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2006年8月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追访高智晟(42):特务系统的绝望(多图)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殴打后拿出相机追拍特务,
特务掩面四逃。唯有这名特务挑衅的迎着高智晟的镜
头,他是30日殴打高智晟最凶的特务。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8月1日报道)在中共投入大批特务,对北京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进行的24小时监控进入到第八个月的2006年7月,高智晟在自家楼下遭到特务的两次殴打,在30日的殴打中,特务三次重击高智晟,高智晟表示这三击中的任何一击被击中的话,那不是重伤就是要命。特务的举动为什么突然间显得格外升级呢?高智晟认为这是特务系统的绝望表现。

高家长期被当局掐断电话和电脑联网

截至到目前,高智晟家里的座机依然被当局掐断不能使用,他长期使用的小灵通电话(010-81990759)依然是所有的国外电话都打不进来,他使用了多年的手机(13910000145)费用在陕北之行中莫名其妙的飞涨到四千多元后,高智晟因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打过这么多二一直拒绝付费,但高智晟的朋友悄悄的向电话局付清了这笔费用(高智晟遗憾朋友没有向电话局索取通话记录),耿和在向电话局确认该手机不能使用的原因是因为“欠费停机”后,于8月1日到银行交了 60元钱,电话依然不通,再度电询又被告知不是“欠费停机”而是另外有因,所以,高智晟的这个手机到现在仍然不能使用。

高智晟的电话一直被骚扰的非常厉害,通话频繁中断,他的小灵通电话(010-81990759)时常接不通、“故障”,有时候,在特务停来某个车后,其它的电话也几乎就接不通,相当多的人已经深有体会。

但也有例外的,高智晟说:象前些日子,电话干扰的非常厉害,但许琳(希望之声记者)她每次打过来就顺顺当当的,她给我讲,没事!你放心,咱们不承认这种干扰,只要你和我通话,保证就能采访完。每次都能顺顺当当的采访完。

高智晟表示,水电还没有断,我们还能活着。

高家楼下的特务们不断换人 “那些最恶劣的,都留下了”

在高家楼下监控的特务们来来往往的不断换人,特务撤换的铁则是“劣胜优汰”。

高智晟:那些离得远的监视的、不肯打扰我的特务都不断的被淘汰,那些最恶劣的,比如最开始跟踪我女儿并大闹联合国特使诺瓦克饭堂的、骂我的、踩我脚后跟的都留下了。

留下的车辆也都是撞过高智晟、近距离跟踪高智晟的那些。高智晟在6月记下了从“五一”之后跟踪过他的所有车牌:所有的中国人,只要看到这个车牌,就会知道这些是中共特务的车。京A34863、京GT5696、京E92673、鄂A39710、京H39710、京C12696、京G24758、京A11161、京 FE6234、津AX6865、京EJ8520、京EP0030、京E09288、京FE3064、津AU3651,另外有三辆没有牌照的车。

6月30日,高智晟出外学习圣经,他在下楼打开车灯时,发现有些特务在车中睡着了,“一下子我的心中就有一点点酸……,唉!这些生命多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耗在这样的过程中,这七八个小时他就得守在那儿啊。我一上车开走(他们跟着),他们只是挪个地方而已。”

对特务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行业,高智晟说:“中共营造了很紧张的就业氛围,而所有的就业机会等于都被它掌握着,等于它把整个民族都绑架了。”

近几个月来,为了减少和楼下特务们的冲突,高智晟平时深居简出,轻易足不出户,他每天忙于接待访客、看书、写文章。他谴责中共当局的文笔越来越犀利和毫不留情,有人喜也有人忧,有的中共官员暗下表示,很多地方官吏都提心吊胆,担心他什么时候也会写到他们的头上,9日打他的矮胖特务也担心他又要写文章“骂” 谁;忧喜掺半的大量国内维权人士和文人在各种压力下疏远了高智晟,更有名人撰文说他激进、不平和,甚至还有人说他将特务数目从两三人夸张到巨大;而他文中提到的当事人、众多长期上访的访民、坚定的憎恶并认准中共是邪恶的人、中共体制内众多暗暗声援他的官员则感到高兴,认为民族有了这样不畏暴政敢讲真话的人是“民族有望”……。

有人孤立排斥高智晟 也有人敬佩高智晟

在陈光诚被捕后,在北京有100多法学界人士、维权人士和人权人士等人参加的会议上,有人公开提出排除高智晟参与陈光诚案。

在国内外长期参与民主活动和维权活动的人士中,有多人讥笑“高智晟在国内没有人理他”,还有人排斥高智晟前行临沂参与陈光诚案……。

高智晟在7月14日对记者说道:虽然有人极力的排除我,我还是拚命的以我的方式(写文章等)发出了对陈光诚案件的呼吁。

在中共体系内,高智晟得到许多人士的敬佩。在记者的采访中,一些任重要官职的中共官员表示他们都很关注高智晟。而且在记者采访高智晟时,就有中共官员介绍的人打电话给高智晟希望得到咨询和帮助。高智晟表示中共官员暗暗指点访民或在法律上走投无路的人去找他,其中就包括“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简称中纪委)的官员。

为什么要孤立排斥高智晟?

排斥高智晟的理由大致是“他为法轮功呼吁”、“搞政治”、“步调不一致”等。

高智晟:到现在为止,还不断的有人劝说我要和法轮功保持距离。和大家步调一致,不要老是让人感到你总是为法轮功说话。

最近,像孤立法轮功一样的孤立我,不但不准我参与,还不准西安的张鉴康参与,眼下之意就是谁替法轮功说话,就在中国不能给他任何空间,这和中共的恶劣心态是一模一样的。而事实上,他们哪来的这样的权利呢?这还是一些维权人士呢!他们有时碰到我时还说,你和焦国标在国内的空间是很小的。我从来不和他们争。

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的朋友都听到这样的传闻,说我在国内是很孤独的,国内很多知识分子都没有人理他。我们感到悲哀的是一些人把我的孤独当做快乐,严格的意义上讲,高智晟的孤独恰恰是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和耻辱。

为什么不能为法轮功呼吁?中共体制下维权的心照不宣的底线

高智晟:是因为中共在排斥法轮功,中共从肉体上、精神上在消灭法轮功。由于中共这么多年来的歇斯底里不但没有做到这一点,反而带来了让它精神深处恐怖的结果,导致它在对待法轮功上的一种赌徒的心态,它对像郑恩宠这样出狱的人的第一句话就是“出去了绝不允许跟法轮功说话”,它对国内很多专家学者软禁的时候,无一例外的都要提到这一点,就是 “在法轮功问题上我们绝不做出任何让步,就是绝不允许你们提出法轮功问题。”

如果你镇压法轮功是正当的、是合法的,你有什么必要做这样的强调?就是今天的排斥法轮功,排斥高智晟,他仍然是一种向中共献谄媚的技术。今天整个民族的精神堕落以及许许多多人(包括法轮功学员)的苦难过程不是这样心态和这样精神的结果吗?他们今天忍受的恐惧和不能挺起腰杆做人,不是这样的心态和这样的献媚的结果吗。不是因为他们了解法轮功,更不是因为法轮功实行了什么行为,而使它们排斥法轮功,从来都是因为中共排斥法轮功。

对眼前利益的计算,是中国人自视聪明的一种状态,他们仍然看到中共今天的张牙舞爪,感觉到中共仍然是不可一世。我们应当强调清楚,我并不是因为了解了法轮功本身如何去关注他们的,我们从来都是关注的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群体,他受到了法律和道义上的不公正待遇,我们采取关注的。至于说我们后来对法轮功的一些精神状态的肯定和赞誉,那是因为我们在这样的关注过程中了解了他们,而不是因为我了解了他们才去关注他们。不论是中国知识分子遭到了打压,还是上访的人遭到了打压,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到他们的一边,这是我的做人。

现在的一些人他巧妙的给你扣了一个帽子说“他替法轮功说话”,我就对他们说,你不要管他替谁说话,要看他说的话对不对,是否符合人类的道德,符合人性的一般常识,一般良心。你就用人类普世的判断标准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还有一些国内文人根据他们对常情的理解,说跟踪我的两三个人被我扩大到很多人。其实很多人都目睹过跟踪我的特务车辆。比如去年参加和北京独立笔会人士的会面时,大家都看到9辆特务车的跟踪,我每次去方舟教会时的跟踪车辆也都不少于5辆。

8月1日到高家来访的北京律师就看到楼下有10名特务,三名在楼下,7名在西头70米外坐着。1日中午,高智晟和法律界朋友在附近饭店吃饭时,特务时不时的到窗口前窥探一下室内。

高智晟辟“组织大型山东法会”的谣传

7月26日,高智晟:一些大法弟子打电话问我说,他们山东沂南有流传,问我是不是准备要在他们那里组织一个大型的法会。哎呀,我就感觉到这些造谣的人永远比我们能想像的还卑劣。

我有什么资格组织法会?我尚且不是法轮功的修炼者!这非常的荒唐,这又是中共特务造的谣。而且说要举行一个大型法会,还说要在会上公开的鼓动法轮功学员出来和共产党斗。

今天的法轮功弟子还需要你鼓动他出来和共产党斗吗?共产党的野蛮和行为不是已经彻底教育提醒他们了吗。而且我在多种场合都讲过,中共对这个群体7年来的打压证实,在中共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这么一个打不垮、而且不为利益所动的一个群体,还需要有人去动员他们吗?基本的逻辑常识都没有。

说到这里,高智晟笑了起来:包括台湾的大法弟子都听到这个消息也打电话问我,我觉得中共是煞费心机啊,我这种身份一组织法会,中共特务去一群。我说除非我已经和中共取得了默契,让他们再大规模的抓捕大法弟子,默契的配合他们,要不然我举行这样荒唐的法会干什么?

走过特务各种骚扰和暗害

高智晟曾撰文写道:特务说,最近这种跟踪和骚扰方式是高层召集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在对高律师的个性、健康状况等综合情况精心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出的方案。专家们说,如果这套跟踪方案能够得到认真的执行,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

在特务骚扰进行到第八个月后,高智晟仍然没有任何病状和精神不正常,他仍不断的大量撰文发表,甚至还奔赴沂南声援陈光诚案。高智晟健康而活跃!

21日凌晨,他从陈光诚的家乡返回北京住居后,继续写文章并接受各地的世界媒体采访。

但从7月24起,高智晟、夫人等三人同时呈现了“重感冒”症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身子象面条一样,一天睡十几个小时的觉也困的不行。”高智晟在24日说:“我任何药也没有吃,浑身乏力,痛得不得了。经常给我们打匿名电话的那位老兄啊打电话给耿和说,他说,‘有人在你们家周围按了一种东西,它这种东西时间长了,能让你们全家人都浑身乏力,就像重感冒一样,一点劲儿都没有。我不太相信这些事情。不过,像罗干这些货色他要是背着干,你也没有办法。”

如同证实般“这种东西”的应用,患重感冒的三人住的是特务车辆停留侧的房间,而他们睡在特务车辆相反方向房间的女儿却没有患上重感冒。

手机的电磁波辐射可以干扰飞机、医院的电子系统,可以让心脏起搏器不能正常工作,已是众所周知的现象,还有研究表明,这种辐射即使是微量的,但仍可以导致不孕、心脏机能减退等。

而如果这种电磁波大到一定程度,对人体的伤害又能到何种程度呢?最近,前公安线人陈沅森在大纪元系列发表的《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中谈及中共的“非致命电磁波空间武器”可以导致“头痛头晕,心慌耳鸣,食欲不振,肌肉痉挛,手足发麻,皮肤受袭部位出现密密麻麻的红色疹子……长期受电磁波袭击,可能导致皮肤癌、血癌……”,在海外的陈沅森诉说自己长期遭到中共海外特务的“非致命电磁波空间武器”的袭击,他们“乘目标人不备、暗中对其发射某种无线传输的有害电磁波”。

另外,也有人撰文揭露过中共从事这方面电磁波辐射对人体伤害的研究并使用这方面的技术。

在我的采访当中,碰到十多位坚持诉说他们遭过截访和地方政府官员的下毒、煤气毒杀、电磁波干扰的追杀,如大连访民关春荣诉说经常遭到煤气熏杀,一次,当维权人士孙小弟搀扶关春荣走出房间时,他和其他访民也感到了头晕、目眩、恶心、四肢无力等症状;一位民间女医生说当地官员给她下毒;一位逃亡到香港的人曾透露他长期遭到到电磁波的攻击,思维被控制等。

这些人的经历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许多人认为他们是否有精神病,陈沅森也表示自己被说成“精神病”。

但“没有它们做不到的邪恶,只有我们想不到的邪恶”为对像抗争的高智晟表示,自己已是全身心的信神、将一切托付给了神,神在看护着一切,“心中充满了勇气”。

信神的高智晟家的“重感冒”症状在7月29日消失了,7月30日,发生了五六名特务殴打高智晟、而且险些致命的案件。

7月30日 特务致命的殴打击杀

30日,五六名特务群殴抗议骚扰居民的高智晟,高智晟一直没有还手。殴打中,特务狠下毒手,其中的一次重踢、两次砸地砖都几乎可以致命。

特务踢向高智晟裆部的飞脚被他的钥匙挡住,高智晟说:“他们一脚踢得非常严重,结果一下子踢到我的钥匙上,那么厚的钥匙都给踢弯了,我侄子来说,这一脚要是没有钥匙给你挡住的话,腿都给你踢断。”除去遍体鳞伤外,他的腿上肿起了个馒头大的包。

特务的两次地砖袭击,一次被高智晟侧身躲过,肘上的肉被削去了一块,“如果我被击中,胳膊就是粉碎性的骨折,肋骨被打断。”另一次是夫人耿和用身体挡住特务对着高智晟的头举起的地砖。

在神助天佑的冥冥中,高智晟再次躲过了中共的又一次毒手。

慰问声援电话和探望络绎不绝

7 月31日以来,从世界各地给高智晟打来了许多慰问和支持的电话。31日,充了一夜电的手机在中午过后不久被用光了电。8月1日,在记者上午采访时,也不时的有电话打进来。北大老师、农业大学和科技大学都有大学生打来电话声援高智晟。许多海外朋友通过中国的朋友转来他们的问候,因为高律师公开的小灵通电话(010-81990759)他们打不进来。

高智晟表示近日来他接到的电话特别多,创下了新纪录。在8月1日当天,有11位北京有名的律师到高家来访,此外,还有两名大学老师、朋友、访民等人来访。高律师向大家表示感谢,他对记者说:我们盛情难却,你说不让来吧,大多是到了我们家楼下才给我打电话。

8月1日,北京法律界的朋友对高智晟表示:前些日子大家瞻前顾后,但你在家里写你的东西你就写。可是他们打你就是越过了一个底线,就是高律师即便作为我们的一个朋友,你这样打也是我们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们就要来看看。

不危险吗?高智晟:因为我们选择了和世界上最残暴的群体在进行抗争

8月1日,高智晟说:我觉得这样的过程在(夫人)耿和的眼前发生感到心里有些难受,其它的是根本没有什么,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吗?因为我们选择了和世界上最残暴的群体在进行抗争,我们选择了在世界上根本不通人性、不讲道理的集团去讲道理,这肯定是有个过程。

中共它可以制造大量的软体动物、没有脊梁骨的来心悦诚服的跟从它,它这样对待我,用这样的方法企图征服人,人类历史上证明从来没有成功过。

毫不疑问,这也是它一种绝望的表现。它作为一种体系、系统的任务要摧毁我全家和生存的状况,八个月之后呢,他们发现这方面他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比如说这次山东官员问我的经济状况,我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说,我看《三国演义》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张飞在桃园三结义的时候,拍着胸脯说“俺颇有家资”,我说我现在仍然可以跟你拍着胸脯说“俺颇有家资”,饿不死。那个官员说如果长期这样下去怎么办?我说你说的前提不存在,因为中共不会长期存在下去。我说得他愣了一下。

我把这看做是神对我们的试炼,需要我们承受苦难,唤醒更多的人。

通知:高智晟律师预定将在8月4日携带女儿到姐姐家探亲,届时他将不能使用北京的小灵通电话。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殴打后拿出相机追拍特务,特务们掩面四逃。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殴打后拿出相机追拍特务,特务们掩面四逃。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殴打后拿出相机追拍特务,特务们掩面四逃。



停在高律师家楼下的特务车。

(图片由高智晟拍摄和提供)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8/1/41198.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追访高智晟(42):特务系统的绝望(多图)
 
 
曾庆红把持党校 淫旗随处飘飘
 
 
搞好教育!民办教师下岗 哑巴文盲上阵(图)
 
 
一激灵!这举动掐到中共的人中(多图)
 
 
金正日,美酒女人和炸弹 (图)
 
 
一代艺术大师潘天寿的痛与恨(多图)
 
 
“成绩”后面隐藏着可怕的罪恶 (图)
 
 
支持!“中央一套”更适合避孕套商标(多图)
 
 
 
轮回转世!出生34天会说“讨厌、骗人”(图)
 
 
少林寺密藏七百年的医药秘方为何失效(多图)
 
 
四大灾害齐袭北京 交通严重阻塞(多图)
 
 
关于高智晟律师被中共殴打事件的严正声明
 
 
追访高智晟 (41)──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多图)
 
 
中共海军副司令王守业案八月开审
 
 
唐山地震30年,还是满纸谎言
 
 
李淳风为何力阻太宗杀武则天(图)
 
 
 
 
一张非常奇怪的照片出现在新华网上(多图)
 
 
一个大饥荒将至的预报来自中新网(图)
 
 
大内幕!李光耀儿媳被迫自杀的真实原因(多图)
 
 
神奇见证!淤泥中的赞美诗诗集千年不腐(图)
 
 
高智晟:抛弃无谓争执 肩负起时代的历史使命
 
 
高智晟遭殴伤 被扣小关派出所(图)
 
 
墨尔本九评座谈会 看巨变前夕的中国(多图)
 
 
雅加达中共血旗倒悬 「天灭中共」天意昭显 (图)
 
 
高智晟:周永康迅速黑化警群 给胡佳一个建议
 
 
王宇一要传召李光耀出庭供证纪实(图)
 
 
停印!江蛤蟆自传被扔进油锅(图)
 
 
嘿,缩头乌龟周永康去了美国(图)
 
 
不简单!中央有人问陈至立这个问题(多图)
 
 
纪念唐山地震30周年 胡锦涛低调露面
 
 
台湾五千人大绝食 抗议中共暴行(多图)
 
 
也谈“以真话来维权”
 
 
 
 
曝光!解放军利用中日友好团体搞情报
 
 
一道比地震本身更深更长的痛(图)
 
 
周金伙突然外逃 泄露中央决定者呼之欲出(图)
 
 
沈阳老军医发表声明
 
 
武王请教箕子──统治者与天象
 
 
星被控法轮功学员要求李光耀作证人(图)
 
 
让您笑晕的最佳新闻图片拍档(多图)
 
 
解开云南地震被瞒报的迷底(多图)
 
 
在唐山 我有一个元神离体的经历
 
 
争鸣评语:胡锦涛的政治智慧实在不入流 (图)
 
 
四川巴中大暴动 中共军方参与镇压
 
 
谁是最可悲的人?
 
 
法网恢恢
 
 
军委主席胡锦涛收不住闸了(多图)
 
 
《唐山警世录》被下令封杀 (图)
 
 
啧,张高丽那小子下届当政治局委员(图)
 
 
雅虎古狗们,准备抽筋儿吧!(图)
 
 
妈妈不哭了!父亲“托梦”还真灵
 
 
非同小可!这是一个震动世界的大新闻(图)
 
 
不是神话!牛郎织女不为人知的故事 (图)
 
 
高层几个焦点人物的最新动态(图)
 
 
这只是刚刚开始!第三名中共医生在美国被起诉 (图)
 
 
瞧!中共高官离婚大潮一滴水(图)
 
 
查高官婚外情 私人侦探明码标价(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