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母子情深,雌性黑熊是保護自己孩子的模範母親。

【人民報消息】熊膽不是甚麼名貴中藥,完全可以用草藥或人工合成代替。請大家盡力告知所有人這個常識,廣泛宣傳,堅決不買、不用這些熊膽制品!!!中共國竟畸形到了這般地步:中國嬰兒吃的奶粉竟要加三聚氰胺,可是不必要的熊膽竟要直接從熊體中活取。中共的“向錢看”把國家精神摧毀殆盡。讓我們救救“月熊”!做點事吧!!!
  
人類在野外下陷阱捉熊,熊落入陷阱,導致熊掌或四肢撕裂。熊被捉到後,要被人類殘害近二十五年,熊痛得掏肚自殺。

但人給熊穿上防止自殺的鐵衣,使熊無法移動分毫,連自殺也不能。


有的熊無法忍受每日取膽的痛苦,曾掏肚腸自殺。
為了防止它們自戕,就特制了這種鐵馬甲。
熊肚子被人類挖一個洞,插入鐵管到膽,每天活取膽汁數次,鮮血淋漓,劇痛無比,熊痛苦的吼聲像打雷,可是穿了鐵衣,無法動彈(節省成本,沒有麻藥)。有只母熊痛苦不堪,在人類要對她孩子小熊開腸破肚之際,搬開鐵籠子,把自己的孩子小熊撕碎——不願意讓小熊受一輩子的地獄折磨。

受朋友之托,替他管理幾天“熊莊”,那是位於某某市西北部山腳下一所隱蔽的別墅,也是朋友養熊的莊園。

是夜,五更時分,我在小樓裏輾轉難寐。山風不斷送入一陣陣的聲,像一聲聲悲泣,既痛苦又絕望。恰在此時,我彷彿聽到門上有輕輕的動靜,“咯吱,咯吱”,同時還伴著粗重的呼吸。我猛一翻身坐了起來,隨手拉開了燈。“誰?”沒有任何回答,沉寂得煞是怕人。我伸手抓起一把掃帚,輕輕走到門邊,猛地拉開了房門。

哈,門外蜷縮著一隻 小熊,它胖胖的身軀蜷作一團,毛烘烘的鬢發柔軟地蓬松著。它怯怯地望著我,發出近乎諂媚的喏喏叫聲,“熊熊,來,來啊,”我張開手,小熊搖搖擺擺地爬到我面前,小掌搭在我身上,用那溫暖的舌頭舔著我的手,柔軟極了。

突然,一陣喧嘩聲從外面傳來,小熊眼神一怔,敏捷地鉆到了床下面。很快,傳來敲門聲,我拉開門問道:“甚麼事啊?”“熊房剛跑了只小熊,沒來打擾先生吧?” “哦,有啊,在這呢。”我指著小熊躲藏的地方。他們俯下身,一把就抓住了它,粗暴地從裏面用力地往外拖著,他們把四隻熊腿對足綁定,用一隻 粗長的棍子穿起來擡走了。小熊在離開房門時,那仰著的頭顱彎過來無助地望了我一眼,那是乞求可憐的目光。

天亮後,帶班的老張說領我去熊房看看。來到一個有幾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築裏。裏面很空曠,平放著六個籠子,每個籠子裏都有一隻 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它們身上都箍著一個明晃晃的像兜肚的東西。老張告訴我: “這是取膽汁用的,現在的熊膽汁價格是每克300元。”他帶我來到第一個籠子跟前,打手勢告訴我:“采膽汁開始了。”

我看見兩個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綁好熊軀,在那鋼兜肚兩側各拉起一條粗大的繩子,經過一個特制的滑輪,齊喊了聲“嗨!”只見熊身上的鋼兜肚漸漸地收縮著收縮著。突然,熊發出了歇斯底裡的吼喊:“嗚……!”那簡直不是吼叫啊,那是變了形狀的淒哭,只見他拚命仰著頭痛苦地瞪圓了眼睛,四個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間蹬抓著地面,發出 “滋拉,滋拉”地刺耳聲響,瞬間,那腹下的鋼管裏“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綠色的液體。操作工人又慢慢松開繩子,接著拉起下一個回合,又是一陣聲嘶力竭的泣叫。

我看到熊的眼淚漸漸淌下來,它竟然也像人一樣咬緊了牙齒,躬起了身體去承受著無休止的痛苦。好悲慘的一幕啊,我不忍再看,扭頭走開了。此時,我才明白,夜裏那些悲叫是這些帶著傷痛的熊,在難挨的暮色裏發出的呻吟啊。

老張跟我到門口,我聲音顫抖地質問他:“你們還有人性麼?它們可都是生命啊!”老張淡淡地說道:“沒辦法,我們幹的就是這樣的活啊。”情緒稍定,我無奈地問他:“多長時間采一次膽汁?”

他回答道:“那要看情況了,膽汁多的一天兩次,少的最遲兩天要一次,一般一個熊年產膽粉2,000克,可以采10年。”我的心戰栗了,一天兩次,10年,這是個甚麼樣的魔鬼數字啊,也就是說,這樣欲死的折磨每天都要進行兩次,要在這樣欲生不能的刑法裏忍受10年,7,200次剜心剔骨啊。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熬啊,縱是人的堅強生命力,也肯定難以堅持下來,我的心痛痛的。

我提出要回去。老張說:“一會要對小熊手術,這個關鍵時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劉總,你走了,出了事誰能負得去這個責任!”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個彪悍的工人把小熊綁了進來。

小熊驚恐地望著大家,當它的眼神看到我時,頓時一亮,渴求地望著我。我的眼睛濕潤了,此時,它竟然“撲通”一聲向我跪了下來,是四個蹄子同時跪下…老張擺擺手,命令開始手術,小熊失望地朝著屋頂,放聲大哭“嗚……”那聲音慘極了,失望極了,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從未聽過的震撼心靈的呼喊,它簡直就是用人類的語言呼喊出來的一個“媽”字,就連那些劊子手般的工人也為之一震。

就在此時,一個異常震撼的情景出現了,只見籠子裡的一隻 大熊嘶叫了一聲,竟然用那巨掌一點點地撐開了拇指般粗的鐵籠子,蹦了出來。嚇得那些工人四下逃竄,我頓時呆住了,腳下像生了鉛,一步也移動不得。可大熊沒有理會我的存在,飛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鏈子,可怎麼也解不開,它只好親吻著小熊,勉強地把它依偎在自己的懷裏,用舌頭慈愛地舔去小熊滿臉的淚水,哼哼叫著去撫慰自己親愛的孩子。小熊也像在連連叫著媽媽,“嗚嗚……”地嗚咽著,求媽媽救救自己。

突然,大熊狂叫著,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著用盡力氣掐著,掐著…...直到小熊的身體軟綿綿地倒下來,它才松開了自己的巨掌,它看著已經死去的孩子,它嗚咽著。哀鳴著,彷彿在喊:“孩子啊,媽媽救不了你,但你再不會去受罪了,媽媽對不起你啊!”它先是廝咬著自己的毛發,接著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鋼兜肚,那鋼管帶著半個膽囊飛了出來,肚子上的毛皮頓時被鮮血染紅了,汩汩的流淌著殷紅的赤丹。只見它大叫一聲,瘋了似的向牆壁撞去,“砰!”牆壁轟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這個殘酷的熊房的。

整整一天,我腦海裏都是那悲慘的一幕。我在心中自問:熊媽媽的舉動是母愛?我想是的,是一種無奈的母愛。在此時此地,它沒有能力幫助孩子解脫那20年地獄般的痛苦,無奈之下,只有把創造了的愛毀掉,再去冥冥之中陪伴它,尋覓它,惟有如此啊!

有的熊無法忍受每日取膽的痛苦,曾掏肚腸自殺。為了防止它們自戕,就特制了這種鐵馬甲,日夜穿在它們身上。


一隻 身戴鐵馬甲的熊!
由於抽膽的傷口從來不閉合,從來沒痊愈;由於長年累月地受盡折磨,很多熊都患上腫瘤,得了癌症,這個熊得的就是肝癌。

穿著鐵馬甲被抽膽的熊,鐵馬甲都腐爛了,不知道已經抽了多少年。

一些人認為熊掌是人間美味,而活體砍掌據說味道最佳。這個被救助出來的可憐的熊之前被人砍掉兩個掌,而且還每天要被抽膽幾次。

中國黑熊的洋媽媽————亞洲動物保護協會創始人謝羅便臣,在自己的右肩紋上了“月熊”兩個中文字。

五年來她始終為黑熊在奔走,想建立一個較大的救護中心,可是家基金會始終認為沒有準備好。圖為謝羅便臣與一頭剛被解救的熊,熊身上被迫穿著防止自殺保護抽膽的鐵馬甲。

這個熊已經被關在籠子裏長達22年之久!“不能轉身,不能站直,只有痛!!!沒有樹林,沒有陽光,只有黑暗!!!沒有自由,沒有止境,只有受苦!

黑熊取膽時非常痛苦。怕膽汁亂流,穿著鋼背心的黑熊大多只能一個姿勢站在鐵籠裏。

除了頭能自由擺動外,身子已不能活動。每頭被取膽的黑熊,都瘦骨嶙峋,它們唯一的動作是拚命搖頭。

現在很多人哪,為了賺錢,連牲畜都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