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
 
 
 
 
 

 
 
2015年11月10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當哀樂響起 胡耀邦女兒看到的畫面令人震撼(多圖)
 
單京京
 



得民心但不符合中共要求,因而被逼下臺的黨總書記胡耀邦。



溫家寶當總理時,看望胡耀邦遺孀李昭(前右一),穿紅衣服的滿妹站在媽媽身後邊。

【人民報消息】近日的大熱門話題是習馬會,習近平對此的形容非常貼切:兩岸同胞「打斷骨頭連著筋」。相對應的是各媒體出現夫妻、母女、父子、雙胞胎對彼此的關愛可以戰勝疾病和死亡的神奇新聞。

胡耀邦是1989年4月15日去世的,後來他的女兒李恒醫生(小名滿妹)寫了書《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用來紀念父親。其中就包括胡耀邦去世前的一段日子,父女之間的依戀難捨的痛苦心情。為什麼會這樣?滿妹也不知道,那時她一提到父親就要哭泣不止。

在黨文化的教育下,滿妹並不相信神佛,她所寫的這段回憶中有所描寫,嚇壞了美國的修女。事後滿妹才發現,在毫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父女之間出現了超自然的心靈感應。這樸素的描述告訴我們,預感不是虛無縹緲的,而是真實的存在,尤其在親人之間更多反映出來。就像66年之後,海峽兩岸的領導人說見面就見面,說握手就握手。而且異口同聲的堅持「只有一個中國」。這是偶然的嗎?不是。這是血緣決定的。而這個血緣說起來就複雜了,那要穿越時間和空間,才能看到堅持的根源。

下面是李恒(滿妹)的回憶:父女連心,憶父親離世前的日子

我在中華醫學會工作,接受了組織派我赴美進修的安排,正在北京忙著交接工作。剛過完1989年元旦沒幾天,父親的警衛秘書就打電話給我,談到父親多次問起滿妹現在忙些什麼,是不是很快就要出國了。

我知道父親一定是想我了,便撂下手頭已經辦得差不多的工作,向單位請了幾天年假趕往長沙,想在臨行前再陪父親聊聊天,散散步。

跟父母一起住了三天,我對父親說:「爸爸,我得回北京了。出國前醫學會要召開全國第二十次會員代表大會,我負責大會文件和會務組織;另外,也還有些工作要交代。」

沒想到父親居然一反常態,執意不讓我走,竟說:「開會的人多得很,不缺你一個嘛!」轉而問我,「你去過廣西沒有?」

我怔怔的回答:「80年代初去過一次。」

父親笑了:「噢,那還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廣西變化大得很,一起去看看嘛!」
其實,我又何嘗不想多陪陪他呢!於是我和父親商量,到南寧的當天下午我就走。

父親一楞,詫異的問:「這麼急?」他停了一下,又說,「好嘛,好嘛,要走就走吧!」

在火車上幸福的和父母晃蕩了一天,到南寧已經是次日中午。看著大家安頓好都住下後,就到了向他們告別的時間。


胡耀邦夫婦與滿妹一家三口的合影。
至今我仍清晰地記得,那天父親穿著深駝色的中山裝,外面披了一件藏青色的呢子夾大衣。他和母親一起出來送我,走在母親和一群工作人員的前面。我們倆並排走著,他右手指間夾著香煙,無語的一直把我送到賓館外院的汽車旁。一路上他都在微笑著,可眼神兒裏卻漾出我從未見過的傷感。就在這一剎那,我似乎感應到了某種無法詮釋的人體信息,體內隨之旋起一股黑色的悸動。在這股無形的力量推動下,我不由自主的轉過身摟住了父親的脖子,當著那麼多認識和不認識的工作人員的面就哭了起來,淚水像溪水般不停的流出。

父親靜靜的摟著我,一隻手輕輕的拍著我的背,任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一句話也沒說。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克制住自己,哽咽著,不知為什麼突然冒出了一句話:「爸爸……你,你可一定……一定要等著我回來啊!……」

父親慈愛的說:「當然嘛,當然嘛!」

他看著我淚流滿面的上了車,直到汽車開出很遠,還在向我揮動著手臂。

突然間,我發現父親蒼老了許多,慈祥的臉上似乎有一絲抹不去的惆悵,單薄的身軀顯得那樣淒涼,流逝的歲月無情的蠶食了父親那生動的表情和不倦的身影。隨著汽車漸漸遠去,我極力在視野裏尋找著他,可離別竟是那樣迅速。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盡快買一臺攝像機,記錄下日常生活中真實、熱情和充滿活力的父親。沒有想到的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心願,竟沒有在父親在世時實現。

回到北京,我仍無法擺脫那種被稱作心靈感應的陰影,它使即將在我面前展現的未知的西方世界變得興味索然。出國前幾天,我絮絮叨叨的挨個兒找工作人員以及有關的醫護人員談話,向他們介紹父親的生活習慣、性格脾氣和身體狀況,拜託他們替我好好照料父親。我甚至還特意叮囑母親和兄嫂們,要他們注意留心父親的身體和起居,千萬千萬別大意……

至今我們還無法解釋第六感,也無法破譯這種人體信息,它實在太神秘,神秘得連它的存在都變得可疑。但我確確實實的感知到了。

我黯然神傷的飛向了大洋彼岸,卻把一顆心沉甸甸的墜在了中國。

跨越太平洋的焦慮

我在1989年3月3日抵達美國西北部的海濱城市西雅圖,如約到健康和醫療服務中心(Heath & Hospital Services,後改名為Peace Health)進修。

根據中華醫學會與這家中心的交流協議,醫學會每年派出一名從事管理的女性,到那裏進行為期一年的培訓,學習醫院和醫療管理。我是學會派出的第二名進修人員,住在擁有這家醫療服務中心的教會的集體宿舍裏,和一群大多是退休的修女們生活在一起。

這所美國天主教會的慈善機構宿舍,坐落在風光旖旎的西雅圖湖畔。那在微風中蕩漾的藍寶石色湖水,碧草間綴滿五彩繽紛花朵的林間小路,躡步輕行的現代修女,余暉晚照的湖邊木椅……一切一切都浸透著濾盡塵世俗念的宗教式的靜謐。

然而,它這有如世紀般漫長的寧靜,很快就被我打破了。

那是當地時間4月7日晚上,我忽然心緒煩亂,坐在宿舍裏讀不下書,跑到起居室看不進電視和報紙;走進地下室的琴房,將一首首鋼琴曲彈得雜亂無章;轉到湖邊散步,又感覺渾身倦怠……整晚都坐臥不安,神不守舍,惶惶然似不可終日。

當我漫無目的地走進餐廳坐下喝茶時,一位嬤嬤像雲朵似的輕飄過來。她好像發現了我的失態,用聖母般溫柔的細聲問道:「親愛的,最近家裏來信了嗎?」

這再平常不過的問候和輕柔的話語,不知道是怎麼搞的,竟像一道開啟了的閘門,使我一下子淚如雨下,止不住的哭了起來。

坐在其它桌旁喝茶的修女們見狀,紛紛走過來勸我。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淚雨漣漣的居然哭了一個多小時,才神情恍惚的回到自己住的房間。進屋還沒坐下,電話就響了。

我愛人操著盡可能平靜的語調從太平洋彼岸告訴我:「爸爸病了,現住在北京醫院。」

我馬上截住他的話,急切的問:「是心臟病嗎?是不是需要我馬上回去?」

他沒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說:「現在平穩多了,媽媽說,要你相信組織上會安排好父親的醫療,好好學習,不要急著回來。」

或許是怕我再追問下去,他匆匆掛斷了電話。我手裏拿著忙音鳴叫的聽筒,站著發呆,直到隔壁一位嬤嬤的掛鐘敲了11響,我才從木然中清醒過來,放下電話,急匆匆提筆給家裏寫信。

記得我在北京醫學院醫療系上大學時,內科畢業考試的最後一道題是「心肌梗塞的臨床表現和搶救治療」。那是最大的一道題,留了一頁卷面的近1/4供學生回答。我答的極為詳細,不僅把老師留在卷面的空白寫滿,還用了卷子的背面一整頁。後來判卷老師告訴我們班同學,這道題我考的最好。

情急的思緒,竟像潮水般把數年前那次考試的答案翻湧上來。我趴在臺燈下一口氣寫了四五張紙,直到夜深人靜。我提醒家裏人要嚴格遵守醫囑,謝絕任何探視,並根據學過的知識以及對父親的了解提出了五個方面的注意事項,以保證配合治療,早日痊愈。

那晚我幾乎一夜沒睡,不斷猜測著在父親身上可能發生的疾病及相應的治療措施;也特別想回家,好守護在父親身邊,盡一盡女兒的孝心。可是我剛到美國五個星期,兜裏總共只有在國內兌換的幾十美元和才領到的第一個月的生活費,根本買不起機票;同時,也怕因私事回國耽誤了公務而無法向組織和母親交代。我只得勉強按住回家的念頭,在心裏默默的為父親早日康復祈禱。

第二天一早家信發出後,我的情緒竟突然如這幽靜的修道院般平靜下來,直至14日黃昏。

那是西雅圖一個景色秀麗的日暮時分,為了緩解一天學習的緊張,我像往常一樣,飯後沿著湖畔散步。可是走著走著,那似曾相識的煩躁不安,竟鬼使神差的又出現了。我兩腿酸軟,順勢坐在草地上,淚水泉湧般奪眶而出。初春的料峭寒意,使無聲的淚水像冰雪似的冷卻著我的心;人也像被凍住了似的呆坐在落日的黃昏裏,直到夜幕降臨。

好容易平靜下來,剛回到宿舍,我愛人的電話又來了。他急火火的說:「媽媽要你馬上趕回來!」

當時正是晚上9點多鐘,後來我換算了一下西雅圖與北京的時差,那會兒正是父親的心臟猝然停止跳動的時候。

如同千萬只蜂蠅同時振動起它們的翅膀,我的腦子裏頓時嗡聲一片。剛來美國六個星期,母親很清楚我的經濟窘況,這次如果不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以她那慣常的克己奉公的思維方式是絕不會讓我回國的。可是我依然懷著一線希望,緊張的試探:「爸爸……他……還活著嗎?」

電話另一端閃爍其詞:「你馬上和舊金山領事館聯繫,想一切辦法盡快趕回來。外交部可能已經通知他們幫助你了。」

我顧不上再追問什麼,當即撥通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的電話,找總領事。

接電話的人嗓音倦怠,極不耐煩的說:「現在已是星期五晚上10點多鐘了,你知道嗎?都下班了!」

我解釋說:「我是中華醫學會的副秘書長,是受組織的委派赴美學習的。我家裏出事兒了,希望能得到幫助,盡快回國。」

「自己想辦法吧。如果每個回國的人都找我們幫忙,那領事館就別幹事了。」對方冷冷的答道。

我不知所措,忙問:「總領事什麼時候回來?我能過一會兒再打電話嗎?」

「不行!」

我生怕他掛斷電話,趕緊又補上一句:「是國內讓我與總領事聯繫的,你看我什麼時候可以找到他?」

「你不知道週末不辦公嗎?星期一再說吧。」電話還是啪的一聲掛斷了。

似乎是昔日美麗溫柔的太平洋瞬間掀起了無情的巨浪,鋪天蓋地的將我捲入了無底深淵。我第一次感到了時間、空間和距離帶來的恐懼。憤怒和無助像一支利箭刺痛著我的心,也洞穿了我的淚腺,話筒還攥在手裏就不由自主的失聲痛哭起來。這下子驚動了整個修道院,修女們竊竊私語的傳遞著同一個消息:「李大夫家可能出事了。」

西雅圖4月風雪初霽的夜晚,白雪茫茫,寒氣沉沉。已經就寢的嬤嬤們一個個從床上爬起來,穿著睡裙,趿著拖鞋,三兩相伴的來到我房間安慰我。住在別的樓的嬤嬤們不知怎麼也知道了,不顧樓外寒冷,也過來看我,勸我。看看勸不住,她們又把住在湖邊的醫療服務中心主席莫妮卡·漢斯修女找來。

莫妮卡輕輕扶著我的肩膀,柔聲細氣的對我說:「親愛的,別難過,你需要回家就跟我說。你需要錢買機票,我可以借給你……你是這麼好的一個人,我相信你的父母一定也都是好人。上帝一定會保佑你們。」

我搖搖頭,無助的問:「上帝在哪兒啊?中國人受了那麼多苦,也沒有見上帝來幫助過我們!」

她似乎受了一個不小的驚嚇,但緩過神來仍輕聲慢語的安慰我,並詢問身邊的修女們誰有電話簿,說她要查查飛機時刻表,幫我訂最早一趟飛往北京的航班。可是,當時已是晚上11點多鐘,所有航空公司的售票處都早已下班了。

看著在雪地裏來往穿梭的修女們,我為自己的家事驚動大家感到不安。看到莫妮卡那赤裸的被凍紅了的雙腳和不貼身的寬大睡裙,我不忍心看著她和這些修女們再為我忙碌,轉而故作輕鬆的說:「這次我們可以看看到底有沒有上帝了。」

莫妮卡寬厚的對我笑笑,說明天一早會再來看我,她要親自幫我買票,並開車送我去機場。我推說還沒想好,把她送出門外。

所有的人都走了。我冷靜下來,猛的從床上跳起,挨個兒給我在美國的朋友們打電話,看誰能借錢幫我買張機票,同時打聽西雅圖最早飛往北京的航班。電話打了一大圈,最後總算有位公派常駐當地的西安來的朋友,答應用他的信用卡幫我買回京的機票。謝天謝地,我總算能回北京了!等我收拾好行李躺下時,天已經蒙蒙亮了。

大約迷糊了個把小時,輕輕的敲門聲叫醒了我。開門一看,是莫妮卡端著早點來看我。當她聽說我的機票已經落實,行李也已收拾停當,正等著朋友開車來送我去機場時,驚訝不已的說:「喔,你真是個了不起的女人!我想你父親一定也很了不起……」

正說著,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的一位官員打來了電話:「聽說你需要幫忙,我們能為你做點兒什麼?」他解釋說,「對不起,昨天我們那位同志不了解情況,當時你也沒提你的背景。」

本已平靜的心,頓時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酸甜還是苦辣。我強捺著性子,對著話筒沒好氣的慢慢答道:「有這個必要嗎?難道我們在國外的中國人,非得有背景才能得到自己政府的幫助?」

他並未生氣,問了我具體搭乘的飛機航班,接著說:「我馬上給香港新華分社打電話,請他們接你轉機。」這顯然不是前一天晚上接電話的人。我還沒來得及向他道謝,送我上機場的朋友就催我啟程了。

那時還沒有從西雅圖直飛北京的航班,所以必須搭乘經香港或東京的航班返回北京。考慮到萬一飛機晚點,不能按時換乘下一班飛機,又不懂日語,我選擇了經香港轉機的航線。

接下來是長達17個小時的漫漫航程,也是我人生旅途中最難熬的一段路途。

灰茫茫的大海一望無際,像是要把世間萬物吞沒;霧蒙蒙的天空黑雲翻滾,像是要把整個飛機壓爛。我呆坐在飛機上,耳邊反覆交替著兩個聲音:「父親不會不等我回去就走,他一直是那樣生動、那樣年輕的活著!」「父親肯定不在了,他負擔得太多太重,已經走不動了……」我試圖制止住這惱人的爭吵,但這無休止的聲音緊隨著我,由小到大,擴展,擴展,竟然與茫茫的大海和滾滾的黑雲連成了一片……

還沒有到香港,飛機就晚點了。我沒能趕上本應即刻飛往北京的航班,只好先飛廣州,再轉乘第二天廣州至北京的頭班飛機。

從廣州白雲機場到小島賓館的路上,我不時分別詢問來接我的人:「我爸爸是不是已經不在了?」「告訴我,他還活著嗎?」但是不管問到誰,他們竟是眾口一詞的回答:「你別著急,到北京就知道了。」

父親還在嗎?

就在這時,汽車上的收音機傳來一陣哀樂,接著我聽到了父親逝世的訃告。儘管一路上已經有了思想準備,可是聽到訃告時,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播音員的聲音使我腦子裏頓時一片空白,無聲的淚水似乎洗掉了所有的一切。此刻只有一幅莫名其妙的《農夫和蛇》的畫面,慢慢的,慢慢的,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的占據了我的整個腦海和視野……(摘錄完)

滿妹聽到哀樂時得到的啟示


胡耀邦去世引發民眾和學生的自發悼念。
《農夫和蛇》是《伊索寓言》中的一個故事:一個寒冷的冬夜,農夫在路邊拾到一條被凍僵的蛇,他很可憐它,就將它拾起,放在自己的懷中取暖。當那條蛇甦醒過來時,竟向著恩人的胸口狠狠一咬,令他中毒身亡。

歷史的真實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就是毒蛇,薄一波也是毒蛇,只是胡耀邦並不知道。

時任黨總書記胡耀邦把薄一波從監獄裏釋放出來,恢復權力和名譽。1987年1月3日,胡耀邦被通知參加中南海小會議廳的生活會,這個「生活會」開了7天半。會議由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主持,他一開始就要求胡耀邦作深刻檢討。 薄一波說:「胡耀邦整天到處亂跑,全國二千多個縣你都跑遍了。你是黨的歷史上幾位主席、副主席、總書記能跑的最高記錄。這不叫指導工作,而是遊山逛景,嘩眾取寵。」

從薄一波的話中可以得知,胡耀邦工作是最努力的,他辛苦跑遍全國二千多個縣,真正得實惠的是中共,因為老百姓會把功勞擱在中共頭上,那麼也就是說胡耀邦給中共帶來了榮譽和政權的穩固。為什麼這麼好、這麼得民心的總書記要被決策層開批鬥會,非要逼他下臺呢?

胡耀邦的女兒在聽到哀樂時,腦海與眼前出現一幅《農夫和蛇》的畫面,那就是答案。

毒蛇,你對它再仁慈也改變不了它的毒性,它生來就是那路東西,只要它活著就要害人。所以,為了他人的安全,只有將其處死,決不能手軟。△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11/10/62395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當哀樂響起 胡耀邦女兒看到的畫面令人震撼(多圖)
 
 
改變格局!習馬會的真正目地與看點(多圖)
 
 
昂山素季政黨贏大選 執政黨認輸(圖)
 
 
驕橫欺人遭惡報(圖)
 
 
習馬並肩晚餐 圓桌寓意更深遠(圖)
 
 
尼泊爾球員受賄踢假球 被控叛國罪(圖)
 
 
DNA決定的!打斷骨頭66年還連著筋(圖)
 
 
神秘物體飛來了 印度洋海域被封鎖(圖)
 
 
 
不欺心(圖)
 
 
世上只有虧好吃(圖)
 
 
俄失事飛機黑匣子 雜音九成源於爆炸(圖)
 
 
殺兒兇手獲官包庇 8年奔走為昭冤(圖)
 
 
男子拿刀捅司機 9歲女孩:別殺我爸(圖)
 
 
姻緣天定 網戀竟是3歲時初戀情人(圖)
 
 
官場萬花筒:眼花繚亂 但有規律(圖)
 
 
火星一較大衛星正在幹麼?科學家挺著急(多圖)
 
 
 
 
口德相士 神明護佑(圖)
 
 
世界最大二手「書城」(圖)
 
 
普京前助手死於美國華府豪華酒店(圖)
 
 
釘子戶燃汽油抗議賠償不公 5人燒傷(圖)
 
 
18個月大男孩語出驚人 揭前世今生(圖)
 
 
兒科之聖 錢乙(圖)
 
 
雞蛋的多種用途(圖)
 
 
奧巴馬否決美加輸油管道項目(圖)
 
 
協助強拆戶維權 賈靈敏被判刑4年(圖)
 
 
老兵幫戰友照顧妻兒66年 終身未娶(圖)
 
 
這個天然小島簡直就像大象趴在海裏!(圖)
 
 
比利時風力火車來的正是時候(圖)
 
 
臺灣咋不語!馬英九左摟中共右摟江(多圖)
 
 
溺邪淫福祿盡削 拒色誘增壽蔭後(圖)
 
 
小男孩的禮物(圖)
 
 
法國將部署航母 參與打擊IS(圖)
 
 
 
 
村民擁地數十年 貪官一地發兩證(圖)
 
 
無腦兒活到2歲開口叫媽咪(圖)
 
 
習馬新加坡碰面 上天有好生之德(圖)
 
 
宇宙微波背景出現神秘亮點(圖)
 
 
孫母教子 因勢利導(圖)
 
 
呵護心靈 善莫大焉(圖)
 
 
俄軍首次與敘反對派合作 轟炸24處IS目標(圖)
 
 
4把牙刷捅下身 妻被酷刑折磨死 夫告江(圖)
 
 
公僕上班嗑瓜子 官方:她有病嘴要動(圖)
 
 
史上著名10大穿越時空未破解事件(圖)
 
 
古巴擬引82億美元 建合資或外國獨資企業(圖)
 
 
張高麗咋安排在這個國際會議致辭(圖)
 
 
衛仲達的驚駭與悔悟(圖)
 
 
中方向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提供地震救災援助(圖)
 
 
少年強拆受重傷 網友為何叫好?(圖)
 
 
美國將向敘反對派增加金援 修復基礎設施(圖)
 
 
咋沒轟動?英女王與習在馬車內遇險(多圖)
 
 
劉新年被折磨致死 妻子控告元兇江澤民(圖)
 
 
中紀委:幾個官場不是笑話的笑話(圖)
 
 
害人損壽(圖)
 
 
送「超級英雄」卡感謝警察(圖)
 
 
中法兩國元首共同發表氣候變化聯合聲明(圖)
 
 
13歲弒師少年:人後夜夜被惡夢驚醒(圖)
 
 
俄國班機墜毀 224人全數罹難、尋獲黑匣子(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