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這篇鬼話亦有可取之處(圖)

鄭念行




人在睡覺的時候,思想純淨明亮。所讀過的書,每個字都從他的百竅中發出光芒,
形狀絢麗,就像錦繡一樣燦爛。

【人民報消息】人們常講:「某些人鬼話連篇,不要去聽它。」但是清代的紀曉嵐卻寫了一篇鬼話,認為這篇鬼話是值得認真聽,並且深思的!

紀曉嵐寫道:有一個老學究晚上行路,忽然遇見一個死去的朋友。學究先生向來性子剛直,因此也不覺得恐怖畏懼,就問他:「你往哪裏去?」

那個死去的朋友說:「我現在是陰間的差人,到南村去勾人魂魄。我們正好同路。」

於是,他們兩個人同行,來到一個破爛的房屋前,鬼指著屋子說:「這一定是一位文人住的。」

學究問他:「你怎麼知道他是文人?」

鬼說:「人在白天的時候,為生計奔波,掩隱了自己的性靈。只有睡覺的時候,不會有什麼雜念,思想很純淨明亮。他所讀過的書,每個字都從他的百竅中發出光芒,形狀絢麗,就像錦繡一樣燦爛。如果學問做到像鄭玄、孔子那樣,文采像屈原、宋玉、班固、司馬遷那樣,他的光芒就會照亮天空,和星星、月亮一起閃亮;差一點的,他的光芒可以照數丈;再差一點的,可照數尺。越往下,照得越少。不過最差的,發出的光也如同屋子裡的燈,可以照亮窗戶。凡人是見不到這些光的,只有鬼神才能看到。這個房子上的光芒,有七、八尺高,所以我知道裏面住著一個讀書人。」

學究又問他:「我讀了一輩子的書,不知道我睡覺時的光芒有多高?請你告訴我。」

鬼猶豫了半天才說道:「昨天白天我經過你的書房,你剛好睡著了。我看見你胸前有一部高頭講章,五、六百篇墨字,七、八十篇經文,三、四十篇策略都化成黑煙,籠罩在屋頂。就像籠罩在濃雲迷霧中一般。實在是沒有看見什麼好的光芒。我不敢瞎說。」

學究聽了非常生氣,大聲地罵他的朋友。鬼大笑著走了。

古人講:「君子不以言廢人,也不以人廢言。」又講:「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那位學究對鬼的直言相告,不應該採取那種態度。

(事據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紀》)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4/7/7/59738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