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2008年9月7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颠覆想象中的西藏━━汉族女作家朱瑞专访(多图)
 
林采枫
 

【人民报消息】“不到你的家乡以为是荒山野岭,一到你的家乡才知道遍地花香。不接触你以为你是野人,一接触你才知道你是如此高尚。”汉族女作家朱瑞在一位藏人的家里第一次听到这首西藏民歌,而这首歌词也恰恰是她对西藏认知的真实写照。

在中国大陆长大的她,从贫瘠扭曲地想像西藏,到亲身入藏,进而爱上藏文化和藏人,以至移民加拿大后对西藏仍念念不忘。西藏,已成为她生命的组成,溶入每一次心跳与呼吸。那片遥远而神秘的土地横亘在她人生的转折之处,引着她走向文学创作的新的里程。

面对愈演愈烈的西藏问题,如何看待西藏、西藏人、以及西藏的文化,大纪元记者对定居加拿大的朱瑞进行了专访,跟随这位汉人女性作家敏感的心灵,探访那美丽而痛苦的雪域高原。

第一次入藏:经历汉藏碰撞

小时候,我经历过许多“忆苦思甜”大会。那时,西藏给我的感觉不仅是落后的,还是野蛮的、罪恶的。后来,西藏在我的眼里变了,成了文明、干净、一片风景如画的地方。究竟我的想法是怎么改变的,已经无法追寻了,太远了。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听信中共的宣传,它说不好的时候,我也就认为不好。到了八十年代,中共看上去沉默了,大陆出现了一些从不同的角度介绍西藏的作品,甚至,我还发现了一些外国人写的关于西藏的书,就对西藏产生了兴趣。

1997年我第一次入藏。在青海去往鸟岛的路上,我见到了第一顶藏族牧人的帐篷,就让司机把车停下来。我往帐篷走去,帐篷里的人也迎出来,是一个藏族女人与丈夫和两个孩子。她非常热情地把我和车上的人让到帐篷里去,拿出家里仅有的一点酥油放到茶里给我们喝,铺上唯一的一条褥子让我们坐。

临走时,我给了她10块钱。而同车的另一个汉族女人留下的却是这样一句话,她问这位藏族妇女:“人家都实行计划生育,你为什么有两个孩子?”

回车后,一个人感叹了一句:“藏族人真穷啊!”另外一个人说:“穷?多好啊!这些草场牛羊吃的都不花钱,都是免费的。”听了这些话,想到那个藏族女人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想到她这种给予、不乞求任何回报的给予,我心里很是难过。

在去往青藏公路的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路边出现了夫妻两个藏人,女人怀里抱着吃奶的婴儿。他们向我们摆手示意停车,我就跟司机说:“让他们上来吧。”司机一踩油门,开得更快了。我问:“你为啥不停呢?”他说:“超载了,不行了。”我反驳说:“车根本没有超载,再装6-7个人也行。在这荒山野岭,咱们车过去了,还不知道有哪个车来呢,就不能帮他们一下?”司机回答:“你太单纯了,你不知道,藏人非常脏,进来一站,全身都是味儿,大家都讨厌。”

我知道说服不了他,无奈沉默。我脸冲着窗外,看到那个藏人还在举着手,但手已经不动了。

到了西藏,发现一切都不一样,语言不一样、穿着不一样、建筑不一样、宗教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这所有的不一样都让我喜欢。当我在八角街(藏语是帕廓街,为拉萨最重要的转经路)走的时候,我喜欢那里的一切东西。陶罐、经幡、唐卡、绿松石项链、衣服等等,我觉得它们都很美。进到寺院里,独特的建筑以及人们的精神,给我一种宁静感。



西藏连绵不断的山、湖与牛羊。

拉萨的标志—布达拉宫。

第二次入藏:感受藏人的纯朴

再次入藏的时候,我住进了藏人的家里,因为我想看一看真正藏人的生活。阿妈拉(藏语:妈妈),这家的女主人,整天读经,嘴不停。

我到拉姆拉错(藏语:圣母湖)去,那是藏人心目中的圣湖,认定达赖喇嘛和班禅的时候,要到那儿去看圣湖的暗示,根据暗示寻找转世灵童。去拉姆拉错很艰难,没有路,要走很远很远。等我回来的时候,头发上全是虱子,身上沾满泥土。

阿妈拉在我没注意的时候,把我脱下来的脏衣服全洗了。我很不好意思,问她:“我这么年轻可以自己洗,您怎么替我洗?”老人说:“你朝圣去了,我为你做事也是在行善,积攒善业。”我说:“我不是朝圣去了,我是一个汉人,在我的心中,没有任何信仰,我只不过想要知道我的前生和来世。”老人说:“那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去了拉姆拉错。”

我后来住到一个很偏远的农民家里,没有电,没有自来水,靠织氆氇(藏语:毛毯)维持生计。临走时,我跟他们说:“我要走了。”他们一惊,不愿意我走。然后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拿来,土豆什么的,让我带回去。我不带,他们就把氆氇拿出来给我。我一看我的离开让他们如此难过,就说:“农耕的时候我还会再来。”他们很高兴,开始掰手指查还有多少天到农耕。

给予、感激、信任,是他们的精神核心。

这是普通的藏人。



祈祷的西藏老人。

怀抱经轮的西藏女孩儿。

到西藏工作:接触农奴主

从第一次入藏后,我开始创作以西藏为主题的作品。后来,受西藏文联的邀请,我来到西藏,在《西藏文学》编辑部工作。这期间,我有机会接触到、也采访到中共宣传中提过的农奴主,也就是西藏过去的贵族。

那时我才发现,贵族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人,家家有佛堂,每天祈祷供佛、做善事是他们生活的主要内容。59年以前,有些贵族家庭还要每天准备一些食物放到门前,给乞丐和行脚僧。在过藏历新年期间,即使痞子、油棍到门前来要饭,贵族家给的也一定都满足他们的要求,而不仅仅是给一点。

在西藏,从来没有对乞丐歧视过,从来没有对贫穷的人歧视过,因为佛祖释迦牟尼曾经也有过那样的岁月。

《西藏七年》的作者,奥地利登山运动员海因里希·哈勒,在二战德国战败后,被印度当局抓起来,后来逃到西藏。到拉萨的时候,已经落魄得不成人样。贵族把他让到家里,给他洗澡剃头,并做了一身新衣服。所有的贵族都请他到家里去,挨个请,达赖喇嘛的妈妈也请了他。他从此结下了和达赖喇嘛一生的友情。

当我真正接触了西藏贵族,强烈地感受到他们与生俱来的那种善良的时候,我开始反省我的一些观念。他们的行为和中共的宣传,简直风马牛不相及。当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有个别不太好的贵族(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过,如果仅仅把特殊的情况,当成普遍存在的现象来广泛宣传,我只能说,中共是在有意愚弄和迷惑中国民众。因为对于大数多中国人来说,西藏是遥远的,他们唯一了解西藏的渠道就是中共的宣传。

我对西藏从感兴趣发展到热爱,原因是多方面的。最让我感动的是,藏人不虚伪,他们很真实,忠诚于他们的心,而不是像当今的中国人一样跟着利益走。他们有他们的智慧,但绝不是当今中国人具有的狡猾。

在西藏的汉人

有四类汉人居住在西藏。第一类是援藏干部。第二类是包工。西藏拆毁了很多古老的建筑,需要搭建汉式楼房,就从四川等地召了一些建筑工人。第三类是小商贩。毗邻西藏的四川省因人口众多,失业率高,难以生存,许多小商小贩迁徙到西藏。第四类人不多,就是真正对西藏文化感兴趣的人,以画家、作家为主。他们宁愿舍弃内地的舒适,到西藏去,就是喜欢它的文化。他们对西藏的文化充满敬慕,很清楚西藏是怎么回事,但他们不说,因为他们要在中共的天空下生存。

更多的是不了解西藏的人,他们进入西藏,对西藏方方面面都造成一种破坏。比如说,那些小商小贩,他们把内地的劣质商品带入西藏。牧民好不容易从偏远的地方过来买一些东西,结果带回家的都是劣质品:暖瓶不保暖,穿的鞋两天就坏了。

这些包工、商贩和西藏人住在一起,不知道也不懂得尊重西藏的文化。中共这么多年对西藏畸形的宣传,使他们把西藏人的纯朴看作落后,把藏人那坚如磐石的宗教信仰,看成是迷信。

我住的阿妈拉家在拉萨的老城区─帕廓街的冲赛康,现在很多小商贩住在那里,他们洗完了衣服,就把裤衩、背心晾在人家佛堂的前面,完全意识不到此举伤害了藏人。

我第一次去西藏的时候,在四川人的一个小餐馆里吃饭,我问老板哪里是八角街,他说:“你可别上八角街去,那里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可要远离藏人,他们一点文化也没有,啥也不懂,靠近他们还危险。”

这种大汉族主义的思想和心态,使得汉人没有办法和藏人相融,这也是为什么达赖喇嘛不希望过多的汉人移民到西藏去。第一,加深了民族之间的矛盾。第二,西藏文化受到严重破坏。



传统与现代的碰撞。

一位藏族妇女走过拉萨街头。

对西藏文化与宗教的破坏

西藏古老的房子,对建筑学、历史、文学、美学,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从前围绕帕廓街有500多座,1997年我去的时候只剩了93座,都被中共列为危房拆除了。而这些建筑对藏人来说,那是西藏文化的一部分。

藏传佛教是西藏的灵,中共对西藏文化最大的破坏就是毁了这个灵。尽管宪法明白地规定人民有信教和不信教的自由,但在西藏这种自由是不存在的。

第一,出家的年龄受到限制。中共规定18岁以前不能出家,而在以前,很小的孩子就可以到寺院中去。西藏的寺院就是学校,很多西藏优秀的学者,比如根敦群培,都是从寺院中出来的。寺院教授的佛经包括许多内容,建筑学、语言学、文学等等。西藏佛教,不仅是人类精神的精华,也和科学紧密相联,有些方面,甚至走在了今天科学的前面,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许多的科学家,也对西藏佛学产生了兴趣。可是,不仅中共,甚至很多中国人也认为从小出家是不学无术,那是对西藏佛教的不理解。

第二,寺院中学习的内容受到限制。每个寺院都有工作组,中共把僧人学习的时间都变成了爱国主义教育,教育完了还要发给一个红色的准允证。我在寺院的时候,僧人给我看过。只有得到这个证,僧人才能继续待下去,否则就会被赶出寺院。被赶出去的恰恰是最优秀的僧人,因为他们坚持佛教信仰为第一,不愿被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冲击了个人的信仰。现在寺院中的这些举动完全违背了佛教的宗旨,变成了中共政治化的产物。宗教表面上还在那里,但它已经成了一个摆设。

第三,改变了宗教的制度。寺院中以前相袭的一些制度均遭中共取缔,比如格西考试。格西是寺院中最高的职位,相当于汉地的博士。还有一年一度的辩经,虽然没有被取消,但本质也发生了变化。在拉萨,僧人每年要到江阳贡却,那是离拉萨不算太远的一个山谷里,举行辩经大会,现在去那儿人数是受到限制的,不来可以,少来可以,多来不行,而且辩经会常常无故停止。

第四,取消了宗教节日。宗教节日是西藏文化中最光彩夺目的一部分。比如藏历新年的时候,有传昭大法会,藏语叫莫朗钦波,僧人聚集一堂,有辩经等许多活动。这是西藏最重要的节日,现在已经被禁止了。还有西藏宗教史上有名的格鲁教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圆寂日,藏人几百年来都在这一天点着酥油灯纪念他,这一天叫燃灯节。我在西藏的时候,没有被取消,但很多警察、便衣在场,而且服务于中共机关的人绝对不允许参加。另外,每年到朋巴布山(藏语:宝瓶山)煨桑(藏语:以松柏焚烧烟雾,祭天地诸神的仪式),也受到限制。



晨起推动刻有经文的转经桶。

僧人点燃供佛的酥油灯。



雪顿节上展开的巨幅佛像。

五色经幡—风中的祷文。

是谁把堕落带到了西藏

如今的西藏遍地是色情场所。拉萨街头的洗头房,都是妓院,打扮妖俗的四川女人当街拽住男人们不放,甚至僧人经过的时候她们也要拉。

我到拉萨的人民医院去采访皮肤科主任,他说,以前当地根本就没有性病,1978年在11081人中调查,没有一例性病患者,而2002年平均每天都有10余例,且性病种类繁多,千奇百怪。主任非常焦虑,说:“我担心这种情况会毁灭我们的民族,毁灭几代人。”



拉萨街头的年轻卖淫女。

藏语遭极度漠视

我没有遇到一个在西藏工作的汉人干部会藏语。喜爱西藏如我,却不会藏语。为什么我移民加拿大后首先学英语,不就因为我生存在这儿吗?为什么我在西藏那么热爱它却不学藏语?因为我是一个征服者,可以让当地人学我的语言。所以在那些大型的会议上、“政府”的会议上,汉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这给藏人带来诸多不便。

有一位从山南地区泽当县来的藏人医生,到拉萨来参加医疗会议。他跟我说:“这对我太难了,整个会议期间没有任何藏语。”他把资料拿出来给我看,都是汉文,他说:“哪怕有个藏汉对照,我也行啊。”因为他的汉语不是太好。我问他这种情况是不是只在这次会议上有,他说,每次会议都是这样。

学校的情况完全相同,只使用汉语交流。藏语在学校是外语课。

中共官员的奢侈与腐败

今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是一个长期积累的结果,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共对西藏文化、宗教、资源和人身的迫害,达到了藏人承受力的极限。再有,对普通藏人来说,生活仍然贫困,几十年间并无太大改变。中国人总认为“政府”拨给西藏钱财无数,已经对西藏做到仁至义尽。可是藏人并没有感受到,因为真正受惠的是为中共工作的官员们。

官员们那种奢华与腐败,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西藏自治区本有“政府”办公楼,可官员们觉得还应该再有个办公的地方,于是耗资上亿在四川成都建了一个崇州基地。建完后,又觉得远,就放弃了,又建了一个第二办公基地,地点保密。就是崇州基地也是我见到官方文件才知道的。

西藏有一个著名的风景胜地─德中温泉,西藏自治区副书记热地的儿子于2000年承包了此地,租期40年。以前德中温泉旁边的招待所一晚上10块钱,承租后,价格飞涨,我再去的时候已经住不起了。热地的儿子在德中地区为所欲为,我的朋友唯色亲眼见到他随意开枪捕杀黄鸭。

究竟是谁不了解西藏真相

有一个中国孩子到我家去,谈起西方人对西藏的支持,他说:“老外不了解西藏,净在那儿瞎说。”我问他:“你了解西藏有多少?”他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他所谓的了解仅此而已。不幸的是,他代表了大多数中国年轻人。

这和中共多年的新闻封锁与畸形宣传密不可分。对于中国人来说,西藏非常遥远,不可能每个人都亲身到西藏去看看。就是旅游者到西藏,接触的也只是表面的东西。了解一种文化很难。我们到加拿大来十几年,对西方文化还是感到陌生。

西藏文化也是不同于汉地的另外一种文化。很多中国人甚至连去西藏看一看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于中共的宣传。这种宣传随时随地,不管你想听不想听。就连做饭的时候,说话的时候,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都能听到看到中共的宣传。这些东西自觉不自觉地就灌到脑子里了。

中共执政六十年来,把五千年文明中好的东西,都破坏得淋漓尽致了。比如,文化大革命时对孔子的批判,而国人丧失掉的恰恰是儒家思想中做人最基本的仁、义、礼、让,吸取的却是可以为中共当权者服务的糟粕。尤其现今每日每时的爱国主义教育,很自然的导致今天狂热的民族主义。其实,这种所谓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其本质不过是大国沙文主义的再现。最终受伤害的不仅是这个世界,还有中国人自己。

对西藏了解越多,就越有一种危机感,害怕这种文化的失去。那是独一无二的文化,不是失去了,还有另外一个地方可以弥补。没有,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文化可以取代西藏的文化。



荷枪实弹的军队在大昭寺附近巡逻。

布达拉宫前的警察。

附:作家朱瑞简介

朱瑞,女,汉族作家。出版过诗集、散文集,及若干中短篇小说,大部分作品以西藏为主题。2008年3月西藏抗暴事件后,在网路上陆续发表了《藏人为何要抗议》、《写给某些中国人》、《致尊者达赖喇嘛的信》、《但愿当权者不要错过良机》、《西藏的希望》、《专访阿嘉活佛》等文章。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8/9/7/48570.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颠覆想象中的西藏━━汉族女作家朱瑞专访(多图)
 
 
中国体育PK北京奥运(多图)
 
 
太极大师赞大赛发扬武术武德(多图)
 
 
哪儿都不去,就吃这个食堂
 
 
中共将在适当时候宣布金正日死亡(多图)
 
 
北京残奥焰火掩不住的黑幕(多图)
 
 
控江外甥长年迫害 沈婷惊曝中共国安江迅(多图)
 
 
新唐人全球推出“自由卫星平台”计划(图)
 
 
 
张艺谋一语道破“天机”(图)
 
 
是西方言论自由虚伪,还是张丹红们思维荒唐
 
 
CNN 陷入了最糟糕的恶梦之中(图)
 
 
立志发扬中华传统武术的洋人高手(图)
 
 
一张图片!人类世界的最大悲剧(图)
 
 
湖南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 震动中央(多图)
 
 
中国股市再次暴跌 中共不亡 股灾不止(图)
 
 
雷老江!前央视导演赵安提前出狱(多图)
 
 
 
 
她在清泉与花间起舞(图)
 
 
这些人的前生曾经是动物
 
 
香港避风塘辣蟹名厨盼见识大赛(多图)
 
 
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精彩可期(图)
 
 
北京奥运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图)
 
 
审判杨佳不公 上海人勇对镜头 谴责中共惊人大胆(视频)
 
 
忽悠大王赵本山快歇菜了(多图)
 
 
病重!曾庆红被气病了
 
 
神韵带来全新服饰美学(多图)
 
 
北京奥运 几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多图)
 
 
张丹红事件,亲华还是亲共?
 
 
从张丹红事件看言论自由误区
 
 
江泽民犯重婚罪(多图)
 
 
晚霞满天格外绚丽(图)
 
 
北京奥运──恶行与丑怪大曝光的国际舞台(图)
 
 
国际名厨黄永帜力荐新唐人厨技大赛(多图)
 
 
 
 
江泽民时代──人民遭受“必须淫乱”的胁迫(图)
 
 
江参加华国锋追悼会理由有二(图)
 
 
咏春传人赞武术大赛发扬武德(图)
 
 
搞不清的怪事依然在南京发生(多图)
 
 
中共跪倒在北顶娘娘膝下(图)
 
 
一名美国人在中共监狱的日子(图)
 
 
古代故事:神助好人度过劫难
 
 
全世界舞蹈大赛引领中国舞未来方向(图)
 
 
伦敦奥运拒走北京之路(图)
 
 
巩俐等明星为何跳槽当“老外”?(图)
 
 
江为小英子做出如此牺牲(多图)
 
 
一张图片!江换出访武官的原因(多图)
 
 
英俊少年郎塑造的岳飞打动了观众的心(图)
 
 
她,是世界顶级的领舞(图)
 
 
五十年来最煽情的文字(多图)
 
 
一步之遥 从杨佳到“人肉炸弹”
 
 
历史异象:黄巢化蛇
 
 
天雷有眼 苍天示警(图)
 
 
数万美国人在丹佛集会颠覆政府(图)
 
 
一个神奇的老太太
 
 
陕西政协副主席被11名情妇告倒原因(多图)
 
 
她笑了,中共“开墓式”上最成功的女人(多图)
 
 
奥运刚结束 北京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多图)
 
 
定好了的寿命和运气也会改变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