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這堵墻!呼喚里根總統(多圖)
 
李子木
 
2011-2-17
 

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這一事件揭開了冷戰結束的序幕。對冷戰的終結,
里根和戈爾巴喬夫扮演了重要角色。

【人民報消息】中國人最熟悉里根總統的那句話:「推倒這堵墻!」兩年後蘇聯解體。

突尼斯和埃及的民主運動的勝利,不僅改變了非洲和阿拉伯國家,而且讓中國人民此時此刻特別懷念美國前總統里根先生。

看了為里根總統撰此稿的白宮寫作班子成員彼得-羅賓遜的回憶錄,一位中國網民說:

偉大的雷根總統,願您在天堂繼續正義,眷顧中國大陸走向民主,鏟除共匪這最後的老窟!

總統排名僅次於林肯

2004年6月5日,美國前總統羅納德-威爾遜-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1911年2月6日─2004年6月5日)在加利福尼亞的家中去世,享年93歲。


美國最偉大的總統里根。
美國人民對於里根總統的評價非常高,在美國人民評比的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十位總統中,里根總統名列第二,僅次於林肯,甚至高於華盛頓和羅斯福等人。

在所有的美國總統中,里根的經歷非常獨特,他曾當是出色的體育播音員;當過好萊塢電影明星,曾在29年間拍攝了51部電影;後來他從政,曾任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從1981年至1988年擔任兩屆美國總統,69歲當選,成為美國歷史上就職時年齡最大的總統,年齡最大的總統和壽命最長的總統。

他是二戰後首位任滿兩屆的美國總統;當他離開白宮時,支持率之高創下歷屆總統之最。美國當年最先進的航空母艦,也被命名為「里根號」。

2004年6月11日,位於華盛頓西北區的國家大教堂,軍警環立,莊嚴肅穆,美國前總統里根的國葬在這裏舉行。那天細雨連連,彷彿上蒼都感悲哀。

這是30多年來,美國首次在首都華盛頓為前總統舉行這樣隆重的葬禮。教堂外圍的道路上擠滿了人群。教堂內,覆蓋著美國國旗的里根靈柩安放在大廳前方。4000多名身著黑色服裝的悼念者默默聚集在這裏,等待瞻仰遺容。

推倒這堵墻!

里根在任期間,中國老百姓常聽到中共對他的嘲笑,說什麼與大猩猩一起演電影,是個三流演員等等;還有,白宮幕僚們最怕總統里根演講,他一自由發言,就出亂子……。

可是現在誰還記得當時中共都散布過什麼,只記得里根總統都說過些什麼。那就是他1987年6月12號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發表的有關東西方關係的政策演說。尤其是那句經典中的經典:推倒這堵墻!

在這篇演說中,里根總統說:

「現在,蘇聯人或許,在一定程度上,也開始意識到自由的重要性了。我們常常聽到說莫斯科現在要開始實施新的改革、開放的政策了;一些政治犯已經得到釋放了,一些外國廣播也不再被干擾了,而且計劃經濟體制出現了松動、某些商業活動也被允許。所有這些,是否標誌著蘇維埃體制在開始徹底的改變?或者只是一些表面上的姿態、 目的是要讓西方抱有不實際的幻想、以及在不改變實質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蘇維埃體制?」

里根說,蘇聯政府可以做出一個具體的表示,這樣不但可打消人們心中的這些問號,並且極大程度的推進和平和自由。「戈爾巴喬夫總書記,假如你真的愛好和平、假如你真的渴望給蘇聯人民和東歐人民帶來繁榮,假如你真的是要開放,那麼,請你到勃蘭登堡門來!戈爾巴喬夫先生:請你打開這道大門!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墻!」

這就是世界永遠不會忘記,和永遠感激的,美國總統最偉大的演說。

里根總統臨時決定接受西德政府的邀請


總統演講撰稿人彼得-羅賓遜
為里根總統撰稿這篇稿子的是白宮寫作班子的成員彼得-羅賓遜(Peter Robinson),1987年4月,他接到任務,寫這篇演講稿。

羅賓遜後來回憶說:「推倒這堵墻(Tear Down This Wall)這句話,隨著里根總統的演說,傳遍了世界各地,成為讓冷戰結束、東西德統一、讓東歐國家從前蘇聯的控制下獨立出來、邁向自由民主體制的一個標誌;人們每每想到里根總統,往往也都會想到他說過的這句話。但是,或許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句話當初在美國政府內部,引起了極大的爭議,而且差點被消滅掉。」

87年6月初,里根總統的歐洲之行只計劃到羅馬和威尼斯,後在西德政府的大力邀請下,決定從意大利返回美國的途中,在德國柏林停留幾個小時。當然,既然去了,作為美國總統,里根一定得演講。

羅賓遜說,當時他只是知道總統將要在柏林牆發表演說,大約會有一萬人參加,鑒於演說的地點,主題應當與柏林牆有關。

「里根總統不應該說什麼」

據美國之音記者燕青採訪報導,4月下旬,羅賓遜隨同白宮先遣隊去到柏林;先遣隊成員當中,有負責保衛的和新聞處等其他部門的官員,羅賓遜的任務就是要為演說內容,尋找一些素材。他首先去見了美國派駐柏林的一位高級外交官。本以為從這位外交官那裏得到很多、很好的素材,但是沒想到,那位戴著厚厚的眼鏡、身材頗為壯實的外交官,談話時,表現得「非常緊張、不自在」,而且似乎「里根到訪這件事兒本身就讓他感到不自在。」

羅賓遜說,這位派駐柏林的外交官給他出了一些點子,但是,令他吃驚的是,幾乎所有的點子都是「里根總統不應該說什麼」!

該外交官警告羅賓遜說,住在西柏林的人,在西德人口當中,算是最左的,而且知識水平也都很高,因此,總統來這兒,要小心點兒,不要大聲高喊什麼口號,不要說蘇聯太多「壞話」,而且切忌說任何與柏林牆有關的「煽動性話語」。

總統演講撰稿人的第一手資料

羅賓遜回憶說:「這位外交官對我解釋說,這些住在西柏林的人,他們對周圍的一切,早就都習慣了。」

和外交官交談之後,羅賓遜和白宮先遣隊的其他幾個成員一道,乘坐美軍直升機,在柏林上空轉了一圈,看到的景象令他印象極其深刻。

羅賓遜回憶說,1961年造的、為了防止東德人逃到西德去的這堵墻,在西柏林這邊,只是簡單的一堵墻而已,但是在另外一邊,在東德有無數的鐵絲網和站崗的警衛,還有一座監獄。

羅賓遜回憶說,直升機駕駛員當時說,假如東德那邊某一個警衛讓誰逃到西柏林那邊的話,那麼,警衛本身往往都沒有好下場。

當天晚上,總統撰稿人羅賓遜沒有跟先遣隊其他成員一起活動,他到朋友介紹的熟人家去吃晚飯,為的是在那裏認識一些當地人。果然,在不設防的情況下,他得到了第一手資料,知道了西柏林人對那堵牆的真正感受。

起先,大家在那裏客套,談談當地的氣候、德國出產的酒,等等,然後,羅賓遜就著那天下午那位外交官跟他說的話,單刀直入的問了一句:你們大家真的是對周圍這一切都見慣不怪了嗎?

聽了這話,主人夫婦和客人的扯閑篇都停止了,表情明顯的不大自在;羅賓遜心想,在座的會不會都覺得這個老美怎麼那麼沒眼色,不分場合、地點,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他開始重新衡量那位外交官先前警告過的話……

就在這此時,在座的一位先生說話了:我的親姊妹就住在那一端、和這裏相隔只有20英哩的地方,但是我已經有20多年沒有見過她了;你認為我會「習慣」這種局面嗎?!

另外一位男士說:每天早上我去上班的路上,都要經過一個崗哨;東柏林那邊站崗的,每天都要從望遠鏡裏監視我的一舉一動;我和那個警衛說同樣的語言,有著共同的歷史,但是我們兩個人,一個就像動物園裡的野獸一樣,另外一個就像動物園的看守;只不過很難說誰是看守,誰是被看管的。

羅賓遜回憶說,主人太太隨後激動的說:如果戈爾巴喬夫這個人真要是有決心進行改革、開放的話,他可以把這堵墻推倒,證明他有誠意!

把人民最需要的寫進演說詞

回到美國之後,羅賓遜對他的頂頭上司、里根總統寫作班子的負責人托尼-多倫匯報說,想把在柏林晚宴上聽到的話寫進演說詞裏,而且要把「推倒柏林牆」作為重點的重點。

幸運的是,白宮寫作班子的主管對這個想法表示支持。

5月18日,羅賓遜告訴里根總統說:「總統先生,我和先遣隊一起去柏林的時候了解到,您的講話不僅能在西柏林聽到,而且東德各地也能聽到。」羅賓遜說,假如天氣好的話,甚至莫斯科的廣播電臺也能收聽到當天的講話。「您想對柏林牆那邊的民眾,說點什麼?」

里根抬頭認真想了一下,然後說:「稿子裏提到要推倒柏林牆那段,就是我想要說的;那堵牆一定要倒下來。」

左右白宮的強大反對力量

儘管總統里根本人認可這段話,但是,講稿被送交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之後,引起強烈的反彈,這兩個部門竭盡全力,說必須把「推倒柏林牆」這段話給砍掉。

羅賓遜回憶說,對這段話,「負責東歐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打電話來,表示反對,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位高級官員通過備忘錄的形式,來表示反對,柏林那位外交官發電報來,表示反對。」 各個反對部門、包括駐柏林的那位外交官,不僅是口頭上說,而且還都落實到行動上;分別遞上本部門撰寫的、「更恰當」的講稿。羅賓遜說: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時其他部門提供了至少七份講稿;每一份裏面都沒有「推倒柏林牆」那句話。

看起來,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那些官員提供的講稿,和羅賓遜要說的意思,大體上也差不多;比如,派駐柏林那位外交官提供的稿子裏面就有這麼句話:「終有一天,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

羅賓遜說,初看,這些稿子裡的話、其中的涵義,和我要說的,沒有什麼大的區別呀,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對我的那份稿子持有那麼強烈的反對意見呢?仔細一看,字裏行間的意思確實大有不同。就拿派駐柏林那位外交官提供的文本來說吧;「終有一天,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乍聽起來,也不錯;但是,仔細一想, 「終有一天」意味著獅子和綿羊現在還得同床共枕,綿羊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另外,「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又是什麼意思呢?難道說這堵墻會把自己給搬走不成?事實上,只有當蘇聯人把這堵墻給推倒、或者是讓別人把它推倒,它才能倒!「這堵醜陋的墻將會消失」完全忽視了人在這個過程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羅賓遜說,美國國務院和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實際上要說的是,里根總統可以上去講一通這堵墻不應該存在這種話,但是他的話不應該砸的那麼「實」,不應該那麼直截了當。羅賓遜說,他們實際上是想讓里根在這個問題上打打太極拳,搞搞花架子。

歷史的評說從來沒有銅臭氣

就在里根將要啟程前往歐洲的那個星期,白宮寫作班子還在和國務院以及國家安全務委員會的人,就這個問題展開激烈的格鬥。羅賓遜回憶說:「一天,我又被叫到白宮新聞處處長辦公室。這回,當時擔任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相當於副國務卿一級)的鮑威爾,坐在那裏,等著我呢。我當時不過30歲,除了在白宮寫講稿以外,別的什麼全職工作都沒做過,而鮑威爾那時候已經是一個四星級上將了。」(註:鮑威爾後在里根總統任內升為國家安全顧問,並在小布什總統任內出任美國國務卿。)

在聽了鮑威爾訓話以後,羅賓遜照樣用之前和別人辯論時用的語調,把為什麼要把「推倒柏林牆」這句話留在講稿裡的理由,整個說了一遍。羅賓遜回憶說,當時也不知道自己那點勇氣是哪兒來的。兩個人誰也沒說服誰。

不幾天,羅賓遜的老板、白宮新聞處處長格里斯康被副國務卿貝克叫到辦公室。等著他的,除了貝克之外,還有國務卿舒爾茨。舒爾茨說:我認為「推倒柏林牆」這句話會冒犯戈爾巴喬夫。格里斯康堅持說:「總統本人已經表示過,對這句話沒意見。」三人隨之不歡而散。

歷史證明,是里根總統幫助了戈爾巴喬夫順天而行、流芳千古,前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感激還來不及呢。直到今日,提到里根,戈爾巴喬夫依然充滿了敬意。

里根總統:把那段話留下


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里根在西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發表講話,
呼籲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

6月5號,里根總統一行已經抵達意大利了,國務卿舒爾茨還在對那句話表示反對,並且讓白宮的辦公廳副主任杜伯斯坦將他的反對意見告知總統。杜伯斯坦將反對意見統統都對里根說了,然後把講稿遞給他,請他把那一段再重新看一下。

看過之後,里根問杜伯斯坦,你怎麼想?杜伯斯坦說,我覺得那一段聽起來挺好的,「但是您是總統,您得親自決定。」

杜伯斯坦回憶說,過了幾秒鐘,里根臉上浮現出大家都熟悉的、很難用話語形容的明朗的笑容,隨後說:「把那段話留下。」

不過,來自國務院和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的反對派,直到最後,也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就在里根抵達柏林的當天,再度遞交了又一份他們認為里根應該用的講稿。

在乘車去到柏林牆發表演說的路上,里根對杜伯斯坦說,一定會把那句話講出來。里根對杜伯斯坦說:「國務院的那些小子們這下肯定要置我於死地了」,但是,里根堅持說,那句話是他「應該說的」。

在看到美國之音記者採訪羅賓遜的文字稿時,大陸網友說:「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尤其需要里根和戈爾巴喬夫,特別是在共匪淪陷區中國大陸。」「美國近代偉大的總統只有里根先生,克林頓、小布什都不是,奧巴馬,估計也差得遠」。「流淚讀完,偉大的總統先生!」「如果里根還當美國總統,中共絕對不敢到美國兜售販賣邪惡共產主義!這才是真正的偉人,名垂青史」「推倒構築在中國人民周圍的柏林牆。」「因為這句活忍不住次次流淚,也許因為我是華人,也許因為我們的國家太悲痛,也許因為里根太偉大,也許人性中良知或善良…….散步去了,您散步了嗎???????」

里根所秉持的道義和理念決定了他的立場

美國之音採訪報導說,當年撰寫《推倒柏林牆》講稿的羅賓遜目前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擔任研究員。羅賓遜 1979年從美國八所長青藤院校之一的達特茅斯學院拿到英文學士文憑,之後又到英國牛津大學獲得政治、哲學和經濟學碩士學位。1982年從牛津畢業,隨即加盟白宮寫作班底。

回想當年的那場各不相讓的政壇「較量」,彼得-羅賓遜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最終起決定性作用的,是里根總統本人以及他所秉持的道義和理念。

「那篇講話的基本點是道義上的呼籲,是對戈爾巴喬夫在道義上的一個挑戰;在整個爭論的過程中,里根總統把國務院和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的反對意見都否了,堅持把話說出去,因為里根多年來所秉持的理念就是如此;他不可能站在柏林牆前面,不大聲呼籲,讓柏林牆倒掉。」這就是里根被稱作「偉大的美國總統」的原因。


89年11月9日,東德領導人克倫茲批准了「遷徙
自由的新旅行法」,民眾潮水般的湧向西柏林。
在分析美國政府內部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官員都大聲疾呼反對的時候,羅賓遜說:「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那些職業外交官們,他們都有很好的學歷、受過很好的訓練,但是,他們在職業生涯中,都已經養成了按規矩、或者說是依照慣例辦事的習慣,至於說道義上的考量、正義與非正義、自由與強權,所有這些,在依照慣例辦事的過程中,都被忘到一邊去了。從道義的角度考慮問題,讓他們感到不自在,不符合他們一貫的思維和想法。」

在里根站在柏林牆前面,發表講話時,共產專制在蘇聯和東歐已經實行40年了,柏林牆在那裏已經有20多年了。羅賓遜說:「這時候,人們已經不再以為這堵高墻可以被推倒;共產主義已經以某種方式,潛入了人們的思維。當里根總統對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說『推倒柏林牆』的時候,他實際上說出了普通民眾想都不敢想、更不敢說的話;他的這番話拓展了人們的想像力,引發了人們對自由和民主的遐想。」

中國網友的希望

看到這篇採訪報導時,中國網友寫道:

中國共產黨是國家的敵人、人們的敵人!下一個里根在哪裏?中國人民需要您!!!

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感人肺腑的道義感召,堅定不移的自由信念,看得我熱淚盈眶。里根總統是世紀偉人,英名永垂青史!!!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順乎天意民心,推翻共產主義柏林牆,最終解體蘇共,也很偉大!

世界偉人──里根總統說出了我們所有正義良知們的心裏話!

這才是真正的偉人,名垂青史!

有誰可以了解里根總統「推倒柏林牆」背後,白宮的反對人士都是誰?為什麼白宮有這麼多的權貴反對這句世界名言。幸虧里根總統一生堅決反對共產主義,堅持了崇高的道德理念。不知今日的白宮是否充斥害怕中共和獻媚中共的政客,使得奧巴馬總統對中共如此軟弱?奧巴馬應該向里根總統學習,希望你做一個有脊梁骨的美國總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