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消息】(美國之音記者安華2006年10月18日香港報導)英國華裔女作家張戎與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的中文版已經於今年9月初由香港開放出版社編輯出版。張戎10月18號在香港召開了記者會。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的英文版在2005年6月推出之後相繼有近30種文字的已出和待出版本,這本書登上了很多國家的暢銷書榜。張戎和丈夫喬.哈利戴為了這本毛澤東傳記的寫作花費了12年的時間,查找了浩繁的資料、檔案和文獻,走遍世界各地,訪問了數百位毛澤東的親友、與毛澤東有過共事、交往的中外知情人、見證人以及各國政要。這本書的中文版是張戎本人根據英文版翻譯而成的。

*稱不知道新書會在大陸有怎樣的效應*

在記者會的一開始,張戎表達了自己對中文版寄予的厚愛。

記者問這本書在中國大陸會有怎樣的效應,張戎回答說:“這本書在大陸的效應,我也不知道,畢竟現在的中共政府對信息的封鎖還是相當有效的。我只是覺得,如果中國人看了這本書,我想,一個可能性就是,很多人就會覺得毛澤東的像實在是不應該掛在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的遺體實在是不應該由成千上萬的人去瞻仰,毛澤東實在是不應該被寫進中共的憲法之間,被作為中國的指導思想,毛澤東實在是不應當被當作一個英雄,一個有錯誤和缺點的英雄。”

張戎認為,如果中國能夠和毛澤東以及毛澤東留下的遺產決裂的話,那中國就會進入一個新的紀元。

*臺灣出版社解約 與開放雜誌合作*

張戎本來打算由臺灣的遠流出版事業公司推出《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但是,由於該書指稱國民黨著名將領胡宗南是紅色代理人,是共產黨間諜,暗中幫助毛澤東和共產黨,結果引起前臺灣國安局第一副局長、臺灣現任駐新加坡代表、胡宗南之子胡為真以及胡宗南一些舊屬的強烈抨擊,認為此書破壞了胡宗南的名譽。

胡為真曾經親自和張戎交涉,希望刪去這部份內容,但是張戎予以拒絕。今年3月,胡為真向遠流出版事業公司施加壓力,表達對這本書的不滿。結果在今年4月,遠流公司做出了放棄出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文版的決定。

在談到這場風波的時候,張戎女士說:“這個是我們在多年的研究中間、從大量的史料中間發現胡宗南有可能是一個紅色代理人,所以我們就把這個結論和史料寫進了書裏,臺灣的出版社大家都知道了,臺灣的遠流出版社受到了胡宗南的家人、實際上就是胡宗南的兒子胡為真的強大壓力。在這樣的壓力下,遠流出版社就解約了。實際上這給了我們很好的機會,因為我們就得以和開放(雜誌)、金鐘先生合作,最後這本書有了一個非常好的歸宿,這是令我非常高興的事。”

*說明多數讀者對新書有積極評論*

本臺記者問張戎女士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的英文版和中文版推出以後,這本書受到了哪些來自各方面的負面評價。張戎表示,西方有些評論家,比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教授等人,都對這本書提出了負面的批評意見。

她說:“(他們批評的)主要的東西就是說,好像我們怎麼都集中、盡力在說毛的黑暗面,為甚麼沒有說他的一些光明面,可是其實我們這本書並不是毛的一本罪行錄,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要把它覺得是一本罪行錄。也許他們腦子裏有一個成見,很多人現在腦子裏還有這樣一個和中共對毛澤東三七開大同小異的這樣一個成見。這個是一個框框,我們的書打破了這個框框,這也是我自己很吃驚的。”

張戎說,她和丈夫研究了所有的文字資料,沒有發現任何材料表明毛澤東關心中國農民的命運。毛澤東參加共產黨並不是出於要改變中國農民的命運,他對農民並沒有同情,所以,她不得不做出這個結論。

她說:“西方的書評者說毛澤東幹的好事,常常舉例的一個就是土改,一個就是改善婦女的生活地位。實際上,毛澤東的土改和土地並沒有甚麼關係。因為他開始搞土改的時候,他和中共的領導人都知道這隻是一個權宜之計,就是為了暫時讓農民支持共產黨。

“實際上,他們知道幾年以後土地就會國有化,全部被收掉。實際上根本不存在一個真正土改的問題。即便是有土改的問題,本來也完全可以通過和平的方式去解決的。但是,毛澤東最終選擇的是鬥地主的方式,實際上是用恐怖和暴力恐嚇農民,使農民乖乖的聽話。”

張戎對本臺記者表示,她認為,不論西方還是中文版本的讀者,80%到90%都對這本書有非常好的評論。實際上,這本書並不是說毛澤東的好話或者壞話,書中沒有用任何好壞的字眼來評價毛澤東,完全只是在講他一生的故事,讓事實來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