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
 
 
 
 
 

 
 
2007年7月14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一位藏民遇到山神的神奇故事
 
佚名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有關山神的傳說淵源流長。成書於二千多年前的《山海經》,就已記載了有關山神的種種傳說。《太平廣記》裏也收錄了大禹囚禁商章氏、兜廬氏等山神的故事。《五藏山經》裏還對諸山神的狀貌作了詳盡的描述。

在今日藏地,不少地方還保留著祭祀山神的風俗,如在川北阿壩州汶川,不少藏族寨子都有自己的山神,各寨子都有自己祭祀山神的一套儀規;在川西甘孜州的石棉,每年臘月十三開始的喚山節即為祭祀山神的節日,整個祭山活動要持續三天。當我從康定坐長途汽車去色達的路上,沿途經過幾座高山之頂時,車內不少藏民都將頭伸出車窗大聲叫喚,並將撕碎的白紙、白布條等物扔出窗外。在山頂上,往往已積蓄了許許多多這樣的白紙、白布條,隨風一吹,盤旋升騰,直沖雲霄。藏民們以這種方式表達對山神的敬畏和禮拜。

在現實生活中,大陸民眾經過共產黨無神論的洗腦之後,許多人都不相信有神有佛,更不相信每一寨、每一山、每一川都有不同的山神管理,僅僅把山神視為杜撰的故事人物了。

當我從丹真嘉措活佛那裏聽說了峨缽曾被山神請去的事情後,我也感到很驚奇。設法從一個喇嘛那兒打聽到峨缽的住址,我馬上就去找他。

找了好幾次,直到第四天,峨缽才回來。開門讓我進去,是個四十多歲的漢子,披紅色藏袍,身體壯實,臉相忠厚,能說一口蠻像樣的漢語。他的屋子,像這兒大多數喇嘛的屋子一樣,不大,約六七個平方米,地上鋪一塊五尺長的地毯,白天可坐,晚上可睡。四周牆上貼滿大大小小畫片,貼得最多的是法王的像。

他前幾天開車去縣城了,昨晚剛回來。聽我說了來意,知道是丹真嘉措活佛叫我來的,他點點頭,就跟我談起他被山神叫去的那段經歷。

這事發生在藏歷猴年。他屬馬,那一年二十六歲,是色達縣色柯鄉約若村的會計,那時村還稱大隊,他是大隊會計,已當了多年,還兼公社的會計輔導員,在村子裏,書記、隊長之下,會計也可算得上是一個人物。

那一年,根據上頭的布置,生產計劃要調整。他便騎馬去十道班等處通知那裏的村民,第二天來大隊部開全體村民會議。是個大晴天,下午太陽很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只見迎面來了個騎馬的老人,又高又大,有三四個人那麼高,那匹馬當然更高大了。老人相貌威嚴,留著絡腮鬍子,鬍子成卷曲狀,朝兩旁翹起。老人到他跟前停了下來,對他說:“我是丹金神山的護法,有點事要你幫忙,今晚我來找你。”峨缽覺得有點害怕,他過去不信佛道神怪這一套,但聽到過不少關於山神天神的傳說,沒想到今天讓他給遇上了。他對老人說:“我家裏有個老母要照顧,恐怕我幫不了你的忙。”老人說:“你可以幫我的忙,不用怕,晚上我再來。” 說著騎馬走了。

通知完了明天開幹部會,峨缽就在十道班吃了晚飯,還留下來,看晚上放電影。高原牧區放電影是件大事,附近騎馬趕來看電影的牧民不少。峨缽坐在人堆中間。那晚放的挺好看。放映員換最後一盤帶子時,峨缽忽然想起,下午遇到的那個老人,不是說晚上還要來找自己嗎,他坐不住了,而且這時電影銀幕上的圖像也變得看不見了。他就站起身走出了人堆。人們仍在看電影,沒誰注意到他的離去。

那晚是藏四月初十,大半個月亮掛在天上,月色挺亮,四周群山的輪廓看得很清楚。走到公路邊,只見那個巨人般的老人已等在那裏了。見他出來了,便對他說:“我等你很長時間了,為什麼不早點出來?跟我走吧。”說著,就在馬上俯下身,像捉小雞似的,把峨缽輕輕地提起,放在身後馬背上,然後疾駛而去。

到了丹金山一個很大的山洞裏,裏頭黑黑的,稍稍有點光線。老人叫峨缽把衣服脫下來,讓他檢查一下。檢查完了,老人很滿意地說:“很好,你身上啥子也沒有,正是我要找的人。”等峨缽穿上了衣服,老人又說:“我要你到很遠的一個地方幫我送一樣東西,不過你是個人,已經吃了人吃的物品,現在去可能到不了那裏。你先在我這裏休息一下,然後再去。”說完,老人走了出去。山洞裏馬上變得漆黑一團,什麼也看不見了。他就在山洞裏休息,似睡非睡,似醒似醒,不吃不喝,不渴也不餓……

也不知過了多久,大概有兩三天了,山洞裏又有了光線,而且比先頭亮。峨缽醒來了,覺得人非常舒服,渾身充滿了力量。老人又來了,拿著一隻紅色的小方盒,交給峨缽,對他說:“這個給你,你把它交給唐雅神山的護法。這個盒子裏有很多東西,你不要打開。不過,你也打不開它。”唐雅山在青海果州班瑪縣,離這兒很遠,平時騎馬一天也不一定能趕到,不過,峨缽當時並沒想到去唐雅山要走很多很多路,他覺得幫老人送這個盒子好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峨缽拿著這個小盒子就上路了。他發覺自己走得很快,但一點兒也不吃力。天正在下雪,雪地上並沒留下他的腳印。淌水過小河溪流時,鞋子也不濕。經過自己村前的日窮溝時,他停下來坐了一會兒。他想起了家中的老母,要不要回去看看?後來想,還是等把老人交給他的事情辦完了再回去吧。有村民在他面前經過,他看得見他們,但他們看不見他。他也不想跟他們說話,就站起來又上路了。 

在路上,他趕上了兩個騎馬往青海方向去的人,便跟著走了一段路。從這兩人的談話裏,他得知這是父子倆,父親名叫哇脫,爺倆個是要到班瑪智欽寺去。他覺得這爺倆的馬跑得太慢,便撇下他們,又一個人往前走去。

翻過幾座山,越過杜柯河,由川北進入了青海。傍晚時分,他來到了唐雅山前。他看今天時間不早了,心想等明天天亮時再去山裏找唐雅山神吧。他在山腳下躺了一夜。第二天,太陽一出來,他就上山了。到了山上,眼前突然出現一座很大的山門,他進了山門,沒走幾步,有個像丹金山神一樣高大的老太太出來了,滿頭白髮,滿臉皺紋,至少有幾百歲了。

老太太問他找誰?他說找唐雅神山的護法神。

“噢,那是我的兒子。”老太太說著,就回頭喊了三聲。只見一坐大山滿滿地塌陷,然後化成了人形,極高極大,是個鬍子很長的老人,鬍子一直垂到腰部,臉頰上也有鬍子,成卷狀,每邊的臉頰上各有五六個鬍子卷。頭上的頭髮也很長,分向左右兩邊。老人的臉和手都很黑,手指比大樹還粗。這時,峨缽忽然發覺自己也變得又高又大,森林匍匐在他腳下,像平時看到的一片青草,四周的群山變成了小土坡,他就這麼高高站著,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對唐雅山神說了丹金山神請他帶來一個盒子,然後就把那紅色的小方盒子遞給了唐雅山神。唐雅山神接過盒子,當場打開,盒子裏還有個小箱子,打開小箱子,裏面有許多藥丸,是黑色的。山神取出六顆藥丸,交給峨缽,要他去一趟仰吾裏神山,轉交給仰吾裏神山的護法。還告訴他,到那裏後,只要叫仰吾裏山神的名字,把藥丸拋上天,就可以了。

峨缽也不知去仰吾裏山有多遠,他接過唐雅山神給他的六顆藥丸,就走了……完成了唐雅山神交給他的任務,峨缽又成了一個常人,感到有點累有點餓,他出來好幾天,到現在還沒吃過一把糌粑喝過一口水呢。他便順著來的路往回走……回家路上,經過一個村子時,峨缽遇到一個熟人,招待他吃了飯,還幫他借了匹馬,陪他一起回去。那人告訴峨缽,他村裡的人到處找他,這兒也來過,都說他失蹤了,不知他到哪裏去了。

回到家裏,已是晚上。村裡的人見了他,高興得又哭又笑。大家紛紛問他,峨缽峨缽,五天五夜,你到底跑哪去啦?我們四面八方都找遍啦。要說你還活著,怎會沒個人影?要說你死了,怎會不見屍體?

他的母親見兒子回來了,抱著他痛哭。家裏已經請來了一批喇嘛,準備為他辦後事了呢。前幾天問過幾個活佛,都說人還活著,不要緊。派人去色達洛若寺向晉美彭措堪布也問過,說是你被山神請去了,沒受苦,家裏不要為他念超度經,可以念念長壽經、皈依經,消除違緣,過五天會回來的。

峨缽對大家說了自己這幾天的經歷,整個色達、整個甘孜藏族自治州都傳遍了。也有人不信。但不信的人少,信的人多,畢竟這是一個大隊會計實實在在的親身經歷呀,而且村裏那麼多人分頭找他,就是找不著,可過了五天,他不正像晉美彭措堪布說的那樣回來了麼!

峨缽回來後,仍然當他的大隊會計。但是他變了個人,過去不信佛,現在不僅信了佛,對整個世界人生的看法都改變了。他對晉美彭措上師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當下就去上師那裏皈依了佛門。他的老母親故世後,他就跑到五明佛學院來出家了…… 

以上所記,完全為峨缽對我的敘述。為了讀者閱讀的方便,才改成了第三人稱,沒作任何藝術誇張。峨缽向我保證,他說的這一切是完全真實的。出家人不打誑語,我相信他沒說假,而且他也沒有必要說假。

“你以前為什麼不信佛?”我問他。

“藏地被1949年以後,寺廟全部被摧毀,喇嘛也沒了,當地的老人有時對小孩說,在這兒,什麼什麼地方,過去曾經有過一所寺廟,曾經怎麼怎麼……就像在講一個遙遠的故事。我從小念書,受到的就是共產黨‘破除迷信’那一套教育,那時我還年輕,不懂事,上頭說沒有佛,我也就跟著說沒有佛。” 

“你被山神找去後就信佛了?” 

“是的,因為我親眼看到了。而且,後來我看到的還不止是山神,還看到很多其它更殊勝的景象。” 

“你是來佛學院出的家?” 

“是的。我老母親去世後,我就到這兒來出家了。那時,這兒總共只有二三百人,覺母更少,只有五十多,不像現在,已有好幾千人了。” 

“你來佛學院後,還當會計嗎?” 

“當了幾年管家,還管點建築上的事,這兒建大經堂、漢經堂,從設計到施工,都是我幫著搞的,藏族的居士林,也是我幫著修的,現在正在造的新的漢經堂,我也幫著搞。這幾年還讓我開北京吉普,我會說一點漢話,在外面跑跑比較方便。” 

“你家裏還有哪些人?” 

“有個姐姐,在外村。一個弟弟,兩個妹妹,都在自己村子裏。大哥,在縣裏當工商局長。” 

“可以公開我對你的採訪和你的名字嗎?” 

“可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信佛,有更多的人轉到佛學上來,如果大家都信佛,我們這個社會就一定會變得更好。”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7/14/44951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一位藏民遇到山神的神奇故事
 
 
一個令人震驚的輪回轉世報導
 
 
薄熙來不光彩的另一面
 
 
中國舞之最高境界(圖)
 
 
三退官員稱中共是最喜歡撒謊的組織
 
 
美國會議員祝賀首屆神洲電影節(多圖)
 
 
神洲電影節週日開幕 《善與惡》將首映(多圖)
 
 
遠離這枚定時炸彈
 
 
 
喚醒自己  脫離中共(一)
 
 
韓僧畢生追求終見神奇(多圖)
 
 
呵!CUCSSA主席徐凱嘬江臭腳滿帶勁兒(圖)
 
 
全世界中國舞大賽促進交流 評委會談中國古典舞(多圖)
 
 
提個醒兒!新華網讓江做好絞刑入套前熱身運動
 
 
加拿大“小毛澤東”全加華聯會林君(圖)
 
 
淮河半世紀來最大洪水 安徽七區開閘泄洪(多圖)
 
 
雲林之光 失怙少年勇奪中國舞大賽亞軍(多圖)
 
 
 
 
這些神奇力量被證實(多圖)
 
 
陳水扁接見法輪功學員 譴責香港七一遣返(圖)
 
 
蓮花凈出不染心(多圖)
 
 
大陸“南澇北旱” 天為何不照甲子循序?
 
 
中共內鬥的終極手段──中共高層重大神秘死亡案件
 
 
喚醒深處封塵已久的渴望(圖)
 
 
李克強取代曾 周永康怕下臺(圖)
 
 
黃華華對廣東省的巨大貢獻(圖)
 
 
和諧的聯合國!潘基文愛沙祖康的瘋格(圖)
 
 
見證新聞自由的倒退(圖)
 
 
新唐人本週末選播全世界中國舞大賽實況(圖)
 
 
優曇婆羅花神秘消失 再現陳家令人稱奇(多圖)
 
 
新華網專稿自搧嘴巴(圖)
 
 
中國民眾支持人權聖火 “維權抗暴連線”全程參加(圖)
 
 
臺灣現優曇婆羅 夜開晝合 幽香四溢(多圖)
 
 
中國舞大賽男青年冠軍演繹古道古風傳承中華香火(多圖)
 
 
 
 
澳民主工黨決議譴政府漠視中共活摘器官(圖)
 
 
如此情況 我們能讓奧運的火炬在那兒點燃嗎?(圖)
 
 
見證中共迫害法輪功 理性思考走入修煉
 
 
精采圖片!曾慶紅挺腰板率領小貓兩三隻(多圖)
 
 
這報告把曾慶紅刺激的一激靈
 
 
此提法過時!江曾做各式小菜兒整治溫家寶(多圖)
 
 
《諸世紀》預言共產主義的罪惡(中)
 
 
唐太宗不忍殺生停止使用這種藥
 
 
飛天藝術學院石真獲中國舞大賽少年男子冠軍(多圖)
 
 
臺駐美代表譴港府遣返 籲普世關注(圖)
 
 
圖片幽默:江澤民古巴思念宋祖英
 
 
中央社:紐約世界舞蹈大賽 臺灣選手錶現傑出
 
 
了不起!新唐人將舉辦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北大慘了!李肇星又露頭兒的原因(多圖)
 
 
因果報應實錄:冤怨糾結緣於利益之爭
 
 
預言共產主義的罪惡 (上)
 
 
因果報應實錄:前世夙怨 今世同僚傾軋
 
 
青年男子組亞軍張逸軍:圓夢與感恩(圖)
 
 
青年男子組冠軍陳永佳師徒同獲獎(多圖)
 
 
孤獨的少年劍客林柏宏(圖)
 
 
大賽推動純正中國舞 啟人類正統文化
 
 
百老匯名演員稱讚神韻演出精彩(多圖)
 
 
曾慶紅什麼武器都用上了(多圖)
 
 
技壓群芳 榮獲冠軍寶座的任鳳舞(多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