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
 
 
 

1. 发毒誓跟这幅画结婚的男子危险了(多图)  (94295次)

2. 这是咋儿说的!蜱虫进驻中共中央所在地(图)  (83840次)

3. 2.7亿岁的巨石崩裂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多图)  (72860次)

4. 半笑话:薄熙来,不能把儿子培养成“瓜裂裂”(多图)  (72679次)

5. 《走向共和》爆猛 中共是叛国逆贼(多图/视频)  (60967次)

6. 怪吓人的!新华网这新闻半年刊登一次(多图/视频)  (60745次)

7. 美人鱼!21年后中共为何删除这段报导(多图)  (59111次)

8. 薄熙来的神经绷到最危险的程度(多图)  (58857次)

9. 黑色幽默:中共挺台湾马“正领导人”  (58346次)

10. 红色幽默:扮演毛泽东特型演员谁最像(多图)  (56775次)

11. 薄熙来与遭绑架的冰舞运动员关雪婷(多图)  (55225次)

12. 大凶兆!党90岁时 一个孩子看到的哀嚎来源(图)  (54498次)

13. 贝加尔湖之迷,至今科学家没掰哧明白(多图)  (46527次)

14. 62年首次!党称自己是“中共”(多图)  (46270次)

15. 中共不敢播的完整版国父原音(图/视频/全文)  (44942次)

16. 北京对马英九不耐烦了(图)  (41372次)

17. 看看江泽民都肥成啥样儿了(多图)  (40803次)

18. 一念之差 光研究肉脑袋能有啥结果(图)  (40213次)

19. 我打赌,你绝对孤陋寡闻(图)  (38855次)

20. 2亿多年前的鲎虫跑出来得瑟(图)  (38587次)

 
 

 
 
2011年7月5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四川与中共 多少往事泪雨中
 
张朴
 
【人民报消息】九十年前中共在上海召开一大,据召集人李达的回忆,代表湖南的毛泽东,当时并不是党员。尽管后来毛被中共尊为创始人,人们至今也找不到他登记入党或被介绍入党的记录。一滩浑水,这就是中共的一大。四川人没有代表出席,幸甚!

远离中共,四川人过得有滋有味。在国民党治理下,老百姓不是奴隶,没有被饿死,被屠杀,被运动,被限制一切自由。无论是重庆还是成都,民办报纸每天都在批评政府,揭露社会阴暗面。就连国民党的死敌共产党,也在公然地壮大着地下组织。

很少有人能看透中共。毕竟在夺取政权之前,中共喊的是民主自由,反的是独裁贪腐,扛的是正义进步。不要说青年学子、知识精英,即使是国民党的军政人员,或地方乡绅,都不乏中共的同情者。中共地下党员一旦被捕,通常会有地方显赫人物出面保释。一位老成都告诉我,他几乎没有听说过枪毙共产党。直到中共兵临城下,才大抓一批,杀了几个,那也是在南京政府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的命令下执行的。

中共军队开进成都时,没有鲜花、口号、标语的夹道欢迎。春熙路上的商铺生意兴隆,茶馆里人声鼎沸,电影院前人头攒动。人们的普遍想法是:这就像从满清到民国,日子不也照旧的过。用当年大北茶厅胡老板的话说:国民党在这儿,我喊蒋委员长万岁;共产党来了,我喊毛主席万岁。有啥子害怕的嘛!

不久开始镇反,胡老板被中共公安拉到昭觉寺墙外的树林里,敲了“砂罐”(枪毙)。当年也是镇反积极份子的作家铁流回忆他目睹胡老板被杀的情景:半边脑袋不见了,那铁丝勒过手腕的痕印深深可见。

四川人的苦难就以这种方式开始。刚刚上台的中共,以镇反和土改的名义,在四川滥杀了三十万人。昭觉寺的老和尚告诉我,每天一批批地枪决,白花花的脑浆溅满草地,鲜血把泥土变了个颜色。难闻的血腥味直冲鼻孔,令人根本没法念经打坐。

被害者几乎都是无辜者,胡老板就是一个。他为了过当官的瘾,花钱买了个国民党调查员头衔。中共号召国民党军、警、宪、特人员主动自首,胡老板第一时间跑到派出所登记。他以为就此解脱了,孰料中了中共的圈套。

辛亥革命元老夏之时也是一个。夏之时曾任成都革命军总指挥,蜀军总司令。30年代退出政界,回到家乡合江,潜心研究佛学。中共杀他,为的是凑够毛泽东下达的杀人指标。

我朋友父亲的表兄,乃金堂县某大地主的公子,供职于成都某银行。中共请求他帮忙劝说金堂的反共武装分子放下武器,他办到了。镇反时,那些接受招安的反共分子连同表兄一起,统统被枪决。临刑时表兄只说了一句话:你们共产党不讲信用。

土改杀人也大同小异。诗人流沙河讲过这样一次经历:十多个地主并排跪在少城公园的审判台上,在喊打喊杀的口号声中,挨个地被要求交出钱财。谁要斗胆回答没有,身后的解放军立刻对准其头部开枪。

从未见过的恐怖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惧,夜里小孩若不听话老是哭,父母只消说一声:解放军来了!小孩马上收泪止声。随后几年的一场场运动,把四川人彻底打趴下了,中共要的就是这种战战兢兢的效果。然而,四川人怎么也想不通的是:都乖乖地做顺民了,共产党仍然不放过他们。

1958年的大跃进,现在已经很清楚:这是毛泽东企图称霸世界的努力。要大规模从苏联和东欧进口军事工业项目,必须大量出口食品。为了满足毛的野心,中共在四川的头面人物李井泉,搞了个反瞒产私分的运动,以便把粮食从农民手中夺走。其做法之一,就是逼迫农民在产量上吹牛撒谎。

在我的老家宜宾,一些生产队长被倒吊在村里的广场上,拷问他们:每亩生产多少斤小麦?如果实事求地回答“四百斤”,立即挨打。说八百斤吧,还得挨打!结果,有的人不得不把数字提高到一万斤,有的人因拒绝胡说八道而被活活打死。粮食产量就这样被打上去了,中共的征粮指标也就上去了。农民连口粮也不能留,大饥荒出现了,到1960年,名扬四海的天府之国,大批的人在饿死。

李井泉不仅不把夺来的粮食还给农民,反而调运出四川。他的儿子申在望后来辩解说:这是周恩来、邓小平、李先念下的命令,原因是京津沪等地,正面临断粮。疯狂的大跃进,已经使全中国陷入饥荒。从周恩来、邓小平到李先念、李井泉,无人不清楚调粮的可怕后果。他们完全可以从国外紧急进口粮食,苏联领袖赫鲁晓夫已经表示愿意援助中国。但为了维护毛泽东的面子,为了表现中共有志气,更为了掩盖罪恶,隐瞒真相,以继续向全世界编造中共统治中国的所谓丰功伟绩,他们宁可让四川人去死!

这场人为的饥荒,吞噬了四川百姓八百万,平均九个人就有一个饿死。李井泉因调粮有功,在1961年升为西南局第一书记,统管云贵川三省。可怜的四川人,能忍受一家大小饿死,村子饿死一半人;能忍受吃泥土、啃草根、人相食;竟然无人反抗,就连政府粮仓里属于自己的粮食也不敢动。做奴隶做到这份儿上,我真的无话可说。

文革压根就是中共的一场内战,自上而下,波及社会各阶层。在四川,文革的每个阶段都是一场大戏: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最终人人都成了牺牲品。

我曾跟随红卫兵去地主儿子家挖“变天账”;曾在学校里参与羞辱老师的行动;曾流落街头,与黑社会为伍;曾目睹父亲被批斗被毒打;曾到处寻找被造反派抓走的母亲;也曾旁观过最惨烈的武斗,身边横七八竖躺满被打死打伤的工人。

文革在我心头激起的震荡是终身的。它对四川人的影响,远远不像镇反与大饥荒似的单纯,几乎家家户户都被牵连进去。因各种原因遭受不同程度迫害的人,超过一千万。无论是造反派还是保守派,无论是高官还是平民,死于群众暴力的,死于批斗的,死于武斗的,死于自杀的,死于刑讯的,死于监禁的,难计其数。文革中四川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是个谜。

我父亲也是在这时被整死。1938年他步行从四川去延安,满怀救国救民的理想。他的忠诚白费了,梦想也粉碎了。对现实的幻灭促进了人们的觉醒,文革期间四川的持不同政见者空前增多。当时满街贴着杀人的布告,你经常能从中看到“反革命分子”或“反革命集团首领”的字样。即使活在最恐怖的年代,他们依然敢挑战中共的统治,寻求自由的道路。

很多人和我一样,以为文革之后的中共,会痛定思痛,推动中国走向民主法治。然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中共的专制暴虐未见减少,而且蜕变成一个个大肆敛财的利益集团。每次回到家乡,所见所闻令我揪心。

镇反中被处死的四川国民党专员冷寅冬,在回答审判者提问时预言说:你们共产党会比国民党更贪污。今日四川的上下官吏,论贪污腐败,已无前人能比。官职从局长到科长,从区长到主任,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为了圈钱,在一条不足五十公里长的郊区河上,要建15座水电站。一项工程哪怕只有苍蝇大小,也会被贪官及其同伙们刮下几根毛来。

追求GDP已成了攫取权力的需要,环境遭到肆无忌惮的破坏。彭州石化工程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工厂建在成都附近,巨量的污染物,包括含苯的强致癌物,将要排入大气、河流。环保人士谭作人奋笔疾书,要求彭州石化迁址。四川当局的回答,竟是判处他五年重刑!

四川的异议人士代表冉云飞第一个出来为他呼吁。冉云飞任四川文学杂志编辑,一流的才华、能力,若要在体制内得名得利,他有的是机会,但冉云飞宁愿踏上荆棘。这几年来他每日一文,驰骋于网络,直呼中共政权为罪恶之邦,发誓要努力使中国获得自由。去年最后一次见到冉云飞,我问他:有没有坐牢的准备?他的回答既简短又干脆:有。脸上带着无所畏惧的微笑。

如今冉云飞身陷大狱,那无所畏惧的微笑一直闪烁在我脑海里:希望,不就在这里?

作者简介:

张朴,四川成都人,旅英华人作家,现居伦敦。迄今发表小说、报告文学、人物特写、政论文章等各类作品逾百万字。他是世界名著《鸿,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的中文译者。他的一部长篇小说《轻轻的,我走了》,被评论家誉为“新移民小说的突破”。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7/5/54969.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四川与中共 多少往事泪雨中
 
 
中共变了,还是宗教变了?(图)
 
 
苦海无边──海外中共间谍备忘录(图)
 
 
《走向共和》爆猛 中共是叛国逆贼(多图/视频)
 
 
胡锦涛不点名表态 薄熙来十八大没戏了
 
 
“中国残联”主席突然关闭微博
 
 
始料不及的“宣传效果”
 
 
生命的界河(图)
 
 
 
卡特只剩“缺德” 匈牙利为何竖里根铜像(多图)
 
 
让图片呛声!卡特签署联合公报后…(图)
 
 
中共不敢播的完整版国父原音(图/视频/全文)
 
 
电影“贱党伪业”的窘态(图)
 
 
中国人真的有劣根性吗?
 
 
入党琐议
 
 
红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歌曲
 
 
黑色但不是幽默:裆味儿传“四海”(图)
 
 
 
 
忒酷!党90岁生日 殡仪馆献唱“等你来”(图)
 
 
中共90年 18层地狱容不下(图)
 
 
“没有官衔”的卡扎菲与钓鱼台的中共
 
 
北大出富豪高官杀人犯就是不出“大师”(图)
 
 
中共不亡 天理不容
 
 
祝寿词!90岁党被新华网黑了(图)
 
 
我只为丁俊辉 李娜喝采
 
 
“党妈”的忧愁与烦恼
 
 
全国“红浪”滚滚 中共垂死保命
 
 
全球退党日 退出中共人数即将破亿(图)
 
 
濮阳英雄PK老江:你玩儿得,我碰得!(多图)
 
 
前车之鉴:亲共和投共的下场是什么
 
 
荒诞年代几时休
 
 
我父亲的乳名,不叫“党”
 
 
“七一”前夕 公审中共预告发出 世界瞩目
 
 
韩寒:中国慈善机构是没希望工程
 
 
 
 
大凶兆!党90岁时 一个孩子看到的哀嚎来源(图)
 
 
黑色幽默:中共挺台湾马“正领导人”
 
 
鸦片专员任弼时
 
 
中共九十周年,唱红保寿?(图)
 
 
《建党伟业》贩卖海外 引发评论联想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怪吓人的!新华网这新闻半年刊登一次(多图/视频)
 
 
2.7亿岁的巨石崩裂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多图)
 
 
“就当没发生” 看英雄沉默
 
 
为什么要我们仇视美国?
 
 
明星姚晨粉丝千万 难挡拆迁
 
 
一念之差 光研究肉脑袋能有啥结果(图)
 
 
熏死你!瞅新华网首页网照(图)
 
 
精彩网语:太经典了,句句实话,一针见血!
 
 
中共官员为何如此厚颜无耻?
 
 
一个“70后”认识了共产党
 
 
看透红朝“红旗飘红歌舞”的阴谋(图)
 
 
网络热词「8000万党员」为啥这一周都烫手(图)
 
 
2亿多年前的鲎虫跑出来得瑟(图)
 
 
「天下奇观」──五大宗教齐唱红歌 (图)
 
 
爆炸 中共在惶恐中等待死亡(图)
 
 
惊心恐怖的迫害与屠杀
 
 
“国母”,一个将“国家最高机密”带进坟墓的人
 
 
一场让全世界都目瞪口呆的“胜利战争”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