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
 
 
 
 
 

 
 
2016年2月5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陳滿23年清白出冤獄 正邪較量正酣(多圖)
——專題:沒有人性就沒有正義
 
梁新
 



2016年2月1日,海南海口,更換新衣後,按照陳滿的要求,
一家人及律師一起去吃火鍋,陳滿給律師敬酒。



2月2日上午,結束23年冤獄的陳滿回到四川綿竹老家,見到闊別已久的家人。
陳滿的母親王眾一老人與兒子相擁而泣。



2月2日上午,在四川綿竹老家,陳滿面對記者談到冤案不由悲從中來。

【人民報消息】沒有人性就沒有正義。

2016年2月1日上午,浙江省高級法院(以下簡稱浙江高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美蘭監獄依法對「陳滿故意殺人、放火再審案」公開宣判,撤銷原審裁判,宣告陳滿無罪。

判決認定,原裁判認定原審「陳滿殺死被害人鐘某並放火焚屍滅跡」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法應予改判並當庭釋放。

陳滿入獄時29歲,宣判無罪時已經53歲,冤獄坐了整整23年,如果沒遇到習近平當政,還得要繼續坐牢坐到釋放的那一天。即使出獄也還是帶著罪犯的烙印。

海南高院副院長代表海南高院向陳滿當庭道歉,並送上5,000元人民幣現金對陳滿表示慰問。遭到網友吐槽。

在聆聽完法官宣讀判決書之後,陳滿與前來接他回家的哥嫂相擁而泣。陳滿的父母陳元成、王眾一夫婦因為年齡(均已年逾八旬)和身體原因,當天並未前往海口聽取判決,只能在四川老家等待消息。

陳滿一審和二審辯護律師、高齡75歲的曹錚,也來到美蘭監獄,他對於宣判結果表現得很平靜:「我不激動,一點也不激動,我覺得應該如此。」

陳滿代理律師王萬瓊表示,陳滿是國內已知的服刑時間最長的蒙冤者,「他多被羈押一天,正義就遲到一天。」陳滿從1992年12月被羈押至今,整整有23個年頭。雖然陳滿在獄中表現良好,獲得多次減刑,王萬瓊還說,如果不是再審改判,陳滿可能要關到2018年才能出獄。

對海南高院的鞠躬道歉,陳滿表示「能夠理解當時的司法環境,是由於歷史(原因)造成的這種情況。」而自己能獲釋,得感謝習近平當政的司法環境。

陳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經歷二十多年的磨難,自己也在不斷調整,看了很多書,從書中吸取力量,很多人不斷支持我幫助我,也給我無窮的力量。我真真切切是個清白的人,所以在獄中一直堅信自己有一天能以無罪的身份走出監獄。」

有人說,法院本著「疑罪從無」的原則和精神,處理過去的遺留問題,體現了司法的進步。不是的,不是司法進步了,而是當政的習近平本身脫離了中共,堅決要復興中華民族的傳統之路。

陳滿入獄 家人堅信清白

在陳滿老家四川綿竹,陳滿的父母已經給陳滿挑了一個朝陽的房間,買了床電熱毯,布置了一番,還備好了臘肉、年貨;大哥陳憶畫了一幅水粉畫;二哥陳抒寫了幾首詩詞,全家人已準備好迎接陳滿的歸來。

「過去20多年,每到春節我們家最惱火,人家是在過年,我們是在過關。」陳滿的缺席,越到過節越讓年邁的雙親和哥哥嫂嫂倍感痛苦。

過去的每月18日,都是家人給陳滿寫信、寄書的日子。

一年又一年,陳母王眾一給獄中的陳滿寄出了300多封信。王眾一說她寫信都是報喜不報憂,主要是告訴陳滿家裏情況、綿竹及周圍世界的變化,此外,為了不讓陳滿與社會脫節,家人還會在掛號信中加上幾本雜誌。

而陳滿寫回來的家信,也有46封,每封信都是以「親愛的爸爸、媽媽、大哥、二哥」開頭。只是剛開始寫的信比較多,但是後來漸漸少了,畢竟人在監獄裏面與世隔絕,都不知道該寫啥了,主要還靠家人打電話過去,在電話中主動問他的情況。陳滿也會讓父母幫他買一些喜歡看的書,他也鼓勵父母要多注意身體,保持心理平衡。在家信中,他也堅持自己是被冤枉的,一直在申訴。

父親陳元成一共寫了77封申訴信,但都似石沉大海。

2016年1月18日,浙江高院宣判前兩週,兩位老人循例又給陳滿去了一封信,還特意囑托兒子「把一切痛苦忘掉!」

陳滿一家人彼此都以不同的方式,互相扶持、互相鼓勵著。

無罪獲釋 陳滿出獄

2016年2月1日上午10時30分,陳滿終於無罪獲釋,走出監獄的大門。在監獄門口,陳滿迫不及待地撥通母親的電話報平安,並囑咐母親不要太激動,「我很快就回家過年了!」他表示,已經10多年沒見到父母了,「很是興奮!今年將是最開心、最高興的一個新年!」現在是「感覺空氣都是自由的。」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陳滿表示,「在監獄裏最難熬的事情不是失去自由,而是含冤坐牢。心裏總是有這個結,解不了,最痛苦。但是一直沒有想放棄申訴。」他說自己「真真切切是個清白的人」,「(清白)是我應該得到的東西。」

陳滿不諱言身上還留有當年遭刑訊逼供的痕跡,關節、背上都有傷疤。他展示腳腕上的傷疤時說,用鐵棍打的,腳腕、踝關節、髕骨上有模糊的傷疤印跡。至於被刑訊逼供的經歷,陳滿則不願去回憶,「因為一想這些腦袋就發脹,不敢想。」

至於追責的問題,陳滿表示:「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了,有些事情是社會的原因、歷史的原因,制度方面的問題。我既然走過了,不再去追究和糾纏。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已經耽誤了幾十年了,再繼續陷在這裏面,對自己、對家人都不好。應該要看到以後,看到光明!我也想調整一下自己,適應社會以後創業。」

對於死者鐘作寬,陳滿表示,曾經得到過他許多的幫助,所以會去看看他的家人,一定會盡自己的力量去幫助他們。

另一名曾經是陳滿的獄友周先生,出獄後創辦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他在獄中見識過陳滿的善良與始終堅持「沒有殺人,無罪,不服判決,要申訴」,最近知道陳滿有望無罪釋放後,托人轉告陳滿,出獄後可以去他的公司,若想自己創業,他也願意提供創業資金。陳滿表示「創業肯定是要的。但創業的目的不是為了想賺多少錢。而是要回報社會,回報這些關心、幫助過我的人。」

23年前,陳滿從四川來到海南省也正是為了創業,只是被冤獄一次耽擱了大好日子。

「疑罪從無」與文明社會接軌

作為陳滿案委託的律師之一,清華大學法學院證據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教授表示,陳滿案系最高檢察院(以下簡稱最高檢)向最高法院(以下簡稱最高法)提請抗訴冤假錯案第一案。他說,多年來,最高檢就下級法院的判決提出抗訴,但都是針對「重罪輕判」,或者「有罪判無罪」的情況,而陳滿案是針對「無罪者被判有罪」去抗訴,要求重審,這是1949年以來從未有過的。

易延友還說,這次陳滿案的判決是本著「疑罪從無」的原則和精神,體現了習近平當政的司法進步。因為當前平反很多冤假錯案,它們有著共同的特點『死者歸來,或真兇出現』,而陳滿案不具備這兩點。無論是從程序上還是證據上,這個案件都具有非常典型的意義,應該記錄史冊。 」

律師曹錚則表示,他在一審和二審庭上,均替陳滿作的是無罪辯護,並當庭質疑「物證去了哪兒」、「警方調查人證明陳滿沒有作案時間」等多項理由。不過,他等來的還是死緩判決。這不值得深思嗎?

案情回放

在江澤民當政時期,其要求從重從快結束刑事案件,公檢法利用酷刑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使多少人被冤殺,家人在社會上無法抬頭做人。而那些泯滅良心製造冤案假案的都被提拔了上去,這使司法環境更加惡劣。

根據浙江高院提供的材料顯示,1992年12月25日晚上,海南省海口市振東區上坡下村一處住宅起火,被害人是四川省廣元市輕化紡織公司職工鐘作寬。警方稱,屍體口袋裏有陳滿的工作證。陳滿曾經是案發地點的租客。辦案人員稱,經調查發現,陳滿與死者鐘某曾住在一起,後因經濟糾紛搬走,遂將陳滿列為這起殺人焚屍案的重要嫌疑人。

1992年12月27日夜,陳滿被海口市公安人員帶走,後以殺人放火嫌疑被海口市公安局收審,陳滿時年29歲。

1994年3月23日,該案在海口中院開庭一審,陳滿向法庭陳述公安機關對其刑訊逼供,律師曹錚為其作無罪辯護。

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殺人放火罪判處陳滿死刑,緩期2年執行。海口中院審理認定,陳滿在上坡下村租住期間,因未交房租與鐘某發生矛盾,鐘某聲稱要告發陳滿私刻公章等違法行為,陳滿遂起歹念,拿菜刀朝鐘某連砍數刀致其死亡。後陳滿將煤氣罐搬到鐘某臥室門口並點燃。

1994年11月13日,海口市檢察院以一審原判「量刑過輕,緩刑執行不當,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為由,向海南高院提出抗訴。

曹錚律師表示,陳滿案一審宣判一個月之後,他才得知判決結果。其間,法院未以任何形式告知他。幸好,海口市檢察院抗訴,才推進該案走進二審程序。

不過,海南高院的開庭審理已是在4年之後的事了。

1998年8月26日,海南高院二審開庭審理此案。

法庭上,海口振東分局民警於悅實居然在旁聽席作假證,說親眼看見陳滿於1993年1月繪製了殺人現場示意圖(說該圖存在卷宗內),說只有到過殺人現場的人才會那麼清楚。事實上該民警是在93年8月才進振東分局工作。

後來,振東分局邵立鵬局長出面解釋說,這張圖是公安人員畫好讓陳滿簽字確認的。詭異的是,這張警方自造的用來給陳滿定罪的殺人現場示意圖,已經從卷宗內消失了。

1999年4月15日,海南高院雖駁回海口市檢察院要求立即執行死刑的滅口要求,但維持了死緩原判。 2001年11月8日,海南高院駁回陳家人的申訴。陳滿及其家人仍不斷申訴。
 
出現轉機 覆查陳滿案

2002年11月十六大到2012年十七大結束,胡錦濤的兩任兒皇帝任期結束,陳滿還被關押,還在申訴。 2013年3月兩會,習近平接任國家主席。 4月9日,海南省檢察院還沒感受到習近平與江澤民的本質上的不同。於是,仍不許陳滿的冤案立案覆查。

2014年初,陳滿代理律師向最高檢察院提出申訴。 6月12日,最高檢向海南方面發函,調閱陳滿案的相關資料。直到這時,那個曾經製造陳滿冤案的一審審判長塗國華還眛著良心說,「從我的角度來說,這個案子沒有任何錯誤,百分之百不是冤案。」這樣人性全無的惡官怎麼可以繼續在司法部門工作呢?應該追究他的責任!

2014年11月4日,內蒙古高院決定啟動「呼格吉勒圖案」再審程序。 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東高院覆查「聶樹斌案」。 12月15日,內蒙古高院宣布呼格吉勒圖無罪。 2015年2月,易延友教授和王萬瓊律師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陳滿冤案申訴狀。

2月10日,最高檢以2015年第一號抗訴書就陳滿案向最高法提起了抗訴,稱海南高院的判決「認定事實錯誤,導致適用法律錯誤」。

2月28日,最高法院就陳滿案進行立案,並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

4月24日,最高法院作出《再審決定書》,指令浙江省高級法院進行審理。

2015年12月29日下午2點,浙江高院在海口市瓊山區法院公開開庭再審陳滿案。庭審中,陳滿及其辯護人均提出,原裁判認定陳滿犯罪,沒有證據能夠證實。出庭檢察官認為,原海南的裁判所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宣告原審被告人無罪。

2016年2月1日上午,浙江高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美蘭監獄公開宣判,撤銷「海南殺人放火案」原審裁判,被告陳滿無罪。

江澤民當政期間公檢法用草菅人命來製造假業績,無論律師們如何呼籲也無濟於事,習近平提出「還原歷史真相」之後,律師們關切的焦點,內蒙古呼格冤案、聶樹斌冤案、陳滿冤案等等被陸續解決和正在解決。

習近平與江系血債幫依然在較量




2005年3月16日,張煥枝(中)聽聞真兇另有其人,撲倒在兒子聶樹斌低矮的墳頭,
哭聲淒厲!

「疑罪從無」是1996年江澤民當政時期修訂的,《刑事訴訟法》修訂時即確立了「疑罪從無」原則,與「疑罪從無」相伴行的原則是「無罪推定」。

那為什麼1999年依然在證據嚴重不足情形下維持了陳滿案的死緩判決?因為這個法律不是給老百姓制定的,是江澤民為了給自己和親信們一張「免罪牌」,實質是「免死牌」。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江想不到這個法律的第一受益人竟然是個平頭老百姓。

陳滿迎來了無罪釋放的這一天,這不是中共改好了、司法寬鬆了,而是因為習近平與中共所行的路背道而馳。

目前,聶樹斌案,異地覆查3次還在延期,難度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陳滿可以無罪釋放,而聶樹斌冤案的結論至今還在等待?

新華網濟南2015年12月14日以《山東高院:聶樹斌案延期至2016年3月》為題報導說,記者14日從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獲悉,經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決定再次延長聶樹斌案覆查期限三個月,至2016年3月15日。

聶樹斌案為何第三次延期?報導說,是「因案件重大、複雜,覆查工作涉及面廣」?

聶樹斌案的案情非常簡單,就是個姦殺案,而且和呼格案有同一個特點,那就是真兇露面。

聶樹斌案兇犯是潛逃多年的姦殺案真兇王書金。其實這個案應該叫「康菊花姦殺案」。為什麼叫聶樹斌案呢?因為1994年7月,38歲的康菊花被姦殺後,公安局的專案組找不到兇手,7天7夜暴力逼供說話口吃的20歲聶樹斌,強迫他承認自己是強姦殺人犯,他受刑不過就成了冤死鬼。

1995年4月27日,時年21歲的聶樹斌以強姦殺人的罪名被執行死刑。這個案子就結案了。

但10年以後,2005年中國新年前,一個叫王書金的連環強姦殺手在河南滎陽落網,交代了其在河​​北強姦5名女性並將其中的4位殺死。被姦殺之一的是康菊花。這下好了,可以給冤死的聶樹斌昭雪了吧?沒這美事。江核心就是江核心。

在真兇露面後,又過了10年,新華網2015年3月16日刊登了一個奇聞《聶樹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組打我 逼我否認姦殺》。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還給真兇王書金下藥破壞他的神經系統,想以此證明真兇在胡言亂語。這證明河北公檢法不是不懂法,而是故意製造冤假錯案。為什麼到2015年聶樹斌案還那麼難見天日?因為這裏面牽扯到江澤民的活摘器官政策。聶樹斌在有高官需要他器官的時候被斬立決了。不是他姦殺了女人,而是他有適合移植的器官。 △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2/5/62896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陳滿23年清白出冤獄 正邪較量正酣(多圖)
 
 
曹母訓子愛聚財(圖)
 
 
用愛教出微積分高手(圖)
 
 
中國新年 各國政要向全球華人拜年(圖)
 
 
討薪八年落空 雲南工頭賣腎救急(圖)
 
 
父母相繼離家 14歲女孩撐起一個家(圖)
 
 
無人能解的太陽墓葬(圖)
 
 
張德江用這個歪輒與習近平作對(圖)
 
 
 
勸人戒色 行善改運(圖)
 
 
人人都有一把金鑰匙(圖)
 
 
世衛組織:32個國家和地區出現寨卡本地傳播(圖)
 
 
一日多起 工人討薪遭警鎮壓(圖)
 
 
福建女全身帶電 下雨頭髮變色(圖)
 
 
習近平語錄:以中共之道還治邪黨之身(3) (多圖)
 
 
教宗方濟各:欽佩中國並希望中梵開展對話(圖)
 
 
改變遷徙習性 南美企鵝「黏著」救命恩人(圖)
 
 
 
 
錢房兩空 寧夏業主維權遭關押(圖)
 
 
妨礙司法公正 以色列前總理奧爾默特被判有罪(圖)
 
 
真誠善意 給人溫暖與尊重(圖)
 
 
善者無殃 德厚家昌的傅昭(圖)
 
 
科學在他面前…啞巴了(圖/視頻)
 
 
成都訪民法庭受審 律師遭17庭警拖出(圖)
 
 
俄研究統一考試方案 將中文科目引入「高考」(圖)
 
 
食物背後,這部紀錄片想表達什麼(圖)
 
 
傳統文化 八德之一的「悌」(圖)
 
 
「友善之墻」開始接力 傳遞暖意
 
 
千億美元海外資產解凍 伊朗頻出手大採購(圖)
 
 
大資本家扎克伯格和革命領袖馬克思(圖)
 
 
寨卡病毒在美洲爆炸式傳播 世衛緊急應對(圖)
 
 
一個極重要決定!中國將放開導遊自由執業(圖)
 
 
看見東墻雪白的喬玄(圖)
 
 
2016,猴年馬月咋來的(圖)
 
 
 
 
緬甸新議會人民院舉行首次會議選出正副議長(圖)
 
 
持續維權逾年 天津千警進村抓人(圖)
 
 
美爆了!新華網何必貼塊膏藥(圖)
 
 
耶律鐸魯斡責子聚財(圖)
 
 
最珍惜傑克陪伴的時間(圖)
 
 
新聞簡述(圖)
 
 
各地維權簡訊(圖)
 
 
匪夷所思的世界出現了奇奇怪怪的病(圖)
 
 
外國父母這樣曬娃 咱別使錯了勁(多圖)
 
 
紀曉嵐《四莫》詩(圖)
 
 
最年長教師 102歲仍堅持工作(圖)
 
 
韓國前總理李完九因貪腐被判刑(圖)
 
 
補助款被剋扣 深圳醫生「散步」討薪(圖)
 
 
德國商人找到前世的自己(圖)
 
 
環球時報將換總編,胡錫進差不多了(多圖)
 
 
清正為民 受人尊敬的王相(圖)
 
 
塑料袋做球衣 貧童感動梅西(圖)
 
 
希拉里「郵件門」涉絕密文件(圖)
 
 
湖北百餘名農民工 圍堵市政府討薪(圖)
 
 
特大販嬰案被破獲 解救嬰兒15名(圖)
 
 
善有善報 6旬老翁雪夜被家犬救回一命(圖)
 
 
這大動作百年未有:特赦普通刑事罪犯(圖)
 
 
地殼說話:分分合合 利刀斬水情不斷(多圖)
 
 
神奇的緣份讓這對姊妹花失散數十載奇蹟相認(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