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2006年6月2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生命輪迴的證據──超空和尚與奧努瑪 (圖)
 
【人民報消息】

超空和尚 (泰國)

在泰國,超空曾是一位頗受敬重的住持和尚。超空於1908年10月12日生於(蘇林省)斑拿巴,乳名求德。就在他剛剛出生後,他的舅舅奈楞因病去世了。奈楞生前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每天夜裏都打坐內觀。他生前十分關心疼愛他的妹妹 -- 超空的母親南仁。

超空開始學說話了。他媽媽教他認識他的舅舅和姨媽,可是他卻稱他們為“兄弟”或“姐妹”;他還把姥姥(外祖母)叫作“媽媽”。對於自己的母親南仁,他叫出了她的小名“伊瑪”,並且說她曾經是自己的妹妹,而他則是奈楞再世。當別人問他奈楞的妻子和三個女兒的名字時,他都正確地說了出來。超空還能準確地說出奈楞生前走訪過的地方和他認識的人。在人們測試他對於奈楞究竟知道多少時,超空還能把以前屬於奈楞的東西和別人的東西區分開。

在超空的家鄉,有一個流傳已久的說法:如果一個孩子能夠記起他的前世,那麼他的父母必須盡一切可能使他忘記過去,否則這個孩子會變得固執,不好管教而且短命。因此,每當年幼的超空說自己就是奈楞時,家人就會“處罰”他一番:有時候,他們把女人的衣服蓋在他的頭上,讓他從梯子下面走過;有時候他們把他放進木桶裏轉來轉去。這使得超空感到難受和灰心。在一次痛苦的“處罰”之後,他決定假裝忘記了前世,不再當眾說自己是奈楞了。可是,他並沒有真正地忘記。

在超空四十多歲時,他在曼谷的一個寺廟中過著僧侶生活。那時,寺廟住持克朗龍向他詢問是否認識能夠回憶前世生活的人,他說他本人就能。於是,超空再次開始談論他的前世。後來,克朗龍長老勸說超空把自己記憶中的生前往事記錄了下來,於1969年以小冊子的形式在泰國發表。

在這份記錄中,超空生動地描述了在上一世奈楞的死亡過程和靈魂轉世的細節。

“1908年8月,我(奈楞)已經斷斷續續病了幾個月了,正躺在床上。妹妹南仁已經有了七個月的身孕。在這段時間裏,我們兩兄妹時常夢見對方。南仁這次懷孕的反應與前幾次不同,她不象以前那樣想吃酸的水果或其他食品,而是對佛教產生了非常強烈的信仰,特別喜歡打坐。她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祈佛和打坐,經常去寺廟參加活動,甚至想成為尼姑。在那一年佛教齋戒節的前一晚,她離家前往一處寺院。在那裏,南仁剃光頭髮,穿上白袍,與其他人一起祈佛和打坐,直到11月儀式結束。我雖然躺在病床上,可是在整個儀式過程中卻始終能夠清楚地看到妹妹的一切活動。我似乎總是在她身後約兩米遠。我沒有和她說話,只是定睛看著她,好象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不過,自從她回來的那天開始,有兩三天我卻什麼也想不起來了。到了第三天下午,我感覺清醒了,我知道自己正在生病。”

“有一天,我在房間裏聽到親戚們議論:‘昨天夜裏南仁生了一個可愛的小男孩。’聽到這兒,我想,要是我沒有病我就可以去看妹妹。這時,我感覺躺著的姿式很不舒服,我想翻身對著墻,卻掌握不了身體的平衡,只好又變成平躺著。我想睡一會兒可能會好,於是我重重地嘆了幾口氣便合上了眼睛。就在這時,我感覺我恢復正常了。我很有力氣而且可以輕快地四處移動。我的身體很輕好象根本沒有重量。我非常高興,趕忙沖過去和房裡的親戚們一起談話。可是他們誰也看不到我。我拽拽這個人的手,拉拉那個人的胳膊,還是沒人理我。到了開飯的時間,親戚們要走了。一個人過來摸摸奈楞(我)的腳。而我就在她後面,我想抓住她的手和肩膀,我大叫著:‘我在這兒。我沒有病了;我已經好了。別害怕,我沒事了。’可是沒有人明白我在說什麼。他們哭起來,很傷心。有人出去通知其他的親戚朋友們,大家都湧進房來。就在此刻,我發現我無所不在:我可以同時在兩三個不同的方向看到人們的活動。還能夠清楚地看到和聽到他們的聲音。我可以快速地四處活動。我不餓也不渴,也不覺得累。在葬禮期間,我感到自己好象被提升起來,不論其他人是坐著還是站著,我總是比他們高。”

“我(奈楞)的屍體被火化之後,我忽然想到了妹妹南仁。‘聽說她生了個小孩。我還沒有去看過她呢。我一直忙著接待客人。現在我可以去了。’當時,我正在火化場,想去看南仁的念頭一出,我轉向她的房間的方向,瞬間,我就到了那裏。我看到新生的嬰兒正和妹妹南仁一起熟睡著。他很可愛。我想:‘我怎麼樣才能撫摸親吻他呢?’一會兒,南仁醒了,她睜開眼睛看到了我,說:‘親愛的哥哥,你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請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面前,不要再牽掛我們。’(這是唯一一次人們看到我並和我說話)。我有點不好意思,便躲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我又想看一眼孩子,妹妹再次睜開眼睛,說了同樣的話。我又退開了。我雖然想留下,可是我知道我必須走。但是在離開之前,我想好好地看看那個孩子。這次,我決定離得遠一點,不然妹妹又要說我了。於是,我伸出頭去,看過了孩子,我準備走了。就在我回頭的那一刻,我的身體象陀螺一樣開始快速地旋轉起來。我無法平衡身體。我用手蒙住頭、臉和耳朵,然後我失去了知覺。我覺得我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恢復了知覺。我不知道我在哪裏。記憶中我知道不久前我是奈楞。我感覺自己充滿活力。回想起過去,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現在會處在這樣無助的境地,我感到沮喪。後來,我認出了來看我的人,我記得他們的名字。我向他們揮手想叫他們,可是,卻只發出了嬰兒般的聲音。這時有人注意到我的動作便把我抱了起來。我很開心,大笑起來。在我學說話和走路期間,一天外祖母來了,我稱她為‘媽媽’,因為過去的記憶控制著我。外祖母指著南仁問我:‘如果我是你的媽媽,她是誰?’我說:‘那是我的伊瑪(泰語意為小狗)’(“伊瑪”在泰語中是對比自己年紀小的人的暱稱。)外祖母接著問:‘那你叫什麼名字?’我說: ‘我是楞。’我很奇怪他們居然認不出我。這時,在一旁的南仁突然說道:‘難怪我在產後幾次見到了哥哥奈楞。他一定是轉生了。’她於是問我:‘如果是這樣,孩子,你的妻子叫什麼?你住在哪裏?’等等。我準確地回答了所有的問題。這樣,家人終於確信奈楞真地轉生了。”

奈楞的女兒帕說,超空在年輕時象她的爸爸(奈楞)一樣喜歡赤裸著上身活動,而且另一個相似之處是他們都喜歡參拜寺廟。超空和奈楞同樣都在十六歲時進入了寺廟修行,不過兩人的不同之處是奈楞在二十五歲離開了寺廟,娶妻生子,而超空則終生為僧。超空生活的地區中有幾位元老者都證實:超空能夠回憶前世的事件在當地非常有名而且人們都很相信。超空對於前世的印象一直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褪去,直到六十多歲時他仍然保持著新鮮而生動的記憶。他把這歸因於在上一世,他(奈楞)勤於打坐。

奧努瑪-蘇阿英永(泰國)

1971年,阿特•蘇阿英永和妻子桑潘曾經在曼谷南部的小鎮派克南居住了一段時間。兩人住在鎮上的查倫蘇旅店裏。在他們下榻的第一晚,桑潘夢見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手挽手向她走來。他們叫她“阿姨”並向她要東西吃。她讓他們下樓去自己拿些食物。兩個孩子消失了,一會兒又回來了,說他們吃了兩盤中國麵條。桑潘讓他們回家去。孩子們說她很好心,他們願意留下來和她在一起。桑潘說他們的父母不會答應的。兩個孩子說:“我們沒有父母。我們在佛塔那邊的河裏淹死了。” 聽到這裏,薩姆潘在夢中說:“不,我不能要你們,你們已經死了。”可是兩個孩子堅持要留下來。這時,薩姆潘從夢中驚醒,把這個夢告訴了她丈夫。後來,她漸漸淡忘了這件事。過了兩三個月,夫婦倆人離開了派克南。這時,桑潘已有孕在身。

在懷孕期間,桑潘注意到自己發生了三個變化,是上一次妊娠期沒有的。其中一個是她極度地愛吃中國麵條。整個孕期,她幾乎不能吃別的東西,一吃就吐。

1972年7月,在曼谷附近的通布裏城,桑潘生下了女兒奧努瑪。小女孩的頭頂骨生下來有一處凹陷,直徑約一厘米,深兩毫米。

在奧努瑪一歲左右咿呀學語時,有一天,阿特夫婦兩人在床上談天。桑潘談到不知這個孩子前一世生活在哪裏。這時,正在旁邊玩的奧努瑪清晰地說出了一個詞: “派克南”。桑潘於是回想起了兩年前自己在派克南做的那個夢。她問女兒有幾個人和她一起來的。奧努瑪答道:“一個”。隨後,她又問孩子在派克南做過什麼。奧努瑪說她掉進河裏淹死了。桑潘問她為什麼兩個孩子(在夢裏遇到的那兩個)沒有一起來投生為雙胞胎。奧努瑪說:“阿凱(男孩名字)正在找地方轉生。”女兒的回答令桑潘大為驚訝,因為奧努瑪才剛開始學著叫爸爸媽媽。

在兩歲時,奧努瑪描述了在前世溺水的情形。她說她當時只有四歲。那一天,她和一個男孩阿凱同船。阿凱粗心大意沒坐穩導致了事故的發生。桑潘問她船究竟是如何沈的,她便蹲在地上表演船翻的經過。他們落水後,阿凱的屍體漂走了,她自己的屍體沉到水底。她頭上的凹陷就是因為當時落水後撞到了柱子上(可能是碼頭的木樁)引起的。桑潘說,奧努瑪告訴過她,奧努瑪淹死以後曾和派克南一個寺院的一位尼姑呆在一起。據奧努瑪說,那個寺院在佛塔附近,由此推斷應當是普拉薩姆切第寺。

在一、兩歲的時候,奧努瑪幾乎天天自發地講述她的前世。很多事物都能令她聯想到上一世的經歷。比如在派克南有一座佛塔和鐘樓。當奧努瑪看到類似佛塔尖的錐形物(如錐形房頂等)、畫中的鐘樓、河水和船時,她都會提到自己的前世。有一次,奧努瑪在鄰居家的掛歷中看到了派克南的佛塔,她說:“這是派克南。我就是在那兒死的。”這話使得鄰居大為迷惑。

在奧努瑪兩三歲時,桑潘注意到她有時候自言自語。後來她發現奧努瑪有時能看見阿凱並和他對話,可是桑潘卻毫無知覺。桑潘可以通過奧努瑪向阿凱提問,並得到合理的回答。有時候,奧努瑪畫出一個男孩子的形象並說:“這就是阿凱。”

後來,奧努瑪較少提起她的前世,到了四歲時,她不再象以前那樣自發地談起上一世了。桑潘還發現,當其他人向奧努瑪詢問前世經歷時,她不願談論。不過她喜歡在睡覺前提起過去的事情。

到1980年11月,快到八歲半時,奧努瑪在曼谷的一個小學校讀二年級。她經常和母親一起去波寺並在那裏打坐。有時她也在家裏打坐。她說打坐時仍然可以和阿凱接觸,聽到他的聲音,但看不見他。當問及為什麼仍然希望與阿凱接觸時,她說她想念他。根據她對一些問題的回答來判斷,她此時還能記住前世生活的一些細節。


轉自《正見網》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6/29/40891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生命輪迴的證據──超空和尚與奧努瑪 (圖)
 
 
賈慶林赴港整容 陳太不尿宴請(多圖)
 
 
抵制殃視九個分臺落地加拿大(圖)
 
 
黃菊死了!
 
 
高智晟:中共的天下 罪犯的天堂
 
 
廣東三洲村萬民暴動
 
 
「七一」看中共 回天無招 (圖)
 
 
香港法輪功學員抗議賈慶林訪港 (多圖)
 
 
 
六月,中共餐桌上的中暑菜(圖)
 
 
北京老這麼遭災也不是回事(多圖)
 
 
這傢伙入獄可別當小消息看(圖)
 
 
父親餓死 依然相信黨的年代
 
 
中共謊報臺商大陸受害案情 (圖)
 
 
中共黑社會治國 “三代表”打劫維權律師(多圖)
 
 
我憑什麼感謝共產黨?
 
 
他根本就是個中共間諜
 
 
 
 
晉景公病入膏肓
 
 
一張至今讓胡錦濤偷笑的照片(圖)
 
 
焦國標抵港 向賈慶林公開聲明
 
 
FBI首席反間官員:對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
 
 
中共要人大出面封殺「突發事件」 讓專家噁心
 
 
小笑話:陳至立治下難當文盲
 
 
譴責中共活摘器官議案 所有州議員都說“Yes!”(多圖)
 
 
中共軍方連動 胡錦濤步步逼近危險
 
 
陳方安生為市民重燃普選希望(圖)
 
 
恐懼獨立調查 中共拒絕國際人權入境
 
 
燒紅盤!七大中資把周小川頂出沒頂之災(多圖)
 
 
中共海軍774號導彈護衛艇出事 4死13失蹤 (圖)
 
 
中共揉出一個法!暴力必須在暗處進行
 
 
連續痛失三位成年兒女的母親(多圖)
 
 
黃色錄像裡的靈異現象(多圖)
 
 
一個江澤民永遠忘不了的地方(多圖)
 
 
 
 
小笑話:李長春讓兒子噎個半死
 
 
曾慶紅暈菜!陳方安生不排除將來參選港首(多圖)
 
 
伸手摘桃子!中共皮厚到如此程度的原因(多圖)
 
 
他糟就糟在這一跪上(圖)
 
 
吸毒者講的一個鬼故事
 
 
試試看!在硬幣上刻“退黨”(圖)
 
 
郭伯雄說話還不如賈慶林放屁(圖)
 
 
胡錦濤咋處理!陳至立玩兒這不穩定誘因(多圖)
 
 
小笑話:空軍司令與女經理邂逅
 
 
世界知名生物倫理權威願加入活摘器官調查團(圖)
 
 
陳方安生不「安生」嚇壞曾慶紅(圖)
 
 
中共活摘器官場面在芝加哥聯邦廣場再現(多圖)
 
 
周正毅盼立即赴澳 曾慶紅下令宣傳三人(圖)
 
 
上海小偷和警察應該調換工作位置的理由
 
 
大紀元特稿:王文怡依然站在南草坪上 (圖)
 
 
高智晟:一個普通反腐公民的悲慘命運
 
 
薩達姆的辯護律師們下地獄討錢(多圖)
 
 
新疆建設兵團的幾件舊事
 
 
紐約時報記者測試中共網路監控 (圖)
 
 
發生這事,郭伯雄打算槍斃誰(圖)
 
 
濃煙怪霧為何殺入北京就罷工
 
 
胡錦濤指辦劉志華 十七大將近中共權鬥激化 (圖)
 
 
會點頭的馬和幸福的羊(多圖)
 
 
招攬赴大陸移植器官 一臺灣中介被罰(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