会。在马云龙看来,节目倾向性非常明显,「替河北说话」,否认聂树斌被冤判。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洪道德表示,聂案关于犯罪工具、犯罪过程和现场发现的情况高度吻合。

马云龙表示,这个节目当时给聂家、给律师、给关注聂案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当晚,张焕枝和老伴在家中看了节目。她告诉记者︰「当时最后说,这个案子,河北做得没有错。当时我特别气愤,我跟老头说,我要告他(洪道德)。我老头说,它(央视)有什么资格做决定啊?应该是山东高院做决定啊!」

张焕枝还担心,「上面的风是不是变了?央视都这么说了,这个案子是不是没希望了?」

「这一切都预示着,聂树斌案的平反是非常困难的。不在于证据的多少。而在于有一种力量一直抵御着这个案子的复查、平反。斗争是很残酷,很激烈的。」马云龙告诉财新记者。

时至2016年6月,马云龙终于相信,最高法院也许很快就会做出结论。但是,事实上依然没有这么乐观。直到12月份才使冤案翻转。但制造冤案的恶官们还在掌权。

马云龙告诉财新记者,聂案走到今天,除了张焕枝的坚持,还有团队的协作。以聂家为中心,律师、记者、法学人士以及刑侦警察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分散河北、河南、北京等地。「没事不聚,只要这个案子出现问题,出现动向,这些人会很快聚在一起。」

马云龙介绍,这种自下而上的组合方式,在全国几乎没有过。「其它人就是自己上访告状,最后给你抓走就得了。」

马云龙认为,这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允许法律界和新闻界自由组合,是平反冤案一种不错的方式。「只要给民间一点这样的空间,人们还是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把一批人的力量组合起来做好一件事的。」他认为,聂案的经验起码给大家一些启发,不是坏事。

◎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经过11年的不懈努力和习近平数次下达指示,聂树斌的父母亲表示对这种处理结果比较满意。

但是,中国有太多的被冤杀的人,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制造冤案。

持续追踪聂树斌冤案近12年,现年73岁的原大河报副总编、河南商报负责人马云龙终于看到聂案平反。但迄今为止,各种力量继续围绕聂案进行博弈。被称为聂案媒体第一人的马云龙先生接受专访时,坚定指出,追责必须涵盖冤杀聂树斌及后来阻挠翻案的权力集团。

他说,迄今为止,除了已经落马的原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之外,更多的责任人并没有被外界所提及。但在聂树斌案申诉的12年间,有两股势力一直在顽强的狙击聂案的平反,其中一个直接责任人就是现任中宣部副部长,广电总局局长聂辰席。

12年前聂辰席是邯郸的市委书记,2006年也就是这个案件被公开报导以后的第二年,他从邯郸的市委书记升任当时的省委宣传部长河北省委常委,在那个时候他就下了令,河北的所有媒体不得报导聂树斌案。去年他又动用央视焦点访谈,在河北政法委的协作下抹黑聂树斌,试图利用舆论审判抢占舆论优势。

马云龙说︰此人2009年从河北省常委宣传部长升任了国家广电总局的副局长,2013年底又任了中央电视台的台长,他指挥着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2015年4月30日播出)来为河北省背书,那次焦点访谈的基本调子就是聂树斌的死亡判决不应该翻案,当时和他密切配合的是河北省政法委。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是张越,张越的手下河北政法委政治部主任兼政法委的新闻发言人叫聂辰录,是聂辰席的亲弟弟,这些人现在还在台上,必须铲除。

聂树斌冤案的核心是按需杀人,这个黑箱没有揭盖,所以平反远远没有结束,江泽民绳之以法的那天,真相才会大白于天下。(石元裕综合)△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2/11/6464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还回聂树斌清白 黑箱并没有揭开(多图)
 
 
袁安秉公为民 德荫子孙(图)
 
 
来自佳节的问候(图)
 
 
打击黑帮囤钱 委内瑞拉大额纸币3天内退市(图)
 
 
豫法院一案两判 记者查证反挨揍(图)
 
 
美军官打破37年沉默 披露军队目击UFO经历(图)
 
 
联合国谴责开罗恐怖袭击事件(图)
 
 
国务卿?哇!江媒彻底屏蔽罗拉巴克 死命推举洪博培(多图/English)
 
 
 
简肃宽容 德行为本的唐临(图)
 
 
你的善良 自有天相(图)
 
 
美国国防部长宣布 美军向叙利亚增兵200人(图)
 
 
川姥阻非法施工 遭推土机活埋身亡(图)
 
 
永远的旧书店 店主因病离世情牵全城(图)
 
 
诸葛亮料事如神 下葬时发生奇事(图)
 
 
避关门美国会临时拨款 卖储油为建储备库(图)
 
 
古遗址和星宿之间被谁在神秘联系(图)
 
 
 
 
被习追打!江曾准备在香港搞独立(图)
 
 
特异功能是人本能 越纯净越超强(图)
 
 
聂树斌死亡时间与章含之换肾时间(图)
 
 
新闻简述(图)
 
 
带有前世记忆的盛端明(图)
 
 
一个小小善举的改变(图)
 
 
百万年前神监造的一座古桥(图)
 
 
一个温馨新闻竟让奥巴马体无完肤(多图)
 
 
德总理默克尔再次当选基民盟主席(图)
 
 
川普称自己将彻底弃商专心当总统(图)
 
 
因果的力量大于风水(图)
 
 
真情流露 感人至深(图)
 
 
南京长江大桥自杀劝慰者 成功劝阻323人自杀(图)
 
 
各地维权简讯(图)
 
 
地球磁场外有光速电子 科学无法解释(多图)
 
 
前柬埔寨驻韩国大使任职期间贪污遭监禁(图)
 
 
 
 
联合国安理会再次通过涉朝鲜决议(图)
 
 
王阳明梦见吕洞宾(图)
 
 
背着希望上路(图)
 
 
乐平冤案一案两凶 高院重审未宣判(图)
 
 
川普当选总统后 中共见此新闻瘫软(多图)
 
 
巴西足球队空难:涉事航空公司执照被暂停(图)
 
 
普京说俄中伙伴关系是保障全球稳定的关键因素(图)
 
 
中国传统文化的礼仪用语(图)
 
 
尊重与关爱的力量(图)
 
 
以生命维权 冀村干部自焚抗强拆(图)
 
 
前国会议员:罗拉巴克是唯一合格的国务卿人选(多图/English)
 
 
俄罗斯最大金矿将拍卖 黄金储量约为1814吨(图)
 
 
唐朝名臣崔玄亮的神奇轶事(图)
 
 
母狮小泰克坚决吃素(图)
 
 
利税大户恣意污染 官员推托变相护航(图)
 
 
女教师捐造血干细胞 救活8岁男童(图)
 
 
催眠看到的真相 恩怨促成一家人(下)(图)
 
 
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延长《对伊朗制裁法案》(图)
 
 
外星人频频到地球来的秘密(图)
 
 
川普若选他做国务卿,川普就是一代伟人(多图)
 
 
习近平: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图)
 
 
新闻简述(图)
 
 
太阳系中有很多我们还未曾发现的部份(多图)
 
 
普京下令向叙利亚阿勒颇地区派遣流动医院(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