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
 
 
 
 
 

 
 
2015年10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一位太子黨:驚聞失傳百餘年的歌唱技巧(多圖)
——尋回失落的聖殿藝術
 
一位太子黨
 



2015年10月10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音樂會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現場。



比世界大師級還大師的年輕小提琴家鄭媛慧,演奏時讓人目瞪口呆!

【人民報消息】如果,你看到從後臺出來一位年輕的女孩子,手裏拿著一把小提琴,就知道下一個節目是小提琴獨奏。

一個很年輕很年輕的小提琴手,一個紮著馬尾長髮的中國女孩子……,你不會有其它任何的感覺了。

可是,當她在交響樂團的伴奏下開始演奏時,「天哪……」,全場都屏住了呼吸。當扣人心弦的音符不斷從她的手指下流淌出來的時候,我不敢置信這是真實的,因為世界大師級的演奏家聽多了,如此直搗人心底的演奏,還沒遇到過。

直到她結束演奏,在雷鳴般的掌聲中走到後臺,我還在想:這麼年輕怎麼會有世界大師級的水平,而且比大師還大師!

借著劇場暗暗的燈光,我看到節目單上寫著她的名字「Fiona Zheng」,英文簡單介紹她是3歲開始接觸音樂,5歲跟爸爸學習小提琴,獲獎無數。

世界上小提琴大師的演奏聽過很多了,但這個女孩子的演奏,不光是她的高超技巧讓人驚呆,而且她的技巧彷彿是為了表達感情才展現高超的。演奏剛一開始,就抓住了我的心,讓我永遠都無法忘懷(這是讓我從來都沒有過的一種體驗)。

幾天以後,上網看到很多關於這場交響樂演出的評論,其中都提到這位小提琴獨奏家。那天晚上,10月10日,在紐約著名的卡內基音樂廳,她演奏的是西班牙作曲家薩拉薩蒂的代表作《流浪者之歌》,這是首難度非常高的經典曲目。觀眾的評語是:「小提琴獨奏妙極了!」「小提琴家獨奏精采絕倫,無人可超越」。

昨天晚上,我無意中看到她的一篇演出前的專訪,她的中文名字叫鄭媛慧。

她說:「其實我是從3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但我彈得並不太好。我父親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他希望我也學這行,於是我5歲的時候就轉學小提琴。還挺順利的,小提琴一直伴隨我走到了今天。」

她說,「那時候雖然年齡比較小,但技術已經很高了,很多大人都沒辦法達到的技術,我學琴兩年就已經達到了。」也就是七歲已經達到了很多大人都沒辦法達到的技術水平。

三歲的時候,鄭媛慧的奶奶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說,之前奶奶有很多病,有高血壓,在腰上也長過很多膿包,長了一圈,但修煉以後全都好了。她說這種神奇使全家後來都走進了修煉。她是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之後學習成績就變得特別好,拉琴也是,走到哪兒,老師們都覺得我特別有才華。不修煉的人也說是『天份』,也就是老天賜予的才能,而修煉中我常能感受到這種賜予。」

可是1999年以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到了2006年,警察闖入她家,把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籍資料都給翻走了,也把她媽媽和奶奶抓起來了,「之後媽媽和奶奶因受到迫害而去世了,相隔十五天,兩個人都去世了。」

「後來爸爸帶著我四處奔波,就像流浪一樣。我一直很害怕會被抓,也不理解為什麼政府會這樣對待我們。信仰『真、善、忍』,這有什麼錯的? 為什麼要抓人?我相信現在也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共為什麼要抓像我這樣的人。幸運的是,我來到了美國,生活才開始安定下來。但即使到了自由社會,我好像還生活在中國那種恐怖的環境當中。剛到美國的前半年,我看到警車,心裏也會咯噔一下;自己在屋子裏打坐,都習慣把窗簾拉上,也不敢到外面去煉功,過了半年才敢把窗簾打開。所以,經過這一切,我對《流浪者之歌》有更深的理解,也能產生共鳴。」

確實產生了共鳴,不是一般的共鳴,而是留下了無法忘懷的印象。

鄭媛慧說,「我通常把這首曲子分成三部份。大多數人會把第一部份詮釋得比較激烈,不過我覺得裏面更多的是一種無助和悲哀。第二部份的節奏比較自由,過渡到另一種情緒。最後部份,我把快板部份設想成輕鬆歡快的舞蹈。實際上,我更年輕的時候,《流浪者之歌》是我最愛的曲子,因為我喜歡第三部份的輕快活潑。現在,我更傾向於第二部份,我覺得它能折射出我的內心。在演奏這首曲子之前,我總是設想將要為非常親近的人拉琴……」。

看了這篇報導,我才明白小小年紀就失去媽媽和奶奶的她,為什麼演奏會如此如此打動人心。

「樂團指揮水平高超 令人難以置信」




神韻交響樂指揮米蘭-納切夫非常受歡迎!

過去,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其中就有這個交響樂團的指揮。指揮是交響樂團的靈魂,確實是這樣。按現在人的說法是,這位指揮一出來就能「Hold」住全場。可是他的經歷如何,為什麼會得到觀眾、包括我(他的絕對粉絲)的讚嘆。沒有詳細的介紹。

昨天,也是昨天,看完鄭媛慧的專訪文章後,又發現了交響樂指揮米蘭·納切夫(Milen Nachev)的專訪,哈,這讓我欣喜萬分。

出生於保加利亞、畢業於俄羅斯聖彼得堡音樂學院、師從著名音樂大師的米蘭·納切夫先生也有非常神奇的人生經歷。

「我清楚記得,那時我5歲,祖母第一次帶我去上鋼琴課,就是那第一次與音樂的接觸改變了我人生的命運。我非常喜歡我的鋼琴老師,她的鼓勵使我充滿自信。一年後我首次登臺參加一場全國性比賽,並獲了獎。同年,我舉辦了自己的首次演出,觀眾們是我的家人與朋友。這次家庭式的演出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幾年之後,大約在我九歲時,我在家中自己指揮起勃拉姆斯的第四號交響樂,我陶醉其中,極為喜悅。我沒有看過譜子,只憑著自己的記憶去指揮。我感到音樂與手勢之間似乎有著實質的聯繫,這種感覺激起了我心中前所未有的熱情。」

在逐漸愛上音樂的同時,納切夫先生發現了自己的指揮天賦,在數年的勤學苦練後,他考入了著名的音樂學府,在那裏,幾位名師的指導使他獲益良多。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我開始在音樂學校裏學習鋼琴和合唱指揮。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師,他們並不只是我的音樂老師,還是我今後作為一名音樂人,以及一個「人」的典範。他們其中的一位是瓦西爾·阿爾瑙多夫教授,他大概是保加利亞最著名的合唱團指揮家之一,是他的舉薦和幫助使我最終進入聖彼得堡音樂學院學習。」

納切夫先生告訴我們,他非常幸運的是,遇到了既教技巧又教做人的德藝雙馨的老師。

「在聖彼得堡學院我遇見了另一名非常傑出的老師──伊利亞·穆辛教授,這名教授培育出很多人才,像尤利·泰米卡諾夫、瓦列里·格吉耶夫都是他的學生。他不僅教會我們如何通過手勢來與樂隊溝通,他還教會我們如何發展出自己的風格,如何從理論上及實踐上真正掌握音樂指揮這一門藝術。每一天,他教導我們怎樣與樂隊交流,怎樣排練,怎樣在有限時間內提高樂隊的音樂素養,怎樣讓樂隊成員各展所長。我對他常常懷有這樣的感恩: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一個能懷著「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感恩的人,誰都會喜歡他,誰都會願意跟他做朋友,因為他決不會有害人之心。納切夫先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在國內,我知道有些比較有名氣的指揮脾氣非常大,樂隊的人都怕他,排練時哪個人稍微演奏的出點差錯,指揮摔譜子就走。這不是好指揮。

納切夫先生有他自己的高見,他認為,做一名優秀的指揮,不但要熟悉音樂,更要了解人心。一名指揮最大的成功,是將不同的人融合在一起,這些人可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學習經歷。而他的目標,是要幫助這些人凝聚在一起,發揮出音樂最大的力量。

他說,「首先,在理論上和實踐上你已充分準備好了,此外,你要熟悉音樂的歷史和知識,還有各種樂器的性能。然後,最重要的一點,你得是個心理學家。我們的工作不是與樂器合作,而是人,演奏樂器的人。當你充分到理解到這一點,你的指揮風格會改變。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讓整個樂隊的人理解你,從他們眼中,你能看到,他們受到了鼓舞,他們想要去做到最好。這是一個指揮所能夠獲得的最大成就。

讓我感到驚訝的是,這位在美國正聲名鵲起的指揮家現在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他所指揮的這個被觀眾譽為「是天籟祝福」的交響樂團的名字是「神韻」。

他說曾有幸在俄羅斯最好的樂隊──聖彼得堡愛樂樂團和聖彼得堡學院交響樂團擔任過指揮,也可以繼續在歐洲做個有身份有地位的樂團指揮家。但是,他選擇了「神韻」。

他說,「加入神韻以來,我有非常多的收獲。我掌握了與樂隊的這種不必通過語言的溝通方式,而且非常完美。而我最大的收獲,最感謝的是命運給了我這樣的機會加入這樣的一個藝術團,並與他們分享我的心得。」

「在與神韻藝術團的成員們合作時,我能感受到這種不可思議的默契,在我們身邊的空氣裏,我都能夠感受到。」「就在兩天之前,我們正排練三把二胡和樂隊演奏的一首樂曲,不需要語言,僅僅通過眼神的交流,我就能知道她們的需要,她們也能理解我的意思,她們的演奏與我的指揮是完全一致的。」

「特別是我們都是有著相同精神信仰的法輪大法修煉人。我們一起生活、學習、提高,我們一起打坐時感覺到被一種正的能量場包圍。無疑這種正的能量在我們演出時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一個花絮──場外流淚聽完整場演出

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個新聞,說神韻交響樂團2015年的首場演出,在10月3日下午1點30分,在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有一位買不到票的聽眾在場外聆聽,一直感動流淚。

他是居住在多倫多北部的城市蒙特利爾的Rouillard先生,他一直想觀賞神韻交響樂,正好他的太太那個週六(10月3日)要去多倫多參加會議,他勸太太不要乘飛機了,他開車到多倫多,太太去參加工作會議,他正好聽音樂會。他打算到現場買票,但是剛到劇院票房,就聽到工作人員對外面的人說「沒票了,一張票都沒了!」然後就關門了。

Rouillard先生失望極了,他想,這麼辛苦開車來,無論如何也要聽上幾分鐘再走。於是就坐在音樂廳進口處外面的走廊椅子上等著開演,剛好椅子的斜上方是播放神韻交響樂團現場演奏的喇叭。他沒有想到自己坐在音樂廳外面的那個角落裏聽完了整場。

他對採訪的記者激動的說:「我實在太吃驚了,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竟然能如此打動我,以至於我在角落裏坐了兩個小時。」「我實在太陶醉了,而且我非常吃驚,絕對讓人震驚,這是一場怎樣的演奏,竟能如此打動我的心,而且我很奇怪我竟然哭了,一邊聽一邊流淚,我整個人都被音樂帶走了。」「音樂會非常精彩,我禁不住的讚嘆wow!」最後,他央求散場的觀眾幫忙在劇場裏買了一盤2014年的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DVD,他心滿意足的說:「至少我有DVD,我可以回去聽。」

樂團指揮感覺找到了自己應有的位置

納切夫先生在專訪時說:「有這樣一種說法:『語言無法形容時,音樂卻能表達。』如果讓我來把神韻交響樂團與其它樂團相比,我要說的是在神韻我們不只是演奏音符和曲調。我們表達音樂更高深的意境,不止是表達情感──其它樂團通常只注重表達情感,而我們要超越那一境界──表達更深的內涵。」

「很多觀眾看了演出後都說,他們莫名的流淚,或者有一種被提升的感覺,卻不知是怎麼做到的。我要說這一切應該歸功於我們的內修,和修煉提高後所得到的那種超越表面世界傳達更高深內涵的能力。」

納切夫先生面露喜悅的說:「我感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能令你感恩、令你滿足的一個位置。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

「我發現,這一次機會並不只是令我在美國聲名鵲起,它實際與我靈魂深處的嚮往達成一致,它與我對這個世界的識見達成一致。於是我對自己說:『噢,你找到了你的位置,現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竭盡所能,全力以赴』。」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成長和飛越的背後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在演唱。

一位朋友的小女兒已經看了好幾年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了,朋友說女兒是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粉絲。

耿皓藍每年隨神韻藝術團去世界巡演一百多場,所有的觀眾無不為她的歌聲所傾倒。所以,當她出現在神韻交響樂團的舞臺上時,得到的是觀眾的更大期待。

她說:「有時候,當劇場的燈光很亮時,我會看到觀眾在聽我唱歌時擦眼淚。我看到過很多次,每一次我的心裏都會很激動。」

她說,當自己第一次拿到歌詞時,並不是馬上去背它,而是去理解歌詞的主旨是要告訴人什麼。當唱過幾遍之後,會試著理解它更深層的含義。然後,在排練的過程中會盡自己的所能去表達歌詞中的含義。

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對「歌聲的表現是內心的一面鏡子」,耿皓藍說自己在理解上有一個心歷過程。

她說:過去,無論是求學時還是進入社會後,唱歌給人們聽,總是想著怎麼樣在技術層面提高,把歌曲表達得更清楚,怎麼去詮釋、去讓人們感動。現在的理解是,唱歌是一個很直接的方法,讓人們了解你的內心,了解你的世界,「這幾年在神韻的演出給我很多這種體驗。加盟神韻是我藝術生涯的一個很大的轉折,對我來說它是一種飛越吧。」

耿皓藍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唱歌。當聽到收音機裡的歌曲,她就想要開始學唱歌。她的媽媽帶她參加過很多不同的合唱團,從市級到省級。後來,她選擇去上一所藝術高中,這樣能夠得到專業的培訓。大學的時候,她考進了音樂學院。她說,「對於我的音樂人生來說,一個最主要的里程碑是參加2009年新唐人聲樂大賽並獲獎,這讓我走進神韻,成為其中的一名獨唱演員。」

耿皓藍說:「小時候,我爺爺和奶奶都修煉法輪功。奶奶以前身體不好,每天要吃幾十顆藥,她在修煉法輪功一、兩個月後,身體就變好了,也不再需要吃藥。那時法輪大法在中國洪傳,很多人都修煉法輪功。之後中共鎮壓法輪功,我特別不能理解。小時候,對修煉的理解就在我內心埋下了一個很深的根,也讓我一直按著『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長大後來到海外,在自由的環境,沒有了恐怖的打壓抓捕,很容易就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什麼?她說,發現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在身心、道德層面的提升,加上一年一百多場全球的巡演,我覺得這是自己人生中最難能可貴的一種閱歷,讓我對自己所追求的藝術真諦有了更深的思考。我發現自己保有一種內心平靜、祥和的心態去演唱,反而有更多的觀眾被歌聲感動,被感染。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刻意的追求如何去打動人,不再那樣在意別人對我的評價。這也是我修煉前後唱歌的最大不同吧。」

她說自己演唱的很多歌曲,歌詞都是在講人來到世間的真正的意義、在等待什麼和應該如何做,「如果我不是一個修煉的人,就無法表達那些歌詞的意境」。

藝術總監讓她掌握了失傳一百多年的古典美聲唱法

「神韻」無論是藝術團演出還是交響樂團演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無論獨唱獨奏都不使用麥克風。這是我幾年來的觀察。

索尼唱片公司的A&R 協調人丹尼爾·雷斯特雷波(Daniel Restrepo)先生是負責發掘、訓練歌手或藝人的主管。

他說:「我覺得神韻交響樂團令人難以置信,這個文化絕對需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整場演出,音樂家的素質,從歌唱家的美聲高音演唱到每個音樂家……水準如此之高,你能看得出來所有的細節都精雕細琢。」

從技術層面來說,「我看見神韻樂團並不使用麥克風,所以一切聲音都是天然的,所有的聲音都是直接來自於樂器的演奏,你的感受直接來自於音樂家們對樂曲的真實詮釋。還有指揮家和獨奏小提琴手,雖然這個音樂廳非常大,但是你能夠聽到獨奏的聲音,你能夠聽到獨奏時的樂調。這實在是太神奇了,對我來說,完全難以置信。」

耿皓藍說:「當今世界上的美聲唱法逐漸走入了沒落,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歌劇唱法是真正傳統的、古典的美聲唱法,但是隨著社會潮流的變遷,傳統文化、藝術的逐漸失落,一百年後的今天,那種正宗的、傳統的歌劇唱法已經遺失了。我在學校學習的也是現代的美聲唱法,而當我來到神韻的時候,我才認識到我過去的發聲位置是不對的。」

耿皓藍說:神韻所有的歌唱家現在使用的都是「最傳統的發聲方法,也就是過去古典的意大利歌劇中的唱法。這是不同於現代美聲唱法的,美聲唱法已經慢慢改變了,與原始的不一樣了。神韻的歌唱家採用的是古典的訓練方式,我們的發聲位置是不一樣的。當然,這是非常難以掌握的,因為我們是用中文在唱。」她說,「很多觀眾一聽到我們的歌聲,就覺得與他們平時聽過的美聲唱法演唱很不同,但又知道這個是好的、對的唱法。」

難怪,我發現神韻的歌唱家們現在個頂個兒的,都唱的非常棒,有觀眾說「女高音歌唱家音質音域令人稱奇」「男高音的歌聲很獨特」「男高音音色寬廣華麗」「男高音令夜晚生輝」「歌唱家純淨的音質讓我感動落淚」……

正宗的、傳統的意大利歌劇唱法已經遺失一百多年了,神韻的歌唱家們是如何把這種唱法找回來了?

耿皓藍在專訪中爆出這個最大的秘密說:「我們的藝術總監是真正掌握了失傳的傳統美聲唱法的大師,他把最傳統的、正確的、最原始的那種歌劇唱法親自傳授給我們,使我們可以把它重新帶回到舞臺上,與觀眾分享這種失落的藝術。」

她無限感恩的說:「回首我的藝術生涯,這一點是讓我覺得最最幸運的,也讓我每每滿懷感恩的心,竭盡全力把這份珍貴的賜予捧給觀眾。」

習近平應該看看,讓老百姓也看看

神韻藝術團和交響樂團的藝術總監是誰?為什麼這位藝術總監搞什麼都會成功?難道是一位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人?這一直是我的朋友們看完演出後非常非常渴望知道的答案。

要知道,這幾位可不是誰都服的主兒,這次他們專程一起從中國來紐約看神韻交響樂(呵呵,順便才是看我),說明年年初還會來看神韻藝術團的新節目。不過,他們說,希望習近平能大刀闊斧,讓神韻明年就能去國內演出,省的他們還得跨太平洋。

這幾位哥們兒說,「人家神韻可是原汁原味的復興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百聞不如一見。」「習近平應該看看,讓國內人也開開眼。」「有現成的擺在這裏,還摸什麼石頭過河啊? 摸了半天,一到春晚就大便乾燥……哈哈!」「劉雲山搗亂?別廢話,把丫喀喳了。這種貨多一個不如少一個!」

我說,如果神韻的主要演出成員都是法輪功學員的話,那這位藝術總監應該是他們叫做「師父」的李大師吧?

哥兒幾個說,應該八九不離十,除了人家法輪功,誰也不能在短短幾年內搞出世界級水平來。如果要讓神韻回國演出,那首先得保證人家的安全,得先把妒忌李大師的江澤民給下了。

根據目前形勢,我估計也許會先去香港演出。香港前特首曾蔭權今年10月5日被控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應該不是偶然的。曾蔭權任期內刁難神韻,在七場票都售罄,演出前三天,宣布不許神韻主要技術人員入境,使演出被迫取消。那是2010年1月份的事。

今年,曾蔭權來麻煩了。「這是好事!」幾位哥們兒異口同聲的說。△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10/16/62248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一位太子黨:驚聞失傳百餘年的歌唱技巧(多圖)
 
 
幽遠美麗的冥王星(圖)
 
 
誠心感動神靈 孝女得福報(圖)
 
 
泰男趴爛泥救遊客不求回報(圖)
 
 
聯合國設文化維和部隊 防IS毀古跡(圖)
 
 
違法人權!哈爾濱女告江 遭綁架禁出國(圖)
 
 
不同凡想 植物的防衛能力(圖)
 
 
習近平去年的講話365天之後才見天日(多圖)
 
 
 
墨子表彰棄利求義(圖)
 
 
良知的選擇《走吧,要活著》(圖)
 
 
德管理機構要求大眾強制召回尾氣排放問題車(圖)
 
 
天災難過不及人禍 官員騙茶苗不付錢(圖)
 
 
我在等待!83歲雙胞胎姊妹同日過世(圖)
 
 
天象大變!習近平近期要下這盤棋(圖)
 
 
小知識:“國是”與“國事”的區別(圖)
 
 
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2)(多圖)
 
 
 
 
他不是一個陌生人(圖)
 
 
粵抗議垃圾場事件升級 村民與警再爆衝突(圖)
 
 
李鴻忠險情!新華網兩分鐘聚焦湖北兩次(圖)
 
 
中國是和平的獅子 永遠不當狼(圖)
 
 
命中註定的錢財(圖)
 
 
最純樸的關懷(圖)
 
 
中國銀行(俄羅斯)開辦個人盧布跨境結算(圖)
 
 
婚禮上獲意外驚喜(圖)
 
 
韓總統朴槿惠率最大規模使節團訪美(圖)
 
 
千萬網民參戰!諾獎和TPP讓路的"一隻大蝦"(多圖)
 
 
當律師必須為自己維權時 中共死期到(多圖)
 
 
波音新型金屬材料 輕如空氣(多圖)
 
 
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發布旅遊安全提示(圖)
 
 
此乃真君子也(圖)
 
 
寬恕比懲罰更有力量(圖)
 
 
IS遭空襲數名要員喪命 頭目負傷入院治療(圖)
 
 
 
 
中國人難獲諾貝爾獎背後的真實原因(多圖)
 
 
命薄的扈載(圖)
 
 
小夥微博籌款救父 3年後如約還錢(圖)
 
 
淘米水的妙用(圖)
 
 
聯合國授權攔截搜查人口走私船(圖)
 
 
山東女告江 德媒整版曝其惡夢般遭遇(圖)
 
 
印度女傭遭殘忍斬手 印度要求沙特立案調查(圖)
 
 
玫瑰星雲︰上千恒星組成的美麗花瓣(多圖)
 
 
不堪難民潮 德地方政府向默克爾發「通牒」(圖)
 
 
報應時間未到 莫怨天道不明(圖)
 
 
樂器之後-璀璨的小提琴(圖)
 
 
歐盟新簽證系統落地中國 申根簽證需錄入指紋(圖)
 
 
律師王宇之子在緬甸失聯超過70小時(圖)
 
 
日照店主遊客互毆 「好客山東」形象受損(圖)
 
 
美國貨輪近日離奇消失在百慕達三角洲(圖)
 
 
奧巴馬用TPP壓習 要看神答應不答應(多圖)
 
 
首次發現太空漣漪 科學家為之驚奇(圖)
 
 
宋太祖趙匡胤賜婚還舊債(圖)
 
 
何日君再來 鄧麗君文物紀念展(圖)
 
 
中國「象牙皇后」非洲落網 走私14年牟利1900萬(圖)
 
 
深圳三千工人罷工圍政府 千警清場一記者被捕(圖)
 
 
聚會吹牛撐面子 飯後同學欲借十萬元(圖)
 
 
奇!月下老人牽線 臉書做媒人(圖)
 
 
一張桌子分兩國 歐洲小鎮趣聞連想(20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