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2006年6月2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高智晟:中共的天下 罪犯的天堂
——──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215天
 
【人民报消息】我有一个庞大的亲戚群体,有些甚至还从未见过面。我的祖上可考证的几代人都是农民,这也决定了我那庞大亲戚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处于这个社会的最底层。记得母亲在世时,时常给我们讲的一句话叫:“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客满堂”。当我在中国律师界有了一些名声的时候,我的名声、能耐,包括我的财富,都在我的家乡乡亲们中间给予无限度的放大。以至每每“衣锦还乡”时,常有人来打听:“你在北京到底当了多大的官”。这样的、被放大了的名声给我带来的一个最大收获就是,我那原本就足够庞大的亲戚群体被若干倍的扩大。

亲戚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它几乎全部都意味着义务。每个亲戚都是庞大的亲戚群体链环上的具体的一节。当他们,包括我们的至亲,终于帮你澄清了某人就是这样的链环上的具体一节时,接下来的义务就是时时事事去确保在这一节上不会发生问题,我和耿和每年都在这方面要被耗去不少的精力。

最近,又有一个未曾见过面但已被证明了确是亲戚链环上的一节的一个亲戚在宁夏的吴忠市被人杀害。被杀害的过程有目击证人,但人被杀至今已有42天了,当地公安机关百般推诿拒不抓人。

死时43岁的魏存虎,是陕西省佳县裕口乡井畔村人,即我堂兄弟媳妇的姑父。魏存虎离开家乡已有十几年,其间一直在宁夏的吴忠市受雇于他人,为雇主开出租车,尽管收入极低,一家五口确也其乐融融。我的表弟告诉我,大女儿已在当地婚嫁,其他两个孩子最小的也到了17岁。按中国的情况,他也基本上算是熬过了人生的最艰难阶段。但5月16日凌晨4时,灾祸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2006年5月15日夜,与魏存虎同村的一人打电话约魏一起去吃饭,至16日凌晨2点结束后,便由魏存虎开着出租车在街上转悠,车上除魏存虎和他的同村老乡外,还有一位魏以前租房住时的邻居。到凌晨3时,他们把车停在吴忠市利通区的一家医院门口,据车上坐的那两位后来给公安人员陈述的是,他们在医院门口聊天时来了一男一女,两位要搭车,魏说自己车上有人,对方坚持要坐车,魏立即将停在旁边的另一辆朋友的车借来,准备送这两位客人,但双方发生了争执,可能是这一男一女中的其中一位打了电话,所以争执不到一会又跑来了两人,魏当即被打倒在地,随即出现了大量的呕吐,于16日晚23时死亡。家人报案后,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局开始时还比较认真的调查取证,当时的现场证人向公安机关也证实了打人的事实过程,几天后情况大变,公安机关突然变得百般推诿,拒不抓人。我的亲戚一家呼天喊地也无济于事,多次打电话向我求助(该公安局何局长电话是 13909556218,承办干警叫王宏东,电话0953-2025101,手机:13909532323)。

在今天的中国,中共公安机关放纵犯罪,更多的是与犯罪者沆瀣一气进行不法侵害的事例几乎成了所有类似案件当中的规律。一些公安机关的公然不作为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黄有福的两个女儿被绑架的案件中,内蒙古鄂伦旗公安局,呼伦贝尔市公安局的不作为,终至黄有福家破人亡。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至今生死不明,绝望成疾的妻子死在寻找两个女儿的路上,被好心人掩埋,黄有福自己也从此奔走在寻找女儿和上访的路上。黄有福眼下内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他托人转来的控诉材料非常简单,不足400 字,读后让人心里持续的感到震撼。他在一份印有他的两个可爱女儿照片的题为“姐妹俩被绑架,内蒙古公安无人管”的控诉材料中写道:“高律师,我是内蒙古呼伦贝尔鄂伦村自治旗大树镇迤逦乡小二红村的一名普通农民。我的大女儿黄金丽,1987年生,今年19岁,小学文化,身高1米6。我的小女儿黄金红, 1990年生,今年16岁,在内蒙古鄂伦村自治旗大树镇迤逦乡小二红村小学毕业,身高1米61。2004年的6月6日,这姐妹俩在鄂伦村自治旗小二沟镇被云鹏带着一帮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给绑架,用出租汽车拉到了莫旗县他(绑架者云鹏)四弟家,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黄金丽和黄金红的母亲于树珍,每天含着眼泪去找女儿。2004年11月7日,在加格达旗寻找女儿时走丢,因天气寒冷,双脚的趾头全部被冻坏,治疗无效,双脚的趾头全部烂掉了,每天走不了路,只好在地上爬行。为了早日见到两个女儿,我们每天忍受着各种痛苦,挣扎着活着。在2005年4月16日,两个孩子的妈妈见不到女儿病情加重,死在了山东临沂县德平镇范家村,村里的好心人给掩埋了。这一切的悲剧和因果应该由谁来负呢?高律师。

从2004年6月20日,我多次去找小二沟公安局、鄂伦村旗公安局和呼伦贝尔市公安局,他们都不管,我没有办法,才到北京来找青天大人,为我两个女儿和死去的妻子伸冤,我的联系电话是0470-4900104。”

2006年6月28日,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于北京家里。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6/29/40888.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高智晟:中共的天下 罪犯的天堂
 
 
广东三洲村万民暴动
 
 
「七一」看中共 回天无招 (图)
 
 
香港法轮功学员抗议贾庆林访港 (多图)
 
 
六月,中共餐桌上的中暑菜(图)
 
 
北京老这么遭灾也不是回事(多图)
 
 
这家伙入狱可别当小消息看(图)
 
 
父亲饿死 依然相信党的年代
 
 
 
中共谎报台商大陆受害案情 (图)
 
 
中共黑社会治国 “三代表”打劫维权律师(多图)
 
 
我凭什么感谢共产党?
 
 
他根本就是个中共间谍
 
 
晋景公病入膏肓
 
 
一张至今让胡锦涛偷笑的照片(图)
 
 
焦国标抵港 向贾庆林公开声明
 
 
FBI首席反间官员:对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
 
 
 
 
中共要人大出面封杀「突发事件」 让专家恶心
 
 
小笑话:陈至立治下难当文盲
 
 
谴责中共活摘器官议案 所有州议员都说“Yes!”(多图)
 
 
中共军方连动 胡锦涛步步逼近危险
 
 
陈方安生为市民重燃普选希望(图)
 
 
恐惧独立调查 中共拒绝国际人权入境
 
 
烧红盘!七大中资把周小川顶出没顶之灾(多图)
 
 
中共海军774号导弹护卫艇出事 4死13失踪 (图)
 
 
中共揉出一个法!暴力必须在暗处进行
 
 
连续痛失三位成年儿女的母亲(多图)
 
 
黄色录像里的灵异现象(多图)
 
 
一个江泽民永远忘不了的地方(多图)
 
 
小笑话:李长春让儿子噎个半死
 
 
曾庆红晕菜!陈方安生不排除将来参选港首(多图)
 
 
伸手摘桃子!中共皮厚到如此程度的原因(多图)
 
 
他糟就糟在这一跪上(图)
 
 
 
 
吸毒者讲的一个鬼故事
 
 
试试看!在硬币上刻“退党”(图)
 
 
郭伯雄说话还不如贾庆林放屁(图)
 
 
胡锦涛咋处理!陈至立玩儿这不稳定诱因(多图)
 
 
小笑话:空军司令与女经理邂逅
 
 
世界知名生物伦理权威愿加入活摘器官调查团(图)
 
 
陈方安生不「安生」吓坏曾庆红(图)
 
 
中共活摘器官场面在芝加哥联邦广场再现(多图)
 
 
周正毅盼立即赴澳 曾庆红下令宣传三人(图)
 
 
上海小偷和警察应该调换工作位置的理由
 
 
大纪元特稿:王文怡依然站在南草坪上 (图)
 
 
高智晟:一个普通反腐公民的悲惨命运
 
 
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们下地狱讨钱(多图)
 
 
新疆建设兵团的几件旧事
 
 
纽约时报记者测试中共网路监控 (图)
 
 
发生这事,郭伯雄打算枪毙谁(图)
 
 
浓烟怪雾为何杀入北京就罢工
 
 
胡锦涛指办刘志华 十七大将近中共权斗激化 (图)
 
 
会点头的马和幸福的羊(多图)
 
 
招揽赴大陆移植器官 一台湾中介被罚(图)
 
 
中共空军「黑六月」──又一架军机坠毁
 
 
神秘怪雾突袭北京 《新京报》为2008奥运担忧
 
 
德国「人民报」关注中国留学生妻子被绑架事件 (图)
 
 
王文怡走出法庭 中共恼羞成怒 (多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