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
 
 
 
 
 

 
 
2006年4月25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原北京警官谈「4.25」真相 (图)
 
【人民报消息】今天是“4.25”七周年纪念日。中共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已经持续了近七年。七年来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齐心合力的讲述法轮功真相、揭露和制止这场迫害,许多人、特别是西方人士听到后,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里我们来看看钟桂春先生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钟桂春曾经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长,二级警督。1990年开始跟随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学习法轮功。因为修炼和支持法轮功,于1993年年底和1994 年年初被公安队伍中的坏人恃权开除,成为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第一人,也是在公安内部遭到迫害的第一位法轮功学员,“钟桂春”因此而成为中国大陆、特别是北京各界许多人熟悉的一个名字。此后,钟桂春转到国家对外经贸部中央大型特大型企业工委所属的中国化工進出口总公司任职,1999年7.20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之后,又被中化公司党委长期监视,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帮助下辗转到新西兰。在2006年“4.25”之际,明慧网和明慧广播电台的记者在美国纽约对钟先生進行了一次专访。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访办上访,要求天津公安释放当时因在天津上访而被抓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要求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以及给广大法轮功群众一个合法宽松的炼功环境。此事后来被中共江(泽民)罗(干)小集团歪曲成所谓的“围攻”中南海(政府)事件,并一直作为1999年7 月20日取缔法轮功的主要借口之一。

以下内容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明慧记者:钟先生,您好。能否讲讲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法轮功的?

钟桂春:我呢,就是对气功感兴趣。最早是从78年吧,就开始练气功,练别的气功。那时候有气功杂志看看啊,突然呢对气功啊、对修炼啊这些事情感兴趣。感兴趣就练。我接触很多气功。一直到89年吧,我对气功已经就是不感兴趣了,我认为这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没有真东西了,没有真功夫,所以我基本上对气功放弃了,不再追求了,就去练一些武术吧,什么这个传统的武术啊,我对这个还是感兴趣的,就开始练这个了。那么到90年的时候,有幸在北京拜见了我们的法轮大法的师父,从此得法,跟着师父進行修炼。

记者:具体的情况?

钟桂春:90年就跟师父在北京進行修炼了,修炼法轮功了,一直到师父这个公开传法吧。在北京办班办了十三期吧,跟着师父一边一边修炼,一边助师传法,就是做这些事情。

记者:公安系统把您开除公职,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钟桂春:当时这个事情我很清楚,为什么公安要把我开除呢?我知道他们很早就已经注意上法轮功了,因为法轮功呢这个功法,在当时在北京在全国有两千多种气功,那么法轮功呢在这些气功里面法轮功和他的师父——李洪志师父是最正的,最好的功法,是最正的功法。他的治病效果在全国、在所有的气功里面也都是最神奇的,那么法轮功的师父也是最正的、最慈悲、最善良的,也是人所共知的。当时有很多的这个国家党政军一些个高级干部、各阶层的人士、知识分子,包括八大院校的大学生哪、各层各阶层的人士都在修炼法轮功。当时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公安政保系统它就注意上了法轮功。

记者:您说的这个当时是哪年到哪年之间的事情呢?

钟桂春:是1993年,1993年和1994年。

记者:法轮功既然这么好,治病效果那么好,而且那么多人从中央到地方大家都很很愿意去学呀、去受益,那为什么公安系统却采取一种不友好的态度呢?

钟桂春:这个呢,在当时在公安里面呢,很多人也在学炼法轮功,他们也都知道这个法轮大法好,也都知道法轮功的师父很好,大法也好,但是公安政保系统由于它的工作呢这个特殊的地位,它的这个政保工作呢就是专门为邪党、为政治服务的,为邪党的政权服务,它就是邪党的鹰犬,就是它的耳目。每时每刻它的工作的性质就是为这个恶党服务的。那么在当时为什么它要这个注意上法轮功呢?知道法轮功好为什么还要注意法轮功,这也是由于这个政保系统的一己私利吧,一己私利。他们认为法轮功可以被他们利用、被政治利用嘛。搞政保的人,我一说这个话,公安系统搞政保的人,包括安全系统的,他们都会知道什么叫作“政治利用”。

记者:您是说,这场迫害之所以发生,并不是中共中央对法轮功认识有多深多浅的问题,也不是因为法轮功本身的功效如何,而是中共要利用法轮功,如果不拒绝被利用的话,就打压,您想说明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吗?

钟桂春:是这样的,可以这样理解,共产党多年来他们就是为了自己。我刚才讲到了一己私利。比如说有的杀人放火刑事案件他们可以不管,因为那个跟他们没有关系,跟他升官发财都没有关系。比如说政治案件,特别是政治案件,他们一旦定性以后,盯上了以后,那牵涉到他们的升迁问题。我说的一己私利,是指的政保执意要迫害法轮功的原因,就是说政保系统呢他要把法轮功抹黑,制造假的证据,上报中央,上报上级,然后就引起上面的注意。最后制造、经过抹黑、构陷,一系列的有组织的有阴谋的有计划的,就是经过这个构陷、导演,最后把它形成他们所需要迫害的这个证据、借口,然后达到他们迫害的目地,这样通过迫害,他们讨好上级,公安它就讨好了比如说中央。

比如说迫害法轮功,他们就讨好罗干,罗干呢又讨好江泽民。那么就在这场镇压迫害当中,罗干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他就進了这个中央政治局常委。公安政保系统由于迫害法轮功,他们的政保系统,本来政保处,全国的政保系统都被砍掉了,要合并到国家安全局,合并到安全系统。那么经过镇压法轮功,他们构陷法轮功,不但政保部门没有被撤销,而且他们的这个组织、装备、人员、经费还加大了,稳固了它的地位。从这个政保和这个610合并改成了现在的国保,它的架子从原来的股变成科、副科变成正科,完了副处变成正处,嗯就是它的架子还大了,装备、经费、人员都改善了,而且保住了政保在公安的地位。它就是要达到这样一个目地。

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

所以这个理由呢听起来很可笑,但是确实是很卑鄙,这确实都是事实。

记者:当年有什么直接的文件呢?或者是有传达、布置过这个方面的任务?

钟桂春:当时没有文件,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文件,因为我为什么知道呢,我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我是政保科的科长,我主管这个侦查业务,我的业务范围就是对民族、宗教人士、异议人士、民主党派人士、还有这个民运的人士,还有这个气功、社会团体的人士,進行监视呀、侦查呀、调查呀,就是就是做这些工作,都是我们的工作范围。那么气功就是我们工作范围的之一。

记者:从我们很多人在海外都看到过一个材料,就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他是很肯定法轮功的,说法轮功为中国节省了很多的医药费,数字很大的。99年4.25法轮功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时侯,朱镕基还出来接见,跟大家谈的都很好啊。事后很多人觉得很奇怪,说为什么连国务院总理肯定的这么一个功法,对国民经济、对社会稳定都有好处,竟然被取缔了。中央政府和您说的这个国保系统的关系是否有些奇怪呢?

钟桂春:这个也不奇怪,因为公安的政保系统它要导演一个什么,它要注意上哪一个社会团体,它把它立案進行侦查、调查,它把它形成一套东西以后,中央的高层并不知道。比如说,这个朱镕基他作为国家的总理,他当时侧重的是经济方面。他不是干公安的出身,他不懂公安,那么政保想要搞什么,想要策划什么他根本不知道。比如我要当政保科长,我当政保处长,我每年我都希望有新的这个案子,有更大的案子,能够轰动全市的,甚至轰动全国的案子,能够引起中央,引起上级注意的,那这些事情他工作起来以后它并不是需要哪一个国家的高级领导人知道。

记者:“4.25”也是这样搞出来的吗?

钟桂春:政保这一切操作,整个这一切阴谋的操作,包括全国政保系统,北京从北京开始一直到公安部一局,他们操作的这些事情罗干清楚,因为罗干是主管政法的。

那么作为江泽民[开始的时候]它不清楚,江泽民不清楚。江泽民就是要看到,哦,我的政权受到威胁了。江泽民就是妒忌,看到我们法轮功师父这样的师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泽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后呢,就是怕法轮功的人多,上亿人炼法轮功。他们就吓唬它,他们就告诉它,如果不镇压法轮功呢,就会失去这个失去它的权力,江泽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所以他们导演了4.25这场这个所谓的“围攻中南海”。

实际上4.25是大法弟子维护自己修炼的权利,是在维护自己修炼的权利,是一种向国家信访部门的请愿,就是告诉国家大法是好的,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这样的一个好的功法,而且有很多的事实,都在向国家领导人、向有关部门反映。特别是信访部门,是国家宪法宪法规定的,人人都可以去的,所以说那都是合法的,被公安说成是这个非法的。明明是这个请愿,他们却给抹黑,诬陷,说成是“围攻”,就是这样的。那么他把它报到中央,报到江泽民那,江泽民就信这个,把这个录象拿过去就信,它就是这样的,在为镇压制造这个证据。

什么国家的经济发展啊、人民的安定啊、社会的稳定啊,他们根本就是不考虑的,他们只考虑他们自己的一己私利,他是这样的。

记者:采访前您提到过,象军队系统啊,还有很多其它各行各业的人都是支持法轮功的,您说的这个“支持”是什么意思呢?

钟桂春:他们就是知道法轮功的好嘛,他们自身他们自己也在修炼吗,包括这个在武警啊,还有这个其它这个军队那个系统啊,我知道的,我认识的就有很多都是师以上的,还有军以上的,军一级的干部,还有一些老干部啊、红军啊、抗日战争时期的干部啊、解放战争时期的干部啊,不同级别的军官嘛、军人嘛,他们都在修炼法轮功,包括他们的家属,这我都知道的。

记者:4.25的时候,就是99年4.25,您在北京吗?

钟桂春:4.25的时候我在北京,我也亲身经历了4.25和平请愿,万人和平请愿。

记者:那时侯您是怎么知道天津的消息的?

钟桂春:我也是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天津市公安局,就是因为何祚庥这个科痞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攻击大法的文章,那么同修就找到这个天津杂志社,去讲这件事情。那么天津市呢就是有意不解决这个问题,故意的不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其实我认为也是公安有意把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过几个科痞啊、气功的痞子啊,来通过这些人在报纸上发表一些个攻击大法的文章啊,来看、看法轮功的反映,那么它的目地已经达到了,那么他也知道法轮功学员肯定是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肯定是知道说大法好的,那么你在报纸上、杂志上发表这样的文章,法轮功学员肯定是不干的,他都清楚,所以他就有意的搞一些人去做这些事情,这样的话呢,在天津的市政府故意的不解决这个事情,故意把事情弄大,特别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我们五十多个吧法轮功学员,而且那个公安局长造谣,天津市公安局一个人都没抓。那么学员给我打电话,告诉这样的事情,天津市解决不了,不放人,解决不了,说让我们去找上一级,那只能到北京,找中央,找信访办。所以这样的话呢,学员告诉我就说4.25那一天到[国务院]信访办去上访,向国家,告诉国家法轮大法好,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要求印发大法的书籍,要求给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稳定的炼功的环境。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就去了。

记者:当时上访提出的三项要求,是否在针对当时已经发生的一些情况?

钟桂春:是的,当时也就是这个,由于公安系统的在里面嘛,公安系统从早它就导演这个,完了它就和这个新闻出版署嘛,和等等这些个有关的单位停止出版法轮功的书籍。那么对法轮功学员呢,就说外面户外炼功啊他们也有意的派一些个警察啊,進行流氓滋扰,就是这样的。所以只能到上一级到中央到信访办去向国家反映这个事情, [要求]给大法一个就说宽松的修炼环境,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记者:资料显示,当时全国各地,特别是北京,清晨公园里每块绿地上,甚至有些不是公园,就是街心花园,都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这个情况到了99年4月是不是就已经不存在了?

钟桂春:是的,都是,这些个都是公安派这个巡逻队呀、防暴队呀、派这个城管的呀,去把这些环境修炼的环境都给破坏掉了,他们就是有意这样干的。

就是公安已经派这个武警派这个防暴队的、巡逻队的,还有派一些个消防警察呀,去進行干扰。有的,[专门针对法轮功],比如说当时我参加炼功就是中化公司对面,就是国家海洋局炼功点。在这个炼功点上,每天早上都有将近上千人在国家海洋局前面炼功,那个场景是非常壮观,过路行人、车辆也都在看,就是很壮观的,那么后来在4.25之前就没有了,就被公安把那地方,就是通过单位呀把那地方用铁栏杆拦上了,就是没有那个环境了,所有的地方,能够集体炼功的地方,他们都派公安、派城管把那些地方把那环境给破坏掉了,不让你有那个炼功的环境,就是故意制造捣乱吗,公安就是干这些个事情。

记者:据您了解的情况,当时在北京99年迫害开始之前,有多少人在炼法轮功?

钟桂春:在迫害之前,因为我是很清楚的,全国有将近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

记者:北京大概有多少人?

钟桂春:北京有上百万人吧。

记者:那从您现在介绍的这个情况来看呢,99年这个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全面登场,这个和中共官方媒体所宣传的,说法轮功4.25围攻中南海呀,或者说封建迷信哪、不让人这个吃药啊,好象完全对不上号?

钟桂春:是的,这就是他们构陷的,欺骗老百姓,是这样。公安也在注意搜集这方面的,比如从别的气功里面搜集一些个东西来构陷法轮功的,公安也很注意这些个,练别的气功出现问题了都栽赃法轮功的。它们很早也在搜集这方面的东西。他们很早就在搜集这方面的东西。

记者:听起来好象就是说,这个公安系统他们为了能够制造一些成绩,制造一些事件,他们可以升官发财,所以只要这件事情能够朝它们需要的方向发展,安上什么罪名的话都是无所谓的,罪名只是为了说给老百姓听的?

钟桂春:是的,老百姓并不知道内幕,只有干这一行的人才知道内幕,那么在我们的同行里面,比如说搞刑警的,搞刑事侦查的,搞刑警的,搞社会制安管理的,搞户籍管理的,搞警卫的,搞防火的,等等等等,就是搞其它方面的警察,他也不知道政保操作的这些个内幕,包括一些个局长,不主管这方面的局长,包括就是主管局长他不懂政保行业。不是政保出身的,他都不知道政保的内幕,只有政保清楚。

记者:能否借此机会谈谈您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印象?

钟桂春:我感到,一个是师父给我的印象,最深的印象,师父非常的慈悲和庄严,给我的印象是这样。再一个印象就是,感到师父非常非常的正。比如说师父吧,我和别的气功师接触的时候呢,那些气功师都要求我帮忙啊,要求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我也很热心的帮他们。但是我们这个师父呢,我接触了我们法轮功师父以后呢,师父从来不要求我们去做什么,都是我们,所有的从一开始一直到最后都是我们发内心的去做的,没有说哪件事情是师父指定让我们做的,或师父提出来的,没有。

即使那样,每天出去,因为我在公安有个方便嘛,开着车方便。师父当时到北京传法有些不便,我就尽量给师父提供些方便,比如说接师父啊,送师父啊,出去办些个事情啊,就是用车载着师父出去。这样的话呢,师父每次一看到我总是说:小钟啊,你能行吗?能不能行啊?每次师父都是这样说:“行啊?那单位里头能行吗?” 我看到师父很慈悲,事事都想到了弟子、想到了徒弟,但是每次我都说,能行。师父就笑了。就是这样的。他是考虑[学员]家里怎样啊,爱人怎么样啊、会不会不高兴啊、单位领导会不会不高兴啊,虽然都是小事情,但是师父从一点一滴都是为学员考虑,不是考虑师父自己方便不方便。所以师父越是这样,我们越是发自内心尽量的提供我们的方便,去帮助师父,跟着师父去完成传法。

还有哪就是,师父很不麻烦他的弟子。每次师父从长春来北京,来到北京的时候师父自己就坐汽车,坐公共汽车到了北京,到了北京以后他才告诉我们,目的就是怕我们到车站去接他,怕给我们添麻烦。走的时候,师父就更不告诉我们,我们也都知道师父怕我们买东西,怕给师父买东西,怕给师父买车票,怕去送师父,实际师父怕给他的弟子添麻烦,师父每次都是这样的。那么我们知道了,有时候就去车站接一接,那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是多的,师父总是这样。那么在生活上呢,师父也总是关心我们,当然师父也没有钱嘛,我们挣的工资也不高,在当时来说。那么跟师父一起出去,比如说到戒台寺啊,到哪个寺庙去啊去,回来的路上,在路边的小饭馆吃个炒饼,吃个面条,大家在一起,吃的都是很简单的,师父也跟着我们一起吃,但是每次师父从来不让我们去掏钱,都是师父去买单,所以这些小事这些生活上的这些事情师父做的都是让我们很感动。

再一个师父处处关心他的弟子,还有个小故事,我也想讲一下。那是1994年师父在重庆传法,我随着师父到重庆传法,还有一个老弟子叫李雪君嘛,那么雪君就负责教功教动作,我呢,就是跟着师父,师父走哪就跟着,师父回来就跟着回来,现场啊维持维持秩序,照顾一下。那么师父办班办了几天以后,因为那时我们看到师父吃的都是方便面,都是晚上办班嘛,在去之前师父都是从来不吃饭的,都是办班结束回来师父泡一包方便面,师父都是这样的。自然我们吃的也是很简单了,师父都是这样的吃,那么过了几天之后。师父把雪君和我,把我们两个人叫出来,叫到山底下一家餐馆,有炒菜的一家餐厅。师父把雪君和我,我们两个人叫到那家餐厅里头,找一张桌子坐下,师父就亲自拿过菜单亲自写菜单,写了四个菜左右吧,大概四个菜,我印象是四个菜。师父亲自写了菜单把菜要上了。端上来以后让雪君我们两个吃,师父不吃,师父就坐在旁边看着,就象看着他的孩子一样。这件事情我久久的不能忘记。

通过这些事情可以看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师父事事处处都在关心他的徒弟,当然这些事情是很多很多的,有些个我一时想不起来,师父关心徒弟的事情是很多了,也不仅仅是我们,对其他的同修、老学员都亲身感受到师父无微不至的,师父的关心。现在想起来我们大家走入大法以后,大家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老弟子、新弟子同样,都是沐浴在佛光之下的,我们感到确实很幸福。

那么从师父是这样的。再一个,师父的大法,法轮功的功法,通过修炼,确实是很神奇的。

记者:您为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失去人身自由,现在又背井离乡到海外生活,您会不会觉得有些后悔?

钟桂春:没有。我对这些东西已经都看的很淡很淡了。我现在就是庆幸,我很高兴我能够成为大法弟子,成为师父的弟子,能够修炼大法,越修越感到法轮大法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

记者:您90年就开始学法轮功,在北京一定认识很多的朋友、功友、同修。您是不是知道他们现在的一些情况呢?

钟桂春:是的,因为我是师父的老弟子嘛,就是在全国各地吧,一些老学员当中,他们都知道我,特别是在北京啊,他们也都知道我。那么通过这场这个非法的镇压呢,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那么现在经过这么几年的正法,我想他们也都明白了这个法是什么了,这个大法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所以他们现在也都明白了,都正在明白,我想是这样的。但是我想告诉他们的呢,那就是应该广泛的去讲清这个迫害的真相,向世人讲清迫害的真相,他们在大陆上的,这个修炼环境、正法修炼的环境,确实是很重要的,那么师父呢在海外讲法也曾经讲过就说大陆是[大法弟子的]主体,那么希望这些个同修啊,在大陆的同修啊,发挥主体的作用,为结束这场迫害做出应该做的努力吧。

记者:好,钟先生,谢谢您接受明慧记者的采访。

(明慧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4/25/40220.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原北京警官谈「4.25」真相 (图)
 
 
中华文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图)
 
 
胡访美那天 一个震动世界的大新闻被忽略(图)
 
 
天女散花!啊…这招儿太厉害(图)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文怡(图)
 
 
图片:双镜头震撼全球 神警告胡锦涛
 
 
鲜明的对比!残酷的现实!(多图)
 
 
章翠英起诉江泽民和610 再次听诉(多图)
 
 
 
河北警察强奸案 刘季芝被转入急诊室(图)
 
 
王文怡:美国保障言论自由会给我公道
 
 
落漠的胡锦涛 (图)
 
 
基督教联盟对布什向胡锦涛道歉表示失望
 
 
新西兰国家电视台报道中共器官移植问题
 
 
“我们和你们并肩而立”(多图)
 
 
CNN专访王文怡:她只想救人 (多图)
 
 
王文怡被华盛顿时报评为高尚人物(图)
 
 
 
 
美国81议员联名要求布什彻查活摘器官真相(图)
 
 
绝门儿!殃视列数沙尘暴带来的好处(多图)
 
 
布什曾宣布为她降半旗(多图)
 
 
高智晟:中共邪恶 世界沉默 王文怡呐喊(图)
 
 
脚伤引猜忌 姚明被迫6月中旬返大陆(图)
 
 
高智晟:在今日中国,依法维权的路径已绝
 
 
张而平就王文怡事件接受C-SPAN电视台专访(图)
 
 
精彩答案!中共为何必须养着TVBS(多图)
 
 
华盛顿邮报:走出法院的王文怡勇敢无惧 (图)
 
 
千万人退中共 台北二万人游行声援(多图)
 
 
真正的焦点不在白宫前
 
 
胡锦涛的这些表情在透露什么信息(多图)
 
 
王文怡:关于白宫事件的陈述 (图)
 
 
纽约邮报:总统怎能不为王文怡的举动震撼?(图)
 
 
高智晟感叹民间藏龙卧虎另有高人
 
 
胡访美期间几个让人大吃一惊的消息(多图)
 
 
 
 
胡锦涛如何解读王文怡的抗议 (图)
 
 
胡锦涛白宫演讲 北京直播突然黑屏
 
 
舔中共屁股状(多图)
 
 
华邮社论:对抗议反应过度 王文怡不应被关
 
 
吃饺子不蘸酱油 被罗干判劳教两年(图)
 
 
追访高智晟 (30)──为王文怡辩护
 
 
王文怡走出法庭 西方主流媒体第二次全镜头聚焦 (多图)
 
 
高智晟:给中共的警察、特务、特务的“素质”排名次
 
 
被CNN记者喊问 胡锦涛访美再遇尴尬 (多图)
 
 
亚特兰大市通过决议 吁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加总理作出回应(图)
 
 
白宫南草坪异常抗议举动的背后(图)
 
 
耶鲁每日新闻:是对胡锦涛说“不”的时候了(图)
 
 
胡布午宴 姚明谢绝邀请的原因(多图)
 
 
高智晟:谁是这种反文明体制的受益者?
 
 
胡访美进入尾声 焦国标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图)
 
 
高智晟迟来的日志:中共对未来彻底绝望
 
 
胡锦涛访美的这个插曲不会偶然吧?(多图)
 
 
高智晟:历史将记录下今日美国人的堕落
 
 
又一CIPFG成员申请进中国签证被拒 (图)
 
 
偶然发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证人现身成耶鲁人主话题 胡来访失光彩(多图)
 
 
王文怡:不说出来,暴行就只会继续(图)
 
 
记者申请签证调查苏家屯事件遭拒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