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还原毛与中共真相 李锐日记让北京忧(图)

周晓辉




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生前照。

【人民报消息】2月16日,中共自由派元老、曾担任毛泽东兼职秘书的李锐走了,20日,中共官方不顾其女儿李南央公开的其“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的遗愿,在八宝山低调举行了追悼会。此举遭到了李南央、前赵紫阳秘书鲍彤的反对和斥责。

据李南央透露,父亲一生都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是与官方的党史不同的另一部党史,这部党史记录的是真实的历史。近日,她已将这些共约一千万字、从1935年至2018年3月26日李锐住院前共83年的日记,全部捐献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永久保存。除了日记外,被捐献的还有李锐的信件,在庐山会议时期、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等。

据悉,李锐日记极有可能在今年四月由胡佛研究所向公众开放。估计已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从其日记中找寻中共另一部党史。可以说,还原毛和中共的真相,李锐日记不可忽视。

从李南央和其他人以往披露的内幕看,李锐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与中共宣传和灌输给中国人的不一样的毛和中共。这些真相包括:

一、毛的第一位妻子杨开慧称毛是“双料流氓”。李锐称,杨开慧的一些手稿藏在住宅墙壁里,八十年代修故居时发现了,湖南党内刊物上曾予以刊出,但一些话被删去,如说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其原因是杨开慧发现毛强奸了她的堂妹。

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1929年去过井冈山,这样杨开慧知道毛娶了贺子珍。而当时她带着三个孩子住在长沙东乡六十里的板仓,毛两次打长沙都经过此处。省长何键为报仇,将杨开慧逮捕,逼她登报同毛离婚,她不应允,于是被杀害。杨开慧临刑前被押在人力车里游街,她大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呀!”

二、在中共早期在苏区肃清“AB团”的血腥屠杀中,共杀了十几万党员,有的县只剩下一两个人。

三、李锐给高岗当秘书的时候,高岗亲口跟他说,刘志丹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死,因此抱着必死的决心走的。这说明坊间传闻的刘志丹是被毛害死的并非空穴来风。

四、土改的时候,李锐记述的是贫下中农不肯分地主的地,说这是丧天良的事。这与中共的宣传完全相反。

五、“六四”时,李锐在木樨地,亲眼目睹了坦克进城碾压市民和学生。他所在的大楼面对大街,当时他在楼里和年轻人一起站了一个晚上,不停高喊“法西斯”。第二天一清早,他前往旁边的医院,看到了堆起来的尸体和流淌在地上的血浆,就此,他对共产党彻底绝望。

六、胡耀邦辞世20周年之际,李锐撰文《不当奴隶,更不当奴才》中披露,1987年胡耀邦在“生活会”上被以前的战友王鹤寿揭发,非常伤心。他曾对王鹤寿讲过一些心里话。胡耀邦被迫作了检查,听说离开会场后即失声痛哭。“王鹤寿的侄女后来向我透露,揭发耀邦是陈云的命令。”

上述真相已经让人触目惊心,即将被公开的李锐日记还将包括哪些颠覆人们以往认知的真相呢?要知道,1949年后他出任中共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利部副部长、毛的兼职秘书,被软禁大别山和监禁秦城八年等曲折经历,让其了解了中共高层许多黑幕。因此,从其日记中,我们或许能将曾经的谎言戳穿,将环绕在毛身上的光环褪去。要知道,中共自其成立之日起,就不断地炮制一个又一个谎言,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的中央档案馆资料不能公开的原因。

1954年开始筹建、1959年建成开馆的中央档案馆坐落在北京西山的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门口有武警守卫。网上的资料显示,档案馆藏有档案八十余万件,资料八十余万册,其中有大量中共领导人的手稿。资料时间跨度从“五四运动”到中共建政后各个历史时期形成的重要档案资料,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

虽然根据档案法的规定,中央档案馆已向社会开放了数十万卷、册档案资料,编辑出版了数十种史料,但涉及到中共高层的许多绝密资料却甚少公布。而一些达到一定级别的研究者在得到批准后,尽管可以进入馆内阅读某些绝密资料,但却不能用笔记录,而只能靠大脑,能记住多少就记住多少。至于看到的内幕能否应用到自己的研究中,研究者就自己掂量了。或许也正是因为有所顾虑,在还原中共的真实历史方面,我们并没有看到大陆学者写出太多有份量的文章或著述,除了业已去世的高华先生。

无疑,只要中共在台上一天,中共真实的档案资料就绝不会公开,因为公开就意味着加速中共的垮掉。可如今,让本已内外交困的中南海高层平添了一层忧虑的是,记录了中共黑幕的李锐日记即将被公开,而包括毛在内的中共领导人的真实嘴脸和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的恶行,也极有可能被公开,这对于世界和中国民众了解毛和中共、抛弃中共又多了一个通道。△

(转自大纪元)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9/2/23/68743.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