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
 
 
 

1. 神龙惊现西藏 中南海大祸临头(多图)  (54962次)

2. 五名特警贴身保护!刘金宝多次遭政治局委员暗杀(多图)  (46811次)

3. 难得一见!这些照片您不看会后悔一辈子(多图)  (46753次)

4. 中共十七大筹备组难产 埋头争总理不看时辰(多图)  (44869次)

5. 看此书妻子流泪 胡锦涛勃然大怒(多图)  (42887次)

6. 国务会议江家帮群殴温家宝 总理受黄金高待遇(多图)  (40288次)

7. 评血腥公司的末日疯狂赌(上)(图)  (38377次)

8. 演小品《卖拐》火到头了!高秀敏昨日遭报猝死(多图)  (38201次)

9. 江后悔小看了接班人 胡誓当中国“灯塔”(图)  (38040次)

10. 不慎泄露出来的一次高层绝密会议  (37184次)

11. 江泽民遗训背后的故事(多图)  (34949次)

12. 天龙吐水!“马莎”小姐发怒从上海直捣北京(多图)  (34927次)

13. 绝密被泄 小曾尿裤子新华网急请恐老二(图)  (33646次)

14. 伦敦爆炸后 国安要大陆血肉横飞嫁祸法轮功  (33247次)

15. 军队要出大事!胡锦涛恐遭暗杀  (32705次)

16. 忒严重!看了这个消息胡锦涛小腿儿也战战(图)  (32147次)

17. 瞅瞅!交给联邦安全部门的中共特务照片(多图)  (31272次)

18. 大量党政军干部暴死 中共严密封锁(图)  (30608次)

19. 看了这照片真让人替胡锦涛担忧(图)  (30421次)

20. 您别小看这新闻!令人惊恐万状的图片在说什么(多图)  (29303次)

 
 

 
 
2005年8月22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上苍震怒 大庆地震撼动哈尔滨 (多图)
 
【人民报消息】窦娥有冤,天降六月飞雪;清江之死,上苍亦为之震怒。2005年7月23日晚,袁清江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随后,大庆市于7月25日发生里氏5.1级中强度地震,毁民房千间,地面晃动达10多分钟,余震若干次,连距180公里的哈尔滨市都有明显震感,这能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是警示还是自然现象?其间之因缘、因果,天知、地知,世人可知?

袁清江,男,1965年2月14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230106196502140817;家庭住址:哈尔滨市香坊区九委十组安埠小区108栋10-1-3号;工作单位:黑龙江省第一建筑公司第四分公司;职务:技术员,文化程度:大专。


图1:袁清江

图2:袁清江工作证

袁清江1997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格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在邻里间,凡是和他以前共过事的,了解他的人,没有不夸他的,口碑特别好。他是单位的预算员,业务特精,算东西特别准,急活、难活、别人算不了的都找他。1999年7.20大法在中国遭到迫害后,袁清江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和平、理性的向有关部门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却遭到当地居委会、派出所和公安分局的盯梢、监控和恐吓。

一、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2000年2月袁清江去北京上访,在得知正常的信访渠道被政府堵塞,法轮功学员上访就被抓的情况下,他走上了天安门城楼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民众展示大法真象和自己的心声,由此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后转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被加期迫害六个月。

袁清江是长林子劳教所恶警重点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其原因是他从来不配合邪恶,而且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讲真象、揭露邪恶。恶人们骂他又无可奈何。主管所长、恶警石昌敬几乎在所有法轮功的会上,都要点一点袁清江,骂上他几句。管理科长恶警吴继宁在袁清江入所不久就曾当面指使包夹人员孙××:“只要从表面看不出伤,狠狠的收拾他!”结果袁清江被他们打得腰直不起来,连床都上不去。

2000年12月,一次石昌敬让大法弟子念邪恶迫害大法的文章,遭到袁清江的坚决抵制,结果袁被关小号迫害10天。那是在二大队水房旁一间阴暗的屋子,并排用钢筋焊接了六个长、高约1米3、4,宽50公分的铁笼子,这就是小号。人关在里面,站不直腰,躺不够长,活受罪。冬天零下30度的严寒,小号不给被褥,还敞开窗户冻。墙四壁结了厚厚的冰层和冻霜;夏天零上30度,不开窗通风,却要关上窗捂。有的大法弟子还被用手铐铐在笼子上,时间久了真是生不如死,袁清江就是在这样的小号里被折磨了10天。

为了逼迫袁清江放弃信仰,恶警们反复给他调队,极尽所能的折磨他。如调一大队洗脑,白天晚上全让看那些恶党的邪说和所谓转化的录音录像,两边有包夹看着,不准走神和闭眼,闭眼就用手弹眼球,车轮战似的谈话,逼写“三书”,极尽精神折磨。

调二大队强制劳动,看两台织袜机,名曰:“站大线”。早上5点起床干活,晚上八点半收工,法轮功学员又被强制面壁站立至十二点。这样一天十八、九个小时,除三顿饭能坐一坐之外,十六、七个小时就是站着,双脚站在一个地板块的方块内,不可越界,否则就要挨揍,一站一天。如被强制“蹶着”(也叫土飞机或喷气式),即两脚分立,头低向地面,两臂从后背抬起,时间一长腰酸、腿痛,两臂胀麻,再好的体力也承受不了。可是袁清江经常被强制“蹶着”小半天。再如“睡小面”,就是只能侧身向一面躺着,中途不可翻转身体,更不可仰睡,两个包夹轮班看一个,违反规定便拳打脚踢。这种连当年法西斯都没用过的损招,全部用到了坚定的、不妥协的大法弟子身上。在什么招法都使完,也没能“转化”袁清江的情况下,恶警又把他投入到三大队与其他大法弟子长时间隔离,并长达九个月不允许其家人接见。

2001年7月3日,长林子劳教所在大法弟子孔小海(又名孔德易)以绝食的方式抑制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灌食迫害致死,大法弟子马永谦被超期关押,提出上诉被关小号折磨的背景下,袁清江与40多名大法弟子再次绝食,要求劳教所“废除酷刑,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至7月20日,参加绝食的大法弟子近70人,持续时间达两个多月。(当时在长林子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130人)省、市司法部门进驻工作组,长林子劳教所机关后勤人员齐上阵,他们以严管、加期、关小号,查找绝食组织者、骨干,甚至打算要改判几个投到监狱去,以此来威胁、恫吓、分化瓦解大法弟子。

另一方面他们以极其野蛮的手段插管灌食,人称“马兽医”的医务所马所长,对大法弟子灌食真是比对牲畜都野蛮,管子之硬、插入之狠、拔管之快,令人无法忍受。即使碰伤鼻腔,血往外流着也照插不误,从食道拔出的管上都带着血丝和胃膜的粘液,他们在大盆里象征性的涮一下,就接着插下一个。被灌冒漾的大法弟子呛的直咳嗽,大口大口的呕吐,这哪里是在救人,实际上是野蛮的折磨。特别是绝食时间一长,食道肿的都插不进去,每插一次那种陈旧性的撕心裂肺的疼痛,真让人生不如死。受过此刑的大法弟子至今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袁清江就是受过此刑折磨的一个,若不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神奇,不知有多少人要被此刑罚迫害致死。

邪恶的招都使尽了,大法弟子的绝食丝毫没有停止,最后劳教所不得不答应大法弟子的全部条件──废除小号、严管和包夹制;无条件释放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改善伙食,病重者允许保外,向有关部门反映大法学员的意见……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邪恶无条件释放被超期关押的七名大法弟子,袁清江是其中之一。袁清江于2001年8月3日,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二、家人遭受的迫害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几点是:恶党不法人员迫害的不只是袁清江本人,其家人也是这场迫害的直接受害者。袁清江打横幅被绑架,在京非法关押几天后,就由哈市香坊区安埠派出所干警劫持回香坊分局,数月后被非法送往长林子劳教所劳教。可是其家人直到2000年冬天,袁清江被非法关押了8、9个月以后,才知道袁清江被关押在长林子,才允许接见。而袁清江此次被绑架后,安埠派出所干警周凉却以欺骗的手段,向其家人索要上北京接袁清江的所谓接人费5000元,袁家很困难,其家人说没有那么多钱。周凉问:那你们能给多少?袁的家人以为只要给周凉钱,袁清江就能平安回家,凑了3000元钱交给他。但事后袁的家人方知他们去北京接好几个人,只向袁家勒索接人费,并不放人。(附票据为证,图3)


图3:勒索票据

袁清江被非法判劳教后,安埠派出所竟以2001年6月12日袁被教养为由,将其户口注销。其实该时间袁清江已被教养一年零四个月,超期关押四个月了,时间根本不符。(附户口影印件,图4)2001年8月3日,袁清江从劳教所被放回,安埠派出所又在袁的户口上注明袁是2002年4月10日从长林子劳教所迁回的字样。(附户口影印件,图5)负责办理户口事宜的是安埠派出所的一个小个警察,他曾向袁清江的家人炫耀,当时去你家抓人的就有我一个。


图4:户口影印件

图5:户口影印件

中国法律上没有任何条文规定公民在被劳教期间需注销户口,不知这个负责执法、却公然违法的执法部门的干警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和动机,但至少增加了袁清江家人、孩子的磨难。袁清江9岁的女儿本来因先天残疾(没有耳廓,没有耳朵眼,只能靠声音的震动反射到内耳道来辨别声音),在学校就特别引人注意,每次学校收户口本,袁的妻子都非常为难,不交不行,交了唯恐老师、同学对女儿更得另眼看待。袁清江的女儿在学校成绩非常好,在学校比赛中还获得的奖状。谁又知“警察叔叔”这看似小小的“一笔”,在中共恶党统治的社会,还会株连九族的迫害这个柔弱的女孩儿的升学、就业!

三、再次被绑架,在哈尔滨监狱遭迫害

2003年3月7日晚8:30,在邪党两会期间,袁清江因做真象资料被跟踪,再次遭非法绑架。那晚他刚进屋10分钟,就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砸门声,抓他的三个恶警(一个叫王利兴)闯入家中,当时袁清江的家中还有66岁的岳母和只有7岁的患有先天残疾的女儿,袁清江的妻子在外面打工。这三个“人民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对袁清江一顿暴打,袁清江大声呼喊,让全楼的邻居都知道邪党在迫害好人,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袁清江年迈的岳母一遍一遍的哀求行恶者:你们别打他呀!你们别打他呀!有什么话你们跟他说,你们为什么打他呀?!而年仅7岁的身患残疾的女儿,呆呆的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三个“警察叔叔”狠劲的打最疼爱自己和自己最爱的爸爸……

当时袁清江的身上仅穿绒衣、绒裤。哈尔滨3月的天气很冷,外面还下着雪。警察根本不让穿上外衣,就往外拖人,在其岳母不断的哀求下,才得以穿上外衣、外裤,光着脚丫子,走时鞋都没让他穿,被从家中拽出、拖下楼梯、塞进车内,袁清江年迈的岳母拿着姑爷的鞋,磕磕绊绊的跑下楼送到车上。

谁也不知道,袁清江被抓走的那一夜,祖、孙俩是怎么熬过来的?袁清江的妻子在第二天接到电话回到家,听妈妈说,清江被抓走后,警察已经来搜了3遍了。看到家中一片狼藉,面对年迈的母亲和再一次被夺走父亲的女儿欲哭无泪,女儿在床上整整昏睡了一周。现在一听到敲门,孩子就说:妈,警察来了。她是被那可怕的夜晚吓坏了,那看似短短的“一瞬”,在她的脑海里,在她的永恒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那可怕的夜晚后,她再也没见过疼爱自己的父亲……

事后,家人才知道,袁清江已被非法跟踪了一段时间了,安埠办事处的恶党书记,一个小老头,个不高,抄家时说:我跟踪袁清江好几天了,你赶紧把东西拿出来,有什么什么东西,当时他穿的什么什么衣服。

袁清江被绑架,是哈尔滨市香坊公安分局和香坊安埠派出所共同参与的,当时分局国保科科长是王胜利(电话0451-55651465)、安埠派出所所长(电话0451-55131112)。袁清江被抓的理由是:因曾经想出国,但手续没办下来。这次被非法判刑所强加的罪名是:“叛逃国外、扰乱社会治安。”不知一个公民在国门未迈出半步的情况下,是如何“叛逃”的?!

袁清江是2003年3月7日被不法警察绑架,家人在2003年6月5日才接到“对被捕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附影印件,图6),袁清江先是被非法关押在香坊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图6:“对被捕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影印件

袁清江在哈尔滨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不配合邪恶所谓的“转化”,遭到残酷迫害,曾被恶警张久珊及恶犯关德军、王士军等连续罚站18天,不让睡觉并遭到毒打,造成胸腔积水,全身无力,四肢不灵,昏死过去。被迫害期间,监狱不准家人探视,但哈尔滨监狱给袁清江家属办会见证,却收费200元。(附会见证:图7,收据:图8)


图7:会见证

图8:收据

哈尔滨监狱不法人员还曾打电话给袁清江家人,让送1500元的医疗费,家人提出想看看袁清江,被拒绝,并告知这钱不交就不给看病。袁清江的家人一商量,还是凑了1500元钱给监狱送去了,不管监狱用不用这钱给袁清江看病,其家人只能在无奈中买个心理上的安慰。

四、大庆监狱称“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

2004年7月,哈尔滨监狱公然打死大法弟子王大元,为逃脱罪责,或怕其邪恶被曝光,哈尔滨监狱将袁清江等30名大法弟子转押到大庆红卫星监狱继续迫害,袁清江被分在六监区。2004年7月8日被转押到大庆红卫星监狱的30名大法弟子对在哈监期间干警的违法犯罪行为提出控告。(控告书见2004年7月11日明慧网)!

因监狱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不允许家人见,袁清江的家人很长时间不知道袁清江已被转押在大庆监狱。2005年“5.1”的前几天,监狱来信告诉袁的家人,袁清江在绝食,不吃饭,让家人劝劝。

后来得知是因为大庆红卫星监狱副监狱长姜树臣、“6.10”头目郭春堂从西安开会回来后,把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行径又推向了一个高峰,并规定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2─3天灌食一次,每次只灌包米面糊糊。郭春堂在组织迫害法轮功的专门会议上明目张胆的叫嚣:“大庆监狱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啥事也没有。”为制止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5.1”前夕,袁清江和十余名大法弟子被迫绝食,他们先后遭到关小号、坐铁椅子等酷刑。

5月30日至6月1日,袁清江被六监区长董孟环和副监区长指使犯人捆绑三天,还遭到董孟环的亲自毒打,身体被严重伤害,口吐鲜血,胳膊和脚都被绑坏,肝硬化腹水,腹大异常,阴部肿大极其异常,瘦得皮包骨。袁清江不得不再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这种丧尽天良的迫害。

大庆监狱来电话通知袁清江妻子董丽萍,说袁清江在号里有病了,是传染病,需交上万元钱的医疗费。董丽萍没有生活来源,告诉对方家中没钱,同时质问狱警:袁清江本来年富力强,身体健康,为什么会在你们那里得传染病。狱警词穷。

6月12日,大庆红卫星监狱副监狱长姜树臣来电话通知董丽萍说:你爱人病重,可以考虑保外就医。6月28日,大庆监狱教改科来人说:你家袁清江身体不好,你们家人接不接回去,如果你们家不接,得给监狱签个字,办个手续,同意我们在监狱治疗,治到什么程度,是死是活,你别找我们什么麻烦?袁的妻子说:这个字不能签,我们家大活人好好的进了你们监狱,要是出点毛病,就是贷钱、卖房子我都跟你们打官司。

五、清江之死,天公亦为之震怒

6月29日,袁清江的妻子到大庆监狱,问狱方:袁清江的身体怎么会这样哪?你们为什么不给他好好看看?

监狱方说:袁清江给监狱写过一个保证,内容大致是:我没有病,我的死活与监狱无关…下面署着袁清江的名字。

袁清江的妻子一眼就看出保证书上的字不是袁清江的,字体不一样,袁清江平常写的字非常小,而保证书上的字非常大,笔体也完全不同,当场将其揭穿。

这次见面谁也没想到就是诀别。但是狱方同意保外,由他们去办,需要20天时间。妻子劝袁清江,别着急,到时我来接你,一切都会好的。袁清江挺高兴,精神挺好,但身体已被迫害得相当严重,腿不能打弯,只能拖着腿走路。

袁清江告诉姐姐:他难以忍受的就是头痛,非常疼,脖子和后脑勺疼得一宿一宿也睡不着。

袁清江的姐姐感到袁清江脑袋肯定有什么毛病,再三求监狱医院院长:你一定给我弟弟看看脑袋……

监狱副狱长姜树臣一口答应:行行行,明天就给看,明天就给看。却一直拖到7月15日才到大庆市二医院做头部CT,腹部B超等检查,医院的诊断为:“颅内占位性病变”、“结核性脑膜炎”、“肝结核”、“双肺血行播散性肺结核”、“结核性腹膜炎”,“腹水”,“附睾结核”,建议入市二医院治疗。

大庆监狱残忍的拒绝出钱治疗,当日转回大庆监狱医院;因袁袁清江病情危重,监狱医院数次建议姜树臣狱长应尽快转市二医院治疗,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大庆监狱及六监区又一次拒绝出钱治疗。

此期间董丽萍一再追问保外之事办得如何?监狱方以各种理由推托。

7月18日晚,监狱给袁的家里打电话说:你家袁清江严重了,你快来取手续回去上派出所盖章。又说:我用快件给你寄去,让你们片警赶快签字,本省邮件一天到。

7月19日,袁的妻子一大早拿着手续到安埠派出所找片警王利兴。(当时抓袁清江的三人之一)

王利兴说:光嘴上说有病了,拿个诊断来,谁知道你造假没造假呀?

袁的妻子说:这是大庆监狱邮来的,这是监狱的电话,你可以打电话联系。

通话中,片警向监狱要鉴定原件,监狱同意第二天送来。大庆到哈尔滨就两小时车程(180公里),他们却当天不办,就这样又拖延了一天。

7月18-20日袁清江病情严重恶化,三日未进食,终日卧床。

7月20日,大庆监狱一大早就来人了,非常着急要盖这个戳。不到一个小时,将所有的戳都盖完了(原来说需20多天),马上拿回大庆监狱。可是监狱并未将袁清江送回来,也没通知其家人去接。

7月20日下午5时,袁清江突然出现昏迷,牙关紧闭,颜面青紫,瞳孔一侧散大,一侧明显缩小,病情危重。值班医生请示监狱领导应紧急外转,又通知六监区监区长董孟环等到监狱医院。值班医生建议外转,否则有生命危险。董孟环以“支不出钱”为由,再一次残忍的拒绝外转。

7月21日、22日袁清江能进食,意识恢复,但大小便失禁。这两日监狱医院再次请示姜树臣狱长外批就诊,但姜树臣狱长又以“没人拿钱”等理由拒绝。

但7月23日晚,大庆监狱电话通知──袁清江已死亡,时间是23日晚7:20分。

袁清江的家人在7月25日来到大庆红卫星监狱,询问死因和处置结果。

以下是监狱方提供的经过:

7月23日,大庆监狱医院大夫的诊断是:袁清江病情又进一步加重,意识障碍。9:30分值班医生再次请示监狱医院院长及值班狱长建议外转,同意后,通知六监区于10点30分转出到市四医院,市四医院拒收传染病,说结核病应送市二医院(市二医院属传染病院)。当日12时许,再次转回监狱医院,此时袁清江病情明显加重,大小便失禁、昏迷、瞳孔一侧明显增大、一侧明显缩小,值班医生再次请示监狱医院院长、值班狱长,通知六监区,于下午3时30分左右转出到市二医院(后来监狱方又将时间改为4时转出)。

袁清江的家人问监狱方:为什么不从四院直接转二院?

监狱方说:当时我们看袁清江挺好的。

袁清江的家人在到大庆二医院询问袁清江被送来时的情景时,大庆二医院主任医生姜锦文说:那天送来的情况是─瞳孔放大,已重度昏迷,没有抢救价值,医院方未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手续都是7月25日补办的。

家人就该问题质问监狱方时,六监区长董孟环否认在医院未抢救袁清江这一事实,说:我们在医院给袁清江打过点滴,还开了单间,还特批了四个刑事犯伺候袁清江哪。

第二次袁清江姐姐找姜锦文要看病历。姜却说:“大庆发生地震把我震迷糊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姜锦文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压力面前不敢说真话了呢?

窦娥有冤,天降六月飞雪;清江之死,天公亦为之震怒。7月23日晚7:20分,袁清江在长期的迫害下含冤离世。7月25日23:43分,大庆市发生里氏5.1级中强度地震,毁民房千间,地面晃动达10多分钟,余震若干次,连距180公里的哈尔滨市都有明显震感,这能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是警示还是自然现象?其间之因缘、因果,天知、地知,世人应该惊醒啊!

六、遗体被迫火化

袁清江死后,狱方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将袁的所有遗物私自销毁,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袁清江的姐姐:我弟弟都有什么遗物?

董孟环:袁也没什么。

袁清江的姐姐:我要求看一眼。

董孟环:行,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叫他们给你送出来。监狱和办公室可不一样,你等着。半个小时后又说,我给你送到大门口去,你在那等。又过了半个小时,他表情很不自然的说,袁的东西让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烧了。

袁清江的姐姐:为什么将遗物销毁?

董孟环:人都没了,留这些东西干嘛?

袁清江的妻子:在你们这里他说烧了就烧了?不可能吧?我怀疑我家小江给我写什么东西了,你们怕我看到。

董孟环:你想袁清江可能给你写东西吗?

袁清江的妻子: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这些东西?。

袁清江的姐姐:让我们见见烧东西的这个人问问。

董孟环:行。

但马上又说今天不行,下班了,明天吧!

袁姐姐:明天见也行,不见到这个人我们不同意火化。

董孟环:你还想咋的,你不讲理啊?

袁妻子:我不是不讲理,我看看遗物,有什么不正常吗?

董孟环:那你想告就告吧。我还想告你们哪,我上报领导,领导上报检察院、法院,我们也起诉你们,这些费用按理是你们家属拿的,法院怎么判咱们该扣什么钱就扣什么钱。接着又态度蛮横的说:你们不能见那个人,他是炼功的,炼法轮功的一律不准见人。

袁清江被迫害致死后,监狱方一遍一遍的劝说:入土为安吧,入土为安吧!

袁清江的妻子说:我也知道入土为安,可我们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被你们抓到这里,反过来你给个死人回来,你让我心里怎么平衡?

监狱方:你还想管我们要点钱是不是?

袁清江的妻子说:我啥时候和你们提过要钱的事,我就是觉得我家袁清江死得不明不白、死得太冤了,我不同意火化。

大庆监狱扬言,要起诉董丽萍,理由是:不同意火化是妨碍公务,同时要家人交几万元医药费。

袁清江姐姐说:土匪撕票都不连累家人,大庆监狱真是欺人太甚了!

直到火化前,袁清江的家人才看到袁清江的遗体,右脚大拇指与脚掌连接处磕掉一块肉(有个坑、无皮);两腿青紫,右腿严重;左侧胯骨处无皮、露肉;头部双耳后侧呈青紫色;大腿根内侧全是血渍、血水(血和尿混合),在医院用的被上也全是血水。死时是睁着眼睛的,当时给合上了,但第二天又睁开。和袁清江的家人一同去处理后事的朋友都说:一看,这人就是给害死的。

看到袁清江的身上这么多伤,他妻子不同意火化,这里头疑点太多了,怎么能火化呢?

但周围都是便衣,袁清江的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同意火化。

袁清江遗体火化后,家人在他骨灰内发现有一根像弹簧形的铁丝,直径有6-7毫米,长度有10多毫米,拉开后有10公分长;还有一堆一堆的黑色,是已被烧化的金属灰。袁清江的家人问火葬场,是不是原来炉子里留下的,火葬场说不可能,每火化一个人都得清炉膛。

纪实就暂到这里,让它留给历史去见证,留给世人去品评吧!

一个风华正茂、年富力强的健康之躯,仅仅两年的关押,便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遗体上留着累累伤痕、血迹,火化后又窥见端倪,疑团重重。这就是发生在恶党标榜的现今人权最好、法制最完备的时期,它留给人怎样的深思哪?

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为了永恒的真理,为了众生生命的得救,为换人间一片正气,他没有暴力和气恨,只有和平、理性和一片善心,但遭到的却是精神上的残酷迫害,肉体上的种种酷刑!

一个众口皆碑的青年,只因为要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就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生命。这生命会白白的死去吗?那迫害死大法弟子的恶人、真凶,可能永远的逍遥法外吗?天理昭昭,法网恢恢,善恶必报。

(明慧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5/8/22/3729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上苍震怒 大庆地震撼动哈尔滨 (多图)
 
 
江后悔小看了接班人 胡誓当中国“灯塔”(图)
 
 
千载难逢的照片!新华网透露俩独裁者将上绞刑架(多图)
 
 
百万信徒来自两百国家 教皇寄语青年触怒中共(多图)
 
 
阅读「九评」后 大陆公民要对西方政府说的话
 
 
好样的!澳洲网络公司迎战中共封锁
 
 
中国共产党「早产」于1920年8月(图)
 
 
美洛杉矶声援380万人退党大游行 绕中国城三周 (多图)
 
 
 
不要站到自己历史的反面
 
 
不信不行!一桩发生在大陆监狱的善恶报应
 
 
黑手伸向全球的又一佐证 (图)
 
 
陈用林:我的故事 (图)
 
 
看后让人惊呼:没有前因岂有这善果
 
 
干的好!苹果中国公司解职13名高管 中共遭致命打击(图)
 
 
宋朝真实故事 联想今日暴死者的祸从口出(图)
 
 
严密封锁消息 中共镇压法轮功更隐讳 (多图)
 
 
 
 
美国会议员以强硬对中共贸易作竞选主轴(图)
 
 
江泽民与中共
 
 
连战复胡贺电盼双赢 马英九赞其将留名史册(图)
 
 
密密麻麻!海南发生历史最严重蝗灾 (图)
 
 
牛郎织女不为人知的故事(图)
 
 
在线欣赏!贝多芬第四代传人献给李洪志先生的交响诗(2)(多图)
 
 
逼咱看咱就看吧!中俄军演八大看点
 
 
胡锦涛陈至立拧成一股绳?不入团多交四千学费
 
 
中俄模拟攻台军演 连战马英九有什么反应(图)
 
 
《九评》获奖 全球声势正隆 (图)
 
 
前车之鉴!纳粹战争狂人之死 (多图)
 
 
可爱小姑娘马凡的梦想(多图)
 
 
“追查国际”对王旭东、江绵恒等12人的特别通告
 
 
演小品《卖拐》火到头了!高秀敏昨日遭报猝死(多图)
 
 
在线欣赏!贝多芬第四代传人献给李洪志先生的交响诗(1)(多图)
 
 
解放军报急了!提醒军人不得未婚同居(图)
 
 
 
 
瞧,陈至立和胡锦涛 谁的贡献大(多图)
 
 
锦州百吨石锁横卧山谷 身世之谜代代相传(图)
 
 
德国应该从这个事件中认识中共(多图)
 
 
看了这仨新闻,让人喘不上来气儿(图)
 
 
中青报灯塔社论 “我爲你害臊”(图)
 
 
中国青年报内部争议公开化
 
 
截然不同的态度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
 
 
鬼使神差!中共用这种方法帮助传播《九评》(多图)
 
 
立马见效!军演就遭报 俄当天坠毁两直升机(多图)
 
 
俄国陪着玩!俄中联合军演 中共让人民全部买单(多图)
 
 
黑手 (图)
 
 
四代恶首画像遭雷劈 三贪官作报告两个被双规
 
 
人民日报的亡党之音引来汹涌帖子
 
 
中共施压 星大纪元准证仅获延三月
 
 
中共要求军队遵守党纪
 
 
动向社论:从死亡数字和发展数字看中共本质
 
 
正在发生!祖上不积德 连累八代后人
 
 
纪实录像:任淑杰、高蓉蓉亲口证词
 
 
军队要出大事!胡锦涛恐遭暗杀
 
 
大陆保先小笑话:先烈们的来电
 
 
我表妹身上发生的神奇之事(多图)
 
 
胡锦涛空间场中看奥妙(请胡锦涛等必读)
 
 
大陆多省插播退党 海外热评中共垮台 (多图)
 
 
退党潮冲击军队 中共出台新条例(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