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消息】

Ⅰ引言

諸世紀流傳的預言中沒有一部預言象聖經《啟示錄》更廣為人知且觸目驚心,因為它用種種鮮明的異象構畫出最後的人類注定將面對的現實:恐怖的天災、瘟疫和殘酷的正邪之戰,神(上帝)最後的審判,這一切對邪惡的懲罰是駭人的,對整個世界是致命而毀滅性的,同時它也描繪出人類最終的希望,當正義徹底打敗魔鬼撒旦,更新的宇宙將成為善良、信仰忠實於神的人們的永恒的天堂。

《啟示錄》的影響穿越整部西方社會歷史,遠遠超越了宗教界,它對西方社會政治、軍事、人文、世俗生活的影響是深遠的,因為它所描述的一切與地球上的每個人都密不可分。

因為《啟示錄》是預言,且誕生於二千年前,那麼它不可能不用暗示、象徵 的手法示人,因為天機是不能直接了當示人的,所以對《啟示錄》的解釋亦一直是難解難分、見仁見智,而多數因跳不出宗教或自己所處時代與社會背景的框框,其理解就很受局限。筆者認為,無論過去有多少關於《啟示錄》的解釋,皆因“最後的審判”當時未來臨,故皆已經成為歷史或過去式。

筆者認為,要理解《啟示錄》的關鍵在於如何去解釋裡面的提到的赤龍、獸、獸記和大淫婦等邪惡勢力,而這幾個象徵 又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如果講清楚了,那麼其它的都迎刃而解了。

儘管耶路薩冷曾是以色列的一個古城,卻是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必爭之地。歷史與宗教的原因,幾方勢力一直在爭奪耶路薩冷,根據聖經預言,救世主彌賽亞來到人間之前其中一個徵兆是以色列復國,並且以色列復國後的那一代人就可以看到救世主彌賽亞。以色列人要控制耶路薩冷,這是神回來的一個條件之一,因而西方社會一直非常堅定地支持以色列,美英聯合出兵攻打伊拉克,一個重要理由是美國稱在伊拉克發現了核武器威脅,中東戰火從未間斷。

然而今天耶路薩冷較之北京不論那一方面對世界的影響力都遠遠不及。冷戰結束後的今天的中國,人口居世界第一,消耗著世界最多的能源與其它資源,擁有排名前三位的核武器,擁有人口最多的軍隊,中共“無神論”與整個世界價值體系的根本對抗,獨裁專制與世界追求“和平”、“民主”普世價值的衝突,環球經濟對中共經濟投資後的期待,世界對“中國製造”的依賴,中國社會道德與生態以及整個社會體系即將的崩潰,都將帶給世界潛在的最大威脅,所以中國應該是世界真正關注的問題焦點和中心,目前的現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Ⅱ 赤龍

聖經《啟示錄》有關赤龍出現在第十二章: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12:3)他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12:4)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12:9)

1.關於赤色與赤龍

讓我們回顧一下被稱為“赤匪”的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的黨旗、黨徽一切標記均是鮮紅的赤色,從開張起家之日,便旗幟鮮明地宣布自己是紅色革命、擁有紅色的軍隊、奪取紅色的政權。“文化大革命”全國出現的紅海洋,使紅色祟拜達到了登峰造極。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最喜歡用的顏色都是大紅色,如“五星紅旗”、“黨員手冊”、“紅領巾”、“紅衛兵袖章”、“紅旗雜誌”等等。

其實不僅聖經《啟示錄》談起赤龍,中國的預言《梅花詩》也預言了赤龍及其挑起的血腥事件:“火龍蟄起燕門秋,原壁應難趙氏收”,火龍與赤龍相同,中共這隻惡龍把“六四”請願的學生和民眾屠殺了,演出一臺當代的天安門(燕門)大屠殺(秋:肅殺)事件,五千年歷史的中國應了這一難,同情學生的趙氏(當時的總書記)被打壓了下去。

這裏“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指的是甚麼?歷史上解釋很多。這裏,如果我們分析一下中國共產黨的建黨史上共十五次黨的代表大會的重要人物,黨的最高領導人是陳獨秀(一大到五大)、向忠發(六大)、毛澤東(七大到十大)、華國鋒(十一大)、胡耀邦(十二大)、趙紫陽(十三大)和江澤民(十四大,十五大)。“七個冠冕”指黨的最高職務共產黨主席或總書記。“七頭十角”指七個頭上有十個角,陳、毛和江連任二次以上,他們每人頭上有二個角,其餘每人頭上有一個角。

而現在不是又有了十六大嗎?《啟示錄》中這樣講的:“也就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倒了,一位還在,另一位還沒有來到;他來的時候,必須存留一會兒(17:10),那先前在、現今不在的獸,就是第八位。他也是出於那七位中的一位的,並且正在走向滅亡。(17:11)”華國鋒與江澤民尚在,第八位,按理是胡錦濤,但為何講“他也是出於那七位中的一位”,說明中共目前真正掌握權力的仍是江澤民,“並且正在走向滅亡”。胡錦濤是否能脫離中共充滿了變數。

2.他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

共產主義運動席卷半個世紀,至少一半的人口被捲入。(舉例:蘇聯,東歐,中國,北韓,古巴等等),但是上個世紀的蘇聯及東歐的共產黨解體,象徵 共產主義的垮臺,寓“三分之一、摔在地上”。

3.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全人類的

共產黨近代大半個世紀統治了半個地球,用“無神論”及殘酷的手段對人民洗腦,所有共產黨國家人民無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蘇聯及東歐的共產黨解體以後,現在可以和西方民主社會抗衡的僅剩下中國共產黨。它擁有的國土、軍隊是世界其它任何一個邪惡勢力都不可與之相提並論的。

大紀元發表特別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向我們系統全面地揭示了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的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對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的破壞;對傳統倫理和社會體系的毀滅;對人性的扼殺,對神的褻瀆,由此帶來的即將的社會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空前絕後的。

馬克思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布: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幽靈”,這是任何一個政黨都不具有的特徵,絕非偶然。也就是這個幽靈以肆意使用暴力與謊言,屠殺了數以千萬人的性命,剝奪了億萬人的個人財產,對社會言論和新聞的絕對控制,剝奪了人們原本自由的精神和靈魂,所到之處無不以“無神論”摧毀一切傳統的正教和文化,靠了其 “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等集邪惡之大全的手段推行其暴政,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指出:“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證明它是一個邪教。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中心的共產黨教義,導致了充滿血腥暴力與屠殺的所謂共產革命。共產黨政權的紅色恐怖持續約一個世紀,禍及半個世界,導致數千萬至上億人喪生。這樣一個創造人間地獄的共產黨信仰,正是人世間的頭號大邪教。”

其邪教特徵總結出以下六條:“編造教義,消滅異己;崇拜教主,惟我獨尊 ;暴力洗腦,精神控制,組織嚴密,能進不能出 ;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勵為教犧牲 ;否定有神,扼殺人性 ;武裝奪權,壟斷經濟,有政治經濟野心;”

儘管共產主義實踐在全球範圍內已經徹底失敗了。但它作為一股反宇宙的勢力,被中共承襲了,為所欲為的邪教本性在中國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對於民眾的屠殺、洗腦、對傳統價值的毀滅,對世界的負面影響都達到了登峰造極。今天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組織,是當今人類的大敵。

因此當今世界上能“迷惑全人類”者只有中國共產黨了。

Ⅲ 獸

1.獸從海中上來

“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 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他。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因為他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又賜給他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他、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 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憑他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他、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 13:1-13:8 )

這是一隻 可憎而又握有重權的獸,那麼它象徵 甚麼呢?且看:赤龍把自己的能力、王座和大權都交給了獸。”當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之後,世界的最大的共產黨頭子就是集“黨、政、軍”三權於一體的江澤民了。再往下看“這個獸從海裏上來”,當“赤龍”屠殺“六四”民眾時,江氏是中國上海市的第一把手,“六四”屠城之後,江氏踏著民眾的鮮血從上海到了中央,成為中共的新主,令全國驚愕!故“全地的人,都很驚奇跟了那獸”,當時的中國上下還演出一幕“緊密團結在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周圍”的活劇,這就是《啟示錄》所說的:“大家都拜那條龍,為赤龍把它的權交給了獸,他們也拜那獸。”發跡於上海、從上海到了中央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故獸“從海裏上來”即指江氏從上海爬到了中央。

2.“那獸得到一張誇大褻瀆的嘴巴”

在中共的歷任頭目中,江的嘴巴可以說是最為臭名昭著,不僅以媚顏諂國,用誇大的口賣弄,更是謊言張口即來,在香港,江氏一露流氓頭子的嘴臉,用粵語、普通話加英文大罵女記者:天真、幼雅、不懂悶聲發大財……,在澳門回歸一週年,全球新聞媒體的聚光燈下,江氏可以竄上舞臺與賭場老板的四姨太不倫不類唱起“叫我如何不想她?”在歡迎美國總統的國宴上,不識國體,沖上樂池親自獻唱“我的太陽”。在與日本首相見面時用英語寒喧。在冰島國宴上又是不請自唱,引頸高歌,成為第二天的頭版頭條。在南美,嘰哩呱啦說著別人聽不懂的西班牙語,在美國國會議員前用洋涇濱英文背美國的《獨立宣言》。至於在國際社會不合時宜地用外語或唱歌進行拙劣表演一致博得 “戲子”綽號,西方媒體亦有許多報導,指出江諂諛、賣弄和表演,更是早已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料。(這些均有鏡頭或圖片)

3.獸褻瀆神的名,四十二個月

江氏在臺上最邪惡最愚蠢的是1999年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開始了血腥的鎮壓。這也是中共最後崩潰的根本原因。

中共實行改革開放之後,儘管媒體仍牢牢操縱在共產黨手中,但較之“文化大革命”時代,那種鋪天蓋地式的大批判畢竟有所收斂。但是1999年7月全國的媒體突然間一下撕下面紗,開始對“法輪功”造謠、誣陷,天昏地暗,欺世謊言鋪天蓋地,剎那間人們一下又回到那個共黨喉舌操縱的熟悉的時代。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群眾請願的當晚,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委員們寫道:“這次事件,是1989年那場風波以來在北京地區發生的群眾事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中央鑒於蘇聯社會主義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訓,一直決心對各種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信仰和理論進行批判,奪回並鞏固無產階級的思想陣地,在意識形態領域進行一次消毒,法輪功鼓吹‘真、善、忍’,給了我們動手‘消毒’的機會。”

這些都是用“無神論”攻擊褻瀆有神佛信仰的信眾。是徹底的“敵基督”。

從1999 年7月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江失去總書記之職是40個月,而到2003年3月中共人大,江失去國家主席位子為44個月。在這段時間裏,江作為個人,在名義上漸漸失去了為所欲為的條件。所以“隨意行事”,用“口侮辱神、褻瀆他的名”的時間為“42個月”暗示了這一點。而且中共的喉舌對法輪功的攻擊較之過去,幾乎是消聲匿跡了。

從鎮壓與迫害的嚴酷來看,1999年7月開始,到2003年初這42個月是最駭人聽聞的,故也印證了“踐踏聖城四十二個月”之意。

4.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13:11)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13:12)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13:13)

這個《啟示錄》裏從地中上來的獸就是今天中共裏最野心勃勃的曾慶紅。“曾”字頭上兩撇,正好如羊角,是曾氏扶持江澤民取得了權柄,並“挾天子以令諸侯”,以攝政王自居,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即“說話好像龍”),這是個在江氏政權中充當舉足輕重角色,出謀劃策專使壞的獸。且從後面看此人的使命。

5.“666”

《啟示錄》中說:“在這裏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 (13:18) ”666代表著甚麼?歷來見仁見智,但是從一步步分析到現在,很顯然它代表著這一期歷史最邪惡的中共流氓政治集團所操縱的:

  6-6百萬軍隊
  6-6千萬黨員
  6-610辦公室(不具任何法律依據、操控一切國家權力機關、可任意支配國家資源的超級機構)

Ⅳ 獸記與今天正在發生的

《啟示錄》中說:“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 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13:11)”

加入中共時右手必須握拳上舉,對著那面血紅的黨旗宣誓,無論大小,指少先隊、共青團亦要握右拳上舉宣誓。而那些雙手沾滿殉道者鮮血的打手們,中共的公、檢、法、司、軍、警,都有著前額帶有徽章的大沿帽。

在中國的社會裏,一個人要想進入中上階層,在仕途上有所作為,甚至為了生存發展就必須加入中共的組織。即使在學校裏,品性好的學生也被早早要求加入中共的預備組織少先隊和共青團。不入隊、團的往往就是壞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最後往往很少有孩子能夠完全不與少先隊和共青團沾邊。

目前的中國,基層的中共組織已名存實亡,而上面的存在只不過在維護最後的統治從極權中撈取利益。面對當今的退黨大潮,中共內部發文恐嚇,對要求退黨者開除公職。在高等院校,目前學生成批被拉入黨內集體入黨,有的研究生班被校方要求整班入黨,若學生不從,不予畢業。甚至連中學生都不放過,黑龍江某中學動員年滿16歲的高一學生入黨,每個班上有五個名額,由老師挑選,把名報上,直接讓當事人寫個申請就批。不管當事人怎麼說不願意,硬是把名字報上。因此,對於中國人來說,“無論大小貧富”,被中共打上印記就成了在社會上得以生存的通行證。然而,不論他是自願的還是被迫的(“自主的為奴的”),一旦被打上印記,在神的眼裏就是中共的一分子了。

曾慶紅,長期擔任中共的組織部長,專事黨務。《九評共產黨》,敲響了中共的喪鐘,面對“退黨”才能保命的歷史洪流,在中共即將覆滅的時候,曾又一馬當先串到黨校,架著胡錦濤慌不擇路地提出了“保持共產黨的先進性教育”(簡稱“保先”),以“保先”為由,全國範圍內整黨。中國數千萬黨員一律要接受再“洗禮”,中央派出監督組要求每一位黨員要重新“過關”,一些省份出現集體在黨旗下重溫“入黨宣誓”。北京時間2月19日,中央黨校開班。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在開班式上發表所謂“重要”講話,曾慶紅組織會議,與此同時廣州市委書記、市委“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領導小組組長林樹森領誓與3000余邪黨徒一起集體重溫入黨誓詞再度宣誓,並命令全市40萬名黨員收看實況。

如果不是大限將至,何以作如此虛弱荒唐的表演秀?因為它要給人打下獸記。位於紐約的“中國宗教迫害調查”發起人基督徒、李世雄先生分析說,人參加一般的組織和活動,不需要宣誓。但人參加中共的組織,為何讓你舉拳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你實際是在向紅龍宣誓永遠跟隨它,你就被打上獸印了,這在宇宙中有記載。跟隨神的人同樣有印記,這兩種印記人的肉眼看不見,但神和魔鬼都能看見。按聖經說,魔鬼在最後的審判時被滅,這個獸印就是和魔鬼一起下地獄的通行證。

“保先”表面上是叫人們重新登記入黨,重溫入黨宣誓的洗禮,實則是邪靈在後面指使,祭出了最無賴也是最毒的一招,扶鸞招魂,裝神弄鬼,把那些活生生的人拉來作祭品,在招魂的幡(血旗)下唸唸有詞,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要交給那地獄的鬼、黃泉路上的共產邪靈,目前所謂“保先教育”已經推向大陸31個省市地方各級單位,如瘟疫一般的蔓延,比瘟疫禍害人更甚。

Ⅴ 大淫婦(大巴比倫)

“我在靈裏被天使帶到曠野去,看見一個婦人,騎著朱紅色的獸,這獸布滿了褻瀆的名號,有七頭十角。(17:3 )”“那婦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佩戴著金子、寶石和珍珠的裝飾,手裏拿著金杯,盛滿了可憎的物,和她淫亂的污穢。(17:4 )”“因為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華揮霍就發了財。(18:3”) “我又見那女人喝醉了神的子民的血。那些殉道的人的血(17:6)”。“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17:18)”

1.當今最有權勢的城

今日中國大陸北京,毫無疑問它是當今世界最具權勢和財富的城市。它是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中國大地的權力操縱中心,世界大國之中沒有一個城市的集權可以與之相比,它實際上擁有十三億人口大國的一切權力和財富,而西方民主國家財富是以私有制為主體、權力是分權而治。那婦人騎著朱紅色的獸,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獸指中共,而北京是中共的象徵 。

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紫色,指紫禁城,朱紅色指紫禁城的城牆。

2.嗜血成性的城市

《啟示錄》中說:“我又見那女人喝醉了神的子民的血。那些殉道的人的血”(17:6) 縱觀近五十多年來,仁人志士與無辜民眾的血都在這個城市流淌。

中共暴政50餘年,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的人數的總和。 每年官方公布的殺人數據是世界其它國家總數的2倍。其殺人的殘忍與數量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或政權可以與之相比。

大紀元的社論總結道:“在長期殺人的歷史中,中共演變成一個變態系列殺人狂。通過殺人來滿足其大權在握、生殺予奪的變態快感;通過殺人來緩解內心的恐懼;通過不斷殺人來壓制以前殺人所造成的社會冤仇和不滿。”“其嗜血的本質從來沒有變過,將來就更不可能改變。”

而這其中,殺殉道的人的血更是從不手軟。從屠殺藏傳佛教的藏族人到殺信仰佛、道、神的“法輪功”及信仰基督的“家庭教會”成員,你會發現中共下手最瘋狂、最狠的對象是最善良的卻有著信仰的人群,因為“神”與這個共產低靈水火不相容。數百萬堅守自己信仰的藏人摧殘致死,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被屠殺,上百萬的人被逮捕受刑或勞改,成千上萬的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家庭教會信徒中至少有270 萬人被任意拘捕過(即每22人中就有一個)、44萬人被判勞改勞教、750人被通緝追捕等等。

3.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

“傾倒了!大巴比倫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各樣汙靈的監獄,一切污穢可憎之雀鳥的牢籠,因為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華揮霍就發了財。”

今日的北京是一切世界上的冒險家投資的“樂園”,從開放改革的上個世紀至2003年底,外國直接投資已經超過5000億美元,占中國GDP的比重超過40%,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資金引進國,每年500 億美元以上。這是當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相提並論的,舉世有目共睹。而其表面的虛假繁榮讓整個世界迷惑,唯恐錯失發財的良機,故:“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

它可以處處用商業、貿易為名脅迫一些國家、甚至民主國家就範,如臺灣問題、民主問題、法輪功問題,北京均以利益為要脅,迫使小國、窮國、民主國家、大財團、大公司,甚至聯合國的機構就範,此中的骯髒交易實與最淫蕩的娼妓無異,處處充滿了出賣,而北京政府四處出擊,無疑應驗了《啟示錄》中的:“地上諸王都跟那大淫婦行過淫,世上的人也喝醉了她淫亂的酒”。以經濟好處為名,實則試探民主國家道德底線,拉其下水,是為打下獸的印記。印證了北京毫無疑問是一個邪惡聚集的總部。

而她的奢華鋪張令一切國家咋舌,一個國慶可以花掉上千億,如奧運會那眾多的面子工程,國家大劇院、央視大樓,無不令西方的承包商眼熱,相比之下是幾千萬的失學兒童,大量的失業工人,被剝奪土地無法就業的農民,被剝奪了住處的撤遷戶的災難等等,而舉國上下 “繁榮娼盛”, 貪官污吏 “吃、喝、嫖、賭”成風,公款吃喝的花費大約在3000億,公款出國每年是4000億,相當於全年的教育經費,今天中國社會有500萬到600萬的“黃色娘子軍”,從事娼妓產業, GDP的12.1%-12.8%來自於娼妓業的貢獻。官方統計出“每年有將近6,000億元人民幣的資金流向國外及港澳地區的賭場或賽馬場”,墮落糜爛登峰造極,世界之最。

今日中共內部上上下下權色交易、腐敗、賭、淫亂、貪污,對內壓榨人民,對外利誘,色情彌漫、賭博成風,軍人俱樂部、老幹部俱樂部、幹部療養院,糜爛之極,外表卻給世人一種表面的虛假繁榮,地地道道的以“邪術迷惑世上的人”。

那些昧著良心的商人都從這些骯髒的交易中發著不乾淨的財。中國的領導人出訪永遠帶著巨大的商業合同,用經濟利益賄賂要挾,幕後交易讓民主國家破格為其做有損道義和良知的壞事,如澳大利亞的外長,三年來每月簽字,阻止法輪功學員在堪培拉中國使館前請願。德國警察在江澤民出訪時,對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作有違紀律和憲法的事件,冰島黑名單事件等等。胡錦濤訪問法國,當局把象徵 法國的艾非爾鐵塔變幻成了猩紅色,以此來討好中共領導人。

Ⅵ 最後的審判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的最後時刻是令人顫栗的。二千多年來,人們既期待著這一天,同時也為這最後的景象憂心如焚。

1.核子戰爭式的災難

羊羔揭開了第六個印的時候,我觀看,大地震就發生了。太陽變黑,像粗糙的黑毛布;整個月亮變紅,像血一樣;天上的星辰墜落在地上,像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還沒有成熟的果子,天隱退了,像書被捲起來一樣;山嶺和海島都從原處移去了。(6:12-6:14)

第一位天使吹號,就有冰雹和混雜著血的火,投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燒掉了,樹的三分之一燒掉了,所有的青草也燒掉了。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一座好像燃燒著的大山,投在海裏。海的三分之一變成了血,海裏受造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毀壞了三分之一。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一顆燃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一樣,從天上落下來,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上,和眾水的泉源上。這星名叫“苦堇”。眾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苦堇”,因水變苦,就有許多人死了。第四位天使吹號,太陽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就都受到擊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都變黑了,白天的三分之一沒有光,夜晚也是這樣。(8:7-8:12 )

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卻決不得死;在異象中,我看見那些馬和騎馬的是這樣:騎馬的穿著火紅紫青和硫磺色的胸甲,馬的頭好像獅子頭,有火、煙和硫磺從馬的口中噴出來。馬口中噴出來的火、煙和硫磺這三種災害,殺死了人類的三分之一。(9:6-9:18)

2.對打下獸記者的懲罰

《啟示錄》中的第一個災難就是:“傾倒了!大巴比倫傾倒了!它曾經叫列國喝它淫亂烈怒的酒。”(14:8)接著就是:“如果有人拜獸和獸像,又在自己的額上或手上受了記號,他就必定喝 神烈怒的酒:這酒是斟在神震怒的杯中,純一不雜的。他必定在眾天使和羊羔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們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的,以及接受它名字的記號的人,日夜得不到安息。”(14:9- 14:11)後面還有更多的災難。

3.末後的七災

從中共50多年的統治導致整個社會生態的全面崩潰,看中國必然要發生的各種大的災禍,就非常容易理解這《啟示錄》中的“末後的七災”。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聖所裏發出來,向那七位天使說:“你們去,把神烈怒的七碗倒在地上!”(16:1)

第一位天使去了,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性的毒瘡,生在那些有獸的記號和拜獸像的人身上。(16:2)由此可以看到有獸記者受到的懲罰最嚴。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裏,海水就變成好像死人的血,海裡的一切生物都死了。(16:3)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和眾水的泉源裏,水就變成了血。(16:4)

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太陽上,太陽就得了能力,可以用火烤人。(16:8)人被高熱燒烤,就褻瀆那有權柄掌管這些災難的神的名,並不悔改。(16:9)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為痛苦就咬自己的舌頭。他們又因為所受的痛苦和所生的瘡,褻瀆天上的神,並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16:10-16:11)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發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幹了,為了要給那些從東方來的眾王預備道路。(16:12)

這一段非常特別,因為東方自古以來是寓指中國。前面也講過,“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17:18)”,人類的救世主--彌賽亞要從東方展現在人間!一切早在天定之中。眾王,詳見後面解釋。

“我看見三個汙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和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原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它們到普天下的眾王那裏去,叫他們在全能神的大日聚集作戰。(16:13-16:14)”,在中國的民間傳說中早就講到江的生命來源是蛤蟆(青蛙一類)。而當前中共的“保先” (“保持共產黨的先進性教育”)不正是象汙靈從那中共(龍口)、“三個代表”江澤民(獸口)和曾慶紅(假先知)等那裏來嗎?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聖所的寶座上發出來,說:“成了!”於是有閃電、響聲、雷轟和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發生過這麼大的地震,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它。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有大冰雹從天上落在人的身上,每塊重約四十公斤。由於這冰雹的災,人就褻瀆神,因為這災太嚴重了。(16:17-16:21)

這些事以後,我看見有另一位掌大權柄的天使,從天上降下來,他的榮光照亮了大地。他用強有力的聲音呼喊說:“傾倒了!大巴比倫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各樣汙靈的監獄,一切污穢可憎之雀鳥的牢籠,(18:1 -18:2)

因為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華揮霍就發了財。”我聽見另一個聲音從天上來,說:“出來吧!我的子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在她的罪上有分,受她所受的災難;因為她的罪惡滔天,神已經想起她的不義來。她怎樣待人,你們也要怎樣待她;照著她所作的,加倍報應她;用她調酒的杯,加倍調給她。(18:3 -18:6)

她怎樣炫耀自己,怎樣奢華揮霍,你們也要怎樣給她痛苦悲哀,因此,在一日之內她的災難必然來到,就是死亡、悲哀和饑荒;她還要在火中被燒掉,因為審判她的主神是大有能力的。地上的眾王,就是跟她一同行邪淫、驕奢無度的,看見焚燒她的煙的時候,就必為她痛哭捶胸。(18:7-18:9)

他們因為害怕她所受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說:‘有禍了!有禍了!這大城,巴比倫,這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審判就來到了!’ “地上的商人也為她悲哀痛哭,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你所貪戀的果子離開你了!一切珍饈美味、華麗的美物,都從你那裏消失,再也找不到了!販賣這些貨物,借著她發了財的商人,因為害怕她受的痛苦,就遠遠地站著,痛哭悲哀,說:‘有禍了!有禍了!這大城啊!就是一向穿著細麻布、紫色、朱紅色的衣服,佩戴著金子、寶石和珍珠裝飾的,一時之間,這麼大的財富竟蕩然無存!’”

所有船長、旅客、水手,以及凡是靠海謀生的,都遠遠地站著。他們看見了焚燒她的煙,就喊叫說:‘有哪一座城能與這大城相比呢?他們又把塵土撒在自己頭上,痛哭悲哀,喊著說:‘有禍了!有禍了!這大城啊!凡是有船航行海上的,都因這城的財寶發了財;一時之間她竟成了荒場!’天哪,你要因她歡喜!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啊,你們也要因她歡喜!因為神已經在她身上為你們伸了冤。” 有一位大力的天使,把一塊好像大磨石一樣的石頭,舉起來擲在海裏,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被猛力地沉下去,決不能再找到了!(18:10 -18:21)

《啟示錄》最後用了這麼大的篇幅講“巴比倫大城”的徹底覆滅,預示著北京-中共政權將徹底崩潰,警告世人“出來吧!我的子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在她的罪上有分,受她所受的災難。”

2005年1月12日,著名報刊《大紀元》發表鄭重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歷史已經走到了這最後的一步了,目前退黨(抹去邪惡的印記)的人數每天萬計,呈幾何級數的增長。

人類歷史上出現過這麼大規模的“抹去獸記”的行動嗎?沒有!只有今天!!

(待續)

(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