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010年3月2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一个难民:倪萍,看看发达国家是怎样“管”我们的
 
宇尘
 
【人民报消息】政协委员、前央视春晚节目主持人倪萍,在2010年两会获得“倪举手”外号。两会上,政协委员倪萍接受采访,被问及是否行使过否定的权利,她回答:“在大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因为“我是(考虑)国家利益的,我热爱这个国家,我不添乱。”

倪萍说,“就像一个家一样,特别知道父母不容易,知道父母的难处,当然也知道父母的缺点,但是在难处、优点、缺点当中,你还得体谅父母,因为是跟着父母一块过来的,知道父母未来会把你抚养长大。我们当然知道发达国家的优势,但他们不是我们的父母,我们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不会管我们,不会给我们管饭吃,所以你得跟父母一块。”

当然倪萍这里说的“爱国”和不添乱,其实是爱党和不给党添乱,倪萍把党认作父母这话题先不说,倪萍把中国人当傻子,煽忽说什么“发达国家不会管我们,不会给我们管饭吃”,我想用我逃离中国5年来在海外的生活经历,给倪萍讲讲“发达国家”是怎样“管我们的”和怎样“管我们饭吃的”。

出逃

2004 年夏天我结束了近3年的牢狱生活,暂时离开了酷刑和死亡的威胁,带着满身心的创痛回到家中,终于见到了疲惫的妻子和5岁的幼女,但是,噩梦并没有结束,我一直处于被监控之中,随时都有再次被抓捕的可能,而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并且由于修炼后身心受益,坚持公开说“法轮大法好”,在这一点上没有和倪萍她党爸党妈保持一致。

从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开始,我的父母一直都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他们为我操碎了心,刚开始时,他们对我十分不理解并感到生气,因为警察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他们到劳教所劝我,只要我表示悔改不炼法轮功就获得自由,他们不理解过去一向聪明圆滑的我现在为什么就不能违心的说句假话;就这样,倪萍认的这个党爸党妈利用着我父母对儿子爱,折磨着他们的心,让他们把这份对我的爱变成对法轮功的恨。但是,当我渐渐的把法轮功的真相,以及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中受到的酷刑折磨告诉他们时,他们明白了,同时他们也知道,我现在所处的危险甚至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因为在劳教所中,我亲眼看着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005年春天,我和在泰国的一位朋友取得了联系,得知了在泰国有联合国难民署这个机构,可以申请难民,获得庇护。在和父母商量后,他们同意了,和我一样,面对未知茫然的逃亡生活,特别是还带着幼小的女儿,他们不舍、担忧,但是前思后想,逃亡总比酷刑坐牢甚至死亡好。

在经过了充分的准备后,我和妻子女儿在5月份幸运的顺利的到达了泰国曼谷。

泰国

由于泰国不是此文讲述的重点,所以简略叙述。

根据联合国公约,难民是指有正当理由由于其种族,宗教,国籍,政治见解或于某一特殊团体遭到迫害,因而逃离了他或她的本国,并且由于此原因而不能或不愿回国的人。

在曼谷居住着过万的来自亚洲周边国家如缅甸、柬埔寨、老挝、北韩以及中国的难民申请者。来自中国的有上千人,主要是受迫害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基督教地下教会成员,法轮功学员等。

我一家人在向联合国难民署递交了难民申请后,经过多次和联合国官员的面谈后,我们在2005年的8月份正式成为联合国难民。成为联合国难民后,我们一家三口人可以从联合国难民署每月得到大约5000泰铢的生活费,合大约1000元人民币,这些钱可以维持基本的生活,在曼谷靠近机场的市郊可以租到较便宜的房子,每月200元人民币,带一个小卫生间的房子,加上水电每月250元,剩下的钱吃饭基本够用。如果没有积蓄也没有获得难民资格的人,也会有饭吃,泰国是佛教国家,众多的庙宇每天都有免费的食物供给乞讨者,在泰国,人没有被饿死的。

我在泰国生活了8个月,2006年1月,我们一家三口人被挪威政府接受,成为挪威的难民,来到了挪威。

挪威

挪威是倪萍所说的标准的“发达国家”,它富有发达的原因主要是石油,挪威的石油出产世界第二,仅次于沙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2009年版《人类发展报告》,在显示国民生活富裕的指数上,挪威再次居于世界第一。

我们被分配到了挪威北部的诺尔兰(Nordland)省的首府博德市(Bodø),虽然是首府,但这个小城还不到5万人,面积还不如中国中等城市中的一个区大,小城傍海环山,风景优美,是著名的旅游风景区。

我们被安排到了市中心的一个新公寓楼中的一套新公寓,一室一厅带卫生间厨房,大概60平方,房子是第一次使用。打开房门,令我们惊奇的是,房子中已经配好了生活用品,计有:炉灶、冰箱、洗衣机、沙发、一张双人床和单人床、床垫和三床被子、衣柜、餐桌、椅子、一套厨具等。对,还配了一部手机。

每一个难民都有一个难民办公室的官员负责,生活中一切事情和困难都可以找官员解决,在和官员面谈时他们提供翻译,一切安顿下来后,开始进入正常的生活。

所有来到挪威的成年难民都可以接受2年的免费的挪威语学习,挪威每个城市都有成人语言学校给外来移民提供语言学习。在学习期间,挪威政府提供难民生活的费用,每个成年人每月可以得到9100挪威克朗(2006年)资金,挪威和人民币的比率是1比1.3(2006年),在挪威每一个18岁以下的孩子每月可以得到大约1000挪威克朗的资助,我们一家三口人在来到挪威的头两年,每个月可以从挪威政府得到大约接近2万挪威克朗的资金,我们的房租加上水电大约是5000克朗,挪威的物价较高,我们每月吃饭一般不超过5000元,除去另外的花费,等于每月可以有超过5000克朗的结余。

在2年的挪威语学习后期,可以根据自己原来的职业,选择自己适合或喜爱的工作,在难民办公室的帮助下,找工作的地方实习,以积累工作经验。对于外来移民,特别是难民来说,在挪威想找到一个固定和专业对口的工作比较难,因为挪威的任何工作都需要相关工作的资历证明和工作经验,要取得挪威工作部门的认证,必须得经过专门的学习培训。但是在没有找到工作有收入之前,难民都可以在社会福利部门得到救济和福利,比在语言学校学习期间稍少一点,但维持生活绰绰有余。

再说安全自由。我们是和另外2个修炼法轮功的家庭一起从泰国来到挪威的,在我们一来到博德的第二天,诺尔兰地区最大的报纸“诺尔兰日报”就对我们进行了采访,第二天在头版刊登了采访报导,详细报导了我们在中国由于修炼法轮功而遭到中共的酷刑迫害,以及介绍了法轮功的信息。挪威民众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讯息。我们可以在公共场所自由的炼功和自由的发表言论,畅所欲言而不必担心受到迫害。

所有在挪威生活的,包括本国公民、持居留许可的移民、留学生及持工作签证的人员等都享受挪威的医保政策,每年看病个人支出超过1610克朗(相当于约2000元人民币),则政府会退还多余款项;如果住院,所有产生费用(包括手术、用药、身体检查、食宿等)全部免费。

来到挪威最令我感到欣慰和幸福的是我的女儿的变化。我的女儿出生在1999年的9月,从她出生到离开中国的5年半的短暂生命中,有一半的时间我们父女分离,她妈妈带着她艰难的度日,她幼小的心灵承受了同龄儿童都不曾有的负重。在她三岁半的年纪,一天我送她去幼儿园的途中,她亲眼目睹了4个便衣警察把我拳打脚踢按在地上、戴上手铐抬上警车带走的景象,而警察把她一个人独自留在了大街上,这之后的一个月的时间她都蜷缩在家中的沙发的一角发呆、默默哭泣。由于警察多次在深夜到我家中抓捕搜查或是骚扰,女儿在家中只要听到敲门声,会惊恐的迅速躲在桌子下……

挪威儿童入学的年纪是6岁,女儿来到挪威的时间是5岁半,先被安排上了几个月的幼儿园。在上幼儿园头三天时间,幼儿园担心孩子初到一个新环境不适应,要求父母在这三天时间里全程陪伴孩子,我陪着女儿在幼儿园呆了三天,幼儿园老师对孩子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关爱和照顾确实让我放心和感动。

挪威是孩子们的乐园。女儿上学后,对挪威和学校的环境适应很快,学校学生的功课负担很轻,每天很少的家庭作业,大部份时间孩子都在玩。由于女儿学习成绩好。经老师测试,她没上三年级而跳级上了四年级,现在她正上五年级,老师说女儿的写作和阅读比许多挪威的孩子都好。并且,她兴趣广泛,课余时间参加了一个绘画班,近日创作的一幅作品参加了挪威的一个全国儿童巡回画展,并且被收入出版的画册中。她自学吹奏笛子,现在可以拿起笛子吹奏任何一个曲子;她最近用3个月的时间用挪威语写了一部十三章的长篇小说,得到了当地一位知名作家的注意,现正帮她修改推荐给出版社……我的女儿在挪威这个发达国家所提供的环境下,健康快乐的生活成长着。

我和妻子在结束了 2年的挪威语的学习后,现在都找到了一份相对固定的工作,每月的收入大约三万多挪威克朗,我们已经买了汽车,现在还没有买房子,但是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随时在银行获得大约200万挪威克朗的贷款来购买相中的房子。

我们可以享受旅游的自由和快乐,这几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去法国、德国、丹麦、波兰、瑞典等国家旅游,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到世界任何地方旅游,当然,除了中国。

结语

我以上所讲的,并不是在说挪威这个发达国家如何如何好,其实他们只是做了一个民主国家按照普世价值原则所应该做的正常的事情。任何一个像我这样受到迫害或是处于困境中的人,在西方民主发达的国家都会得到帮助、同情和关爱,本来一件很普遍正常的事情,这在许多中国人看来是不正常和不可想像的,因为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多年的时间,已经把人们的脑子搅浑了,正常和不正常的概念,大部份中国人已经很难分清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这10年多的时间,通过前五年我在中国和后五年我在挪威生活经历对比的强烈反差,可以看出,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原本应该在中国所拥有的幸福生活和所有权利都被剥夺了,不仅如此,我为了生命不受威胁不得不背井离乡出逃,而挪威这个发达国家,不仅管我饭吃,还给我提供了一个安全、舒适、富足的生活条件和环境。

对一个难民尚且如此,那些发达国家对本国国民的关怀,当然更可想而知。而素来聪明勤劳的中国人,不更应该过上这样美好的生活吗?看看国内那些大量因贫困失学的儿童,看看那么多看不起病的农民工,看看那些有冤无处申的访民,中共还有什么脸面可夸耀呢?倪萍看到这样鲜明的对比,良心可安?面对那些普通百姓的困境,倪萍讨好当局的言论,还能称得上爱国吗?

倪萍说出这番谎言可能有2个原因,一是倪萍为了讨好当局,明知是谎言而撒谎;二是有可能倪萍说的是真心话,真把党爸党妈当亲爹娘了,党国不分,原因在于倪萍受这个党爸党妈欺骗太深。倪萍不妨用两会上党发给政协委员们的免费电脑,用破网软件翻墙看看我的这篇文章,看看外面真实的世界,不要再认错了爹娘,不要再替中共去说那些蛊惑人心的话了。

(大纪元)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0/3/21/52162.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一个难民:倪萍,看看发达国家是怎样“管”我们的
 
 
众多星系团正高速远离地球而去(图)
 
 
川震纪录短片因中共阻挠未获奥斯卡(图)
 
 
一周太空图片精选(多图)
 
 
揭密郑州女孩的惊人记忆力(图)
 
 
究竟该感谢谁?
 
 
一位太子党:这件事把中共从我心中彻底踢出
 
 
俞可平的这个理论为何党能忍气吞声(图)
 
 
 
中国“二代”泛滥 血统论延续?(图)
 
 
“两会瑜伽”
 
 
智利八点八级强震过后(多图)
 
 
!招嫖短信发到中央领导手机上了(图)
 
 
恍然大悟!为何中共让心脏搭桥的杨洁篪当外长(多图)
 
 
二恶英大战中南海(视频)
 
 
大陆禁文:谁在垄断中国
 
 
两会代表众生相(图)
 
 
 
 
三篇官方报导令人触目惊心
 
 
日本幼儿园令中国妈妈目瞪口呆的事(多图)
 
 
小笑话:高智义称已同高智晟通话
 
 
捏箍胡锦涛!薄熙来又一损招实施
 
 
中共政权 强大还是脆弱?
 
 
中共老党员的台湾行(图)
 
 
拆庙建宅 天火自来(图)
 
 
中共高官代表两会“怪相”解读(图)
 
 
一个震撼中南海让江泽民夜半惊魂的消息(多图)
 
 
这个拐卖儿童案泄了中共的老底(图)
 
 
给“操”姓准爸爸帮个忙:这名字好(图)
 
 
于再清“雷人”不亚李鸿忠
 
 
最具中国特色的“两会”风景线(图)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网络博弈
 
 
距离地球三千光年的"宇宙玫瑰"(图)
 
 
台湾天然时钟指向地震发生时间(图)
 
 
 
 
一百亿年前宇宙灾变致星系停止扩张(图)
 
 
“雷公雷母”一现 中共末日来临(多图)
 
 
姜维平: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招待领导!沈阳动物园饿死虎被酿虎骨酒
 
 
看“旧社会”的拆迁 “新中国”世道有多荒唐(图)
 
 
李鸿忠“怒抢女记者事件”之黑幕(图)
 
 
中共两会落幕 江系空间遭进一步挤压(图)
 
 
罕见的恒星吞噬行星现象(图)
 
 
两会结束 中国百姓都被代表了
 
 
两会题内题:东北虎被活活饿死(图)
 
 
一堂难得而精彩的政治课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图)
 
 
2010年北美夏令时今天开始
 
 
甲流或全国再爆发 大庆20多人感染1人死亡
 
 
一个掏粪女大学生的自白:姐掏的不是粪是编制(图)
 
 
太阳周围惊现上千巨型飞碟编队(多图)
 
 
猎户座星云发现具备生命存活要素(图)
 
 
两会代表语不惊人誓不休 民间嘲讽
 
 
黄奇帆:薄熙来生病不能让公检法吃药(图)
 
 
小笑话:最高检回应薄书记关于“牢头狱霸”问题
 
 
新华网供图!活在这没党统治的国家感觉真好(多图)
 
 
伏明霞被中共黑色幽默
 
 
李鸿忠一语泄玄机 倪萍申纪兰“夺目”两会
 
 
李鸿忠翻版九年前老江的国际丑闻(图)
 
相关文章

“两会瑜伽”  2010/3/19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