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
 
 
 
 
 

 
 
2011年4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一個魔鬼編織的三張網(圖)
 
九天劍
 
【人民報消息】多年前,和朋友一起到北京西北邊的一座山上野遊,爬上半山腰,聽到前邊有清脆但很淒涼的鳥叫聲,走近一看,兩棵樹之間拉著的一張半透明的絲網上,粘住了一隻漂亮的、叫不出名字的小鳥。無論它怎麼掙扎都沒用,只有發出那驚恐的鳴叫……

時間過去很久了,那小鳥的叫聲卻揮之不去。最近看到許多媒體刊載的中國人出國無門,回國無路的報導,小鳥的慘叫聲不由得又在耳邊響起。

一張叫做護照簽證的網

這個黨當政的前兩個10年,普通百姓沒幾個知道什麼叫護照的。世界上到處是敵人:美帝國主義、英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西歐資本主義,我們不能去敵人的國家。去也要去毛澤東稱作父親的斯大林的蘇聯,而且只能辦一本公務護照,但那不是你的私產,回來必須立刻上繳黨委。

毛澤東一死,鄧小平想通了,他早年還去過法國,帶點奶酪味。也知道老毛是騙農民起義的領袖,把百姓圈到炕頭上那一套早晚吃不開。於是乎毛屍骨剛涼,他就背叛了對偉大領袖“永不翻案”的毒誓,給黑貓白貓來了個續集:摸石頭過河和一撥人先摟錢。誰想這一摸一摟控不住了,憋了幾十年的宦官們,一下玩大了,釀成8964幾乎全民起義!

這回鄧摸摟嚇出一身冷汗,不摸也不摟了,重拾毛陰魂——開槍殺人。

從那時起,聯合國難民署和世界各民主國家移民局裏,擠滿申請政治避難的中國良心人士。到後來,伴隨著江代表等20餘年間對數千萬“真、善、忍”信仰人群的邪惡打壓,對全國弱勢群體生存訴求的強力遏制,對各界良心媒體人、良心作家藝術家、良心律師、良心知識份子的無情摧殘,這股難民潮成了世界性的中國標誌。釀成我們民族之大不幸。

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讓進,是60年國人目睹之怪現狀之怪中特怪。古往今來,除了種族和宗教原因,沒有哪一個當政者把自己國民往外轟的,也沒有哪個政府不讓國民入國的,只有中共這個唯一的怪胎。

它有世界上最多的軍隊,最多的警察,最多的黨員,可是卻怕人民怕的要命。到處織網堵漏,護照也成了它的私器。

進入21世紀,中共公安部宣布,普通人可以交200塊錢,辦一本因私護照。一時間,各地公安出入境大廳人頭攢動,終日不散,拉動了周邊的停車業、複印頁、代辦業。按中國一億人辦照的比例,單項毛入賬就是200億,還不算換照的、掛失的、臺港澳通行證的費用。當時就有個感覺,是黨開竅了,還是公安缺錢想創收了?

剛拿到自己的護照著實有點興奮,哦,我可以出國了。等看過、聽過各國關於護照的說法才知道,敢情它只不過是一國公民出入國境的身份文件,就這麼一點功能。實在沒什麼好激動的。要出國還得目地國給你簽證。

可事情到了政府手裏就變味了。很極致的一例是,中國公民馮正虎去日本後回國,下了飛機不讓進關,楞被押上日本飛機又送回了日本,這不滑天下之大稽嗎!更有甚者,美國神韻藝術團二胡演員美旋的丈夫江峰拿著中國護照、美國簽證到美國探親,沒等上機,被一群鳥人綁架,至今不知下落。任你美國譴責,國際人權組織照會通通沒用,人就像蒸發了。

馮正虎在日本成田機場住了近90天,曾拿出一封來信與大家分享:
“馮先生:
非常敬佩你為了自己的權益,也是為了這個腐朽國家眾多的正在受到蹂躪的無數的民眾發出自己的聲音。今天,他們可以不給出任何理由將一個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效護照的中國公民擋在國門之外,明天,他們也就能不經任何法律手續流放甚至處死這個國家的任何無辜公民。
但是,當民眾自己的權利一步一步被踐踏的時候,鮮有人站出來大聲說不,因為公民社會的基礎經過60年來的蹂躪幾已喪失殆盡,沒有成為鷹犬及其幫兇的,也多半成了跪下去山呼萬歲的奴才,或者自欺欺人的犬儒主義者;而為數不多的尚挺直了腰桿想要讓更多的人站著的人,要麼在監獄,要麼在通往監獄的路上,或者被流放外邦。
也許,我也曾跪著過,當我試圖站起來時,周圍總有無數只伸向我的雙手,要拉我再跪下去,我終能體味,站立之辛苦。也許,我站得還不夠穩,也許我站得還不夠挺拔;但是,我知道站起來,再也不能跪下。……請多保重,為您,為您的家人,也為了您仍然愛著的這個多災多難的國家。
就在我們議論這個話題的時候,無數中國人每日被堵在國內不給辦護照,不讓出境探親、商考、旅遊;無數海外華人被中共駐外使領館掃描電腦黑名單後,板著臉扔出護照;無數申請更新護照的華人被要求填寫信仰和表達政治態度後,被告知不予更換。無數人為堅持不與那個占領祖國的黨組織保持一致,而十數年無法回家省親。

一本小小的護照,就這樣被它變成恐嚇人民、防範人民、要脅人民的工具。它把它的極權統治,通過護照,延伸到世界各地。

一張叫做戶籍檔案的網

聽家裏老人講,1949年之前,家族搬遷過許多地方,因為生活,因為生計,因為喜歡,隨便因為什麼。因此,父母能講出許多有趣的故事,母親一生喜歡吃魚;因為住過海邊多年,父親時不常的想吃口煎餅,因為那是曾經的山東老家最普通的口糧;據說爺爺愛喝大茬子粥,那是當年闖關東時最香的食物。在他們腦子裏,從來沒有一個叫做戶口所在地的概念,能記住的,只有家譜和幅員遼闊的我中華大地。

到了父母年輕時代,這一切突然改變了。每家領到一個戶口本,上邊寫著你們家的隱私:姓名別名曾用名,幾口人,男的女的,幾歲,婚否離婚否再婚否,參加了什麼組織,什麼工作單位,什麼時候從哪搬來?我想,再多幾項就可以代替家譜了。這些資料還有一個同樣的版本放在你家胡同口的派出所的櫃子裏。如果你要搬家,必須先上派出所告知要去的地區的派出所的名字,然後這個派出所開出因何原因(當然是你要向它先講的)搬去那裏的“證明”,你不拿到這張紙,小心搬到那裏上不了戶口。

年輕朋友可能會說,我不要那個勞什子它能把我怎樣?朋友,就是這張蓋著紅章的紙,能決定你是好人壞人、黑人白人!就這麼厲害。

你要工作吧,不然怎麼活?好,不管你去考公務員還是竟聘淘糞工,戶口本是必須的證件,有的公司只要身份證,可那玩意也是從戶口本上克隆的。你想去公家單位還要被“外調”,就是去你原單位(如果你有原單位的話)組織人事部門翻看你的全部隱私——打你生下來一直到現在的所有行為和思想。這種事叫做“調檔”,當然現在官員們不一定親為,可以遣馬仔去取你的檔案。同意調你來就留檔,不同意就退檔。在中國大陸,戶口本和檔案一直會粘著你,牢牢的,直到你壽終正寢。那時戶口銷了,檔案可不一定,說不定有人還要把玩,讓它蔭及或者禍及你的親朋子孫。

你要結婚吧,現在時興上教堂,那都是噱頭。不管你多風光,首先你得有戶口,然後憑戶口去“街道”(不是大街的意思,是政府最低一級衙門的簡稱)登記,告知你是初婚二婚還是三婚,然後得到結婚證,你才能去風光。

結了婚你要生孩子吧,對不起,和你配偶繁衍後代之前,小心,有個叫計生辦的機構要先批准,它先恩賜你“指標”,而後你才能懷孕。而計生辦要根據你的戶籍記載判定你有無權利生孩子。

孩子生下來了,長大了,要上學吧,學校讓你拿戶口本來。要就近入學,不是戶口所在地範圍的不能上,你說這學校太爛,嗯,你有兩個選擇,一是花鉅資上私校,二是想轍把孩子戶口遷到好校地址。這就看你本事了,比如,買通當地戶籍警;認個假的叔叔乾爹二大爺;咬牙在那裏買一套房遷戶口,入了學再賣掉……這都是我望子成龍同胞的偉大發明。而催生這些餿招的,是戶口。不過這一切還都不包括外地二等公民,不管他們對城市貢獻多大,也不管他/她的企業做了多大,他們都要辦所在城市的“暫住證”,孩子一律要上不知有什麼希望的“希望小學”。原因無他——你沒戶口。

算了,這個話題要扯,那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戶口,是49年後的這個“政府”粘住中土百姓的最大、最結實的一張網,也是很卑鄙的一張網。它讓人們對生活的憧憬化成厭倦,對自由居住和成長的選擇變成噩夢。

一張叫做網警五毛的網

從比爾-蓋茨輟學開始,世界也跟著他進村了——地球因互聯網變成一個小村莊。大家在網上握手、罵架、亮相、傳話、救人……就像一個大家庭。

然而,這個網伸出的手臂把那個關住國門、拼命給國民洗腦的黨嚇壞了。這還了得!我糜爛的老底好不容易遮了那麼多年,都讓它給我揭了。尤其在一部叫做《九評共產黨》的巨作問世於網上之後,妖魔一下篩糠了!幾千萬黨員、幾百萬軍隊、幾百萬警察堆起來的政權圍牆,一夜之間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

如何是好?江代表在熱鍋上爬了三圈,終於生出詭計:拉網,補漏。於是乎,打開國庫,偷出百姓的銀子,交給他兒子組建了一支叫做網警的軍隊,返回身來捂百姓的眼、封百姓的嘴。

這些同樣穿著警服、走出屋子很“斯文”的傢伙,每天就是坐在電腦前幹三件事:屏蔽“境外敵對勢力”網站;搜捕境內“異己”的網站、博客、QQ、郵箱……;反覆強化防火牆功能。

然而,互聯網技術的日新月異,使江家父子如坐針氈。不行,光堵還不夠,還要騙。於是,一隻被中國人民蔑稱為“五毛”的隊伍又混進網路舞臺。他們自卑的叫自己“網評員”,卻只能生活在更陰暗的角落,寫一條按摩黨國的雷人評論拿五毛錢的計件報酬。

近年來,這些出賣靈魂與良知的嘍羅越發日子不好過:黨給更多的五毛開工,總價錢卻沒漲,加上物價暴漲,五毛們的身價一路看跌,有時竟慘到只剩一毛/一條。同時,網路正義大軍對五毛的義務討伐卻日趨宏大,弄得小的們不僅對外絕不敢說自己是網評員,對老婆孩子父母都支支吾吾。因為那行當太雷、太沒面子。

最讓江代表擔心的,是網警五毛的特權——他們可以無屏障的看到“境外敵對勢力”是怎麼說他們主子的!他們時時可以反水投誠,所以江代表便用鉅資軟化他們,強化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意識,用錢讓他們的眼球白內障,再將人民幣的毛頭像戳個小洞,讓網警五毛透過小洞,假裝只能看到偉光正。

網五們過著一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們需要很不一般的神經。好在“有錢能使鬼推磨”對小鬼們越來越不靈,人民的唾罵也讓他們不斷鞭打自己的良心。“境外敵對勢力”網站上有個五毛留言:

我是五毛!先給大家說聲對不起!在中共國幹什麼工作都不是自己能選擇的,領導叫幹啥就幹啥,上班時間有人盯著沒辦法,被迫發些共產黨那套狗屁不通忽悠老百姓的東西!我們也是沒辦法,逼上賊船下不來! 現在我在家,終於可以自由發言了,各位網友,在我看來共產黨的末日真的來了,你們加油吧!幹吧!我敢保證時機成熟我們五毛黨中的絕大部分都會對共產黨反戈一擊的!

筆者兩年前勸過網警反正,看了這位五毛兄弟的真情流露,有點感動。不管逼上賊船是否早晚得下來,他告訴我們一個資訊:江代表的擔心和加緊內控網警五毛也是白忙活。大劫來時,跟他走的只有腦袋被門擠變形的。

一個地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一個有著5000年文明的民族,竟讓一個魔鬼編織的三張網粘住身體、粘住家門,甚至粘住大腦,何其悲哀!更噁心的是,它時刻都沒有停止用它那非人類的粘液在加固這三張網,使我們每個末梢神經都還健在的國人一想到此,一刻也不能再忍受!

中國人,要想徹底告別這個折磨我們幾代人的魔鬼,只有一途:揮劍斬斷編網的黑手。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4/16/54513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一個魔鬼編織的三張網(圖)
 
 
本-阿里待引渡 曾慶紅遭關門打狗(多圖)
 
 
捷克醫生:OK,就請我喝一杯咖啡吧!
 
 
不是笑話 中國大陸實用求生暫行技巧
 
 
最具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愚蠢
 
 
切中時弊的小品非常搞笑(視頻)
 
 
德國人喜歡艾未未(圖)
 
 
 
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圖)
 
 
誰能迫使美國政府關門(圖)
 
 
很慘的!江上青被折騰成名人(圖)
 
 
中共西路軍祁連山覆沒背後的陰謀
 
 
華人被中共惦記之苦
 
 
艾未未強制失蹤案中的法律和喉舌(圖)
 
 
英國金融時報:歷史的急剎車
 
 
電影《輪回》即將在美國首都舉行首映(圖)
 
 
 
 
看看哪家有資格採訪卡扎菲殺紅眼的咆哮(圖)
 
 
25張圖片沒看見"雪豹突擊隊"面紗神秘在哪兒(多圖)
 
 
特稿﹕給中國民眾以更大第三國簽證自由
 
 
尋人啟事:日偽大漢奸江世俊的親兒子(圖)
 
 
災難與反思
 
 
突破中共“柏林牆” 動態網發布最新消息(圖)
 
 
美國務院關注中共阻撓華人出入境(圖)
 
 
全完!"青年參考"罵中共太下賤(圖)
 
 
囧!中共為何怕孫中山怕到如此程度(圖)
 
 
北京為何無動於衷?
 
 
黑夜中一炷發光的臘燭(圖)
 
 
串門子說老天爺生氣的話 廈門出現怪病(圖)
 
 
西班牙生活隨想:善念(圖)
 
 
從德國小學為日本默哀聯想到的
 
 
西安事變後 中共刻意隱瞞淡化的真相
 
 
我們要尋找的不僅僅是艾未未
 
 
 
 
巴博老實了!中共說客去利比亞製造笑話(多圖)
 
 
獨裁者財富保險箱的裂縫 中共修補新舉措
 
 
半笑話:江澤民遭襲(圖)
 
 
中共定論恐怖傳染性疾病 網友緊急呼救
 
 
救艾未未 墨鏡哥震撼海內外(圖)
 
 
拒絕魔鬼的謊言
 
 
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寬容嗎?(圖)
 
 
薄熙來做出這個動作後 重慶持續紅彤彤(多圖)
 
 
薄熙來的創舉 為何中央避嫌(圖)
 
 
草原悲歌 消亡的蒙族文化
 
 
黑色幽默:吳邦國槍斃政協(圖)
 
 
黑!這樣的醫院你敢進嗎?
 
 
無法禁錮的吟唱
 
 
張學良為何說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圖)
 
 
溫家寶改新華社通稿 直點通脹主因
 
 
日本災區的豪華簡易住宅勾起茉莉花(多圖)
 
 
毀人不倦 清華校方要學生“精忠報黨”
 
 
“是非本是前世怨”
 
 
“中國打工難民”成了中共的一張牌
 
 
北京眼裡的艾未未之“罪”(圖)
 
 
內幕:紅軍“長征”吃的特好(多圖/視頻)
 
 
讓萬里再一次受到極大震動的消息(圖)
 
 
天出異象!人類必定發生特大事(圖)
 
 
艾未未“暗渡陳倉”踩到中共痛腳(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