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1. 每日更新:突破網絡封鎖工具一覽  (319486次)

2. 溫家寶哭了!趙紫陽85歲去世消息用了54個字(多圖)  (127156次)

3. 三元老怒斥政治局!江澤民救不了曾慶紅尷尬開溜(多圖)  (60332次)

4. 小笑話:宋祖英壟斷江澤民的絕招(圖)  (55270次)

5. 江澤民“恩準”鮑彤去醫院告別紫陽的內幕(多圖)  (51249次)

6. 周永康逼總理特批55億 閩黑社會揭賀國強啥毒都沾(多圖)  (50144次)

7. 如果當初聽紫陽的!“六四”坦克碾人真象(多圖)  (46181次)

8. 趙溫淚眼相對!趙紫陽曾兩次向江遞交退黨申請書(多圖)  (43693次)

9. 大恩人汪道涵被江澤民變相軟禁了!(多圖)  (39083次)

10. 六四血案圖片展(1)──紫陽,人民懷念你!  (36302次)

11. 趙紫陽退黨!就是這“振臂一呼”(多圖)  (35688次)

12. 黃麗滿擺平了!今天胡錦濤放風整治陳至立(多圖)  (34849次)

13. 和兩個女人有來往!黃金高屁股比福州市委書記臉乾淨(圖)  (33691次)

14. 趙紫陽去世江下急令 曾慶紅接旨醫院探虛實  (31525次)

15. 溫家寶深圳考察!一張噁心老江小黃的新聞圖片(圖)  (31488次)

16. 防泄密!逼六萬官眷返大陸 曾慶紅接旨哭咧咧(多圖)  (29772次)

17. 我無法想象這組八寶山的圖片是怎麼拍下來的?(多圖)  (29508次)

18. 對付趙紫陽!中共雇人在伊拉克綁架八名大陸人(圖)  (28229次)

19. 震驚世界的兩大新聞(多圖)  (27918次)

20. 天安門暗藏殺機!1月29日將多處發生流血事件(多圖)  (26283次)

 
 

 
 
2005年2月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如果當初聽紫陽的!“六四”坦克碾人真象(多圖)
 
岳磊
 

大屠殺之日天亮後,天安門附近布滿學生的屍體和自行車殘骸(美聯社照片)攝於1989年6月4日7時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北京1月29日報導中的一句話,全世界都記在心裏:「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趙紫陽同志犯了嚴重錯誤。」因此,這個新聞中沒有「沉痛悼念」這樣的字眼,這也是中共建國以來的首次!

1989年,趙紫陽作為總書記和總理不同意武力鎮壓學生,被囚禁至死,到今年的6月4日六四逝者蒙冤16年!紫陽先生被辱超過16年!

「事實勝於雄辯」,中國人最常說這句話,那麼今天看看雨源先生2001年所寫的一篇六四現場回憶錄吧。文章裡的幾張圖片更直觀的告訴我們,雨源先生所告訴我們的事實;也更直觀的告訴我們,如果當初聽紫陽先生的,這樣的慘景永遠不會發生;同時,想也想得到,如果沒有這場血腥鎮壓,天安門母親們此時肯定會兒孫繞膝,其樂融融,但現在就因為失去了親人反而成了“政治犯”,失去了自由。連悼念趙紫陽都無法成行。

有兩個網友在2001年看到雨源先生的六四回憶時跟了帖子:

眼淚擋住了我的視線,我是邊擦著淚邊讀完這曾經發生的故事! -老馬-12/20/2001 9:24:16 AM

放心,至少我不會忘,我留著那時拍下的一切,等著重見天日的那一天!!!! -到處聞聞- 12/8/2001 9:27:47 AM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作者:雨源 寫於2001年



“六四”事件已有近12年了,“六四”事件使一批人得了益,但更多的人卻為它倒了黴。作為親歷“六四”事件的普通學生,血腥慘案的見證人,看到和聽到周圍的人已經淡忘了此事,甚至有很多人認為“六四”鎮壓有利於國家的時候,心中特別悲哀。我想應該讓大家知道一些事實,請大家不要忘記因“六四”而犧牲的普通死難者和那些屠殺他們的劊子手們。

六月三日下午,我在圍觀了西單公共汽車(“六四平暴”鏡頭中,幾個學生端著槍向群眾展示)和新華門附近小中巴(裏面有很多槍隻)後,來到了天安門廣場。這時廣場的帳篷裏已經沒有幾個學生了,只是靠廣場西側的一個大帳篷下,還在展出著一些從進城便衣部隊那裏繳來的菜刀匕首棍棒和繩索等。儘管如此,大家當時仍然只是猜測,軍隊只是想化裝進城,以便躲過市民和學生的阻撓。看起來,軍隊可能要把學生從廣場攆走,清理天安門廣場了。所以我們幾個一起來的同學決定回校吃飯,晚上再來廣場堅守。

晚上七八點的時候,廣播裏傳來北京市的通告和一些有關軍隊要進城的傳言。我們幾個剛吃了些方便麵的同學商量了一下後,決定去廣場支援那裏的學生。然後,我們一行十幾個人騎著單車,打著大旗,沿著學院路向南騎去。一路上,路旁的市民和學生不斷地向我們歡呼,同我們一齊高呼口號,氣氛非常熱烈,但誰也沒想到一場大劫正在向著北京襲來。

當我們到達車公莊的時候,那裏已有一串被群眾自發攔住的軍車,卡車上擠滿了軍人,他們都沒有武器,只有少數幾個車上的軍人頭上戴了鋼盔。群眾一見到我們舉著大旗到來,馬上跑過來攔住我們,請我們幫助指揮,攔住這些軍車。於是,我們十幾個人分成好幾個小組,每組分別指揮群眾包圍著一個軍車,向他們講道理作宣傳。同時,我們也負責勸阻老百姓,不讓人傷害軍人和軍車。整個車公莊大街的軍人和群眾都在有序地僵持著,軍人站在車上,群眾和學生在車下宣傳。

約莫過了兩三個小時後,大概在快十二點的時候,忽然有傳說軍隊開搶了。不久,就見從二環路南面跑來了很多人,其中有的人身上沾滿了血跡。這下,整個車公莊都亂了,群眾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們開始群起掀軍車。車上的軍人只好跳下汽車,匯集聚攏到了一堆。這時,有的市民和學生開始打砸軍人。當時我看到,有好幾個可伶的軍人的頭被石頭砸得鮮血直流。我們幾個同學無助地看著發生的一切,看著這批可伶的軍人簇擁一團,擠向了地鐵站。

群眾饒過了這批軍人,但無法饒恕這些剩下的軍車。於是,一輛輛軍用卡車和吉普被點著,我們親眼目睹著這十幾輛軍車,化成了熊熊大火。約一兩點鐘的時候,我們十幾個同學又聚到了大旗下,商量著下一步該怎麼辦。這時,我們周圍圍了很多市民,當他們聽見我們要去廣場的決定後,死活攔著我們,不讓我們去白白送死。我們向他們解釋說,廣場上仍有很多同學在堅守著,我們一定要去支援他們,把他們救出來。在我們的堅持下,最後他們同意放我們去了,但堅決不讓我們打著大旗去,因為聽說軍人一見大旗就開槍。這樣,我們只好把大旗交給了這些素不相識的市民,開始騎車向復興門奔去。(“六四”後,我們幾經打聽,得知市民已把大旗完好地保存起來。他們告訴我,待到“六四”平反的那一天,他們一定會把它再打出來的。我非常感激這些不知名的父老鄉親,正是這些正義的人們留住了這面紅旗,使我們幾個能夠化險為夷。否則,我們也許就像那些在長安街倒下的學生一樣,永遠也回不來了,因為我一直都在打著那面大旗,而我的幾個同學是始終都在大旗的四周的。)

我們騎著單車從復興門上了長安街。這時間正是軍車已經開過去了的空隙,我們沿著長安街向東騎行,路上沒遇到什麼險情。當時的長安街燈光昏暗,充滿了血腥和恐怖,街兩旁的臨時工地的圍牆和薄鐵皮門上布滿了槍眼。當我們快到六部口的時候,一輛正燃燒著的裝甲車裡面的子彈還正在“霹靂啪啦”的爆著。這時候,西面開來了一些軍車,我們十幾個人馬上和周圍的人一起躲向了路邊,我們十幾個人也一下子失去了聯繫。我們其中的一個同學就是這時中了一槍。僥幸的是,他當時正半趴在另一個同學的頭上,胳膊搭在中間,子彈正巧從他的頭下和那個同學的頭上,穿過了他的右臂,若子彈或上或下一點,那就肯定會擊中他的或另外那個同學的腦袋了。

當時,我和另外一個同學小王仍沒跑散,待軍車過後,我倆開始小心翼翼地步行,沿長安街南側墻跟兒向東移去,我們的生死經歷就從這開始了。

這時的六部口與新華門之間的長安街上空無一人,不時的槍聲加上昏暗的燈光映照下的長街,讓我們覺得特別恐怖。我和同學小王沿著長安街的南墻根兒,慢慢地向東試著移動,深怕半中間殺出一路軍人或掃來一梭子子彈。還算走運,我們沒遇到任何意外便到了新華門的附近。當時的新華門附近就像死一樣的寂靜,甚至連個站崗的都看不見。當時我們想,那門裏面一定埋伏了許多軍人,一旦有人靠近,肯定必死無疑。我和小王最後還是顫顫趔趔貼著南墻根兒,挪過了新華門對面。再往前走些,我們終於遇到了一群市民和學生(約有幾十人,看上去多數是學生)。我們一見到這麼多人,膽子馬上又壯了起來,剛才的恐懼也頓時消失了。

不一會兒,從長安街西面,又開來了一大批軍車和裝甲車,卡車的四周圍著帆布篷布。我們一下子都閃到了路兩旁。由於長安街太敞,根本無處躲藏,我們只好趴在人行道上或蹲在小樹後。不過,這批軍車倒是開槍不多,只是偶爾地,從馳過的卡車的兩側冒出幾槍。由於長安街兩旁連個石頭也撿不到,我們只能躲在樹後漫罵,也有幾個人撬起了人行道的方磚,摔碎成小塊後,向駛過的軍車投去。

這次軍車斷斷續續地過了約半個小時。之後,我們的人群又開始聚到了一起,這時的人數已比剛才多了些,大家開始相互攀談起來。當談到無人得知天安門廣場的情況時,大家都想衝進廣場,去救那裏的學生。也不知誰先打的頭,我們相互挽起手來,橫在長街上組成了一個人墻,然後開始唱著歌(我記得好象是國歌和國際歌等),手挽著手,向東面的天安門廣場行進。當行至離大會堂西側路約一百多米時,我們已經能看到路前方站列的軍人人排了。

我們仍然繼續高唱著前進,當我們行至離軍人不到幾十米的時候,我們已能模糊地看到前面的軍人排正在平端著槍對著我們。突然,我們看到了正前方辟靂的火光,同時也聽到了密集的槍聲和哭叫聲。前面開槍了,我們的人排一下子倒下了許多,人們一下子就散了開來。我右邊挽著的一個學生,一個踉蹌倒了下去,我差一點被他帶倒在地。我猜他是中槍了,忙和另一個人把他架起來就往回跑。所幸,軍隊並沒有追趕,最後我們在離軍隊大概二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軍隊這時也停止了射擊。(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形,當時,的確很多槍都是朝天放的,否則的話我也沒命了,但我肯定當時也有不少是平射的,因為我們當時一下子就倒下了許多人。)

中彈的人們很快被車推人背地架離了長安街。過了好大一會兒,人們才又聚了起來,這時我們的人又多了一些。我們又開始組成人墻,手挽著手,高唱著歌向天安門方向行進。和上次一樣,當我們離軍隊幾十米的地方,軍人又開了槍,我們又被打了回來。這樣反反覆覆約有四五次,每次我們的人數都在增加,而每次也都有中彈的被架回來。只不過,中彈人數遠少於第一次的罷了。記得有一次,我旁邊的又一個同學中了彈,被我和另一個人架著拖回來。我後來才看清,他的褲子大腿上被打了個黑洞,黑洞裏一勁兒地向外冒血。雖然每一次前進,我和小王都是走在頭排,但幸運的是,我們倆一直都沒被擊中。

記得最後一次行進時,天已經亮了。當行至離軍隊約有五十米的樣子,我們已經能看清對面的軍人,他們正平端著槍對著我們,我們幾乎隱隱約約地看到了對面黑洞洞的槍口。因此,我們自然地放慢了前進步伐。當時,由於長安街太寬,我們的人排自然形成了弧形,我和小王站在中間偏右的地方。當我們距軍隊約五十米的地方,路兩側的人們已經距軍人只二三十米了。可能是天亮的原因吧,這次雖然離軍人非常近,但中間的軍人只向天上鳴了幾槍,只是路兩旁多了一些手舉大白棒子的軍人,不斷地揮舞著大棒,追打路兩旁那些靠近他們的人群。這時,我們也不敢再往前了,只稍退了一點,開始和軍隊人排對峙站著,中間約有五六十米的樣子。

後來,我們開始高呼口號,唱國歌和國際歌等歌曲。對面的軍人聽到我們唱,也和我們對著呼口號和高唱歌曲。只要稍有人向前,路兩旁的大棒就追打過來。因此我們中間始終與前方的軍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我們就一直這樣僵持著。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奇怪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正前方的軍隊人排突然停止了呼口號和歌唱,人排中間突然撤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我和周圍的人都楞住了,都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什麼事。正在我們發楞的時候,前面傳來了“轟隆”聲,這時,我們才看到,從廣場方向開來了一隊坦克,為首的一輛開到軍隊人排撤出的口子後,停了下來。接著後面又上來了很多坦克,它們開始列隊,在第一對並排的坦克後,排著第二對,並且它們錯列行在第一對坦克未能覆蓋的空間上,然後是第三排。這樣一來,整個長安街便布滿了坦克,再無它們不能碾過的地帶。我們看到這,才定了點心,猜測軍隊可能是想用坦克代替軍人和我們對峙的。

然而坦克並沒停下,反而開始向我們開來。這時候,也不知道那個不要命的,首先躺到了馬路上,別的人看了,也跟著躺了下來。轉眼已有數百人躺了下來,寬敞的長安街上黑壓壓地躺了一片人。當時我和小王都站在前排,看到別人都躺下了,也就一閉眼隨著躺在了路中間,心想是死是活隨他去吧。我轉念一想,要犧牲也得犧牲得壯烈點吧,所以才又睜開了眼。當時我和小王都在第一排,我是頭朝西躺的,所以能看到東面坦克開過來的情形。

坦克對著我們越開越快,馬上就要碾到我們的人群了。我看得清清楚楚,當第一輛坦克馬上就要壓到我北側五六米遠的人群時,突然一個急煞車,急停了下來,我記得當時的馬路被震得亂晃,整個坦克的上身都往前衝了一下,在離第一個人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才停住。我正前方的坦克這時離我還有十幾米,也隨著第一輛停了下來,接著所有的坦克都停了下來。緊接著,坦克倉門打開,軍人開始向我們和路兩旁扔毒氣彈。霎時間,黃煙開始彌漫長安街,我和小王幾乎隨著所有的躺在地上的人們,一下子跳了起來,逃向了路南側。我跳到路邊,順便往東看了一眼,當時我的肺都要氣炸了,剛才與我們對峙的士兵們,看到我們狼狽鼠竄的樣子,正在舉槍跳躍歡呼著,我這一生都是不會忘記這批慘無人性的邪惡軍人的。

毒氣彈象易拉罐大小,當時吸到肚裏,只覺得舌幹胸悶,直想吐,我和小王開始不住地乾咳。這時,我和小王看到一個剛扔到身邊的毒氣彈,他捂住嘴想檢起來扔向坦克,我看著黃煙“噗”地一下湧了出來,小王幾乎被掀翻在地。我對他喊了一聲“跑吧!”我倆幾乎同時開始向西跑去。這時的坦克已經形成正式隊形開始向西壓。由於路南道窄,毒氣也太多,路北是中南海院墻,因此,我倆想斜著穿過長安街,沿著中南海院墻往西跑,這樣也許會安全些。所以,我倆斜穿長安街向西北跑去。因為路上到處都是黃煙,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我倆一下子就跑散了。也因為黃煙,我幾次都差點兒撞到行駛的坦克上,坦克也差點兒撞到我。

也許我命大,或許是當過運動員跑得快的原因,我終於幸運地斜穿過了長安街,開始沿著中南海的紅墻向西跑去。由於這一側是樹木花園,坦克並沒壓上來,所以跑起來安全多了,只是吸的毒氣太多,胸腔無比地難受。當我跑過新華門時,門前密密地站了一排士兵,他們全都倒背著手直直地立著,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跑過去。當時,我真怕他們把我們往公路中間攆,那樣的話,我們可就要糟殃了。勉強跑過新華門後,我的胸部實在難受,只好蹲下來抓了一把泥水(噴水龍頭溢出的)往嘴上一按,接著再往西跑。不一會兒,我便跑到了六部口。這時,坦克已經在我之前到達了,於是,我趕緊右轉,向北又跑了幾十米,當我看到已經停了許多學生,也沒有坦克追過來時,才停了下來。當時,很多年輕人都正蹲在或趴在地上嘔吐乾咳,幾個女學生模樣的乾脆橫趴在人行道上,把頭伸出路基幹吐,樣子看上去難受極了。我的胸部也非常難受,只得蹲在地上吐了一會兒,結果什麼也沒吐出來。過了一會兒,我覺著好些了,看到六部口的坦克已停住了,我想找找小王,看他是否也已安全逃出,才又壯起膽子往長安街走去。

這時候,長安街上彌漫著的黃煙已經淡了一些,但稍遠一點還是什麼都看不見,因此誰也說不清究竟死了多少人。雖然當時的坦克還在發動著,但轟鳴聲已小了很多。我隱約能聽到六部口對面的哭聲。我壯著膽子從最西面的坦克前繞了過去,來到了六部口十字路口的西南角。當時到處都是哭聲,待我走近一看,我一下子呆了,眼淚就像流水似的一下子湧了出來,坦克附近的情形太慘了,我實在控制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五個被輾死的學生橫亂地躺在靠近人行道的柏油馬路上。最西面的一個離人行道二米多遠,頭朝著西北仰面躺著,腦袋中間開了個大洞,象豆腐腦一樣的白腦漿,參雜許多紅血絲向前刺出一米多遠。另外四個倒在他的東面更靠近人行道的地方,其中兩個被壓到了自行車上,和自行車黏到了一起。我和周圍的人站在那裏哭了一陣兒,當我看到身旁有幾個學生模樣的,便哭著同他們商量看是否能把這些屍體擡走,免得被軍人搶去消屍滅跡。那幾個學生和我一起走到郵電所西面的一個胡同,向一個住戶要了一塊木板,約一米多長,半米多寬,釘在一起的木板子。在周圍人的幫助下,我們開始一具具地擡屍體。

當時的坦克就在旁邊響著,我們流著淚,也顧不得害怕了。我已經記不清先抬的那一位了,好像是先抬的那個腦漿被壓出來的學生。當時由於木板太短,他的頭頂在我的肚子上,腦袋已經空了,但我的襯衣上仍然沾了一些腦漿。擡另一個內穿紅背心的學生時,他的一隻右臂和上身只聯了幾絲肉,基本上已經掉了下來,紅背心和肉絞在了一起,大腿上的五花肉也翻了出來,我拿著他的右臂放到他的肚子上,然後把他擡了出去。還有兩個學生已經和自行車碾到了一起,我們費了好大勁兒才將一個和自行車分開。而另一個被壓得自行車的腳蹬子刺進了胸腔,我們實在無法將屍體和車子分開,只好連同壓扁的自行車一起擡了出去。

記得我們擡最後一個屍體的時候,從長安街西面又開來一批坦克。我當時正拿著木板朝東蹲著準備擡屍體,根本沒注意背後的事。突然間,許多市民和學生都衝著我喊叫起來。我回頭一看,一輛最邊上的坦克,馬上就要壓到我了,我條件反射地扔下木板,跳到了人行道上。轉眼這輛坦克已經駛過,停在了前方,再看一下剛才的木板,約一寸厚的木板的一角已被壓得象麻片一樣,我被剛才的情形嚇出了一身冷汗。

最後,我們終於把五具屍體抬到了街後的一個胡同裏。當時,有人建議我們檢查一下死者身上是否有證件,以免一會兒軍人把屍體奪走了,我們還不知道死者是誰。我們翻了一下,也沒發現什麼,只從一個綠背包裏,翻出一個女學生的學生證(女生名字我已記不清,只記得是北京XX學院的)。屍體總放在胡同裏也不行,我們正發愁時,正巧來了個好心的個體司機,他流著淚建議我們把屍體送到政法大學去,以備作為法律證據。我們聽從了他的建議,把五具屍體(一個連著自行車)擡上了他的小卡車上。由於害怕大路上軍人搶屍體,司機師傅帶著我們沿著小胡同開了很久,才上了二環路。路上他還對我們講述了他這一夜是如何搶運屍體,一直到現在的所見所聞。由於五具屍體是叠放在小卡車上的,車子只好開得很慢,這時的汽車前後已經跟隨了許多人。

汽車上了二環路後,人們騎著自行車前後圍著小卡車,護送著這輛小卡車行向政法大學,一路上護送的自行車群越聚越多,當我們到達政法大學的時候,已有數千師生在校門口迎著我們,我們的前後也跟了上千人。當我跳下汽車時,一位教授模樣的老人,噙著淚水抱住了我,我就像一個在外受屈的小孩,好不容易回到家裏一樣,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起來。我記得,當時整個大街上什麼聲音也聽不見,滿街都是哭泣聲。

最後,一位陌生人,讓我搭上他的自行車把我送到了學校。當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左右了,許多同學已在校門口等了一上午,他們多數斷定我是肯定回不來了。我們一見面,一下子湧到了一堆。至於後來的屍體存放和展覽的事,具體的情況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後來聽說,屍體在政法大學的一樓大廳裏,停放了好幾天,北京市數以萬計的人目睹了這五個被碾學生的慘狀。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那個同學小王也已安全地在我之前返回了學校。我們跑散後,他也差點兒被坦克撞倒。當他跑到六部口的時候,看到一個躺在地上還活著的學生,臂膀幾乎已經被碾掉了下來,已經處於昏迷狀態。但驚人的是,他在小王的慌亂攙扶下,竟站了起來,並能坐上一個自行車,扶著自己的那隻胳膊逃了出去。六四很久以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這個學生的下落。這時他已經永遠地失掉了那隻胳膊,也被迫離開了他所在的那所大學。

我是流著淚,寫完這段回憶的。我由於害怕牽連受迫害,一直將此事沉默著。看到“六四”事件已經馬上12年了,我想我應該把我親身經歷的“六四”血案的一個角落告訴大家,請大家不要忘記“六四”的死難者和劊子手。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5/2/1/34318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如果當初聽紫陽的!“六四”坦克碾人真象(多圖)
 
 
追求自由 伊拉克人展現驚人勇氣 (圖)
 
 
助納粹IBM難逃法網 幫中共美聯社罪重如山(多圖)
 
 
這是何等的大悲愴!(圖)
 
 
亞特蘭大「悼念紫陽 告別中共」集會 馬丁路德金夫人驚發吊唁 (多圖)
 
 
紐約時報:中共恐懼趙紫陽的英靈 (圖)
 
 
陳雲大爆共軍勝國軍之關鍵 進入廣場者持特別“通行證”
 
 
有機會我願意接受海內外任何媒體的採訪
 
 
 
共產黨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優秀人種
 
 
我想讓你看本書
 
 
一則中共最不願意看到的消息:趙家人將以父為楷模(圖)
 
 
大恩人汪道涵被江澤民變相軟禁了!(多圖)
 
 
中國衛生部緊急通知:多省市暴發流腦 16人死亡
 
 
春天的預言
 
 
西人也能看懂的歌舞劇-──“年的傳說”
 
 
這不是笑話:給紫陽作法事面臨被開除“和尚”籍
 
 
 
 
緊急呼籲!羅幹毛爪兒了 北京上訪村正在大搜捕(圖)
 
 
血寫的事實沒有辦法用墨寫的謊言掩蓋(多圖)
 
 
走進北京富強胡同六號的唯一外國人
 
 
歐洲的“官僚”們被中共十足地耍了一通(多圖)
 
 
「是太可怕了」──趙紫陽的悲劇不是一個啟示
 
 
曾慶紅再耍花招 喬石李瑞環萬里等「告別」被阻
 
 
紫陽不屈人民不忘──退黨是最實際的選擇(圖)
 
 
這段採訪很精采──您去參加紫陽遺體告別儀式了嗎?(圖)
 
 
新華社又一篇臭名昭著的文獻
 
 
東方“龐貝”!黃河岸邊的史前大災難
 
 
江澤民“恩準”鮑彤去醫院告別紫陽的內幕(多圖)
 
 
英倫敦舉行「悼念紫陽,告別中共」 集會 (多圖)
 
 
「中國的人權在哪裏?」 鮑彤被秘密押送醫院「告別」
 
 
外星人劫持這個女孩是為傳宗接代嗎?
 
 
趙紫陽家人對喪禮感到沮喪
 
 
賈慶林等出席「告別式」有詐?法廣採訪李銳夫人
 
 
 
 
一段往事:以魔自居的周恩來(圖)
 
 
華盛頓舉行「悼念紫陽,告別中共」國際大集會 (多圖)
 
 
昨日遺體告別式後 大陸網上突然湧出大批“紫陽”郵件
 
 
大批民眾自發前往八寶山吊唁 十多名中外記者遭公安毆打 (圖)
 
 
89年誰犯了“嚴重錯誤”???(圖)
 
 
第三批被“追查國際”追查的中共官員及文字打手一覽表
 
 
趙紫陽生前訪談錄:叩訪富強胡同六號(圖)
 
 
快訊:曾慶紅、江澤民等四人在秘魯被起訴
 
 
當頭一棒!胡錦濤抱著共產黨的黑腿放不放(多圖)
 
 
我無法想象這組八寶山的圖片是怎麼拍下來的?(多圖)
 
 
趙紫陽去世:新華網出了兩條驚世駭民的消息(圖)
 
 
在悼念趙紫陽的作法上 當局充分暴露了中共本性 (圖)
 
 
關於華盛頓國際大集會的緊急通知
 
 
輕輕的你走了 紫陽,清明再見!(圖)
 
 
訪民比胡錦濤明白 悼紫陽真情動天地(多圖)
 
 
趙紫陽最新生前談話記錄──「這是要寫進歷史的!」(多圖)
 
 
專訪趙紫陽的女兒:骨灰帶回了家(圖)
 
 
趙紫陽支持者前往八寶山抗議 (多圖)
 
 
共產黨是一隻扮演牧羊犬的狼
 
 
如果中共國務院這樣組織記者採訪 (多圖)
 
 
八寶山靈堂外一樁聞所未聞的奇聞(圖)
 
 
無價之寶!趙家贈送的這禮物要收好(圖)
 
 
告別歸來話紫陽:單從這一點,他就是永垂不朽的(多圖)
 
 
新華社聲稱趙“犯了嚴重錯誤” 喬石朱熔基李瑞環未應傳聞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