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1
 
 
 
 
 

 
 
2013年3月2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血写的历史不容戏说(多图)
 
李子木
 

新华网2013年2月26日首页新闻题目:「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陈竺要做捐献第一志愿者」。



内文题目是:「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器官分配
将遵从3大原则」,陈竺不是重点了。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里代替李长春管宣传口的是刘云山。他俩都是江系铁杆儿。

新华网2013年2月26日首页刊登了一个要闻《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陈竺要做捐献第一志愿者》。内文题目是《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器官分配将遵从3大原则》,陈竺不是重点了。

这篇新闻在网上是两页,第二页里的最后不但谈到60岁的卫生部部长陈竺(1953年8月出生)要做捐献器官的第一志愿者,而且谈到了73岁的华建敏(1940年1月出生)也要为此贡献力量。

报导的最后小标题是「花絮」,花絮中第一句话是深蓝色醒目字体:「陈竺要做器官捐献首个志愿者」。

报导说,器官移植高手、现年67岁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1946年出生)在发言中透露:「 早在几个月前,陈竺部长曾向我表示,要做卫生部首个签订人体器官捐献协议的志愿者,让我非常感动。 」

报导接着说:「对此,在场的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回答显得很低调。他由衷地说:『这是我的一个心愿。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在上世纪80年代出国留学期间,在法国亲眼看到了导师之一、诺贝尔奖获得者亲手创建法国移植技术的开创性工作。我本人也十分愿意向器官捐献者、志愿者学习,加入到这一队伍中,同时要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接受必要的培训。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甚至是渺小的,但是我想,如果我们的社会很多人都能够投入到这项事业中,那么涓涓细流就能汇成大江。」

报导最后一段话是「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也郑重表示:『我愿意重申三年前开展这项器官移植试点工作时的心愿,当一名器官捐献的无偿志愿者。』」

卫生部部长陈竺现年60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华建敏现年73岁,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现年67岁。奇怪的是,器官移植高手黄洁夫比华建敏小6岁,感动了半天,怎么自己不做人体器官捐献的志愿者呢?

另外,60岁的陈竺和73岁的华建敏位居高位,有最好的专家给做保健和治疗,一定是等全身器官都衰竭了,实在无法挽回了,新华网才会发布消息「经治疗无效,享年N岁」。

医疗专家们对原装儿的器官都没辄的时候,还会移植给那些需要器官的人吗?再说,器官移植是狠要钱的,谁会咬牙跺脚,甚至倾家荡产去买一个比他爷爷年岁还大的咽了气的老人的器官呢?!

一个真实的残忍新闻

2012年11月24日,新华网转载了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广州:17岁少女捐赠器官 卫生部副部长主刀移植》,新闻里还有一张图片,图片上移植手术的主刀是卫生部副部长、移植器官高手黄洁夫。

图片是黑白的,图片上有四个半人,黄洁夫穿着手术服站在中间,说是向眼前的这位将被强迫捐赠器官的广东英德女孩吴华静「默哀」──她并没死,也不一定抢救不过来。


17岁的吴华静并没死,也不一定抢救不过来,
但她的器官被摘除了!

新闻是这样写的:2012年「11月22日下午4时10分,17岁的吴华静被推进手术室,陆续摘除机器,心跳停止。此前,她靠特殊的人工膜肺维持基本脏器功能。晚9时30分,主刀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与进行器官移植的医生肃立在女孩遗体前,低头为消逝的青春默哀。之后,华静的器官捐给了最需要的人。」

她17岁,不是73岁!

如果她是黄洁夫的孙女,那黄副部长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抢救的,决不会把还有可能生还的亲人的器官给摘了!

报道说:广东英德女孩吴华静是韶关医学院护理专业的中专学生。2012年11月10日凌晨,她搭同学驾驶的摩托车回家拿户口簿,被一辆农用车撞飞。驾驶摩托车的同学潘永力因受伤过重死亡,吴华静全身17处重伤。

原来又是被车撞飞的,中共国的车为何如此横冲直撞?

下面的报导写的很阳光,但漏洞百出:11月22日,吴华静接受了3位以上神经科专家两次相隔12小时的鉴定评估,最终被确定为脑死亡,若撤下呼吸机,心脏也会停跳。在捐献器官前半小时,吴华静父母签下医院下发的「家属主动终止救治知情同意书」,同意让医护人员获取女儿器官。同时,夫妇俩将一袋衣服交给医护人员,希望他们获取完女儿器官后,给她的遗体穿上,还特别吩咐,一定要披上「护士服」,让女儿成为「白衣天使」,开开心心地离开。

这里面与家长有关的是很残忍的两点:第一点是「签署主动终止救治」,也就是说家长同意不救了。第二点是家长同意女儿器官被摘取。

按照神经科专家的鉴定评估,只是「评估」,「若撤下呼吸机,心脏也会停跳」。是不是这样,不知道,没试过,也不敢试,因为毕竟一个17岁健康女孩的完好内脏是很值得期待的,要活体移植,必须把需要者都凑齐了,才能下刀,而下刀时,女孩的心脏还不能让它停跳,否则影响了移植存活率。

很诡异的是摘取器官前半小时,吴华静父母才同意,可是主刀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已经从北京飞抵广州,病人们都已经等在那里了,也就是说是强迫性的,捐也得捐,不捐也得捐!

你家长要是不同意捐,那医院给你开出天文数字的治疗账单,父母不投降都不行。结果,报导说「吴华静的肝脏捐给了一名41岁的普通物管员,两个肾脏捐给了两名晚期尿毒症患者,眼角膜也捐给了两名亟待角膜移植的患者。」

为什么要特别描上一笔,说肝脏捐给了「普通物管员」,看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难道两名晚期尿毒症患者和两名亟待角膜移植的患者不普通,是大人物?卫生部副部长、中共活摘器官高手黄洁夫亲自从北京坐飞机专程来广州做这个摘除器官手术,背后一定有故事。

报导一直非常谨慎的选择用词,比如摘取器官,使用「获取」器官,「夫妇俩将一袋衣服交给医护人员,希望他们获取完女儿器官后,给她的遗体穿上,还特别吩咐,一定要披上『护士服』,让女儿成为『白衣天使』,开开心心地离开。」难道17岁的吴华静器官被摘取后,父母就不允许再看了?!

中共国是世界器官移植的第二大国

像17岁的吴华静这种意外车祸毕竟不多,但是中共国已经成为世界器官移植的第二大国。那些被移植的器官是从哪里来的?

2012年两会期间,中共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这里有几个疑问:

一、死囚是怎么定义的呢?是经司法机关判处死刑的,还是没经司法机关判处死刑的?

二、是执行死刑时,哪个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刚好幸运的赶上,而且血型等等都匹配,就成交了一笔买卖;还是有买家而且血型等等都匹配,才「枪毙」死囚?

三、是死囚停止呼吸后摘取器官,还是在临刑前要打一次延缓血液凝固的药针,他们被摘取器官时还活着?

「捍卫民主基金会」研究员,《失去新中国:美国人在中国经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伊森·古特曼(Ehtan Gutmann),2012年9月12日在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 的「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异见人士器官」听证会上,作为证人之一在国会上作证发言,发言中回答了以上的所有疑问。

古特曼第一次遇见维族人尼加特·阿布德睿伊姆(Nijat Abdureyimu)是在罗马郊外的一个拥挤的难民营里。

在1989年,刚过20岁的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乌鲁木齐公安局第一分局工作。所谓的公安的主要任务是消灭一切对中共可能的威胁。阿布德睿伊姆的任务是对付维族人,同时他也被汉族同事监视。

到1994年,尼加特已经打入了政府的各个秘密堡垒,如拘留所、刑讯室、处决地等。在这个过程中,他亲眼目睹酷刑折磨,死刑处决,甚至一起强奸。出自职业本能的好奇,他向一位从处决场所摇着头回来的汉族同僚打听。据他的同僚说,现在的常规做法是将没有用的尸体踢到沟里,把有用的尸体抬到器官摘取车上。

但是他听到车里传来动静,似乎是一个人的惨叫。尼加特记得自己问道:「人还活着吗?什么样的叫声?」「来自地狱般的叫声。」汉族同僚这样回答他。

古特曼第一次遇到安甫·陶提 (Enver Tohti)是通过伦敦一个非正式的维族关系网,他慈眉善目,声音柔和,略带沙哑。1995年六月安甫在乌鲁木齐医院担任外科手术师。一天,安甫的顶头上司,主任外科大夫问他「安甫,我们要去做件很刺激的事情。你有没有在野外做过手术?」那个晴朗无云的周三早上,安甫带领两个助手和一个麻醉师,坐着救护车跟在主任外科大夫的车后,出了乌鲁木齐朝西开去。救护车里洋溢着郊游野餐的气氛,直到他们发现到了西山警区,一个专门处决政治犯的地方。趴在血泊中的是一个男子,大约三十岁,穿一身海军蓝的衣服。所有的犯人都被剃了头,只有这个人留着长发。安甫触摸着那个人的颈动脉知道他没死。

「快动手,取肝脏和肾脏。马上!快!动作快!」主任大夫说「不用麻药!」

当安甫的手术刀切入的时候,那个「尸体」有反应,他的胸部抽搐痉挛,蜷缩起来。即便在安甫把那个人重新缝合起来的时候,他感觉那人还活着。「我杀了人!」安甫内心痛苦的呐喊。

周四主任大夫找到安甫,说道:「所以,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昨天一切正常,对吧?」安甫回答:「是。」他花了很多年才明白活体供体被受体排斥的机率低。过了十五年,逃出中共国后,安甫才讲出来。

古特曼在欧洲和一个曾经在伊宁事件之后在伊宁一家大医院工作的护士谈过话,她说:活摘一抗议者的健康肾脏,卖给被打伤的另一抗议者。

1997年早秋,一名年轻的维族医生,我们姑且称他为穆拉特(Murat),刚结束新疆乡下的血液测试工作巡回,将在乌鲁木齐一家大医院里开始医生生涯。两年后,他开始计划出逃欧洲。几年后,古特曼在欧洲遇见了他。

一天,穆拉特的导师悄悄告诉他,五个汉族大人物,党政官员,到医院就诊,器官有些问题。现在他给穆拉特分配任务:「到乌鲁木齐监狱,政治犯部门,不是刑事犯部门,做血液测试。取小量血样,测血型。你就做这些就可以了。」15个魁梧的维族硬汉,年纪在25岁到30岁之间被测血型。

六个月后,接近伊宁周年庆的时候,五个新的官员住进医院。导师又告诉穆拉特到监狱政治犯部去取血。这次,穆拉特被告知取政治犯的器官是正常的。是日益增长的出口交易,流量很大。军队医院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古特曼在美国国会作证说:「1999年底,毛以后中共公安最大规模的镇压活动──灭绝法轮功,远远超过了对维族的镇压。据我估计,多达300万法轮功修炼人被劳教、劳改。在2008年奥运会前,有大约6万5千人在心脏还跳动着的时候被活摘器官。还有一些家庭教会基督徒及西藏人遭遇相同的命运,具体数字不清楚,但会小很多。」

中共有一个秘密的庞大供体群


2010年1月19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以顾问的身份参加在台湾举办的防疫卫生研讨会。黄洁夫那段时期频繁就大陆器官移植状况、新条例与法律发表言论,但当现场面对媒体询问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问题时,黄洁夫则避而不答。


中共国卫生部1997年到2007年的肾脏移植统计数字表,
和2000年到2007年的肝脏移植统计数字表,触目惊心!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是死囚。但据中共提供的每年被枪毙的死囚数量与被移植的器官数量相差甚远,也就是说中共还有一个秘密的庞大供体群。

看上面的这个中共卫生部提供出来的1997年到2007年的肾脏移植统计数字表,和2000年到2007年的肝脏移植统计数字表就完全一目了然。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群体,器官移植的数量是在江镇压后开始连年递增。

2002年,在美国政府给美国移民局下发的秘密文件中,专门谈及中共活摘器官一事,而且从2000年开始给予法轮功学员「庇护」合法身份。

据统计,至2004年底,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有角膜移植,2004年一年,该中心完成近900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2005年12月30日,该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仅2005年12月16日到30日的两星期内就做了53例肝移植手术。

有患者家属披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另一位移植器官的病人家属说,亲眼看到一个健康的人被推到自己亲人隔壁的手术室里,过一会儿,心脏、肝脏什么的就拿出来分别用在自己亲人和其他病人身上了。她说当时真受不了,真接受不了。这让她一辈子内疚。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85%的器官移植手术患者来自海外。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站在2006年4月宣称,该中心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个星期。

2012年6月2日至6日,在美国波士顿举行的第七届美国器官移植大会上,一名来自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在被置疑他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时说:「你们作为医生,都知道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在前几年还是不上数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现在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在这中间,牺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么事。」

无本万利

2013年2月26日,新华网刊登的《我国将正式启动器官移植 器官分配将遵从3大原则》报导说,「从本月开始,人体器官捐献将从之前的19个试点省份扩展到全国所有省份,目前已确立了164家有资质和能力的医院承担捐献和移植工作。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的信息,将实现全国联网。」

报导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中国的器官捐献体系将考虑纳入一定的刺激机制,给予一定的人道救助经济补偿。」也就是说过去十几年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无本万利,真是无本万利。下面是江系控制的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买家价格表:

眼角膜(13万至16万美金),心脏(9万至13万美金),肺(15万至17万美金),肝脏(9万8千至13万美金),胰脏(15万美金),肾脏(6万美金)。

江系势力越来越弱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我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今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

三年才捐献659例?!而2004年江泽民还任军委主席时,仅一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就完成了近900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该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仅2005年12月16日到30日的两星期内就做了53例肝移植手术!

报导中有一段江系的自白:「目前,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数量仅次于美国,但随之而来的器官来源问题成为目前的最大障碍。全球器官捐献率最高的是西班牙,平均每百万居民中有34名捐献者,我国内地只有0.03名,两者相差1000倍。」

那么,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副主任医师去年在美国波士顿说的「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在前几年还是不上数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现在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又该如何解释呢?!△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3/3/2/5795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血写的历史不容戏说(多图)
 
 
老天愤怒到那样 中共还继续这样(多图)
 
 
新特供 中共对中华民族的犯罪(图)
 
 
天安门的“添花”变笑话(图)
 
 
李双江和李天一到底谁坑谁(图)
 
 
上下不安!习近平的这问话应该谁来回答(图)
 
 
江泽民最恼恨的一张照片(图)
 
 
江系插手 置李双江父子于死地(多图)
 
 
 
小笑话:连战有外遇(图)
 
 
薄周谋反集团又一对狗男霸女落马(多图)
 
 
“江河污天阴黑” 伊能静一语双关(图)
 
 
官媒四道“追杀令”猛打薄党红歌手李双江(图)
 
 
民间传统艺人郭德纲:忠孝仁为先(图)
 
 
真正的慷慨(多图)
 
 
前春晚总导演爆内幕 一台春晚收到43张“条子”
 
 
色胆包天李双江婚后追求新疆王之女
 
 
 
 
啃到屎!江系撺掇习近平整李源潮(多图)
 
 
老毛和将军们的“扒灰”秘史(图/视频)
 
 
中共网络战对美中关系的冲击
 
 
中国银行的一个丑闻缩影(图)
 
 
有几个亲儿?别问老江本人(多图)
 
 
李副书记女儿替父惨死警示政法委
 
 
李双江之子沦为轮奸犯,星二代为啥成垮二代?
 
 
国家粮食局长爆出一个大内幕(图)
 
 
绝了门儿的段子:代表都“两会”
 
 
陶铸妻自曝延安人间地狱的淫乱共妻生活
 
 
段子:棒老二当家
 
 
江泽民秀英文 贻笑国内外
 
 
险差事!四届中纪委书记的故事(多图)
 
 
两条海内外“扫黄”新闻戳穿中共谎言(图)
 
 
一位太子党:我的奇事和他们的奇迹(图)
 
 
遗憾,大陆人至今多半不识邓丽君(图)
 
 
 
 
鼾声伴奏京剧 江亲信一水儿睡(多图)
 
 
98岁老太死而复生 有人叫她回来(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李安的迷惘之旅
 
 
崇州反贪局长“自杀”与李春城案有关?
 
 
外星人曾是地球的原住民(图)
 
 
一生颂赞神的西方音乐之父巴赫(图)
 
 
名字奇遇记(图)
 
 
查韦斯不能说话 总统能认识人儿(图)
 
 
点开看看吧…伟光正毕竟是伟光正(图)
 
 
两张精彩照!这瞬间是怎么截图的(多图)
 
 
半笑话:新华网出新闻的诀窍被解密(图)
 
 
俄国天崩 中国地裂(多图)
 
 
朝鲜女交警PK重庆大连女骑警(多图)
 
 
殃视在美国直播被光荣了(多图)
 
 
看似段子却是官场内幕
 
 
快进去的赵本山躺着叫板郭德纲(图)
 
 
赵本山以小品《有钱了》预告自己的最后结局(多图)
 
 
上天持续预警 为何还在梦中不醒?
 
 
老调新唱:习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多图)
 
 
奥巴马挑战美宪法 神不会置之不理(多图)
 
 
冷笑话:中共:他说我很漂亮
 
 
神愤怒了!教宗退位 梵蒂冈大教堂遭闪电劈(多图/视频)
 
 
江泽民不听方丈劝敲响古钟 引发98年蹊跷大洪水(图)
 
 
朝鲜核试爆,爆出中南海心态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