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讀者園地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2020年1月5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Sars又來了!神為何分4次滅羅馬帝國(多圖)
 
梁新
 



這是古羅馬帝國發生黑死病(鼠疫)的淒慘街頭景象。人無法與肉眼看不見的病毒對抗,只能乖乖束手待斃。人哪,應該光明的活著!只有真心敬畏神的人才能走到未來!


2003年4月份爆發Sars,口罩脫銷,等疫情緩解後摘下口罩,臉上有個清晰的口罩印兒。

【人民報消息】北京2019年10月份確診兩例肺鼠疫後,業內人士當時稱,中國至少4個省市已鼠疫擴散。到底擴散到多少省市?沒有人知道。

最近又有一個更驚心的消息,武漢爆發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並已擴散到香港、新加坡等地。

自2019年12月初至月末,武漢醫院一共發現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直到12月30日,網絡上匿名曝光了一份政府內部紅頭文件,消息才傳開來。 這份文件來自於武漢市主管衛生和健康的政府部門衛健委,名為《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網上還流傳一張檢驗書,上面明明白白寫道:檢測結果為SARS冠狀病毒!

經過17年,SARS又來了,這次不是非典型性肺炎,而是更兇險的SARS冠狀病毒!

◎ 2003的驚恐又來了!

2003那年,從中國大陸傳到世界30個國家,人人談SARS色變。中共為掩蓋真相稱其為「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

2013年,新快報網站發佈了10年前薩斯期間一張令人震驚的照片。照片批註稱,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2003年,廣州幾名身著隔離服的警察將一名從醫院逃離出來疑患薩斯的病人當場截住拖走。

北京某衛生學校的學生透露說,多年前她的老師曾在課堂上告訴他們,非典時很多患者都給活著焚燒了。

衛校學生說:「當時北京的非典特別嚴重,有很多人已經沒有什麼治癒的希望,但是讓他活著就散布那個病毒,好多人其實就是直接給拉到火葬場去燒了,就是那病人還沒有完全咽氣,然後就直接放棄了。」

北京市民龐女士表示,她曾經聽北京某個醫院的護士描述,一個患非典的老黨員當時大聲叫著,說他是老黨員不能燒他,但還是被人用被子一裹直接扔到焚燒爐裡,活著就給燒了。

據中共官媒《新京報》2020年1月2日報導,不明肺炎的病人都在武漢市一家傳染病專科醫院金銀潭醫院進行隔離治療,外人和家屬一律不得探視。有其他患者家屬表示,家人發病至今已有8、9天,但院方只告知病情得到控制,趨於平穩,「既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也沒有惡化。」至於其它情況,家屬無從得知。

根據黨的需要,醫院被禁止接受一切採訪、拒絕回答疫情的相關問題,甚至連患者是否確定為何種病毒,都不允許回答,要記者去武漢市衛健委官網看標準偉光正答案。

據早報1月3日凌晨報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出現不明原因的肺炎事件持續發酵,相關患者已全部轉入當地一家醫院集中隔離治療。截至昨晚截稿,官方未對此次肺炎的病原檢測結果進行通告說明。香港、臺灣等地則已提高防控層級,希望阻絕疫情入境。

綜合《新京報》與《中國經營報》報導,武漢不明肺炎患者2019年12月31日(周二)已全部轉入武漢金銀潭醫院集中隔離治療。這家醫院是武漢一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醫療救治定點醫院,也是一家傳染病專科醫院。除了確診肺炎患者,目前居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其他呼吸道疾病患者,也會被建議到這家醫院就診。

報導說,醫院目前已進入應急狀態,在相關病房,外人一律不得探視。家屬想要送東西給患者,只能在門口交給醫務人員,不能入內探視。有工作人員稱目前是「特殊情況」。

特殊到什麼地步?怎麼聽著跟2003年集中消滅「非典」病人一樣了呢?

◎怕見Sars,江澤民落荒而逃

2002年底左右,廣東爆發Sars,中共為了開好十六大,隱瞞不報,到了2003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全面爆發,4月中旬Sars攻進中南海,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呼吸極度困難,隨時有去八寶山的可能。江澤民嚇的帶著全家逃到上海。

上海市衛生局那年5月16日在其網站上說,「該市今天又有一人死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這是上海迄今第二個SARS死亡病例。」為什麼上海如此銅墻鐵壁呢?

因為三呆婊江澤民曾警告其親信、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一定要全力保住上海最後這塊地方,否則中共統治就完了。弄的上海黨政頭頭兒們心驚肉跳,從而使上海2例SARS病例的紀錄被「保持」了相當一段時間。後來上海的疫情實在掩蓋不住,江又帶領全家出逃其它省市。

◎薄熙來的夜路走多了

2003年5月4日,據《遼寧經濟日報》報導說,5月3日,(時任)遼寧省長薄熙來對瀋陽市幾家重點單位進行了檢查。在瀋陽工業大學,薄熙來威脅說:「如果一個宿舍發生交叉感染,教育廳廳長要引咎辭職;一個班級出現問題,主管副省長要引咎辭職;要是一所大學發生大規模疫情,我這個省長就引咎辭職。」

遼寧省教育廳廳長當然不想引咎辭職,主管教育的副省長也不想引咎辭職,薄熙來了解他們的心理狀態,於是耍了這麼個小聰明。這麼一來,即使隱瞞的疫情被揭發出來,他這個省長也一點責任沒有:他是被底下官員蒙蔽的!

不過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2012年1月,薄熙來的魔鬼老婆谷開來毒死了英國人伍海德,薄還想耍小聰明,把殺人責任推到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頭上,結果沒成功,自己倒進了監獄,惡報到時辰,得了癌症,2019年12月12日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 薩斯和黑死病(鼠疫)患者真有巨大傳染性嗎?

深圳公安一位專門處理薩斯死人的警察說:「因薩斯患者有巨大傳染性,醫院已不負責處理薩斯病人屍體,這部份工作由軍隊和公安系統接管,死者由部隊統一銷毀。」

薩斯和黑死病(鼠疫)患者真有巨大傳染性嗎?要是說沒有,可口罩短缺,連治感冒的中藥板藍根都脫銷。要是說有,可又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無法解釋。

一個是2003年4月發生在中南海的SARS疑雲,另一個發生在古羅馬帝國末期,都有文字記載。

◎ 中南海SARS疑雲

2003年薩斯肆虐時,死人無數,還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時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還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兒,趕緊追查,最後說是陳雲遺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薩斯(SARS)。

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天天得照顧她,于若木沒被傳染上,而住在距離超遠、從來不見面的吳官正和羅幹倒被傳染上了!這如何能解釋的通?!

如果,1919年4月15日出生的于若木在2003年那個當口因其它病去世,也得說成是非典。但過了3年,直到2006年2月28日,87歲的于若木才過世。

◎ 造成古羅馬帝國滅亡的鼠疫傳染嗎?

另外一個說不清的神奇現象發生在古羅馬帝國滅亡之際,被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用筆墨記錄下來,這對於現在急需逃命的人實在太重要了。

我們先來看看第一次瘟疫的可怕

《聖徒傳》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見證了第一次瘟疫,並用文字記錄下來它的可怕和不可思議。這次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三個人裡面就有兩個人死亡!

約翰的記敘甚為詳細,令人毛骨悚然,他寫道:

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處都有倒斃街頭、令所有的觀者都倍感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園的門廊裡以及教堂裡腐爛。

「在海上的薄霧裡,有船只因其船員遭到了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

田地當中「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谷物」,卻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已經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以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經放牧它們的人類的聲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數不可計數,政府當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有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當一個人手裡拿著工具,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的時候,他也可能會倒向一邊,靈魂出竅(主元神離體)」。

「一個人去市場買一些必需品,當他站在那兒談話或者數零錢的時候,死亡突然襲擊了這邊的買者和那邊的賣者,商品和貨款尚在中間,卻沒有買者或賣者去撿拾起來」。

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於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雖然所有船只穿梭往來,不停地向海中傾倒它們裝載的可怕貨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屍仍然是不可能的。


無論活著時是貴族還是奴隸,此時一律平等!
因此,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個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無論活著的時候是哪個階層的,在這個時刻一律平等。

約翰寫道:「由於缺少足夠的空間,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輕人和孩子都被擠在了一起,就像腐爛的葡萄一般被許多只腳踐踏。接著,從上面又頭朝下的扔下來許多屍體,這些貴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輕男女以及小女孩兒和嬰兒的屍體就這樣被摔了下來,在坑底摔成碎塊」。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以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的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一個說不清的神奇現象被記錄下來

親身經歷了第四次瘟疫的教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這樣寫道:「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伊瓦格瑞爾斯親歷毀滅古羅馬帝國的瘟疫,他最有發言權。他證明在烈性傳染病面前,有人不但不戴口罩、不吃預防藥,而且主動擁抱死亡,結果「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烈性傳染病傳染嗎?伊瓦格瑞爾斯明確告訴後人什麼是真相。

◎ 世界衛生組織的防範疫情資料與名人說辭均誤導世人

美國著名流行病學記者、曾因報導埃博拉病毒而獲得普利策獎的勞裡·加勒特(Laurie Garrett)透露說:「2002年12月初,中(共)國政府得知廣東省出現了新型的呼吸道疾病。但是沒有向世界衛生組織或鄰近國家發出警報。」

在廣東、四川和東北三省等地,軍隊用「封村」的辦法,滅絕了很多薩斯瘟疫爆發的村落。其辦法是:首先切斷電話線,封鎖消息,禁止所有人員離開。有一個村落被封村後,有人偷偷跑出來,結果被軍隊開槍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區,警方基本上是等待裡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後大面積的消毒處理。

加勒特說,當一個SARS感染者逃離廣州,入住京華酒店之時,香港的衛生機構對這個病毒一無所知。它在那個酒店蔓延開來,然後傳播至香港、河內和新加坡的醫院。蔓延至30個國家,造成8000人感染,744人死亡⋯⋯

「最終,2003年,SARS中國本可以防止這個悲劇發生,但是卻選擇了隱瞞和否認。」加勒特強調,而2019年這一次,不論是武漢或北京相關機構,依然只透露很少的任何形式的消息。不僅如此,還抓捕了8個在網上提醒大家注意疫情的人。

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結核病屬於飛沫傳染性疾病,即病原體會藉由開放性結核患者咳嗽、打噴嚏,或說話過程中所產生的飛沫散布;而潛伏性結核病患者則不會散布疾病。開放性結核常發生於鼠疫(黑死病)及愛滋病患者。

另有資料顯示,結核病主要傳染途徑是飛沫與空氣傳染。主要是因為傳染性結核病患者常在吐痰、咳嗽、講話、唱歌或大笑時,產生帶有結核桿菌的飛沫,如不小心吸入患者產生在空氣中的飛沫核,即可能感染,但不經衣服或食器傳染。傳染常發生在與病患同住一室的家人或密切接觸的人。與傳染性病患的接觸時間長短,以及共處的環境是否通風良好,也是影響結核菌傳染的重要因素。

因此,現在口罩和板藍根沖劑成了最緊缺的暢銷貨,滿大街都戴著口罩。

但是,經歷過滅絕性瘟疫時期的見證者們告訴我們,以上的認知都是錯誤的,真真切切的、百分之百的錯誤,戴口罩不管用,吃板藍根也不管用。

那麼,吃什麼,戴什麼管用???有人真急了:不管花多少錢,只要能保我的命!

確實,若是以保命為前提的話,錢就顯得微不足道和渺小了。

那麼,如何能保命呢?

先讓我們看看神為什麼用50年時間分4次滅亡了強大的羅馬帝國,而不是一次解決。

◎神用半個世紀的時間分4次滅亡羅馬帝國

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的50年間, 強大、無人能戰勝的古羅馬帝國被四次可怕的黑死病(鼠疫)滅亡了。

50年是半個世紀,對於一個人來說,很難在人間度過一個世紀,所以50年真的是很長久了。50年分4次,每10年左右,來一次黑死病,直到古羅馬帝國被徹底消滅。為什麼不一次完成?這是神的慈悲,在給活下來的人反思和改過的機會。

結果,活下來的人依然我行我素、繼續幹著違背天理的事情,於是神再銷毀一批,儆醒留下來的人;人不肯改邪歸正,仍繼續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神再銷毀一批,直到古羅馬帝國徹底消亡,留下來的是神認為可以稱作是「人」的生命。

見證第一次瘟疫的信仰者約翰說,「用我們的筆,讓我們的後人知道神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這總不會錯。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裡,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如何能保命呢?那就是做個讓神喜悅的人。因為只有神有能力改變人的生死與命運,而神只保護順天而行的好人。(文/梁新)△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0/1/5/70213b.html
打印機版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Sars又來了!神為何分4次滅羅馬帝國(多圖)
 
 
取消演習 美艦載數千海軍陸戰隊員趕赴中東(圖)
 
 
酷吏之母的告誡(圖)
 
 
法國牧羊人踩高蹺 牧羊高人一等(圖)
 
 
2020全面奔小康成空 訪民唯淚奔(圖)
 
 
大陸醫生親歷不尋常器官移植手術(下)(圖/視頻)
 
 
美籍華裔女孩回國尋親 一群父母搶著認(圖)
 
 
20年前生命垂危婦女 尋找當年好心護士(圖)
 
 
 
士為知己者死 古人交友重義勝於生命(圖)
 
 
讓你見識一下 肺裡長樹 肚皮冒鐵絲(多圖)
 
 
嚴重侵犯人權 古巴國防部長及家人遭美國制裁(圖)
 
 
2019歲末 人權律師與異見人士遭抓捕(圖)
 
 
找到"那把尺" 陳億青為人打造幸福八音盒(圖)
 
 
瘟疫使者不敢到行善人家散播瘟疫(圖)
 
 
適當保養毛衣可避免起毛球(圖)
 
 
糾葛千年的夙怨(圖)
 
 
 
 
英國多處出現奇怪腳印 至今無解(圖)
 
 
12歲女孩打賞主播 花光母親半生積蓄(圖)
 
 
新聞簡述(圖)
 
 
人民報元旦獻辭:卜算子·2020 (多圖)
 
 
2019年美國七件善舉 令網友難忘(多圖)
 
 
敬德保民(圖)
 
 
一個輪迴轉生冤緣相報的故事(圖)
 
 
回首2019年"被失蹤"的維權人士(圖)
 
 
金正恩挑釁推新武器 蓬佩奧籲選擇和平(圖)
 
 
押錯寶!薄家被爆三個壞消息(多圖)
 
 
使館遇襲 川普:伊朗應對此負責 美不會開戰(圖)
 
 
廳官斂財 8年 送女兒兩千萬現金(圖)
 
 
殘疾訪民3兒無法上學 當局逼毀上訪證據(圖)
 
 
一出蠢戲!拉出謝覺哉 只為臭習王(多圖/視頻)
 
 
耶誕卡藏求救信 樂購暫停自中進貨(圖)
 
 
安全擔憂 美陸軍緊隨海軍禁用TikTok(圖)
 
 
 
 
官員漠視民命 難逃悲慘結局(圖)
 
 
不圖回報的善良 美夫婦度假獲救(圖)
 
 
薄熙來死 江選定薄瓜瓜當接班人(圖)
 
 
老師連打學生耳光 全班幾乎都被打(圖)
 
 
老撾墜入中共債務陷阱 負債超過GDP一半(圖)
 
 
新唐人新年期間獨家播放神韻交響樂(圖)
 
 
寵辱不驚 德才兼備的班婕妤(圖)
 
 
破千古謎團!埃及金字塔不是埃及人建造的(圖)
 
 
中共密碼法上路 美參議員警告促企業勿配合(圖)
 
 
浙江元培學院改名換制 師生抗議(圖)
 
 
四十七年歷經七死七生 最終罪業消(圖)
 
 
5歲童義賣餅幹 幫123人繳午餐費用(圖)
 
 
曾慶紅人馬賴小民盡給習近平拆臺(圖)
 
 
日本決定派遣自衛隊赴中東 保護船只安全(圖)
 
 
女童以繃帶纏腳自制運動鞋 賽跑奪冠(圖)
 
 
大劫時 總有人能倖免於難(圖)
 
 
神目如電 他們轉生牲畜為還債(圖)
 
 
川普止戈為武 英國預言家談2020(多圖/視頻)
 
 
大陸醫生親歷不尋常器官移植手術(上)(多圖)
 
 
善用冷凍技巧 讓你下廚事半功倍(圖)
 
 
天下第一斜塔在中國 其傾斜度遠超比薩(圖)
 
 
瀋陽研究生肌腱遭砍斷 被迫上網求救(圖)
 
 
新聞簡述(圖)
 
 
聖誕節期間新唐人獨家播出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歸途》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