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12345
6789
 
 
 
 
 

 
 
2011年3月10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唐柏橋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分析(2)
 
唐柏橋
 
【人民報消息】中東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正在如火如荼,著名人權活動家、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先生接受了看中國記者楊蓉真的採訪,今天發表的是採訪之二。

著名人權活動家、中國過渡政府發言人唐柏橋先生在第一篇採訪中分析了整個國際形勢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影響。現在網絡出現發起第四次革命的通知,他認為中國茉莉花革命此時已經處於關鍵時刻,因此,目前這樣一場顏色革命占盡了天時。唐柏橋認為:目前國人最重要的就是團結一致,一鼓作氣推翻暴政。

以下內容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民眾都想讓子彈飛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國民勇敢一點,再勇敢一點。我很欣賞一部電影《讓子彈飛》,實際上老百姓已經用他們的行動來回答了他們現在願不願意這場革命,因為這部電影的票房達到七億多,已經創造了國產片的歷史記錄,而且超過《阿凡達》這樣的美國影片,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大片。而整部片子從頭到尾就是講革命,要紀念六四,要把暴政推翻。

影片裏最經典的一句話就是“沒有你,對我很重要”。這跟埃及人要求穆巴拉克下臺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管突尼斯或埃及,他們都對獨裁政權表達了:沒有你,對我們更重要。他們向獨裁者傳遞出要揚棄他們的決心:你們都滾蛋,你們到別的國家去,去享受你們的榮華富貴都無所謂。只要不要在我們這個國家,我們不想看到你了,你把我們國家搞得一蹋糊塗。

中國也應該是這樣一個態度,沒有共產黨這個勢力,對我們中國人最重要。我們不要別的,就是希望你滾蛋,這個馬列外來的政權。為什麼這個電影這麼流行,大家這麼喜歡去看,就是寓意很深刻,讓人看得很痛快。因為電影裏面有句話很有名,就是“公平、公平、還是公平”,還有“皇帝都沒了,你們不准跪”。很多對白中國人聽起來特別感同身受,好像久旱逢甘霖。因此,一些有關《讓子彈飛》的影評包括我前段時間寫的“讓子彈飛向暴政”也成為國內最流行的影評,很多人透過群發來傳遞這些影評;有些人反饋:我的那個影評他們不想看下去了,因為再看下去可能革命熱情就高漲了,飯碗就要丟了。

從各方面來看,中國現在這場茉莉花革命,具備了整個國際大環境的支持;加上民心所向,老百姓就是希望讓子彈飛,希望子彈飛向暴政。因此,做為反對派的朋友,各方面的人士應該看到這一點:現在就是需要一場革命。藉著這個機會,希望民主鬥士、維權勇士們,大家要一鼓作氣,成為這一場茉莉花革命的播種機,到處去講,把這個革命引到一個正確的方向來。

茉莉花革命的方向

剛開始由於茉莉花革命是一個虛擬的,沒有人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包括中共都無法預知會有多大的影響性。因此,這期間中共就玩了一個花招。當然現在大家也看出來了。

中共的其中一個花招就是企圖把革命的主方向引到對他們相對損失較少的方向。這就好比洪水來了,壩快被沖垮了,他們就把壩炸一個小孔,或把壩的閘門拉開,讓水衝向相對不太危險的地方去,要泄洪或引流,這樣就盡量減少其壓力,避免因大壩被沖垮而給下游造成更大的損失。今天中共認識到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很可能要在中國引爆,於是就利用一些人,企圖把革命的方向引到對他們相對有利的方向去,或者更準確地講,相對不那麼有危害的方向去。比如,在中國要搞革命,人們自然就想到天安門廣場去。第一波茉莉花革命為什麼會到王府井去了呢?這中間很可能就有他們的人在中間玩花招,故意誤導民眾。在他們看來在王府井鬧,再怎麼鬧可能也不會像在天安門鬧壓力那麼大。

中共企圖將茉莉花革命誤入歧途的其中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就是:網絡上有一些人平時大量寫文章反對革命、嘲笑革命,被公認是改良派甚至中共特務,卻突然一夜之間都高調支持茉莉花革命,而且態度強硬。

眾所周知,我們從來沒有主張暴力革命,我們是主張“徹底顛覆中共政權”,實際上是主張顏色革命。革命的本質就是徹底顛覆,並不一定就等於暴力革命。突尼斯革命、埃及革命都不是暴力革命,但就是把獨裁者推翻了,因此它們都被稱為革命。可是一直以來,我們的革命主張卻遭到這些人的攻擊和嘲笑。

如今,那些嘲諷我們的人突然大力支持起茉莉花革命來了。而眼見茉莉花革命大有欲罷不能、一發不可收拾的趨勢,這些人又突然一下子,全都消聲匿跡了。推斷這些五毛、特務是中共統一指揮,所以有明顯的集體行動。否則,我們很難解釋他們的這種一會兒主張革命、一會兒反對革命的巨大反差。

這樣一來,很多人就識破了中共的技倆,認為中國茉莉花革命極有可能有中共的搗亂。有些人認為這是共產黨搞的,所以我們不要支持他;有些人認為不能因為有中共從中作梗就不去推動這場難得一遇的民主革命機會。否則中共就達到破壞的目的。

我的觀點是“將計就計,借力使力”。反對派陣容不能因此就產生混亂的想法,感到無所適從。這場運動無論形式上多麼溫和,但畢竟用了革命兩個字,那我們就順勢而為,雖然口號提出來“我們要生存、我們要吃飯”相對較低的民生訴求;我們可以在後面加“結束中共專制”。革命的口號是任何人都可以提的,國內的朋友也可以提,只要主流聲音慢慢變成“讓中共下臺,結束中共暴政”,這樣的呼聲一旦形成主流聲音,那麼這場革命就不會被中共所破壞和利用。

不提“結束暴政” 無異於讓中共延續統治

透過誤導,中共想達到一個什麼結果呢?他們的如意算盤是:當老百姓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有幾十萬人到天安門廣場了,當然中共不會希望這樣的情況出現,但如果真的出現了,我分析他們就想這麼做:先安排自己人混在這反對派和抗議民眾中,提出中共能接受的口號,像是要改善民生,增加醫療保險等等。對於這樣的要求,中共就會答應。即便提出的是政治訴求,像是要實現人大選舉。中共也可以答應。他們甚至可以承諾:好啊,我們在5年之內實行縣一級的人大選舉;再過5年我們實行省一級的人大選舉;再過5年實行全國的人大選舉。反對派陣容裏中共派進來的人就會呼應,說中共現在讓步了,以前一步也不肯讓,現在讓步了。我們應該見好就收。果真如此,一場來此不易的民主運動就結束了,而中共則照樣實行專制統治。

中共玩這樣的花招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程度了,他今天承諾的明天翻臉不認人的事情多得去了

面對要不要一個獨裁政權時,埃及人很堅定。他們只要穆巴拉克馬上下臺,而且只給他一個星期的時間,連穆巴拉克提出9月不再選舉的條件都不答應,因為拖到9 月份,可能穆巴拉克又重新鞏固他的權力了。到9月份讓他的兒子或親信來競選,屆時又掌權了,而且可能要反過來清查那些反對他的人。那個社會就還是原來那個社會,死氣沉沉的,腐敗橫行。因此埃及人民沒有被穆巴拉克政權的任何花言巧語所蒙蔽,目標只有一個:穆巴拉克馬上下臺。最後他們做到了,令世人刮目相看。

中共也想用打太極的方式來延續自己的統治。而如果我們一開始就喊“結束中共專制”,而且全民形成高度共識:如果不推翻暴政,我們這場民主革命就不結束,中共就玩完了。

借鑑前人的道路

1980年波蘭團結工會的瓦文薩,後來為什麼能成為工會領袖,得諾貝爾獎?

當時的工會有兩派,有一派是溫和的,瓦文薩屬於激進派。當時他們與波共一起談判,談了幾個小時以後,溫和派所有提的要求,波共的談判代表都同意了,表面上討價還價,但最後都同意了。瓦文薩獨排眾議提出允許組織獨立於當局的工會,如果允許,在外面罷工的10萬工人馬上就撤,如果不允許的話馬上組織工人罷工,繼續抗議。

波共的談判代表無法作主,因此請示波共總書記,最後經過討論還是同意了。於是團結工會就成立了,波共再也無法徹底將他們鎮壓去了,過了幾年團結工會就取得勝利。瓦文薩的強硬態度我們可以參考借鑑。假若沒有瓦文薩當年的果斷和勇敢,就不會有後來的團結工會的壯大和勝利,波蘭也不可能成為第一個實現民主的東歐國家。非常諷刺的是,他們國家選舉的那一天六月四日,就是我們國家民眾遭到鎮壓的那一天。當然,這只是一個例子。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去跟中共談判了,唯一的訴求就是“共產黨下臺”。

要達到突尼斯、埃及那樣的勝利,我們今天提的訴求就要一步到位。從今天開始,中國全民形成共識,這一場革命要嘛不做,要做的話,目的就是結束共產黨的暴政。雖然可以有各種策略:要吃飯、要解決民生、反暴力拆遷,以柔克剛,都沒有問題。但最關鍵的是:這一場革命的目的是要結束共產黨的暴政。不管是散步圍觀的方式或其它方式,如果大家形成這個全民共識了,共產黨絕對拿我們沒有辦法。最後一定會像大河大江匯到大海裏面去。所有全國民眾要一鼓作氣把這場民主革命推向高潮,終結專制,實現民主。

時機稍縱即逝

目前正是處於最恰當的時機,在今年六四以前,我們民主革命人士應該全力以赴。為什麼呢?因為4月5日馬上就到,4月5日是清明節,1976年的這一天,中國發生中共統治以後第一次大規模的街頭運動;第二次是1989年的六四民主運動,當時也沒有想要推翻暴政,只是反腐敗,要求更多的權力,結果還是被鎮壓了;另外一次是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國近代史上的3次大規模的街頭運動都發生在春暖花開的季節,每個月就有一次,這些歷史都在激勵著大家完成我們未竟的使命。

中國很多大事情都發生在春夏之交,也許是因為中國大部份國土在亞熱帶和溫帶之間,四季分明,在春夏之交天氣特別好,人們熱情也高漲。剛經過了冬眠,這個時候最適合革命,最適合調動起人民的激情,做一件大事。

其它的時間都沒有這段時間來的恰當,整個12月和1月因為放寒假是不太可能;整個暑假從7月份到9月份也不適合,也不可能搞一場大的革命,因為全中國的學生放假了,沒有學生的參與,沒有年輕人的參與,這場革命是無法想像的,所以時間是很少的;加上北非與中東的革命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連也門都有十幾萬人上街要求總統立即下臺。所以我覺得接下來這兩個月非常關鍵。

如果也門、利比亞,其它國家的獨裁者也被推翻了,這樣會一波一波地鼓舞起中國人的尊嚴意識和反抗意識,體制內的人也會越來越趨向於中立,採取觀望的態度。這樣我們就可以向體制內的人大聲喊話:“君子不立於危墻之下“,希望他們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站到人民的一邊,歷史正確的一邊,孤立那些負隅頑抗的中共罪魁禍首,將那些少數頑抗的犯罪份子送上審判臺。當然他們如果能順應歷史潮流當然就皆大歡喜,如果不順應的話,最後就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現在就是要一鼓作氣,在6月4日以前要形成大的規模,配合國際社會的天時,加上國內的人和。國人要團結一致,任何人都不要再說洩氣的話,說什麼時機還不成熟啦,國民素質還需提高啦……那是中國民主化之後的事情,在專制統治下,國民的民主素質永遠也無法真正提高。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勇氣,至少可以採取觀望的態度,而不是潑冷水。我們要將目標導向正確的方向,將這場偉大的茉莉花革命進行下去,直到勝利。

(待續)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3/10/54252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唐柏橋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分析(2)
 
 
潰爛如桃花的風景
 
 
“報告”數字露馬腳 中國局勢緊張
 
 
中國的“革命之花”已開放
 
 
奧巴馬提名的新駐華大使讓中共樂歪嘴(多圖)
 
 
解體中共!直升機校園盤旋 促銷茉莉花(圖/視頻)
 
 
口號要非常明確,讓中共下臺(圖)
 
 
中共兩會與“失國”真相(圖)
 
 
 
熱點互動 中共的“茉莉”恐花症(圖)
 
 
卡扎菲求饒了!"這是必須要發生的歷史安排"
 
 
唐柏橋對“中國茉莉花革命”的分析(1)
 
 
順口溜:說兩會(1)
 
 
兩會 瞧薄熙來的臉都成啥色了(圖)
 
 
一個讓江澤民肝兒顫的消息(圖)
 
 
半笑話:周永康置李長春於死地
 
 
網絡封鎖穿崩 北京網民直入敏感網站
 
 
 
 
外電:中國社會動亂只是時間問題(圖)
 
 
恐懼茉莉風暴 中共直接戰略策應利比亞(圖)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院長為何辭職?
 
 
先哭的是黨!周永康搞"茉莉花革命"(多圖)
 
 
他們已經具有了改變中國現狀的實力
 
 
北京日報罕見發表社論 政治局更加“謹小慎微”(圖)
 
 
維穩開支超軍費 溫家寶承認“民怨很大”
 
 
小妖求老妖!卡扎菲呼籲中共"站出來"制裁美國
 
 
這個新聞火爆的原因(圖/視頻)
 
 
一顆耀眼政治新星的隕落(圖)
 
 
西方不斷遭駭客攻擊 東盟聯手協商對策(圖)
 
 
從BBC裁員談起(圖)
 
 
黑色幽默:接頭暗號(圖)
 
 
驚天重大發現 一切中國問題的疑惑迎刃而解(多圖)
 
 
半笑話:胡錦濤也不能例外(圖)
 
 
中共能擋住北非茉莉花革命嗎?
 
 
 
 
網路惡搞 “卡扎菲吃藥啰”
 
 
中共更加瘋狂 決戰在所難免
 
 
孫穗芳自述:孫中山孫女為何不准上大學(圖)
 
 
中共談“花”色變 老太太都說“該上街造反了”(圖)
 
 
中華民國上空為何出現兩個太陽(圖)
 
 
周恩來為何連續三次平掉自家祖墳(多圖)
 
 
戈爾巴喬夫獲最高勛章 俄民間發起“感謝”運動(圖)
 
 
悉尼晨鋒報:中東鬧革命 中共如坐針氈
 
 
震撼!環球時報版的歌曲《忐忑》
 
 
中國35大城要怒放“茉莉花” 中共驚恐萬狀(圖)
 
 
又一隻黨即將扔棄的臭襪子(多圖)
 
 
天比人急!剛到春天 中共已被秋風掃落葉(多圖)
 
 
卡扎菲借中共招魂
 
 
中共“兩會”將屆 北京風聲鶴唳
 
 
仁義勇氣的代言 《王者之聲》奧斯卡奪冠(多圖)
 
 
聯合國緊急通過決議 中共尷尬“認罪”(圖)
 
 
一個軍事經濟學院發傻的新聞來自新華網(圖)
 
 
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介石:告中共黨人書(圖)
 
 
這輪回轉世奇聞驚動康熙
 
 
紅太陽照耀下:長長的一份非正常死亡者名單
 
 
“崛起”“強大”的中國 人民窮到什麼程度!?(圖)
 
 
“黨的執政力建設”是個什麼東西?(圖)
 
 
多名外國記者在北京被捕 美歐嚴厲譴責(圖)
 
 
韓寒:馬上會跌,跌破一千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