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2016年5月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貴州殺妻滅子案 坐牢冤 死者慘 為哪般(多圖)
——專題:淫亂導致家破人亡 自己蒙冤
 
安柳平 石元裕
 



李玉前和謝初明的結婚證。



李玉前和謝初明的結婚照至今掛在臥室的牆壁上。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安柳平、石元裕報導)一個前後歷經4次庭審,從死刑改判死緩後的貴州殺妻滅子案,在受害者家屬也為兇手申冤的十餘年後,在2016年突然出現曙光。

2016年1月,貴州省高院主動將此案卷宗從已經立案覆查的貴州省檢察院拿走,進行覆查。4月13日,貴州高院立案庭法官表示,該案正在該庭做立案前的審查。5月2日更傳出貴州已啟動覆查程序。

這是一起沒有人證、作案時間不明、甚至連屍體也找不到的刑事案件。

◎離奇的殺妻滅子案

這起離奇的貴州殺妻滅子案,最初的報案者、也是被公檢法咬定的兇手,他就是重點培養的準備提拔重用的李玉前。

李玉前是五兄妹當中唯一的一個大學生,1994年從貴州民族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水城鋼鐵廠(水鋼)。畢業前,李玉前和高中同學兼大學校友謝初明戀愛。畢業2年後,1996年3月16日,兩人舉行了婚禮。2001年出事之前,李玉前已經升至鑄鐵車間主任兼黨支部書記,是水城鋼鐵的「跨世紀人才」,準備繼續提拔的重要幹部。

◎「跨世紀人才」道德敗壞

在官場與社會的濁流中,作為水鋼的「明日之星」,李玉前腳踩兩隻船,一邊與高中同學兼大學校友的謝初明談論婚嫁,一邊在1995年又和本單位25歲水鋼員工孟瑞紅談起戀愛。1996年李玉前與謝初明結了婚,但是他和孟瑞紅的茍合關係並未斷絕。孟瑞紅後來在司法機關供稱自己想分手,但是在水鋼仕途看漲的李玉前占有欲很強,不准孟瑞紅和別人交往,自己又不打算離婚。悲劇的種子由此種下。

從「戀人」跌為「小三」的孟瑞紅在供述中稱,李玉前結婚當晚,還和她睡在一起。1997年8月11日,李玉前到孟瑞紅住處睡覺,被孟瑞紅母親當場碰到。第二天凌晨,李玉前寫了一份保證書,向氣憤難抑的孟瑞紅母親承認自己的過錯,並表示如果由此引起孟母身體意外,由他本人負一切責任。

中斷了一段時間後,1998年,謝初明懷孕生子的一年,李孟兩人又睡在一起。直到2000年5月,妻子謝初明才無意中知道李玉前有婚外情,就提出離婚。如果當時離婚了,悲劇也不能發生。李玉前供述稱,他不同意離婚,並下跪獲得了妻子的原諒。但是李玉前依然玩著腳踩兩隻船的淫亂遊戲,結果玩到家破人亡,自己進了監獄,才被迫停止。

◎妻子和情婦對薄公堂

孟瑞紅稱,李玉前答應要為她和謝初明離婚,她曾經為李玉前打過七、八次胎,但直到2000年上半年她都已經30歲了,李玉前仍沒有離婚,於是她到李上班的車間去鬧。

2000年7月,孟瑞紅在李玉前腰上刺了一刀。10月25日,孟瑞紅到水鋼公安處刑偵科報案稱,9月2日晚上,李玉前在辦公室強姦了她。單位保衛科不當回事。於是孟瑞紅就拿石頭砸了他們家玻璃。江澤民當政的時代,李玉前這樣作風敗壞的才被提拔、重點培養。

2000年12月4日,謝初明在水鋼煉鐵公安科辦公室做了一份筆錄稱:9月底的一個晚上,孟瑞紅帶了一個男生拿石頭砸他們家玻璃。110來了後,孟瑞紅還當面跟李玉前爭吵,隨後兩個因李玉前的不檢點而彼此仇恨的女人不斷在語言上起衝突。

幾天後,孟瑞紅以李的妻子謝初明打電話罵她,在單位造成不良影響,侵犯了其名譽權為由,在六盤水市鐘山區人民法院起訴謝初明,2001年1月19日,雙方對薄公堂。

然而,復仇的怒火讓孟瑞紅沒有耐性等到判決,她決心徹底毀掉這個霸占她的男人以及他的家。隨後,孟瑞紅生活的重點就是尋找機會。

2個月後,2001年3月19日晚上,李玉前的妻子謝初明就和3歲半的兒子一起從人間蒸發。

◎李玉前玩兒完小姐,妻兒蒸發了

3月19日晚上,最後一位見到謝初明母子倆的證人是水鋼女工周慧,由於自己家沒能力買電視機,那天晚上,她去李玉前家看電視。直到李玉前的妻子謝初明(水鋼水電廠職工)和兒子李明昊洗腳、準備上床睡覺,周慧才知趣的離開,臨走時她看了一眼電視,顯示的時間為10點半。

周慧丈夫龔定軍在晚上11點去李家接周慧回家。他當時敲李家門,裏面沒有應答;他又到樓下用公用電話打到李家,同樣也沒人接電話,只好一個人回家去了。此時,周慧已經回到家了。

◎孟瑞紅是預謀的

去接周慧之前,龔定軍剛剛和李玉前在外吃完烙鍋,李玉前並沒有和龔定軍同行回家,而是又和兩個朋友去了水城客車站大光明旅社,同行的人叫來幾個小姐,淫亂到凌晨3點左右,李玉前這才從大光明旅社回家。

進屋後,淫足飯飽的李玉前發現妻子兒子不在家,他以為是自己在外面鬼混,謝初明嘔氣帶著兒子去娘家或朋友家了,便倒頭就睡,清早就去上班了。

當天(3月20日)下午,李玉前到六盤水市公安局巴西分局(已於2004年被撤案)報案稱:其妻子謝初明於3月19日晚上不知去向,要求公安機關立案調查。並提供線索說,與其有婚外情的水鋼女工孟瑞紅曾揚言要殺死其妻兒。

◎報案後9天 警方順利破案

警方的檢驗報告顯示,2001年3月28日晚,技術人員在李玉前臥室門邊的牆上提取了兩枚血指紋,得出鑒定結論:血指紋為孟瑞紅左手中指遺留。此外,李玉前家中的血痕和毛髮,經物證檢驗鑒定,確定為死者謝初明所留。

3月30日,由愛生恨的孟瑞紅被刑事拘留,押至六盤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突審。

據該支隊調查報告顯示:通過反覆做思想工作,孟瑞紅終於交代其在3月20日晚「協助李玉前分屍拋屍」的全過程。

孟瑞紅當然不會說是3月19日晚殺人的,因為龔定軍和他的妻子周慧都可以證明當時李玉前不在家。

2001年4月4日,李玉前被刑事拘留。4月28日,李、孟兩人被逮捕。5月24日,六盤水市檢察院起訴李玉前和孟瑞紅。李玉前被控殺妻滅子,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孟瑞紅被控協助毀屍滅跡,判處8年徒刑。

檢方指控稱:自從2000年5月謝初明發現李玉前外面有女人後,夫妻關係惡化,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家後掐死了謝初明,又用枕頭捂死了被驚醒的兒子李明昊(3歲半)。20日當天晚上9時許,李玉前找來孟瑞紅,在其家中,由李持刀、孟在旁邊協助把謝初明的屍體肢解成頭、軀幹、雙手臂和雙下肢6部份,連同李明昊的屍體分裝4個編織袋內,孟瑞紅用背籮先將謝初明軀幹和雙下肢背到煉鐵高爐,然後再返回將餘下的屍體以及母子兩人所穿的衣服分3次轉移到煉鐵女生單身宿舍304室(孟瑞紅有時住304),然後再用背籮背到煉鐵二號高爐,連背籮一同丟棄在運料皮帶上運轉到高爐內焚屍滅跡。」

◎案發時間撲朔迷離



李玉前妻子和兒子被分屍的現場。



當年焚屍滅跡的水鋼集團2號高爐。

多名證人證實,3月20日晚9點到10點左右,在煉鐵廠2號高爐附近看見一個背著背籮的女人,背籮為長方形,蓋著一塊紅布。記者實地走訪,孟瑞紅當時所住的女生單身宿舍304室距離李玉前的家不過3、4分鐘的路程;而從單身宿舍(距離李玉前家約50米)走到拋屍現場2號高爐,則需要半個小時左右。

六盤水中院一審判決書中認定,李玉前20日凌晨2:50殺人後,於當晚21:20去單身宿舍找到孟瑞紅,要求其幫忙分屍拋屍,毀滅證據。一審的辯護律師認為,結合證人證詞,這樣的時間線會推導出「拋屍在前,分屍在後」的結論並不符合邏輯。李玉前的代理律師王萬瓊稱,李玉前要是想和孟瑞紅在一起,選擇離婚就可以了,何必要殺人呢?李玉前的多名同事和朋友稱,他特別寵愛自己的兒子。虎毒不食子,他也不會殺自己的親生孩子呀。

在六盤水中院再審判決中,把李玉前20日晚找孟瑞紅幫忙的時間改成了8點多,他的判決也由「死刑立即執行」改為「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一審延期開庭 岳母赴監質問

原本一審開庭定在2001年6月29日,但是因為法院沒有收到死者謝家的民事起訴書而延期。謝初明的母親張林合很生氣的說:「我們把民事起訴書給公安局了,他們說搞丟了,謝初明的兩個姑姑還跟公安吵。」

6月29日當天,張林合不顧子女反對,跑到監獄裏看李玉前。質問他為何要殺死自己的女兒?張林合回憶說:「當時李玉前哭了,我也哭了,他說不是他做的,我說你把這個事情詳詳細細寫下來。」

29日當天,張林合也去女牢看了孟瑞紅。張林合當時對她說,『你殺死她娘倆,她娘倆不會放過你的」,孟瑞紅聽後轉身就走了。

本來還懷疑李玉前的張林合,在一審開審後,「在法庭上就明白了,哪兒來哪兒去都明白了。」也想起出事前一個月,2001年2月底,她曾去李玉前夫婦家裏住了兩天,當時小兩口正在商量著買房子的事情,「謝初明還給李玉前擦藥,感覺關係不錯。」

既然與妻子感情沒有破裂,為什麼要霸占著另一個女人,而且還添了玩小姐的毛病?

◎一審開庭

2001年7月13日,六盤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

在庭審中,李玉前當庭翻供,不承認自己是兇手,稱自己受到了刑訊逼供。他說自己與妻子感情很深,沒有殺人動機和目的。他把矛頭指向情人孟瑞紅,稱案發前兩人關係已形同水火,他被孟瑞紅栽贓陷害,真正的兇手是孟瑞紅。

李玉前還陳述:如果真的是他和孟合夥殺了妻兒,他不可能在去報案時主動向公安提出孟有作案嫌疑,這不是把矛頭引向自己嗎?

李玉前的律師滕魯黔當年在辯護詞中稱,本案現有的證據足以斷定,檢方指控的殺人、分屍、拋屍的時間,李玉前都不在案發現場。按「無罪推定、疑罪從無」的刑事訴訟原則,怎麼都得不出李玉前是兇手的結論。

李玉前的二哥李玉山說,聽完一審庭審後,他就發現案子疑點重重,「比如說,那兩把被指證為分屍的菜刀,既沒有缺口也沒有血跡。」

「整個案卷關於被害人的遇害時間撲朔迷離。」律師王萬瓊說,「沒有人證,可以說沒有物證,沒有具體的作案時間,只有李玉前、孟瑞紅兩人的口供,而且兩人口供也不一致。」

王萬瓊說,如果孟瑞紅移屍是在3月20日晚上八九點鐘,那與楊煥木20日凌晨一點看到孟瑞紅就有衝突。

◎岳母:開庭後覺得兇手不是他

李玉前的岳母張林合說,案發時自己其實是懷疑李玉前殺死自己的女兒,一直到一審開庭之後,「在法庭上我就明白了,哪兒來哪兒去都明白了。」

張林合稱,一審庭審時,李玉前當庭翻供,說自己是被屈打成招,「七、八天不讓我睡覺,你們說是就是。」當時,法官還曾出示物證菜刀讓李玉前辨認:

「這是你家的菜刀嗎?」

「是。」

「這是分屍所用的兇器嗎?」

「現在講科學,可以鑒定血跡。」

法官什麼都沒說,就讓人把李玉前帶下去了。

一審之後,李玉前給岳父岳母寫了幾封信,說自己「冤情昭雪之日,定當追隨妻兒而去」。早幹什麼去了?這不全是李玉前自己招來的禍嗎?

岳母張林合花了10多個小時,從畢節趕到水城。他們在看守所裏見了面,兩個人一直哭:「我對他說,要是你做的,你就死在我面前;要不是你做的,把真兇找到了你再死。」

隨後,岳母張林合和丈夫謝洪祿寫了好幾份申訴書,張林合說,有人看了她的申訴書後對她說,「從來沒有見過受害者家屬為兇手申冤的」。

◎鄰居事後放在李家的菜刀成了法庭證據

15年後,當年住在李玉前家對面的鄰居李平回憶起一個細節。李玉前案開庭時,他也去旁聽了。法官當庭出示了兩把菜刀,李平當時覺得有些驚訝──有把菜刀是他家的,而且是事發後他才放到李玉前家去的。

李平表示,李玉前家一直有一套備用鑰匙放在他家,一般都放在冰箱上。事發之後,發現這套鑰匙不見了,李玉前覺得不安全,打算換鎖。李平從自家拿了一把菜刀和一個鋸條,他親自動手把李玉前家的門鎖打開,菜刀就隨手放在了李玉前家裏。之後,這把菜刀就成了呈堂證據之一,指說這是李玉前分屍的罪證。

◎逼供信當證據 必然冤案重重

即便指證李玉前「罪行」的最直接證據「口供」也漏洞百出。

根據家屬提供的案卷材料,李玉前從3月30日到4月3日共做出9次有罪供述,提供了3個不同版本的殺人方式──夥同孟瑞紅用被子捂死;獨自用被子捂死;將謝初明掐死後,用枕巾捂死兒子。

一審的辯護律師在上訴詞中寫道:「3月29日晚起,刑偵人員就組成幾個組輪流值班,連續不斷地對上訴人(李玉前)進行車輪戰逼問,必須要上訴人承認殺人事實。」,說實話「反而更加招來刑偵人員施行的非人道折磨:不給一分鐘的合眼休息,頭稍低一點就招來拳打腳踢和無情的冷水淋潑,只給一兩個饅頭或極少的白飯吃,不給水喝,上廁所的權利也被剝奪,以至於四天才解一次大便,兩天多才解一次小便。」「刑偵人員又戲說上訴人精神不好,只能站,不能坐,腳手被腳鏈、手銬卡得腫脹不堪,連鞋都不能穿。」

這在公安的筆錄中也可尋見端倪。3月31日,李玉前做出第三次有罪供述時,刑偵人員問:「你說的都是屬實嗎?」

「不是事實。」

「那昨天你說的可都是事實?」

「也不是。」

「為什麼你要這麼說呢?」

「我是順著你們的意思講的。」

「難道我們對你刑訊逼供了嗎?」

「沒有,但是從進了你們這裏我就沒得睡覺,我想趕快解脫,好進拘留所去休息一下。」

◎一審判立即處死 終審改為死緩

2001年9月10日,六盤水市中院一審認定,李玉前在3月20日晚上9點半找到孟瑞紅,告訴謝初明母子的事情。孟丟屍到二號高爐返回的時間是11點20分,之後,孟再把餘下的屍塊分3次提到304房間,接著又在304室把屍體放進背籮背到高爐焚屍滅跡。

一審判決:李玉前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孟瑞紅構成包庇罪,判處8年有期徒刑。

2001年11月20日,貴州高院二審裁定: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六盤水市中院重審。

2003年12月1日,六盤水市中院再次作出一審判決,李玉前在20日晚找孟瑞紅幫忙的時間改成了8點多,他的判決也由「死刑立即執行」改為「死刑緩期2年執行」;孟瑞紅犯包庇罪,仍判8年。

2004年10月12日,貴州省高院終審裁定,維持了一審判決。

◎江當政,淫亂成瘋

貴州高院二審判決後,李玉前開始了十餘年的申訴。謝初明的父母也一直在尋求真相。從來都以李玉前為榮的李家人絕口不再提他。他們相信他不會下手殺妻兒,也相信他絕對是冤枉的,但因為什麼引起的殺人呢?因為他鬼混。家人在鄉親面前為此抬不起頭來。

2003年六盤水中院再審後,張林合老兩口改了申訴詞,把李玉前的名字從「兇手」那一欄刪去了,但他們無法原諒女婿:「我的女兒和外孫因他而死,要求他賠100萬。」賠多少錢,人沒了。

如果李玉前一開始就規規矩矩的做人,後來的悲劇都不會發生,他兩邊都占著,還成為幹部的提拔重點,他就又玩兒上了小姐。在江澤民當政和掌權時,越貪越爛的人才會被提拔,所以現在的官員們淫亂跟抽鴉片一樣,癮太大了。進了監獄,李玉前這癮被強行戒掉了,所有的時間都拿來寫申訴材料。還說要隨妻子和寶貝兒子於地下。人為什麼非到了家破人亡、沒機會折騰時才踏實了?!

兇手孟瑞紅呢?當年是談戀愛,結果成了小三兒,又被哄騙要為她離婚,墮胎數次(那都是命啊),直到結婚無望後下手殺人,背負人命。人一有了命案,原本安排的什麼好前程也沒有了。可是受無神論教育的人怎麼會知道這個道理呢?

2016年4月14日,媒體記者找到孟瑞紅的弟弟,他說,自己和孟瑞紅的關係最好,孟瑞紅坐牢出來後,回家呆了一個多月,沒找到工作,就在路邊擺攤,然後又被城管沒收。因為沒有生活來源,2009年,孟瑞紅從監獄出來後,沒多久就外出打工了,具體在哪裏不知道,只知至今還沒有結婚。

李玉前應該被平反,因為人不是他殺的,孟瑞紅是真兇,不管因為什麼原因,她得償還。

這種悲劇,沒有大環境的熏染是不可能發生的。(文/安柳平、石元裕)△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5/8/63444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貴州殺妻滅子案 坐牢冤 死者慘 為哪般(多圖)
 
 
英特種部隊遇伏擊 美軍犬咬退IS勇救英兵(圖)
 
 
英國工黨候選人當選倫敦首位穆斯林市長(圖)
 
 
竇凝弒妾遭惡報(圖)
 
 
大自然教室分享歡樂與驚奇(圖)
 
 
魯官斂財拆違引民怨 村民禮炮擊退強拆隊(圖)
 
 
美軍前官員向媒體透露 外星人已來到地球(圖)
 
 
病情通報犬隔空遙視小主人將出事(圖)
 
 
 
亞投行和亞行在法蘭克福簽署合作備忘錄(圖)
 
 
中巴經濟走廊最大交通基礎設施項目在巴開工(圖)
 
 
護民囚己的陽城(圖)
 
 
超暖心 為聽障顧客自學手語(圖)
 
 
校園命案家屬遭鎮壓 渝民怒圍警車(圖)
 
 
妻子即將臨盆 丈夫需錢當起飛車賊(圖)
 
 
美總統大選的宿命 川普穩步白宮(多圖)
 
 
德國租借中國熊貓研究繁殖盼與中國科研合作(圖)
 
 
 
 
戲曲家湯顯祖的兩夢因緣(圖)
 
 
韓劇《太陽的後裔》再掀熱潮(圖)
 
 
湖南千餘教師討薪 縣府敷衍派警鎮壓(圖)
 
 
愛心教師與她們的智障娃(圖)
 
 
5月2日起沙特女性結婚可獲得一份結婚證(圖)
 
 
瘋完鬧完之後 人還是嚮往這些地方(多圖)
 
 
準備處理江!一個不可忽視的前奏曲(圖)
 
 
海南血腥拆違有指標 矛頭指向習近平(圖)
 
 
移民危機:歐盟"將對土耳其實行免簽" (圖)
 
 
各地維權簡訊(圖)
 
 
中共官場隨便扒 六娃六爹同一媽(多圖)
 
 
中國也有奧秘之地 10萬人一夜消失(多圖)
 
 
韓總統朴槿惠首訪伊朗 雙方簽署66項諒解備忘錄(圖)
 
 
感謝他收垃圾 女童分享生日蛋糕(圖)
 
 
寇準清正為民(圖)
 
 
現代版的女泰山 4歲被猴養大 返人間後傳奇出書(圖)
 
 
 
 
中國近期要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多圖)
 
 
新聞簡述(圖)
 
 
時隔半世紀 美國商業郵輪首次駛向古巴(圖)
 
 
晏子知禮(圖)
 
 
真兇現身 江西抗習 繼續製造冤案(多圖)
 
 
英夏洛特公主滿周歲王室公布萌照(圖)
 
 
放生還是殺生?臭水河放生活魚立馬翻白肚(圖)
 
 
俄神秘"幽靈船"消失數月後現身愛爾蘭(圖)
 
 
習近平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具體表現(圖)
 
 
日本放寬中國人赴日簽證 5月起推免稅新規(圖)
 
 
柬埔寨重啟鐵路客運服務 首相洪森親自搭乘(圖)
 
 
為民請命 張泰歸還民田千頃(圖)
 
 
超馬跑者的堅忍意志力和助人精神(圖)
 
 
抗建垃圾焚燒廠 湘民掀警車圍縣府(圖)
 
 
老師私售學生方便麵 遭食堂老板毆打(圖)
 
 
神奇古井顯身江蘇︰井水日夜冒泡(圖)
 
 
沙漠中的救命樹紡錘樹是上蒼的傑作(多圖)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故事精選(圖)
 
 
馬來西亞中學上百名師生集體中邪(圖)
 
 
男童右腳被叉車切斷 忍痛安慰媽媽不要哭(圖)
 
 
抗議遷廠賠償不公 深工連日大罷工(圖)
 
 
美前議長因性侵男童醜聞被判入獄15個月(圖)
 
 
各國的母親節 日期習俗大不同(圖)
 
 
習近平考察小崗村的意義非比尋常(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