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
 
 
 
 
 

 
 
2008年7月4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真實神奇的田三牛轉世經歷
 
陸文
 
【人民報消息】一九四二年,在韋勉齋先生任陜西永壽縣長時的一位事務員張生有,是陜西彬縣人。彬縣與永壽縣相鄰,兩縣距離僅只五十華裏,因此,張生有等於是當地土著。所以,韋勉齋對張生有,知之甚詳。

(一)張生有的前生是田三牛

張生有這個人很老實,平時沉默寡言,不茍言笑,他資質不高,學識能力平平,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智慧,但是,他能記得前生種種事。在彬縣、永壽一帶,不但父老相傳,而且盡人皆知。因為他的前生便是彬縣縣城西南三十里許的某村人氏,姓田,叫三牛,世代務農,家道小康,妻子兒女俱在。

彬縣鄉間居民多半都住窯洞, 冬暖夏涼,安全在一般情況下是有保障的,尤其只要有人手、有時間、有力氣,隨時可以大加擴充,尚且永遠不需修葺翻建。所以窯洞小的三室五室,大的十進八進,可謂為相當理想之住宅。

(二)一怒離家投入窄門

田三牛一家和樂融融,就住在窯洞之中,在他三十多歲的時候,彬縣久雨成災,他的窯洞大門下面,積了不少濕土。田三牛等到了一個晴天,便去將濕土刨開,清掃出路。不料雨久土松,驟如山崩,以噸計的濕土將他全身活埋,他當時便一命嗚呼,慘遭壓斃。

可是,他自己卻覺得既不曾進鬼門關,也沒有上豐都路,他還以為自己已經奮力從大堆泥土中爬出,居然又回到了坦蕩乾坤,光明世界。他驚喜交集,一口氣奔回自家的窯洞,看見了他的妻子,開口便說:“今天好險,我差一點兒就壓死在山下泥中,好不容易讓我掙扎了出來!”

但是很奇怪,田三牛的妻子,竟然對他視而不見,置若罔聞,正眼兒也不瞧他一眼,臉上不曾有任何的反應與表情。他妻子對他不理不睬,使田三牛十分惱怒,然而一轉臉,又見到他的兒子,於是他又去向兒子欣欣然報“佳音”:“你聽見沒有?剛才大堆的泥土坍下來,就像山崩!我居然能推開那麼些泥土,逃出了一條性命!”

然而,他的兒子明明跟他面對面地站著,竟然是頭也不擡,不屑一顧。他高聲報喜,兒子像是一句話也沒聽見。這一下,田三牛再也忍不住了,心想自己大難“不死”,“揀回命來”,連老婆兒子都漠然不理,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兒,可見妻兒子女,對自己是何等的絕情絕義。心中無名火起,怒不可遏,恨恨的一頓足,轉身便走。田三牛不要這個家了!

田三牛憤然出走,信步所至,來到彬城,然後一時興起,又赴東郊,離城八裏之處,有一個叫做“鳴玉池’的名勝。這“鳴玉池”的泉水出自山腰石龕下面,崖津滴溜,其聲琮琮,泉水涼意襲人,淒寒不可久處,由於它水聲琮琮,所以取名為“鳴玉池”。田三牛有意到鳴玉池一遊,可是眼看將到,中途偏又多出一道“小窄門”,他身在門裏,使他無法通過。當時他便使勁的往“門外”擠。也不知道擠了多久,猛然擠身而出,頓覺頭昏目眩,茫然莫知所以。偶而張眼一望,怪了,他發覺自己正在裂嘴哇哇地哭:他投胎轉世,出生了!

(三)剛出娘胎,便開口說話

田三牛剛一出生,便能聽清楚有人語喧嘩,步聲雜沓,又看清楚自己到了一間臥室,竟是躺在炕上。炕外有幾個女人,神色倉皇,動作緊張,一個個東翻西找,一疊聲地大呼小叫:“剪刀啦?剪刀啦?再找不到剪刀,那可不得了啦!”

這時田三牛一眼看到,就在牆上掛著有一把剪刀,當下他便伸手一指,高聲地說: “剪刀就在牆上掛著呢!”說時,看見了自己伸出去的那隻手,於是,緊接著便又是一聲驚呼:“哎呀!我的手怎地變得這麼小啊?”

他說頭一句話時,滿屋子人齊齊的一呆,瞠目結舌,舌撟不下,彷彿驟然之間撞上了妖魔鬼怪,當他第二句話緊接著說出來,屋裡的人便嚇得雞飛狗跳,東奔西跑,尤其有人駭極叫道: “這娃兒是個怪物呀!得趕快把他丟在糞坑裏淹死!”一唱三和,屋裡的女人紛紛表示贊成;大禍就要臨頭了,真把田三牛嚇得魂飛天外。這時候,他已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剛出娘胎的小嬰孩,他下不了炕,又跑不開,急切間又不知應該如何辯解?正在心跳突突,手足無措的時候,幸好,躺在床上的產婦開了腔,她向眾人竭力抗爭,不管是誰怎麼說,她誓死不肯處死她的親生骨肉。

那些驚惶忙亂的女人,拗不過拼命保護兒子的母親,只好由其中一人,鼓起勇氣前來給他剪斷臍帶。臍帶剪斷了,又為驅魔逐邪,她順手抹了一把產婦的穢血,塗了田三牛一嘴一臉。

(四) 緘口七載,人稱啞巴

從此以後,田三牛曉得一開口便有生命危險,他開始裝啞巴,其實本是一個正常的小兒。不管怎樣,他絕口不說一句話。

在母親的懷抱中過了幾個月,有那麼一天,家中人出外農忙,把他用一床棉被包好,讓他坐在炕上。那張炕面對著窯洞口,門外地面曬的有麥粒雜糧,於是便有一群家中養的雞子,跑來啄食。田三牛一下看見,情不自禁,連連的揮舞小手,跟大人般的吆喝趕雞。沒想到偏巧家中有人,瞧見田三牛一副大人模樣,仍然認定了他是個怪物。“家門不幸,出此妖孽”!那人駭怕將來會有大禍臨頭,便一把抱起了田三牛,很快的向窯洞外走,他要將田三牛丟進糞坑裏頭。

萬幸!他母親想想不放心,趕回來探視,這才救下田三牛的一條“小命”。可是田三牛自此再也不敢開口了,他一肚皮的淒苦,唯有不時付之一哭。

這家人姓張。等田王牛長到六、七歲時,家長便他給取了個名字叫張生有,他成了張家的小孩。但他只是具有張生有的軀體,仍還保有“田三牛”的心智。六、七年裏他始終駭怕,於是一語不發。這幾年來,大家都叫他“小啞巴”。

有一天,祖父牽著他的手,把張生有帶到荒郊野外,趁四下無人,很懇切的問他:“你一生下來便會講話,怎麼這會兒六、七歲了,反倒變成啞巴?我真弄不明白這是什麼道理,如果你真啞,那是我們張家祖上缺德,生了你這個殘疾娃!倘若你是能講話而不敢開口,怕人家把你當做怪物來殺害,那麼你只管放心,咱們家人口單薄,將來還得靠你撐門立戶,再怎麼說,我們也不會加害親生的骨肉。你就別再隱瞞了,不妨趁此機會,把這裏頭的緣故說個明白。”

張生有察言觀色,曉得他爺爺說的都是肺腑之言,當下推拒不得,也無法繼續隱瞞,於是便將他死而復甦,一怒離家,遊鳴玉池而擠進了小窄門,生下來剛一開口,就被人說成是怪物,險險乎葬身糞坑,因而才咬緊牙關,裝聾作啞的前因後果,向他祖父聲淚俱下的說了個清清楚楚。

他祖父當時便毅然決然的說:“那這樣好了,從今兒起,你該怎麼的就怎麼的,別害怕,一切有我。”

便這樣,張生有解脫了桎梏枷鎖,他言行舉止,自由自在,他從此不跟小孩子玩在一塊,反喜歡跟三、四十歲的中年人談笑自若,相習如常。除了體力相差很遠,無論從別的任何方面看來,這個六、七歲的張生有,簡直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成年人。

可是,也正因為如此,張生有轉世投胎,他呱呱墜地便懂得人事,會講許多話,而且他前世便是本縣某村田三牛的這件稀奇古怪、駭人聽聞的事兒,漸漸地越傳越廣,越傳越遠,終至鬧得沸沸揚揚,使彬州一縣,上自官府,下至婦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時候田三牛家,六、七年前便掘出了田三牛的屍體,備棺殮埋,歸葬祖塋,田三牛的老婆子女,一概遵禮成服,盡哀守制。六、七年後,他大兒子都二十多歲了,聽到說田三牛投生某村張家,生而能言,又知前生事。田家的人當然不信,一致認為這是荒誕不經的傳說,根本不加以過問。

(五)田契不獲,一找便得

可是,為時不久,田家因為地界不清,與鄰居發生了土地糾紛,雙方相持不下,終至告進官府。這時候田家的人,由於地契一直由田三牛一人保管,而田三牛“死時”並無只字遺言,因此地契遍尋不獲。拿不出地契,不但這場官司必輸無疑,尤其敗訟之後,將遺下後患無窮,說不定連全部家產都無法保住。這時,家中上下,憂心忡忡,岌岌不可終日,他們邀集了諸多親朋好友,前來籌商應付之計。當時,便有一個田三牛的妹夫,靈機一動,對田三牛的大兒子建議說:“全彬縣的人都在講,鳴玉池張家那個生下來會說話的男孩,是你父親投生。這件事是真是假,誰也弄不明白。可是,如今你們家的田契找不到,眼看著要吃大虧。依我之見,何不利用這個機會,張家那小孩子不是說他能知前生事嗎?就把他找來試試看,如果他真是你父親投生的,而且能記前生的事,那麼,他就應該曉得地契何在?假使問他地契藏在哪裏?他說不上來,謠言定會不攻自破;所以我說,試他一試,其實是一舉兩得。”

田三牛的兒子,許久以來都在為他父親轉世投胎這一碼子事困擾萬分,現在他聽姑丈這麼一說,覺得試他一試倒也不錯。最低限度是有利而無害,於是,他答應了,隨即請他姑丈到張家去走一遭。

那日,田三牛的妹夫剛到鳴玉池張家,正好遇見七、八歲的張生有,獨自站在窯洞門口。他一見這位前世的妹夫,親情洋溢,笑逐顏開,老遠老遠的便向他妹夫招手,歡笑地叫:“你不是我妹夫嗎?怎麼得閑上這兒來了?”

來人大吃一驚,不由得不信,他搶前幾步,執住他大舅(田三牛)的小手,然後一五一十,將他的來意,和田家的困厄,告訴給張生有(田三牛)聽。張生有不假思索,隨口便說:“你問咱們家的地契呀?有有有!早先我藏在窯洞某個角落的一道石頭縫裏。只不過,如今隔了七、八年啦,就不曉得還在不在?”

他妹夫疑惑不定的再問一句:“你是說,連你自己也沒有把握?”“你試試看嘛,”張生有笑了笑說:“回去找一下,你不就曉得我有沒有把握了嗎?”

妹夫將信將疑的回到田家,按照田三牛——亦即張生有的指點,那份關係全家財產的田契,果然一尋便得。田契到手時,連他自己和田家上下,一致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回想從上噸重的泥土裏面挖掘出來,歸了葬的那具屍首;他們幾乎置身夢中。於是,田家上下,齊來鳴玉池張家窯洞,妻啼兒哭,羅拜於前。那時節,張生有才八歲,可是他三十多歲的老婆視他為夫,二十多歲的兒子尊他如父,說什麼也要把他接回田家厥盡妻職,恪遵父道。八歲的張生有居然請準祖父、父親和母親,到田家去住了一些時。可是,中年婦人伴宿髫齡童子,二十多歲的壯男喊八歲的娃子叫爸爸,天長日久,大家都不很習慣,都不耐煩,兼以張家家境遠比田家為優,張生有要讀書,張家替他繳了學費,上課在即,於是張生有不再當田三牛,他還是回到了鳴玉池。

自此,張生有也就是田三牛,他時而張家住住,田家歇歇,兩頭來往,都受歡迎,彷彿他天生下來,便該在兩家生活,這也是他的福份。

(編選自《科學時代的輪回錄》楊大省居士編)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8/7/4/48044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真實神奇的田三牛轉世經歷
 
 
圖解史上最強新聞發布會神秘龍套(圖)
 
 
今日方解“甕安”意 貴州黨官多姓“石”(圖)
 
 
奧運前夕中共全球仇恨攻擊法輪功 法拉盛是焦點(圖)
 
 
江:這個時候不幹什麼時候幹
 
 
劉醇逸曾求助法輪功幫忙(圖)
 
 
這個迷團對於網友應該是盤小菜兒(多圖)
 
 
嚇人!一張千人向上仰望的圖片(多圖)
 
 
 
武術大師相會 宛若武林盛會(多圖)
 
 
多倫多中秋夜 共邀明月觀神韻(多圖)
 
 
評委會主席談漢服大賽:復興傳統服飾禮儀文化 (圖)
 
 
聲樂亞太區初賽登場 評委主席關貴敏抵臺
 
 
劉醇逸投靠中共 仕途蒙上陰影
 
 
紐約警察的感動:我就是為你們那顆心而來(多圖)
 
 
大陸來信:中共網特活動曝光
 
 
面對法輪功 劉醇逸表態堅持與中共為伍(多圖)
 
 
 
 
“狄仁傑救雷公”與“王充遭惡報”
 
 
中共為何拋棄未來的紐約市長(多圖)
 
 
那流行語是這新聞發表會創造的(圖)
 
 
中國菜廚技大賽重在“味兒”(圖)
 
 
貴州大火 人民憤怒了 中國共產黨亡(多圖)
 
 
孩子變了 太神奇了
 
 
一個典型的角色錯位現象
 
 
作家廖祖笙七一退黨:中共已亡 只剩軀殼(圖)
 
 
新唐人就歐衛事件的最新聲明
 
 
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弘揚人類正統聲樂藝術(圖)
 
 
聲樂亞太區初賽在即 臺灣掀報名熱潮(圖)
 
 
飛檐走壁?大陸城市公園驚現法輪功條幅(多圖)
 
 
中共在美代言人劉醇逸之政治醜聞(多圖)
 
 
中共捧紐約政客劉醇逸當明星(圖)
 
 
全世界首屆華人小提琴大賽在即(多圖)
 
 
中共奧運會前的戰略大潰退
 
 
 
 
中共盡做敗事 連血本都拋出來了(多圖)
 
 
一個親共人士的悲慘下場
 
 
死豬不怕開水燙 中共黔驢技窮矣(多圖)
 
 
中共雙麵人
 
 
他們到底和中共是什麼關係(圖)
 
 
中共留學生特務引起德國警方的注意
 
 
瞧,周永康展現從未有過的溫柔(多圖)
 
 
毛澤東在中共神壇上豎起中指(1)(多圖)
 
 
中共後院起火 百度貼吧現大量退團、隊貼子(多圖)
 
 
我給的評價是:五顆星!(圖)
 
 
五環變死環!那天千萬待在家裏(多圖)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發文揭露中共篡改歷史
 
 
歐衛中斷NTDTV亞洲信號 新唐人籲勿屈膝中共(圖)
 
 
悉尼時政焦點論壇全球連線聚焦法拉盛(多圖)
 
 
空軍副軍級將領於長新被秘密關押在北京
 
 
此刻沒有中立者
 
 
中共介入法拉盛攻擊事件 美國之音發聲
 
 
布什把周永康當球踢給胡錦濤
 
 
法拉盛事件是中華民族的一個悲劇
 
 
瞞報學生死亡人數 平武災民憤怒抗議
 
 
法拉盛幫兇自演鬧劇 中共沒招了(圖)
 
 
紐約檢察官重視中共暴徒行兇案 深入審查(圖)
 
 
中央召開秘密會議 中共將在不擇手段中自滅
 
 
中共策劃在法拉盛製造流血事件未得逞(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