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
 
 
 
 
 

 
 
2011年4月2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蒋方舟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图)
 
蒋方舟
 
【人民报消息】清华,你好!和你的故事要从头说起,虽然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开头可言。2008年,我参加自主招生考试,被清华降分录取。夏天自己拎着大包小包来学校,报导的地点已经有媒体围追堵截,要求我畅想校园生活,我那时说“记录生活的日子结束,生活开始了。”──奋不顾身飞蛾扑火,有“时间开始了”的自我感动劲儿。

如今我已大三,却还没有真正融入校园生活。现在在学校还常常迷路,同学讨论的成绩与保研,我也大都一头雾水。嘟嘟囔囔对学校的不满却说了很多,拿人不手软,吃人不嘴短。时值百年校庆,我想说给学校的,也不是感恩与颂圣,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怨言。

因为身在学校,所以不能仅抱怨些片儿汤的话。白衣飘飘的年代没了,就别再紧紧拽住时间的裙角嗫嚅呻吟;学术之不知礼之不存,也已经没有再捶胸顿足的必要;大师离去,微斯人吾谁与归。大势如此,学院当然不能幸免,所以也别再长歌当哭了罢。

然而,除去以上这些,我对大学仍有抱怨,仍有不满,仍有震恐,仍有大惊小怪,仍有不情之请。

大一、大二的时候,我喜欢拽着人聊政治。当然,大部份情况是我支离破碎地复述着我在网上看到、饭局上听到的只言片语,骇人听闻。我的同学们总是左顾右盼坐立难安,一副盼着人把他们解救走的样子,实在被逼急才敷衍笑道:“中国就是这样的。”

我那时还觉得奇怪,二十出头正是对政治敏感的时期,即使是纯生理上也应有些喷张和兴奋,可他们是如此漠然或畏葸。那时,常常涌到我嘴边的话是:“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现在我发现,他们并不是漠然,我的同学们不是不关心,而是自动维护着政府——仿佛维护着自己将要继承的遗产。清华人是可爱的,愤青少,领导多,内心大概还是有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悲壮,表现出来却是高屋建瓴,虚头八脑的老干部摸样。

陈冠中的小说《盛世》里有个叫做韦国的青年人,理想是进入中宣部,因为“一个国家民族不能只靠物质力量,还要有精神力量,人民才会团结在一起。硬实力重要,软实力一样重要……我是学法律的,可以替中宣部的每一项决策提供坚实的法律依据,配合依法治国的国家政策。”

韦国加入读书会,组织同学有系统的驳斥网上反动言论,举报反动网站,举报“危险 ”教授。是年青一代的美丽领袖。

韦国说:“我今年已二十四岁。二十岁那年我做的十年计划,正一步步实现,但我不能自满。毛主席三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中共中央局五个委员之一。这样一想,我知道我要加倍努力了。”

我身边就有韦国这样的年轻人,越是高等的院校,就越多的如斯荒谬。这也不难理解,北大清华的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少年既得利益者,成熟了,自然也是要沿着同一轨迹,而不能跌落到食物链的底端。于是,大学成了掠夺政治资本的地方。

我曾经旁观过学校的干部们做事,与教育和世俗标准下少年得志的成功者打过交道,他们毫无障碍地接受学校给予的一切价值观,自诩主流,一百年不动摇、一百年不怀疑;他们青出于蓝地运用官场技巧与规则,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有时,我看着他们滔滔不绝地在课堂、在会场说些“主流价值观”的话,心想:“他们真相信这些,真可怕。”过了一会儿,又打了个寒战:“他们其实并不相信这些,那就更可怕了。”

天真与成熟、愚昧与清醒、单纯与复杂、糊涂与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无法分辨他们是哪一种,也无法分辨哪种更可怕。

可是,你分辨,或者不分辨,他们就在那里。我的同学们,我的精英同学们,以后必然会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学术圈或者官僚体系的主要组成部份,手握生杀大权。空气中有种紧张的成分,未来里藏着某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百年校庆快到了,学校里大兴土木黄沙飞扬,新的大楼和建筑一天天显现规模,学术成果在日夜赶工,我刚路过操场,看到四千人规模的团体操在训练彩排。

百年建筑清华学堂去年年底在修缮过程中被烧,现在仍罩着绿色的大罩子,依稀只能看见脚手架。忽然想到,文革时清华“百日大武斗”中损毁的建筑,也早就被修复痊愈了吧。记忆失,而永远不会复得。回顾既往岁月,将会把历史理直、理顺,甚至磨灭,下一个百年,又不知后人会怎样回忆起现世。

百年校庆快到了,逢此盛世,锦上添花的话也不缺我一个人来说,泼冷水却是我所擅长的。往小了说,“母校就是你每天骂八百遍,但不许别人骂一句的地方”;往大了说,“为何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那么,就此搁笔,是动情是矫情,就听收信人的吧。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蒋方舟

2010年3月20日

-----------------------------------------------------------------------

蒋方舟——1989年10月27日出生于湖北襄樊。七岁开始写作,九岁写成散文集《打开天窗》(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此书被湖南省教委定为素质教育推荐读本并改编为漫画书,现已出版作品9部。在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主办的第七届人民文学奖评奖中,蒋方舟获得散文奖。2008年,蒋方舟通过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考试,清华同意降60分调档。同年,蒋方舟以561分的高考成绩入读清华大学,成为该校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新闻8班的一名学生。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26/54580.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蒋方舟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图)
 
 
邱会作回忆录披露中共高层内幕 鲜为人知 (图)
 
 
百年庆 国父孙女孙穗华婉转谴责马政府(图)
 
 
中共侨办老干部揭海外党媒黑幕
 
 
清华百年校庆抹不去的阴影(图)
 
 
网闻:够邪乎 军用物资照样倒卖!
 
 
我的天人合一的故事
 
 
不能总吃独食! "全国共享器官"体系启动
 
 
 
艾青: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一个好消息!日防长宣布联合美韩制衡中共(图)
 
 
网络疯传的艾未未政治言论
 
 
没有未来 中南海惊慌失措(图)
 
 
北京风声鹤唳 多项民间大型活动叫停(图)
 
 
一段没有夸张和虚构的历史
 
 
历史传奇!老毛最欣赏的两位女性(图)
 
 
偷税诈捐!陈光标玩儿的漏了底(图)
 
 
 
 
朱鎔基罕见高调 揶揄央视「胡说、狗屁」
 
 
中共“美国万岁”让白宫噬脐莫及(图)
 
 
加资深外交官:中共怕倒台 控制民众
 
 
1分50秒!从陌生人到铁哥们儿(图/视频)
 
 
谁杀了留学生
 
 
中国过渡政府号召全国大罢工
 
 
国际媒体笑猜艾未未将获何“罪”(图)
 
 
不是幽默 公交车上的预测(图)
 
 
精彩网语 党越来越让人民“激情”了
 
 
男子强抱女友跳江 薄熙来逼迫重庆人"殉情"(多图)
 
 
一目了然 简体字不为人知的秘密(多图)
 
 
丫有卖点!宋祖英抢刘谦饭碗(多图)
 
 
一场不可能告赢官司(图)
 
 
中共欣赏薄熙来发出什么信号(图)
 
 
文革时期乡村可怕的告密风(图)
 
 
中共从煽动工人罢工到如今磨刀霍霍(图)
 
 
 
 
啥?!什么时候古巴有总统了(图)
 
 
半笑话:新华网头条:党是弱势群体(图)
 
 
李庄漏罪案——愤怒过后猜想判决结果(图)
 
 
李庄漏罪案——谁是司法玩偶背后的幕后导演?(图)
 
 
贺卫方: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图)
 
 
令人感慨万千的两则新闻
 
 
网易愚人节恶搞当局 中南海对号入座(多图)
 
 
日本地震,中国脑震(图)
 
 
3个Wonderful 精采小品(图/视频)
 
 
跑题了!新华网驳赵本山住院传闻(多图)
 
 
薄熙来露出马脚(图)
 
 
中共高级将领大胆放言:去台湾要首拜蒋介石(图)
 
 
七级核事故 裂变人类科学观(图)
 
 
为什么救狗不救人?(图)
 
 
辛灏年,中国现代史忠诚的守护者(多图)
 
 
中共与日军秘密谈判内幕
 
 
一位韩裔华人的寒心之旅
 
 
致敬!真正属于人民的相声艺术家(图/视频)
 
 
从日本的核电事故看中国的核电发展
 
 
中共不过是“泥足巨人”罢了
 
 
讽刺幽默:《美国人权记录》背后的“阴谋”
 
 
针扎面人!薄熙来果真近日心脏不适(多图)
 
 
中共深圳“百日会战” “歼敌”8万余人
 
 
大师已去,惟留余音在人间!(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