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6
 
 
 
 
 

 
 
2016年11月7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中共体制道路上的真实风景(3)(多图)
——专题:检验中国人权实况
 
高智晟
 



高智晟曾发表著作《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我们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份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耿和娘仨成功逃离

两个孩子必须能够正常上学,这是我终于愿意苟安下来的理由,也是我的最后底线。然而,周永康及其打手于泓源、孙荻们却认为这是终于可以迫我俯伏在地的软肋。他们曾公开在我跟前调侃说过:「老高有着他不同阶段的『七寸』,过去是老太太(指我母亲),现在是俩孩子」。他们利用这个被每一个家庭都当成的关键时期,不断施以一些极其愚昧的举动企图,据此实现他们的美梦。

在这个问题上,我多次强调过,如果你们不从中作梗,我有条件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虽然其中也有许多具体的困难(在北京有孩子上学的父母都知这苦的沉重,这是黑暗政治制造出的一个大苦)。他们提出:不许我自己解决,是绝不允许我自己解决,由政府来解决,说要将我的问题打包解决,如果我愿意的话,他们会下文件专门解决,给俩孩子安排最好的学校。说白了,还是逼我入伙,成为「利益共同体」。我心里清楚,凭着周永康、于泓源、孙荻(注: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处长)等人的智商(我几年来和他们零距离相处),他们会死攫住这条绳子不放,所以我们之间的再次冲突也只剩时间了。他们多次来讲:「老高,政府的正式文件都准备好了,你们附近的最好中学是十七中学,只要你一句话,不光他们的上学,今后的工作安排政府都全包。」

2008年7月28日,我们全家被押上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我头上悬着的剑掉下来只是个时间问题了。为了不使耿和担心,当局关于孩子上学问题上的舞剑蠢动我从不向耿和提及,知道终于是瞒不住的,但只是觉得能让她少知道一天亦可。

头上悬着的剑终于还是无可挽回地落下:格格上不了学。孩子上学的问题岂能小觑,更哪堪儿戏。女儿以各种方式向我们抗议,孩子究竟没有错,上学在父母面前也是她的必当保有的基本权利。她们娘仨已于8月底回到北京,而我还是被滞阻在乌鲁木齐。孩子上不了学,对方已越过了最后的底线,我立即动身回程北京,好在新疆警方巴不得我早日离去(每次回到新疆,当地警察看管我时,竟公开讲,你逃离新疆我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们还会派人悄悄盯着你,只能回北京,不能逃出境)。

回到北京又能如何。中共黑暗势力是完全游离在法律之外的。一个文明的社会里,独立的司法救济途径,是为所有寻求它救助者准备的安全可靠的救济力量,但在野蛮的政治下,司法却沦为任凭秘密警察们抟捏的玩物。我突破所有的「不准」,寻找能尽快解决孩子上学的途径。为了不愿与他们过于激烈地冲突,我避开了不准孩子在北京上学这一途,忍辱在大批秘密警察的跟踪下,与陕北绥德县、河北邢台市、北京顺义、山东烟台外国语学校联系(这是孩子一个人去的)。而到河北邢台市碰壁后,实在没有了办法就在邢台市打电话向朋友求救,滕彪博士当时是我求救的伟人之一,结果孙荻也打来电话,说不要去外地折腾了,没有用的,回来吧,还是我们帮你解决吧,而且是一定能够解决的。到外地寻梦的期望破灭后,孩子对我们的不满升格,当局对我的不满也在升格。

令我们没齿不敢忘的是,对格格上不了学的事还有一大批善良的眼睛忧虑着,这些善良眼睛从来就在我们的周围。有一天夜里,我外出到藏医院附近打公用电话(我们的电话全被控制,打求助电话又刺激黑恶势力已脆弱不堪的神经),结果一辆摩托车突然停靠在我跟前,我认出其中一位是我曾经帮过的北京市民(暂不具名),他们用极快的语速说格格不让上学的事他们都知道,大家正在全力想办法,许多「法轮功」学员正在运作准备接格格到境外去上学,让我们准备好随时走,并给我一个电话,等跟踪人员反应过来时,摩托车已绝尘消迹。我长舒一口气:这岂非神意,当即决定罢止一切奔突,相信他们的帮助会是具体而实在的。

作为一种默契,我后来经常晚饭后下楼遛达,而大批跟踪人员中,从一开始死心塌地的坏种就只是极少数,而其余大多数只是把这当成一个技术活或者是个挣饭钱的活,更有极少数人则尽一切可能帮助我们一家。尽管当局下死令贴身跟踪,可实实在在贴身跟踪的始终只是其中那几个人,他们上班的人员配置规律我了如指掌,甚么时候出去,有多少空间可利用,我基本心里有数。有一次我骑车去幼儿园接天昱,几名跟踪人员也骑车而随,到了幼儿园门口,一个小伙子利用门口大批家长的身影掩护走过来给我说了一句话:「老高,我们的人对你是尊敬的,只要是我们哥儿几个的班,我们的跟踪是拉开距离的,但这是不符合上面要求的。」耿和她们娘仨逃离中国时,就有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功劳。有人曾实在地给我当面说过:「大姐她们娘仨走之前我就知道了。」

终于,有一个消息送给我,说格格可以走了,在看不见的力量的帮助下,格格迅速甩掉跟踪者秘密离开北京赶到指定地点,结果第二天夜里孩子又回到家里,问明就里,因是用一个法轮功学员家的同龄孩子做身份掩护,会给那孩子及其亲人招致毁灭性的灾难,她因此跑了回来。这些善良的不曾相识的人愿冒一切危险帮助我们,却是我们不能接受的,这一途出国努力终辍。

终于,我们又于2009年1月7日获得了一可靠信息,让我们于1月9日上北京至昆明的客列,一路上会有人指引她们娘仨前行。终于历经了些周章后,她们娘仨成功逃离中国大陆,成了「盛世中国」的乱离人。

生离死别 妻女逃离中国




妻子耿和及儿女逃到美国后,呼吁寻找被失踪高智晟。

2009年1月9日早晨,按此前绸缪,我要离开家引开楼下的「眼睛」。全家人拥抱在一起作最后的告别。除天昱外,全部都默默地流着眼泪,然而格格却哭出了声,继而是耿和。「悲莫悲兮生离,痛莫痛兮死别」,悠悠岁月,百年身世,惟有此情苦。苦,谁最苦?是我的妻子耿和。她们娘仨离家,大的懵懂,小的得不懂,去离故土而又亲情不能别!我常不忍想像她最后离别那个家时胸中的那种痛。我不仅不能送别她们,而且她们还得去一个很大的家具卖场,设法甩掉跟踪者后从地下停车场搭车奔向火车站(这是策划好的细节。但实际上如何摆脱跟踪而成功逃离的过程,我迄今不清楚,也不忍心问耿和),我无法想像她是怎样地带着至苦的心与这一切周旋的。而真正密集与苦难交涉的时间则更在后面等着她,她在逃离中国边境时、在泰国时,以及一直到美国初期遭遇的苦难多不胜数,可她从不给我讲,仅女儿偷偷地给我讲过一点;耿和总是害怕使我知道了她受的那些苦影响我的心情。

她们的逃离,境内所有的作用是由「法轮功」学员筹谋和发挥的,离境后,由于需要更具规模的帮助力量,故而由「基督教对华援助基金会」全面接手,该基金会负责人在第一时间飞抵泰国,实施以具体的帮助运作。但对于耿和她们娘仨在外面的困难遭遇,中共黑恶势力也不时给我讲一些,意在动摇我的坚持。于泓源(我昨天才得到消息,说他又升官了,作为黑恶势力在北京最凶残的打手之一,他被拔擢当了管律师的司法局局长,我对此没有一丝的惊讶,那种凶残、恶辣及冷酷正是中共恶势力在中国生命得以残存的理由和最后的生命保障,在凶残打压异见者的问题上,周永康或者其中共同流是没有区别的)至少有过两次或多次给我讲过她们娘仨去外面的困难遭遇,诸如2010年底他来到军队的秘密囚禁地找我谈话,用他的说法是「再给你一次活路的机会」。他告诉我:「据军方传来的确切情报,耿和她们在外面的日子很不好过,大子儿(指钱)没有收到几文,而且已搬了至少三次家了。其实我们有自己的情报收集渠道,你老婆跟前就有我的人,我不怕你知道,机会不会无限期地等着你,执迷不悟死路一条,只要共产党还在,活着走出这个门?你想都别想。真他妈贱,要钱,我们给,大手笔,偏要跑他妈外面去收些小子儿(指我们出国是为了到外国去收敛钱财)。」还有一次,于又找我谈话「再给你一次机会,让耿和她们娘仨到中国驻美使馆去,到时我们出一笔大的安家费,我亲自到外面去接人。」他说:「她们都快困死啦,不要再造孽啦,让老婆孩子回来吧。」

终于,耿和她们娘仨还是成功地逃离。当天下午我回到家里,一开门,一种从未有过的凄凉袭来,我坐在沙发上一连数小时纹丝未动,受领着那种凄苦,当天夜里我没有吃饭,把她们娘仨各自的拖鞋摆放在往常摆放的位置上。我整夜不愿进到卧室,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此后几天,当局负责盯踪她们娘仨的王胖子每天打电话问她们娘仨怎么几天不见了,是不是有甚么名堂,我说家里准备搞装修,她们在家里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后来追问得紧了,我说:「其实我前几天是骗了你们的,那天她们甩掉跟踪实际上是去外地玩去了,因为刚好有一个战友一家要外出玩,她们也就去了。」待她们娘仨终于到了泰国后,我清楚自己很快又要被抓了,我于第二天的凌晨4点驱车赶回了老家。到了老家继续骗他们说,她们马上就会回到陕北来同我一起过年,但终于他们不再相信。

警察带我岳父寻尸




这是2009年1月9日妻子儿女出逃之前的高智晟全家福。

新疆之行正好为五个月,其中一半时间是在半软禁中,一半时间是在秘密囚禁中。期间的经历,真使人怀疑这是在人间。我极不愿意让我的亲人目睹我的困难处境,尤不愿使我的岳父母两位老人目睹这一切,可这一切终究还是在那几个月里实在地发生在了他们身边,这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痛,而更给他们造成了几近毁灭性的痛。

「高智晟失踪了,可能已经被害死。」老人们的单纯善良,中国黑暗势力的诡诈、冷酷,两项交融激荡,终于衍生出高智晟是被维吾尔人绑架了,而又被杀死了,只是死尸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而已,这样一个虚构的局面。不是亲身经历,不是老人们后来面对面的讲述,很难使人相信这是一个政府的勾当。他们假戏真唱,煞有介事、心细如丝的、一脸真诚的扑灭着我亲人心里的任何一点希望。

最令人不耻的卑鄙是,北京负责全天候监控我的几名秘密警察,他们亲眼目睹了我被野蛮的绑架的全过程(而且就是他们策划的),却根据于泓源的指令,从我「失踪」的第二天起,他们「热情真诚」地全天陪着我的岳父,寻踪蹑迹,遍贴寻人启示,奔波于太平间认领尸体。他们的「热情」摧毁着我的家人的最后一丝希望,因为我的亲人全认识他们,都清楚他们24小时和我在一起,现在连他们也在到处找我。此举造成了我全家几近最后的绝望。

可怜天下父母心,从我「失踪」的第二天起,我的岳父制作了寻人启事,每天步行几十公里在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张贴,并在我居住区周围的超市、书店、药店、报摊、饭馆拿着照片打听消息,晚上回到家里就开始在报纸上查询尸体认领启示。数百份寻人启事贴完之后,老人每天就奔走在各医院的太平间去认领尸体,稍有时间,就会到和平渠附近转悠,以期侥幸发现我的「尸体」。

中共当局为了在精神上最后摧毁我的家人,一直派人在我的岳父身边跟踪他,并在一次岳父正在一个太平间认领尸体时,精心在我岳父及两个妹妹面前演了一场逼真的闹剧。后来岳父慢声慢语地给我讲了这场丑剧的全过程,我听得泣不成声。

由于中共特务一直在跟踪着老人,对他的行踪掌握的很清楚,那次老人循着《招认尸体启示》到一家医院太平间去认尸,由于该尸体身长一点八米,除面容破损无法辨认外,其余特徵与我极其相似,终于老人无法做出确切的判断却又无法排除疑似点,就打电话叫三妹及四妹来辨认,就在太平间等待期间,当局精心策划的丑剧在他面前开演了。一辆「依维柯」警车停至太平间门口,一群衣冠楚楚的顶国徽的警察走下车,吆五喝六地让太平间里面的人出来,说「警察执行公务」。

岳父说「一看人家很专业,很正式,个个戴着白手套、白口罩、照相机,摄像机,软硬尺各种工具一应俱全。」勘验检查的便是岳父刚看认的那具尸体。「他们检验的很认真,又提取指甲,又提取头发的,折腾了半个小时。」检验结束,一群大盖帽从太平间出来,其中两位站的离岳父很近的警察摘下了口罩,叼上了烟,其中一位吸了一口烟抬着头说:「可以肯定不是高智晟。」另一位说:「跑到哪里去了,害的我们每天跑太平间。」这两句「无意间」的话,在老人听来如五雷轰顶,因为一家人心里还存着那么一丝侥幸,认为我可能是被警察绑架去了,而眼前的现实是,警方每天也在「寻找我的尸体」。

老人说他听完后浑身颤抖不止,双腿无力支撑身体,本能的扶着墙勉强的站立着,思维突然出现模糊状态,他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来做什么,以致三妹赶到他身边时,他竟不认识自己的女儿。「叫了三声爸爸,他像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一样没搭理我。」三妹后来说。他说那天两个孩子怎么将他送回家的,他迄今回忆不起来,回到家,坐了几个小时又恢复了正常,又回到了痛苦中。

两个月后,老人对我的生存再不抱幻想,他说,他开始流着泪整理我留下的「遗物」,对女儿们讲「高智晟留下的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双袜子,一支笔都必须给包裹好,保存起来,将来交给格格和天昱,这是他们的父亲最后留在人世的东西,要告诉他们,爸爸是个好爸爸(我在记述这段文字时,多次站立起,多次举头,以转移注意力,但仍数次因眼泪而顿止。我自己又极度重亲情,我欠亲人的感情太多了!而终于无力将自己完全属于他们,我虽大痛,而他们的痛远远超我,因我常无与这痛交涉的时间而又终无痛!痛终于尽悉归于他们,高智晟在这里向你们说对不起了。)

老人告诉我,由于他哀伤过度,一度时期出现食量下降,睡眠不足的状况,至2010年初的一天早晨临起床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个不认识的人走进他的卧室,站在他床前告诉他:「高智晟没有死,他仍活在人世,现在被关押在陕西,你不要担心。」他说他刚想问一下详细情况,结果就醒了。老人说这个梦又让他的内心有了死灰复燃的盼望,「现在看来,那个梦中人说得的全是对的。」老人见到我后说。

这个无赖政权一直否认我在他们手里,为了「证实」他们没有说假话,真是煞费心机,北京警方负责监管我的人员陪着我的亲人到处「找我」。新疆警方一边在对我施加酷刑,一转身即在我的亲人面前「验尸」,以「证明」我并不在政府手中。(未完待续)△

(以上是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份内容,转载请注明大纪元首发。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1/7/64490.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中共体制道路上的真实风景(3)(多图)
 
 
李克强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理事会(图)
 
 
无限奥妙! 星云现人脸 惟妙惟肖(图)
 
 
三星在美三大报纸版面 为Note7和洗衣机爆炸道歉(图)
 
 
积善之家 必有余庆(图)
 
 
让毛巾又白又蓬松的好办法(图)
 
 
豫农冤狱9年 疑罪从挂再15年(图)
 
 
铁板牛肉竟是猪肉 服务员:用猪肉做的好吃(图)
 
 
 
小主人掉进水坝 斗牛梗犬聪明求救(图)
 
 
英国首相对欧洲以外国家进行访问 首访选印度(图)
 
 
隽不疑关押"太子" 禀公无畏(图)
 
 
相互扶持、深刻而长久的友谊(图)
 
 
四律师联合发声 反对法院暴行(图)
 
 
太空南瓜及星云水波 有趣星象给万圣节添彩(多图)
 
 
英将投入19亿英镑进行世界级互联网安全建设(图)
 
 
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图)
 
 
 
 
跑步改变了生命找到了尊严(图)
 
 
人大换届 各地独立参选人频遭打压(图)
 
 
急救6小时后 一句"护士没吃饭"暖人心(图)
 
 
飞机遭雷击全罹难 唯一生存者谈奇迹(图)
 
 
美加11月6号周日凌晨2点进入冬令时(图)
 
 
确立习核心 官场哭笑看尽众生相(多图)
 
 
超越人类视觉的银河系 五彩斑斓(多图)
 
 
新闻简述(图)
 
 
宰相卢怀慎家风清廉(图)
 
 
发芽马铃薯的神奇用途(图)
 
 
教徒因聚会受审 律师作无罪辩护(图)
 
 
美男童车祸濒死三次 在天堂见到已故亲人(图)
 
 
中共体制道路上的真实风景(2)(多图)
 
 
伊拉克政府军开始摩苏尔攻城战(图)
 
 
发现太阳系外400光年的超级星环(图)
 
 
陷"亲信门"丑闻 民众要求韩总统朴槿惠下台(图)
 
 
 
 
古代把稿费称为"润笔" (图)
 
 
最良心老板激励了员工(图)
 
 
滇县府发文逼捐 教师借钱扶贫(图)
 
 
男子用褪色笔行骗 11万元借据变白纸(图)
 
 
河南神秘古村转来转去出不来(图)
 
 
韩正入常无望!上海帮制造两客机相撞(多图/视频)
 
 
科学家口中的玄妙"奇异物质" (多图)
 
 
澳出口中国产品或将设立统一标志 可追溯货源(图)
 
 
赵升求道 白日飞升现奇迹(图)
 
 
走进自然收藏树叶(图)
 
 
湘男冤狱20年 案件重启复查(图)
 
 
退休教师节衣缩食 捐款数十万资助贫生(图)
 
 
不可思议!胎儿"出生两次"保住性命(图)
 
 
萨尔瓦多前总统萨卡涉贪腐 遭到逮捕(图)
 
 
正直无私 秉公为民的杜衍(图)
 
 
无私癌女筹食物助穷人(图)
 
 
高校宿舍逢雨必漏 校方不知修好日(图)
 
 
两则儿子救父亲的罕见现代新闻(图)
 
 
菲律宾政府挫败刺杀总统行动 原计划用炸弹袭击(图)
 
 
一个撼人视频!传奇时代的小天使们(多图/视频)
 
 
中国银行在英国推出海外置业新型金融服务(图)
 
 
宇宙已经重组 20年间星系数量增加10倍(图)
 
 
男子经历居然与妻子的梦相同(图)
 
 
逆转胜人生《西洋棋后》的故事(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