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
 
 
 
 
 

 
 
2001年8月2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罗干同志在「天安门自焚事件」筹备会上的讲话
 
【人民报消息】(文本内容虽属虚构,如有雷同绝非巧合)

提要:罗干 ─ 前河南副省长、省委副书记─ 自焚者来自河南开封

罗干:同志们好!今天在座的都是镇压法轮功的有功人员,在18个月来的艰苦卓绝的镇压斗争中,你们始终紧密团结在江总书记核心周围,活学活用“三讲”和“三个代表”精神,在迫害方式、栽赃手段和创作假新闻愚弄群众上推陈出新,百花齐放,取得了打死百多人,关押数万人,迫害上千万人、欺骗数亿人的丰硕的战果!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你们能不计个人良心、名誉和前途,全心全意为江总书记卖命。在此,我转达江总书记的亲切慰问,同志们辛苦了!江总书记本人因双腿坏死行动不便,今天就不亲自来表彰大家了。

今天这个会不是个庆功会,我们面临的形势是非常严峻的。首先,国内的法轮功信徒越打越多,打死也转化不了,原来转化的现在又全都翻案了,都敢拿真名到明慧网上去发表声明,说以前被迫写的悔过书保证书作废。据不完全统计,现在98%以上的法轮功信徒都成了顽固分子。他们挂标语、贴不干胶、发传单、寄电子邮件、安遥控喇叭,再加上见谁跟谁说真相,这简直是和我们的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争群众,弄得我们很被动。

现在,几亿人都让他们争取过去了,不再相信咱们编造的假话了。而我们的队伍也不稳定,越来越多的党政干部和公安干警居然也不再效忠江总书记,消极工作或者干脆就反对镇压,同情法轮功,甚至支持法轮功。这简直是亡党亡国啊!而且加重了江总书记的病情,使坏死的部分越来越黑!

在国际上,我们外交战线的同志们工作起来可就没我们这么好的条件了,别说随便抓人施酷刑,就是向人家政府部门散布点谣言,也很少有不被轰回来的,简直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但是,只要不怕丢人,各村有各村的高招,我国驻不少国家的使馆、领事馆的同志们雇佣当地的流氓地痞黑社会在法轮功练功的时候、开法会、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宣传真相的时候捣捣乱,踢踢场,也收到了不错的效果,当然资金投入是比较大的,但是考虑到贯彻了江总书记的精神,投入再大也是值得的。何况这些钱早就在国内的法轮功信徒身上罚出来了。当然,我们也没指望国际上能有支持我们的声音,在这个问题上,全世界都是“国际反华势力”,我们只要求能够买通几个华裔地痞,在人民日报上来篇愤怒声讨什么的,骗骗国内人们也就行了。

话说回来,国内的人民也越来越难骗,网络上的新闻那么多,累断了咱们安全部网络监察同志们的腿也封不过来啊。眼看着国内国外都称赞法轮功的和平、理智和勇敢坚强,连诺贝尔和平奖都提名法轮功,离咱们塑造的邪教形象差的太远,相比之下,明眼人倒是一眼看出咱们是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这不是新华社常说的那句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最近江总书记研究了一下,如果不给法轮功栽个集体自杀的赃,看来傻子也不会信咱们扣的邪教帽子了。言归正传,今天召集各位来开这个会,就是探讨一下怎么实施这个计划。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计划,征求征求大家意见,各位都是残害法轮功的专家,不必拘束,各位可以提问,可以建议,可以补充,总之力图把这个计划设计得天衣无缝,让法轮功有口难辩,让人民群众信以为真,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另外,我们也就有借口进一步残酷打击法轮功了。

计划是这样的:

时间:除夕。逢年过节是法轮功进京护法人数最多的时候,选在这个时候,比较自然,不容易引起人们怀疑还容易引起人们的气愤。

地点:天安门广场。法轮功最爱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练功抗议,选这个地点当然没的说。

自杀方式:自焚。火光一起,最有轰动效应。

参与演出的人员已经选好了,四女一男。大家可能听说了,我们有个效仿“斯里兰卡猛虎组织”的秘密暗杀小组,专门策划刺杀法轮功创始人,去了美国、去了台湾,可惜无法接近,没能得手。最近在互联网上被暴光了,我们当然不能承认,只能秘密撤回,这个小组没法再派出去了,但是现在这次计划却给他们一次发挥余热的机会。

我们已经从中挑选了5个人,让他们背会了法轮功的口号,教了法轮功的打坐姿势。基本上还可以吧,美中不足就是双盘盘不上,单盘也盘不上,只能凑合着把两条腿弯过来坐在地上。这几天有关单位一直在给他们封闭洗脑,反复放《八女投江》、《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之类的电影,现在看来,他们会心甘情愿为江总书记、为党牺牲的,谁说我们的精神控制不厉害。

除夕那天,我们会把他们放到天安门广场,他们身上带着用雪碧瓶子装的汽油,然后倒在身上,背台词,打坐,点火。就这个顺序。之后由警察救火,救护车开来,抬人上车,送医院抢救,新华社发稿子。就这个顺序,大家听明白没有?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领导同志,我有个问题,目前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布置了1500名便衣打手和200名便衣警察,这几个人看起来这么可疑,以我们这些同志们的经验,应该在广场入口处就搜出来他们携带的汽油等易燃易爆危险品。无法放他们进场。(漏洞之一)

罗干:说的也是,好几公升汽油哪,哪儿那么好弄到天安门广场上去。嗯,让两名全场打手都认识的便衣警察护送他们到指定地点执行任务,你们回去先传达一下,不要拦阻,要是影响了政治任务,上面象对香港记者那样一发火,哼!。。。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可是,可是.....领导同志,就算护送到了现场,也没法让他们自焚啊。您知道,要自焚得打开汽油瓶子,往身上浇汽油,那满满一雪碧瓶子汽油咕嘟咕嘟倒在身上,少说也得1分钟,然后还得高呼口号,再快也得10秒钟,然后打坐,您知道,坐地上再盘腿,人家真正法轮功的也得用个6-7秒钟,咱们这个冒牌货,把腿搬上来少说也得10秒钟,再掏打火机点火。天这么冷,手冻僵了不听使唤,风又这么大,没个10秒钟我看是点不着......这一分半钟都过去了。一般来说,以我们在广场上的密度,以我们这些天的经验,别说1分半钟自焚了,拿出个法轮功横幅快不快,3秒钟之内肯定按到擒住,都不容他打开横幅。让我们眼睁睁看1分半钟不能动手,这合理吗?(漏洞之二)

罗干:什么合理不合理,这是政治任务。让你眼睁睁地看1小时不动手你也得装看不见。你怎么那么自由散漫,你是哪个单位的?安全部同志,给我查查他。中央电视台同志注意了,安排好摄像机了吗?要提前5分钟到达现场。

中央电视台记者: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中央电视台记者凑巧在场,又凑巧扛着摄像机,又凑巧拍下来全过程,是不是有点太戏剧性?(漏洞之三)

罗干:唉,确实太巧,不过你不把这个振奋人心的场面拍下来,怎么在电视上放啊。反正老百姓比较寻求感官刺激,爱看。对于巧不巧的问题,我看没多少人会想到。再说,巧就巧吧,无巧不成书嘛,呵呵。接下来就是点火的细节,点火之后,不对,是5个人全部点火之后,现场的警察就要开始救人了。记住,看见一个点火的,你们别管,等5个全都点着了你们再动手。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罗干同志,广场上的警察全是穿便装的,这样打人抓人比较方便。我们救火救人那场戏穿便装可以吗?

罗干:不行,穿便装怎么体现人民公安爱人民啊?那不成了群众见义勇为了,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必须穿警服。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 罗干同志,您可能不了解平时情况。平时广场上一个穿警服的警察都没有,这次在出事地点一下子冒出那么多穿警服的警察救火,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漏洞之四)。

罗干:有多少人这段时间去过天安门广场,有多少人知道广场上平时没有穿警服的警察?很少很少。我们只要骗了大多数就行了,少数人知道就知道吧,怀疑就怀疑吧,反正没人敢说。救火这场戏要在1分钟内完成。时间太长就全烧死了,就没法采访伤者了,也没法再演出伤者最后转化,现身说法反戈一击的那出戏了。天安门派出所的同志,灭火器准备好了没有?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准备好了,身穿警服的警察一定会人手一个。灭火器现都放在天安门派出所了。

罗干:好,看到着火后,立刻取过来救火。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恐怕来不及,取灭火器一来一回最快得8分钟,这两天地面有积雪,太滑,所以估计最快10分钟。

罗干:荒唐,10分钟回来,人都烧成焦碳了。你们不会随身背着吗?干吗非得回去取?

天安门派出所警察:可是,您见过背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广场上巡逻的警察吗?(漏洞之五)

罗干:背着灭火器巡逻是有点夸张,你们不会事先把灭火器藏在自焚演员旁边的雪堆里头吗?我不管你们怎么弄,反正必须着火后1分钟之内灭火,我告诉你们,这是政治任务,不是拍电视剧讲什么合理不合理。中央电视台的同志,请注意剪辑,别什么都拍,从雪堆里取灭火器的这个镜头就别拍了,只拍救火。

中宣部干部:领导同志,咱们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可信度越来越低,尤其是在国际上。我建议咱们也弄点国外媒体来,让他们也看见,让他们也拍下来。我能通过某种渠道放出话,骗得CNN届时出现在现场。

罗干:好!让CNN给我们当一把喉舌。但是注意演得一定要真,不要让人家拍出破绽,否则要起反作用。如果让人家拍出破绽了,就立刻没收他们的摄像机,扣他的记者,让他们跟我们统一了口径再放人。(漏洞之六:为什么CNN拍的东西被没收,记者被扣)

积水潭医院的同志准备好没有?

积水潭医院医生:准备好了,救护车就停在广场外,随时待命。烧伤救护用品都准备好了。

罗干:很好,车上能装几个伤员?

积水潭医院医生:四个。

罗干:嗯,不需要装那么多,我们的目标是烧死三个。警察们可以救火救得慢些,这样更增加故事的真实性,要是一个都没烧死,倒让人怀疑是不是假自焚。咱们就来个真的。暗地里给他们家里塞些钱,但记住一定要注意保密。

积水潭医院医生: 救了的直接送医院吗?

罗干:不,这些被烧伤的万一说了不该说的话,万一说走了嘴,焦点访谈采访的时候不就出大漏子了吗?再说,都烧成那样了,谁知道他们时候会说什么呢,还能背出台词吗?所以救护车先开到安全部,把烧伤的演员卸下来,我们另外派几个同志,呵呵,缠上绷带,代替他们去积水潭医院住院。他们一定要经过严格训练,台词背地滚瓜烂熟,保证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同志们谈话时,保证做到万无一失。

积水潭医院医生:这几个和烧伤的那几个长相不一样,能行吗?

罗干:这才是妙计呢,你想想,烧得面目全非,脸上全是绷带,浑身涂的药膏,你认得出谁是谁啊?那不都一样吗?也不一样,就是病情可以控制,可以根据需要装得半死不活,装得回光返照,装得各种各样,比真正的病人好操作多了,不过为了真实起见,你们要象对待真正烧伤病人一样对待这几个新演员。但是气管切开术就别作了,弄跟管子比划上就行了,省得他们说不出话来。你们医院要严格保密,并且按照我们事先拟定好的病情发展计划来向外界宣布病情发展。

焦点访谈记者:领导,我们已经背熟了台词,也和几位病床演员排练过了,什么时候采访?

罗干:等通知吧,我们正在让一个专业言情小说作家修改台词,力图煽情。

新华社记者:领导,我们怎么报道这几个自焚的“法轮功练习者”的身份?请根据剧情安排好角色,以达到最大的宣传效果。

罗干:不愧为新华社记者,问得好!这是整个计划中最巧妙的部分。如果我们胡编几个名字,早晚要穿帮,法轮功现在调查能力强的很,以前很多栽赃的新闻都被他们调查个水落石出并在国外媒体暴光了。这次我们给他来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首先一点,人名都是真实的。大家知道,每天来北京护法的法轮功信徒成千上万,为什么到天安门的所剩无几呢?因为绝大多数都被我们在火车站、汽车站拦截了。我们从中挑出了一组人,他们是结伴来的,两对母女,一个男子。现在已经被秘密关押,关押的地点我就不透露了,其实也不重要,反正他们也不能活着出来了。广场上自焚的演员,就是冒充他们的名字,而后来掉包去住院的演员,自然也是冒充他们的身份。这样一来,你们查去吧,这几个人真是练法轮功的,真是从一个地方结伴来的,当地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可是谁也没法证明我们的演员不是他们,脸都重度烧伤了,那么厚的绷带,谁看得出来啊。一看查有此人,老百姓非信了不可。等过几天炒做完这条新闻,等他们都说了最有教育意义的话,最悔过的话,最深入揭批的话,最反戈一击的话,最终要安排他们死,以显示邪教害人,而政府尽了最大的力,是多好的人民政府啊。当然不是让我们的病床演员死,也不是让我们的自焚演员死,哦,自焚演员确实严重烧伤,让不让他们死,我说了不算,医生说了算。我的意思是说,让那真正的那几个法轮功─两对母女和一个男子死,处决他们后将尸体烧伤成咱们新闻中报道的那个样子,再让家里来人领尸。家里人当然认得啦,啊,没错,是我们家谁谁谁。那也就更相信了前面咱们两批演员演的活剧真是这些人亲身所为。然后焦点访谈再煽情采访受害者家属,又是一出好戏,不过这可是真的哦,不是演员。场面一定很感人。嘿嘿.

..... 至于为什么是两对母女,我们也探讨过,照理来说,练法轮功的顽固分子以老太太老头居多,安排些这样的人自焚才合情合理。但是,老百姓不爱看,不吸引人,所以我们决定设计两个花季少女来自焚。虽然合理性差一些,戏剧性强一些,但煽动性比较强,容易赚取愚昧的老百姓的眼泪。他们一激动,就没功夫用理智去思考问题了,所以这个破绽也就不成为破绽了。

焦点访谈记者:领导,的确是好计划!但是按照目前的剧情看,这几个人如果烧伤严重,不宜让他们说太多话,否则太不符合医学常识,没人相信这是烧伤病人,但是不说话吧,又不能深入揭批,说话太少也不能交待出自焚的动机、来历等等。这真是矛盾,您看能不能再安排两个旁白的。也就是说安排两个自杀未遂的,让他们现身说法,反正他们没烧伤,不影响说话。

罗干:好建议!我这就找两个他们同乡的转化分子,这个难度比较大,唉,现在找转化了的比较难,我们会抓紧时间找。但除夕的计划不改了,顶多我们向社会晚推出几天这条新闻,我相信一周左右时间能找到这样的转化分子,让他们学好台词,然后现身说法,更有说服力。

嗯,这样看来,除夕的自焚演完后,恐怕要到1月30日大年初七才能完全向社会公布了......唉,新华社记者同志,别睡觉,千万别先把稿子发出去啊,计划改了,别打乱我们的计划.....喂!说你呢......醒醒.....

(漏洞之七:新华社记者由于连夜炮制评论员文章,会上支持不住睡着了。由于没有听到最后这段对话,不了解计划做了修改,还是依照原定计划在除夕下午发了新闻稿,并且只提到5名自焚者,给江总书记的妙计造成了不可挽救的损失)

罗干:还有什么问题吗?请大家集思广益踊跃发言。

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领导同志,这次自焚是什么名义?是抗议还是......

罗干:是“忍无可忍”,求“圆满”,“白日飞升”,“升天堂”,呵呵,怎么样,我对法轮功的术语很熟悉吧。

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实在是高,但是法轮功的著作里从来没有说通过燃烧能圆满的,更没有天堂这个说法,白日飞升也不是说烧着了烧成灰升天,而是通了周天后的一种状态....
(漏洞之八)

罗干:够了!!你敢私自看法轮功的书籍,你不怕相信了他们的理论,被转化吗?不过也怪难为你们,不让你们看法轮功的书,又要让你们写深入揭批的文章,的确很难,但是贯彻发扬“三讲”精神,克服一下嘛,就按我说的写!!这是政治任务!再说,法轮功的人能看出真假来,普通老百姓哪儿明白啊?咱们要骗的对象是他们。反正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好在现在法轮功的书都被毁了,老百姓也没处找来辨真伪。

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但是,自杀总归与法轮功的不杀生原则相违背,硬给法轮功栽赃自杀、自焚,未免太牵强了。(漏洞之九)

罗干:我又何尝不知道啊,但是有什么法子呢?谁让法轮功太正了呢,咱们鸡蛋里挑骨头都一点毛病挑不出来,最后只能说人家发传单挂横幅污染环境,连这都拿出来当罪证了,你不觉得丢人吗?索性栽赃就栽个大的,栽个狠的。编得越离奇,越刺激,人越爱看。反正能骗多少人就骗多少人吧,这也就是江主席咽气前的绝招了,能拉几个垫背的就拉几个吧。

这事干好了,江大公子才能在十六大上顺利上任,嘿嘿,我也可以往前面排一排,当然江主席也不会忘了你们的。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8/21/11409.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罗干同志在「天安门自焚事件」筹备会上的讲话
 
 
几位中央级新闻单位记者谈话得出的重要结论
 
 
广西百色71名学生中毒 投毒者竟是两教师
 
 
中共人事部长公开承认:吏治腐败是中国社会最大腐败
 
 
事实俱在:中国割取死囚器官为高干服务
 
 
世界日报:大陆控制媒体手法狡猾
 
 
江「七一讲话」怎样加速中共的蜕变?
 
 
给朱熔基总理的第四封信
 
 
 
高考作弊可能动摇共产党统治
 
 
河北一礼花总厂发生爆炸 两座大库房被炸为平地
 
 
优秀法官射杀10龄童"续闻:被告坚持"开枪有理"论,扬言要追究媒体“责任”
 
 
河南消息:严厉打击群众上访告状,成为当务之急!
 
 
任人唯亲 死人领薪 北京曝光三起干部人事违纪案
 
 
在「江泽民的批示下」四川扫荡五明佛学院
 
 
美再次呼吁中国停止严打法轮功
 
 
北戴河会议反映中国权力结构变化
 
 
 
 
江绵恒最大的罪孽是什么?
 
 
幽默:船头上只站着一个没戴眼镜的一人
 
 
港媒传江十六大全退 政治局常委竟有四个半江泽民的人
 
 
最新消息:解放军占据佛教学院吓死多名尼姑
 
 
中共已经到了使用绝招的末日了!
 
 
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出来了,江泽民躲哪去了?
 
 
丹尼斯盖特:北京的这把火是自焚还是骗局?
 
 
将来法轮功平反了,“嘉奖”就是罪证
 
 
下岗三题:应该为之哭还是为之笑?
 
 
美国法轮功学员为救大陆同修绝食请愿
 
 
美国之音: 四川驱逐佛教中心尼姑和尚
 
 
刘晓波:三个代表,用谎言写就的悼词
 
 
监控中共人权 美国国会拟成立专门委员会
 
 
拖垮苏联的套索正抛向北京
 
 
评江泽民威权的傲慢
 
 
奥运的经济意义微乎其微
 
 
 
 
法官深夜枪击两儿童纯属意外?
 
 
回应中国媒体关于远华案的宣传 赖昌星接受采访揭黑幕
 
 
自焚真相再探: “自焚伪案”破绽之我见
 
 
华侨时报读者心声:某些人的心态
 
 
亢奋的江则民能折腾,马耳它政府吃不消
 
 
八天八夜穿越生死线 「噶玛巴」绝地大逃亡
 
 
李瑞环——木匠出身的国家领导人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寄信美国之音 山东异见人士被判三年劳教
 
 
深圳近百人深夜械斗 警方大举出动进行弹压
 
 
北戴河细看曾庆红
 
 
「万言书」的划时代意义令邓立群等意外的惊叹
 
 
光阴飞逝 北京恐慌──昨晚今晨长安街上北京电报大楼时钟倒转
 
 
争鸣:中共从来就没有司法独立
 
 
江泽民是这样赐予百姓“最佳人权”
 
 
辽宁省普兰店市发生历史上罕见的蝗灾
 
 
评中共允许资本家入党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数字背后的真相
 
 
中国共产党颂歌
 
 
读者来信:第三个“王进东”?
 
 
中共法治的一大飞跃──法院判决境外敌对组织
 
 
“最大的腐败”与“最后的腐败”
 
 
人权信息中心被北京列为境外敌对组织
 
 
紧跟「运动」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