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2016年5月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贵州杀妻灭子案 坐牢冤 死者惨 为哪般(多图)
——专题:淫乱导致家破人亡 自己蒙冤
 
安柳平 石元裕
 



李玉前和谢初明的结婚证。



李玉前和谢初明的结婚照至今挂在卧室的墙壁上。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安柳平、石元裕报导)一个前后历经4次庭审,从死刑改判死缓后的贵州杀妻灭子案,在受害者家属也为凶手申冤的十余年后,在2016年突然出现曙光。

2016年1月,贵州省高院主动将此案卷宗从已经立案复查的贵州省检察院拿走,进行复查。4月13日,贵州高院立案庭法官表示,该案正在该庭做立案前的审查。5月2日更传出贵州已启动复查程序。

这是一起没有人证、作案时间不明、甚至连尸体也找不到的刑事案件。

◎离奇的杀妻灭子案

这起离奇的贵州杀妻灭子案,最初的报案者、也是被公检法咬定的凶手,他就是重点培养的准备提拔重用的李玉前。

李玉前是五兄妹当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1994年从贵州民族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水城钢铁厂(水钢)。毕业前,李玉前和高中同学兼大学校友谢初明恋爱。毕业2年后,1996年3月16日,两人举行了婚礼。2001年出事之前,李玉前已经升至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是水城钢铁的「跨世纪人才」,准备继续提拔的重要干部。

◎「跨世纪人才」道德败坏

在官场与社会的浊流中,作为水钢的「明日之星」,李玉前脚踩两只船,一边与高中同学兼大学校友的谢初明谈论婚嫁,一边在1995年又和本单位25岁水钢员工孟瑞红谈起恋爱。1996年李玉前与谢初明结了婚,但是他和孟瑞红的苟合关系并未断绝。孟瑞红后来在司法机关供称自己想分手,但是在水钢仕途看涨的李玉前占有欲很强,不准孟瑞红和别人交往,自己又不打算离婚。悲剧的种子由此种下。

从「恋人」跌为「小三」的孟瑞红在供述中称,李玉前结婚当晚,还和她睡在一起。1997年8月11日,李玉前到孟瑞红住处睡觉,被孟瑞红母亲当场碰到。第二天凌晨,李玉前写了一份保证书,向气愤难抑的孟瑞红母亲承认自己的过错,并表示如果由此引起孟母身体意外,由他本人负一切责任。

中断了一段时间后,1998年,谢初明怀孕生子的一年,李孟两人又睡在一起。直到2000年5月,妻子谢初明才无意中知道李玉前有婚外情,就提出离婚。如果当时离婚了,悲剧也不能发生。李玉前供述称,他不同意离婚,并下跪获得了妻子的原谅。但是李玉前依然玩着脚踩两只船的淫乱游戏,结果玩到家破人亡,自己进了监狱,才被迫停止。

◎妻子和情妇对薄公堂

孟瑞红称,李玉前答应要为她和谢初明离婚,她曾经为李玉前打过七、八次胎,但直到2000年上半年她都已经30岁了,李玉前仍没有离婚,于是她到李上班的车间去闹。

2000年7月,孟瑞红在李玉前腰上刺了一刀。10月25日,孟瑞红到水钢公安处刑侦科报案称,9月2日晚上,李玉前在办公室强奸了她。单位保卫科不当回事。于是孟瑞红就拿石头砸了他们家玻璃。江泽民当政的时代,李玉前这样作风败坏的才被提拔、重点培养。

2000年12月4日,谢初明在水钢炼铁公安科办公室做了一份笔录称:9月底的一个晚上,孟瑞红带了一个男生拿石头砸他们家玻璃。110来了后,孟瑞红还当面跟李玉前争吵,随后两个因李玉前的不检点而彼此仇恨的女人不断在语言上起冲突。

几天后,孟瑞红以李的妻子谢初明打电话骂她,在单位造成不良影响,侵犯了其名誉权为由,在六盘水市钟山区人民法院起诉谢初明,2001年1月19日,双方对薄公堂。

然而,复仇的怒火让孟瑞红没有耐性等到判决,她决心彻底毁掉这个霸占她的男人以及他的家。随后,孟瑞红生活的重点就是寻找机会。

2个月后,2001年3月19日晚上,李玉前的妻子谢初明就和3岁半的儿子一起从人间蒸发。

◎李玉前玩儿完小姐,妻儿蒸发了

3月19日晚上,最后一位见到谢初明母子俩的证人是水钢女工周慧,由于自己家没能力买电视机,那天晚上,她去李玉前家看电视。直到李玉前的妻子谢初明(水钢水电厂职工)和儿子李明昊洗脚、准备上床睡觉,周慧才知趣的离开,临走时她看了一眼电视,显示的时间为10点半。

周慧丈夫龚定军在晚上11点去李家接周慧回家。他当时敲李家门,里面没有应答;他又到楼下用公用电话打到李家,同样也没人接电话,只好一个人回家去了。此时,周慧已经回到家了。

◎孟瑞红是预谋的

去接周慧之前,龚定军刚刚和李玉前在外吃完烙锅,李玉前并没有和龚定军同行回家,而是又和两个朋友去了水城客车站大光明旅社,同行的人叫来几个小姐,淫乱到凌晨3点左右,李玉前这才从大光明旅社回家。

进屋后,淫足饭饱的李玉前发现妻子儿子不在家,他以为是自己在外面鬼混,谢初明呕气带着儿子去娘家或朋友家了,便倒头就睡,清早就去上班了。

当天(3月20日)下午,李玉前到六盘水市公安局巴西分局(已于2004年被撤案)报案称:其妻子谢初明于3月19日晚上不知去向,要求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并提供线索说,与其有婚外情的水钢女工孟瑞红曾扬言要杀死其妻儿。

◎报案后9天 警方顺利破案

警方的检验报告显示,2001年3月28日晚,技术人员在李玉前卧室门边的墙上提取了两枚血指纹,得出鉴定结论:血指纹为孟瑞红左手中指遗留。此外,李玉前家中的血痕和毛发,经物证检验鉴定,确定为死者谢初明所留。

3月30日,由爱生恨的孟瑞红被刑事拘留,押至六盘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突审。

据该支队调查报告显示:通过反复做思想工作,孟瑞红终于交代其在3月20日晚「协助李玉前分尸抛尸」的全过程。

孟瑞红当然不会说是3月19日晚杀人的,因为龚定军和他的妻子周慧都可以证明当时李玉前不在家。

2001年4月4日,李玉前被刑事拘留。4月28日,李、孟两人被逮捕。5月24日,六盘水市检察院起诉李玉前和孟瑞红。李玉前被控杀妻灭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孟瑞红被控协助毁尸灭迹,判处8年徒刑。

检方指控称:自从2000年5月谢初明发现李玉前外面有女人后,夫妻关系恶化,2001年3月20日凌晨,李玉前回家后掐死了谢初明,又用枕头捂死了被惊醒的儿子李明昊(3岁半)。20日当天晚上9时许,李玉前找来孟瑞红,在其家中,由李持刀、孟在旁边协助把谢初明的尸体肢解成头、躯干、双手臂和双下肢6部份,连同李明昊的尸体分装4个编织袋内,孟瑞红用背箩先将谢初明躯干和双下肢背到炼铁高炉,然后再返回将余下的尸体以及母子两人所穿的衣服分3次转移到炼铁女生单身宿舍304室(孟瑞红有时住304),然后再用背箩背到炼铁二号高炉,连背箩一同丢弃在运料皮带上运转到高炉内焚尸灭迹。」

◎案发时间扑朔迷离



李玉前妻子和儿子被分尸的现场。



当年焚尸灭迹的水钢集团2号高炉。

多名证人证实,3月20日晚9点到10点左右,在炼铁厂2号高炉附近看见一个背着背箩的女人,背箩为长方形,盖着一块红布。记者实地走访,孟瑞红当时所住的女生单身宿舍304室距离李玉前的家不过3、4分钟的路程;而从单身宿舍(距离李玉前家约50米)走到抛尸现场2号高炉,则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六盘水中院一审判决书中认定,李玉前20日凌晨2:50杀人后,于当晚21:20去单身宿舍找到孟瑞红,要求其帮忙分尸抛尸,毁灭证据。一审的辩护律师认为,结合证人证词,这样的时间线会推导出「抛尸在前,分尸在后」的结论并不符合逻辑。李玉前的代理律师王万琼称,李玉前要是想和孟瑞红在一起,选择离婚就可以了,何必要杀人呢?李玉前的多名同事和朋友称,他特别宠爱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他也不会杀自己的亲生孩子呀。

在六盘水中院再审判决中,把李玉前20日晚找孟瑞红帮忙的时间改成了8点多,他的判决也由「死刑立即执行」改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一审延期开庭 岳母赴监质问

原本一审开庭定在2001年6月29日,但是因为法院没有收到死者谢家的民事起诉书而延期。谢初明的母亲张林合很生气的说:「我们把民事起诉书给公安局了,他们说搞丢了,谢初明的两个姑姑还跟公安吵。」

6月29日当天,张林合不顾子女反对,跑到监狱里看李玉前。质问他为何要杀死自己的女儿?张林合回忆说:「当时李玉前哭了,我也哭了,他说不是他做的,我说你把这个事情详详细细写下来。」

29日当天,张林合也去女牢看了孟瑞红。张林合当时对她说,『你杀死她娘俩,她娘俩不会放过你的」,孟瑞红听后转身就走了。

本来还怀疑李玉前的张林合,在一审开审后,「在法庭上就明白了,哪儿来哪儿去都明白了。」也想起出事前一个月,2001年2月底,她曾去李玉前夫妇家里住了两天,当时小两口正在商量着买房子的事情,「谢初明还给李玉前擦药,感觉关系不错。」

既然与妻子感情没有破裂,为什么要霸占着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添了玩小姐的毛病?

◎一审开庭

2001年7月13日,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在庭审中,李玉前当庭翻供,不承认自己是凶手,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他说自己与妻子感情很深,没有杀人动机和目的。他把矛头指向情人孟瑞红,称案发前两人关系已形同水火,他被孟瑞红栽赃陷害,真正的凶手是孟瑞红。

李玉前还陈述:如果真的是他和孟合伙杀了妻儿,他不可能在去报案时主动向公安提出孟有作案嫌疑,这不是把矛头引向自己吗?

李玉前的律师滕鲁黔当年在辩护词中称,本案现有的证据足以断定,检方指控的杀人、分尸、抛尸的时间,李玉前都不在案发现场。按「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刑事诉讼原则,怎么都得不出李玉前是凶手的结论。

李玉前的二哥李玉山说,听完一审庭审后,他就发现案子疑点重重,「比如说,那两把被指证为分尸的菜刀,既没有缺口也没有血迹。」

「整个案卷关于被害人的遇害时间扑朔迷离。」律师王万琼说,「没有人证,可以说没有物证,没有具体的作案时间,只有李玉前、孟瑞红两人的口供,而且两人口供也不一致。」

王万琼说,如果孟瑞红移尸是在3月20日晚上八九点钟,那与杨焕木20日凌晨一点看到孟瑞红就有冲突。

◎岳母:开庭后觉得凶手不是他

李玉前的岳母张林合说,案发时自己其实是怀疑李玉前杀死自己的女儿,一直到一审开庭之后,「在法庭上我就明白了,哪儿来哪儿去都明白了。」

张林合称,一审庭审时,李玉前当庭翻供,说自己是被屈打成招,「七、八天不让我睡觉,你们说是就是。」当时,法官还曾出示物证菜刀让李玉前辨认:

「这是你家的菜刀吗?」

「是。」

「这是分尸所用的凶器吗?」

「现在讲科学,可以鉴定血迹。」

法官什么都没说,就让人把李玉前带下去了。

一审之后,李玉前给岳父岳母写了几封信,说自己「冤情昭雪之日,定当追随妻儿而去」。早干什么去了?这不全是李玉前自己招来的祸吗?

岳母张林合花了10多个小时,从毕节赶到水城。他们在看守所里见了面,两个人一直哭:「我对他说,要是你做的,你就死在我面前;要不是你做的,把真凶找到了你再死。」

随后,岳母张林合和丈夫谢洪禄写了好几份申诉书,张林合说,有人看了她的申诉书后对她说,「从来没有见过受害者家属为凶手申冤的」。

◎邻居事后放在李家的菜刀成了法庭证据

15年后,当年住在李玉前家对面的邻居李平回忆起一个细节。李玉前案开庭时,他也去旁听了。法官当庭出示了两把菜刀,李平当时觉得有些惊讶──有把菜刀是他家的,而且是事发后他才放到李玉前家去的。

李平表示,李玉前家一直有一套备用钥匙放在他家,一般都放在冰箱上。事发之后,发现这套钥匙不见了,李玉前觉得不安全,打算换锁。李平从自家拿了一把菜刀和一个锯条,他亲自动手把李玉前家的门锁打开,菜刀就随手放在了李玉前家里。之后,这把菜刀就成了呈堂证据之一,指说这是李玉前分尸的罪证。

◎逼供信当证据 必然冤案重重

即便指证李玉前「罪行」的最直接证据「口供」也漏洞百出。

根据家属提供的案卷材料,李玉前从3月30日到4月3日共做出9次有罪供述,提供了3个不同版本的杀人方式──伙同孟瑞红用被子捂死;独自用被子捂死;将谢初明掐死后,用枕巾捂死儿子。

一审的辩护律师在上诉词中写道:「3月29日晚起,刑侦人员就组成几个组轮流值班,连续不断地对上诉人(李玉前)进行车轮战逼问,必须要上诉人承认杀人事实。」,说实话「反而更加招来刑侦人员施行的非人道折磨:不给一分钟的合眼休息,头稍低一点就招来拳打脚踢和无情的冷水淋泼,只给一两个馒头或极少的白饭吃,不给水喝,上厕所的权利也被剥夺,以至于四天才解一次大便,两天多才解一次小便。」「刑侦人员又戏说上诉人精神不好,只能站,不能坐,脚手被脚链、手铐卡得肿胀不堪,连鞋都不能穿。」

这在公安的笔录中也可寻见端倪。3月31日,李玉前做出第三次有罪供述时,刑侦人员问:「你说的都是属实吗?」

「不是事实。」

「那昨天你说的可都是事实?」

「也不是。」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呢?」

「我是顺着你们的意思讲的。」

「难道我们对你刑讯逼供了吗?」

「没有,但是从进了你们这里我就没得睡觉,我想赶快解脱,好进拘留所去休息一下。」

◎一审判立即处死 终审改为死缓

2001年9月10日,六盘水市中院一审认定,李玉前在3月20日晚上9点半找到孟瑞红,告诉谢初明母子的事情。孟丢尸到二号高炉返回的时间是11点20分,之后,孟再把余下的尸块分3次提到304房间,接着又在304室把尸体放进背箩背到高炉焚尸灭迹。

一审判决:李玉前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孟瑞红构成包庇罪,判处8年有期徒刑。

2001年11月20日,贵州高院二审裁定: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六盘水市中院重审。

2003年12月1日,六盘水市中院再次作出一审判决,李玉前在20日晚找孟瑞红帮忙的时间改成了8点多,他的判决也由「死刑立即执行」改为「死刑缓期2年执行」;孟瑞红犯包庇罪,仍判8年。

2004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了一审判决。

◎江当政,淫乱成疯

贵州高院二审判决后,李玉前开始了十余年的申诉。谢初明的父母也一直在寻求真相。从来都以李玉前为荣的李家人绝口不再提他。他们相信他不会下手杀妻儿,也相信他绝对是冤枉的,但因为什么引起的杀人呢?因为他鬼混。家人在乡亲面前为此抬不起头来。

2003年六盘水中院再审后,张林合老两口改了申诉词,把李玉前的名字从「凶手」那一栏删去了,但他们无法原谅女婿:「我的女儿和外孙因他而死,要求他赔100万。」赔多少钱,人没了。

如果李玉前一开始就规规矩矩的做人,后来的悲剧都不会发生,他两边都占着,还成为干部的提拔重点,他就又玩儿上了小姐。在江泽民当政和掌权时,越贪越烂的人才会被提拔,所以现在的官员们淫乱跟抽鸦片一样,瘾太大了。进了监狱,李玉前这瘾被强行戒掉了,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写申诉材料。还说要随妻子和宝贝儿子于地下。人为什么非到了家破人亡、没机会折腾时才踏实了?!

凶手孟瑞红呢?当年是谈恋爱,结果成了小三儿,又被哄骗要为她离婚,堕胎数次(那都是命啊),直到结婚无望后下手杀人,背负人命。人一有了命案,原本安排的什么好前程也没有了。可是受无神论教育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道理呢?

2016年4月14日,媒体记者找到孟瑞红的弟弟,他说,自己和孟瑞红的关系最好,孟瑞红坐牢出来后,回家呆了一个多月,没找到工作,就在路边摆摊,然后又被城管没收。因为没有生活来源,2009年,孟瑞红从监狱出来后,没多久就外出打工了,具体在哪里不知道,只知至今还没有结婚。

李玉前应该被平反,因为人不是他杀的,孟瑞红是真凶,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她得偿还。

这种悲剧,没有大环境的熏染是不可能发生的。(文/安柳平、石元裕)△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5/8/63444.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贵州杀妻灭子案 坐牢冤 死者惨 为哪般(多图)
 
 
英特种部队遇伏击 美军犬咬退IS勇救英兵(图)
 
 
英国工党候选人当选伦敦首位穆斯林市长(图)
 
 
窦凝弒妾遭恶报(图)
 
 
大自然教室分享欢乐与惊奇(图)
 
 
鲁官敛财拆违引民怨 村民礼炮击退强拆队(图)
 
 
美军前官员向媒体透露 外星人已来到地球(图)
 
 
病情通报犬隔空遥视小主人将出事(图)
 
 
 
亚投行和亚行在法兰克福签署合作备忘录(图)
 
 
中巴经济走廊最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在巴开工(图)
 
 
护民囚己的阳城(图)
 
 
超暖心 为听障顾客自学手语(图)
 
 
校园命案家属遭镇压 渝民怒围警车(图)
 
 
妻子即将临盆 丈夫需钱当起飞车贼(图)
 
 
美总统大选的宿命 川普稳步白宫(多图)
 
 
德国租借中国熊猫研究繁殖盼与中国科研合作(图)
 
 
 
 
戏曲家汤显祖的两梦因缘(图)
 
 
韩剧《太阳的后裔》再掀热潮(图)
 
 
湖南千余教师讨薪 县府敷衍派警镇压(图)
 
 
爱心教师与她们的智障娃(图)
 
 
5月2日起沙特女性结婚可获得一份结婚证(图)
 
 
疯完闹完之后 人还是向往这些地方(多图)
 
 
准备处理江!一个不可忽视的前奏曲(图)
 
 
海南血腥拆违有指标 矛头指向习近平(图)
 
 
移民危机:欧盟"将对土耳其实行免签" (图)
 
 
各地维权简讯(图)
 
 
中共官场随便扒 六娃六爹同一妈(多图)
 
 
中国也有奥秘之地 10万人一夜消失(多图)
 
 
韩总统朴槿惠首访伊朗 双方签署66项谅解备忘录(图)
 
 
感谢他收垃圾 女童分享生日蛋糕(图)
 
 
寇准清正为民(图)
 
 
现代版的女泰山 4岁被猴养大 返人间后传奇出书(图)
 
 
 
 
中国近期要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多图)
 
 
新闻简述(图)
 
 
时隔半世纪 美国商业邮轮首次驶向古巴(图)
 
 
晏子知礼(图)
 
 
真凶现身 江西抗习 继续制造冤案(多图)
 
 
英夏洛特公主满周岁王室公布萌照(图)
 
 
放生还是杀生?臭水河放生活鱼立马翻白肚(图)
 
 
俄神秘"幽灵船"消失数月后现身爱尔兰(图)
 
 
习近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具体表现(图)
 
 
日本放宽中国人赴日签证 5月起推免税新规(图)
 
 
柬埔寨重启铁路客运服务 首相洪森亲自搭乘(图)
 
 
为民请命 张泰归还民田千顷(图)
 
 
超马跑者的坚忍意志力和助人精神(图)
 
 
抗建垃圾焚烧厂 湘民掀警车围县府(图)
 
 
老师私售学生方便面 遭食堂老板殴打(图)
 
 
神奇古井显身江苏︰井水日夜冒泡(图)
 
 
沙漠中的救命树纺锤树是上苍的杰作(多图)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故事精选(图)
 
 
马来西亚中学上百名师生集体中邪(图)
 
 
男童右脚被叉车切断 忍痛安慰妈妈不要哭(图)
 
 
抗议迁厂赔偿不公 深工连日大罢工(图)
 
 
美前议长因性侵男童丑闻被判入狱15个月(图)
 
 
各国的母亲节 日期习俗大不同(图)
 
 
习近平考察小岗村的意义非比寻常(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