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8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
 
 
 
 
 

 
 
2010年3月30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姜维平
 
【人民报消息】从1984年薄熙来由北京空降大连市金县当书记,到2004年其被闻世震等地方官员挤出辽宁省,先是七品芝麻官,后是国企大省的省长,然后是国家商务部长,薄熙来不仅名利双收,而且其太太孩子,以至老子薄一波,岳父谷景生等都一荣俱荣,鸡犬升天,其生活腐败,出入招摇,派头风光,不可一世,在大连以至辽宁省,凡知情者无不切齿痛恨!正如大连晚报一记者说的那样,他操控媒体强奸了民意,否则就他们家族干的坏事,披露万分之一,就地法办,都足够枪毙他十个来回!
此言对矣!不用讲别的,单表他们父子相互勾结,里应外合,以题字为名,敲诈勒索,大肆索贿,足以说明这个在重庆自我标榜反贪打黑的英雄,不过是一个花样翻新,巧取豪夺,贪得无厌的败类,他唯一的不同是比贪官文强更狡猾和厚黑而已。

薄一波是书法家吗?

如果把薄一波和已落马的贪官胡长清和陈绍基做个比较,倒有许多雷同之处,他们一是当大官的,二是喜欢写字的,大概只有中国才有官员用书法骗钱的怪事。这三个人级别不同,字体不同,性格有异,但写的狗爬子字都很值钱,其中薄一波和陈绍基的字,我看过不少,比较熟悉,就艺术来说,他们只能算小学生水平,很不入流,但只因是手中掌握权力的官僚,故身价百倍,他们写的用一字万金来形容,绝不过份!

薄熙来在大连当权十几年,其成了恬不知耻的推销父亲书法作品的经济人,我在新闻界任职时,听到很多有关他帮助其父卖字,变相索贿的丑闻。从金州到大连市内,再到沈阳,人们经常可以看到薄一波的狗爬子字,或做牌匾,或作补壁,因为是名家,是地方一霸的薄市长的老爹,一些官员为了升迁,一些老板为了生意,一些无耻文人为了附庸风雅,纷纷走后门拉关系,收买薄一波的字,慢慢地形成了一种荒诞的产业,真真假假,高深莫测,转手倒卖,身价百倍,不仅败坏了当地的社会风气,而且亵渎了高雅的书法艺术。

笔者少年时代与大连著名书法家于植元为邻居,后又与其过从甚密,八十年代中期曾撰写文章,以《酣墨飘香架金桥》为题在日本《书道艺术》杂志刊发,介绍于先生的学问书法,可证我与其交往深厚,1999年于先生对我说,薄家父子之贪婪和不明事理,是他一生所仅见,他回忆说,他自已的书法作品连日本首相竹下登都得花钱买,唯有薄熙来利用职权硬要白拿,还毫无感激之情。有一年他父亲过生日,薄熙来派大连市政府秘书长孙世菊带队专程赶赴北京祝寿,行前却强迫于先生为其写字,不给一分钱的润笔费,但是反过来大连有些人请薄一波写字,那怕是应酬小品,一鳞半爪,却是一字万金,绝不打折!于先生气愤地说,岂有此理!他还评价说,薄一波根本不会写字,也没什么功力和灵气,全凭官职的虚名,他写的破字仔细一看,连中国古代名家的帖子都没临过,只是小学生的水平,门都没入,这样的文盲也好意思写字卖钱,而且薄熙来脸皮厚,还到处张扬兜售!

于先生说,薄家父子心太黑!他晚年不再无偿地给他写字,得罪了心胸狭窄的薄熙来,多有不睦。有一回,辽宁省著名画家宋某桂被薄熙来请到大连丽景大酒店作画,薄及其手下的人,令有关方面支出了二十多万元,做为报酬,于先生认为不值,给薄熙来写了信,批评了这位画家,他认为不论怎样,可做一家之言包容,但因为薄和宋是近邻,同住仲夏花苑别墅,来往密切,于先生的诤言刺痛了他,从此把他彻底地得罪了。。。。。。薄的死党——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等人,通过监听电话和跟踪方式,得知于先生向我透露了大连苏军纪念塔动迁内幕,我又把真相刊载在香港《前哨》杂志上,恼羞成怒,2000年底,于老担任大连名人协会名誉会长,挂靠市政协,薄熙来公报私仇,以查处该协会会长王某斌经济问题为由,不仅判了王会长有期徒刑12年,而且还恐吓已是古稀之年的书法家于植元,百般折磨,以至他酒后猝死。薄熙来终于为他爹薄一波报了仇,只因为于植元认为他父子不懂字只懂钱,便遭如此大难!天理何在?

一字万金不是夸张

薄熙来在辽宁省这十几年,不用讲批租土地,官商勾结,私下发财,光替他爹卖字索贿的钱就是天文数字。

人常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笔者年轻时交友广泛,多有耳目。许多企业老板与我往来频繁,我经常在他们的办公室或寓所里,见到薄一波的题字,甚至有的人自家收藏多幅,尺寸不一,内容各异,但价格均不低于每字万元,没有一幅是白送。既然如此,他们也个个感到受宠若惊。有一个搞房地产的姓王的老板对我说,他的这幅由薄一波书写的大中堂,不过四尺,竟收了一百万元!我说不值得,因为我以前和中国画院副院长卢禹舜是好朋友,其当年在黑龙江省美协任主席之职,其人品,画品都堪称一流,但他的写意山水画,也不过每平尺三万元左右;再说范增,乃书画大家,虽舆论对其品行多有争议,但其作品则洛阳纸贵,人所共识,其1990年曾书赠本人四尺书法中堂一幅,2009年北京文物古玩界权威人士估价不过十万元,而中共元老薄一波呢?他的书法就算是名人字画,也不能超过卢禹舜和范增吧?

还是这位老板在2007年与我久别重逢后,一句话泄露了天机。他说,你写文章,挑人家薄熙来的刺,他能不抓你?!看我,花大钱买他爹的字,他给我批项目和地皮,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我也知道薄一波不会写字,但挂在这里,把找麻烦的人吓跑了!我还靠薄熙来赚了大钱!。。。。。。

就是这样,由于薄熙来的精心运作,薄一波的字在大连成了时尚艺术品和敲门砖,它成了荣誉和权利的象征,由此他们的家人,秘书都发了大财,薄熙来太太谷开来一度深受启发,也不甘寂寞地里外忙乎,或介绍宣传薄一波的字,或牵线搭桥赚钱,以至利令智昏,她求大连著名画家张某军教他画写意山水,叫儿子瓜瓜和邢良坤学陶艺,忙得不可开交,真是父子三代一切向前{钱}看!什么钱都赚!大连一位著名画家对我说,反正他求人不付代价,等学会了,画个人模狗样的东西,也坐收银子,有人捧场,哪像我们?

甚至,在那段薄熙来独断专行的日子里,大连风行与薄家人员合影的照片,连一张和薄一波坐在一块的留影也价格不菲,许多人以能中介此事,和薄家拉上关系为生,也赚了钱,令它人眼红。

2007 年,在大连一个黑龙江籍的房地产老板办公室里,我不仅看到他和薄一波的合影,而且还欣赏了他的歪歪扭扭的粗制滥造的所谓书法作品,它既无功力,又没章法,连运墨都不会,活像几个枯枝败叶,在风中摇摆,挂在墙上显得很不吉利,但该企业老板说,他自从有了这个东西,财源滚滚而来,他由薄市长处,批到了几大块位于大连立交桥下面靠铁路的廉价地皮,先贷款征地,再预收客户的购房款,靠盖民房发了大财!这叫书法效益,也叫一本万利啊!我问他买书法花了多少钱?他讳莫如深,一个劲说,不谈政治!不谈政治!。。。。。。我想,难道用薄一波的书法掩盖以权谋私的罪行,不是最大的政治吗?薄熙来应当明白:在他当权的地盘上,老板和贪官买的不是他父亲的字,而是他手中的权力,这是一种情节严重的行贿受贿的卑鄙的手段,是极大的犯罪!

就这一点看,被他抓起来的原重庆司法局长文强,收取某人一幅假画竟做价巨额受贿款,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所不同的是,文强是收了一幅画,薄熙来是既收藏名家字画,又高价强卖他爹薄一波的劣作!真是恬不知耻!其耻胜过文强百倍!

薄一波捐的款,是卖书法的钱?

回顾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贪财成性的薄一波竟然慷慨解囊了一把,把全国的新闻媒体狠狠的忽悠个晕头转向,他一下子向山西省“希望工程”捐了三十万元,使人们对中共元老薄一波刮目相看,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啊,他是机关干部,哪来的这么多的钱?为何偏偏在此时风光一把?其真实目地究竟是什么?大连知情者议论纷纷。

有人说,薄一波近年因在大连卖字太多,招得老干部嫉恨,他们晚年大都写字卖画,比如崔荣汉,郝正平等人,却收钱不多,故写信给中央,薄一波自己也觉地有点过份,所以从卖字得到的巨款中挤一点也没啥!但薄熙来私下对他的哥们说,是我父亲几十年来出书写字,辛辛苦苦赚的钱啊,他无私地捐给了生他养他的故乡,说明他有境界,这样一报导,把不了解真相的老百姓,忽悠得流眼泪。但北京和大连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他爹捐的钱是薄熙来“小金库”里的银子,这样的“小金库”在大连比比皆是,比如彭永毅任职的所谓大连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每年罚没款多达2000万,这30万不过是九牛一毛啊!
精明的薄一波知道,只有儿子薄熙来上台,才能不被人民清算,否则吃进的肉,就必吐出骨头!于是他和中央有关方面达成协议,一方面为了堵住大连知情者的嘴,一方面为了薄熙来争当中共中央后补委员,薄一波不得不作秀,把钱花在刀刃上。

总之,为儿子花钱铺路买官位,薄家父子认为这是千秋万代永保基业的大事,但可惜,尽管薄熙来机关算尽,还请陈某芬写了题为《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的长篇报告文学,为自己大造舆论,但还是未斗过闻世震等辽宁省地方官,在对立面的视线里,他依然没能掩盖住自己贪污腐化的斑斑劣迹,如同今天打黑除恶搞运动一样,最后以失败告终。据称那次党内选举,他连一票也没得到。

难怪,此后他大病一场,在星海湾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买了一本《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的书,请他题名纪念,他忽然发飙,扯过此书,丢在地下,扬长而去,令众人瞠目结舌,无所适从。一位大连老记说,薄熙来想起他们父子二人,花了几十万请人写书和捐款的事,钱财却打了水飘,岂能不窝火?

李小二案是个铁证

薄熙来在大连以太太的律师事务所为幌子骗钱,以他爹的书法四处忽悠,拙劣敛财,从大连直到东北,尽人皆知,只是共产党控制下的媒体装聋作哑,九十年代中期的一起典型案例曾流传了很久。

李小二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个私企老板,有几家企业,当时红遍半边天,他通过关系结识了薄家父子,也是巧妙地先是以求书法作品为由行贿,薄一波为其题写了“大北集团”几个鸟字,李老板很是慷慨了一把,给了个大份子,有人说是80万,有的说是100万,随后他去找薄熙来,薄下令从大连证券公司贷款了7000万元给他,投入下属企业,但齐齐哈尔市的记者说,李老板是个斗大的字不认一筐的人,他除了会请客送礼,买字卖关系,什么生意也不会做,下属企业连年亏损,后来因妻子和二奶内斗举报,斗出了贪官和大案,齐齐哈尔市委书记王树斌,因接受李小二的贿赂被判刑6年,另一市委组织部长沈某在家中浴室里割开动脉,畏罪自杀身亡,李小二则脚底抹油跑到了美国,至今音讯全无,大连的7000万贷款一去无踪,血本无归,企业清算时唯有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狗爬子题字,还挂在“大北集团”的办公楼上,面对齐齐哈尔的中心街道,日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王书记坐牢了,沈部长死了,李老板蒸发了,薄家父子发财了!齐齐哈尔的一位检察院的官员对我说,谁都不敢动薄家两个大贪,你说叫我们去抓谁?!难道光李小二有罪吗?

俗话讲:文如其人,见字如面,难道一个正直的人,会在寓所客庭悬挂一幅如上所述的恶人的书法助兴吗?

2010年2月17日于加拿大多伦多北约克

转载开放杂志(有删节)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3/30/5223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小老百姓见闻:终于坐了一回传说中的军航(多图)
 
 
四万英尺高空拍摄火山喷发壮观景象(图)
 
 
中国“四大恶霸”的冤屈
 
 
毒疫苗轰动国际 共产党突然蒸发
 
 
这个政权已时日无多
 
 
秘闻!基督徒高智晟为何被送进寺庙(多图)
 
 
想知道“无界”的开发者吗?──他终于站了出来(图)
 
 
 
小笑话:我军绝没有野心侵犯他国(图)
 
 
谷歌事件的真正核心
 
 
敢打蒋介石的大师之死(图)
 
 
泼水节前夕!仿佛,这是两个世界…(多图)
 
 
历史神奇!战胜旱魔并非难事(多图)
 
 
要求天安门拆掉毛像 大陆老农数语噎坏了中共
 
 
谷歌走了 五大“天眼”早让中共焦头烂额(图)
 
 
恐怖的中共“极光行动”
 
 
 
 
解密!中共强迫谷歌重点封杀之最(图)
 
 
全球珊瑚礁正在加速消亡 恐成生态灾难(图)
 
 
撤出中国 谷歌创始人布林谈心路历程(图)
 
 
看看,这个决定是不是中共的末日疯狂(多图)
 
 
绕两年破案了!周永康的哪根神经抽筋(图)
 
 
中共玩两会 八卦一箩筐(图)
 
 
小笑话:日本首相给中共戴高帽
 
 
两篇污文神秘失踪 中共歇斯底里(图)
 
 
岷江告急 长江告急(多图)
 
 
谷歌“去政治化” 中共最怕(图)
 
 
一场内战已经在寂静中于中国展开(图)
 
 
“永别了,妈!” 北邮自杀博士遗书催人泪下
 
 
政绩斐然!薄熙来李鸿忠均获国际摄影比赛大奖(图)
 
 
中共催熟!骨肉同胞自相残杀(图)
 
 
中宣部禁令 中共全面封杀“谷歌中国”(图)
 
 
谷歌出走的商业利益分析(图)
 
 
 
 
讽喻高手 苏联人民 vs 中国网民(图)
 
 
中国最火的博主韩寒(图)
 
 
银河系弥漫巨大“低温”云团 成因仍是谜(图)
 
 
火星“冰墙”疑似地球雪山(图)
 
 
中共撒气漏风!秦刚在记者会泄露此秘密(图)
 
 
不再与狼共舞 谷歌走出第一步
 
 
中共为何这么在乎谷歌
 
 
黑色幽默:百度也打算退出中国了
 
 
挑战中共核心价值 谷歌将起示范作用
 
 
软件大全!全民翻墙破网禁(图)
 
 
谷歌版图上消失的中国
 
 
旱灾 村干部哭劝:“出去吧,等着渴死吗”(图)
 
 
德国人怎么老给国家“添乱”(图)
 
 
小笑话:中共为谷歌退出向美国献媚(图)
 
 
谷歌退出中国大陆 激起千层浪(图)
 
 
这种新闻新华网编辑玩起来都胆胆突突(多图)
 
 
谷歌转进香港 重创北京形象
 
 
凄惨中国!两组百思不得其解的图片(多图)
 
 
谷歌退出 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谷歌事件,政治还是维权(图)
 
 
谷歌搜索撤离中国大陆 中共恼羞成怒(图)
 
 
你要怎样意外死亡?
 
 
红色资本侵入 香港亚视变天
 
 
谷歌离开中国 网友对中共彻底绝望(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