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自由亞洲專訪林耶凡 內幕驚心動魄(圖文/視頻)




自由亞洲電臺主持人郭亞薩專訪世姐加拿大冠軍林耶凡。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世界小姐加拿大冠軍林耶凡出生於中國湖南,是加拿大籍華裔女演員、模特兒、演奏家、人權倡導者和法輪功修煉者。藉由選美、拍攝電影及電視劇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其中兩部主演電影獲得電影節大獎,2015年5月加冕世界小姐加拿大冠軍,在世姐比賽引起強大旋風,原訂代表加拿大赴中國三亞參加世姐全球決賽,但因關注並評論中國人權問題,被中共列為「不受歡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而拒發簽證,參賽受阻,美媒《石英》指,在林耶凡在香港被拒絕入境海南省的24小時內,全世界的媒體都在報導並討論林耶凡對中共侵犯人權的觀點,「林耶凡」成為谷歌熱搜詞,成為一場巨大媒體風暴,《華盛頓郵報》在11月為此發表兩篇社論,建議「也許2015年世界小姐,可改成磕頭小姐」,並指責中共阻撓林耶凡的同時還詆毀她。那麼今年怎麼樣呢?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林耶凡,引出的世姐決賽內幕驚心動魄,令人不敢相信這是發生在美國。林耶凡強調,只有正義之聲強大,惡勢力才會收斂。)

世界小姐加拿大冠軍林耶凡因為關注中國的人權議題,去年被中國拒絕入境,無法參加在三亞舉行的世界小姐決賽。今年,林耶凡順利參加了於十二月十八日在美國馬里蘭州舉行的世界小姐決賽,然而主辦單位卻一度不准她在決賽期間接受媒體採訪,也不許她談論和中國人權相關的話題。今天我們再次邀請到了林耶凡在世界小姐總決賽結束之後接受郭亞薩的採訪。

下面轉載的專訪裏,自由亞洲電臺主持人郭亞薩簡稱「主持人」,世姐加拿大冠軍林耶凡小姐簡稱「林耶凡」。

主持人: 林小姐您好。非常感謝您再次來噢,我們上次的採訪也就是一個多月前。那麼我想請問您。這次我聽說,看到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都披露了總決賽期間,主辦方並沒有批准外界對您的採訪。您認為為什麼會這樣呢?

林耶凡: 為什麼會這樣?這個問題比較難回答。我覺得可能因為,我不知道他們的贊助商到底是哪裏的,I do not have any evidence(我沒有證據),我也沒有辦法說,但是可能他們比較緊張吧,畢竟我的Platform Beauty With Purpose「使命之美」的Project(項目),是講關於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我覺得他們可能比較緊張就是擔心會不會觸怒中共政府。

主持人: 但是我後來看到,大約是星期三的時候,您有接受了一些外界的採訪。為什麼他們有突然允許您接受採訪了。

林耶凡:所以這就證明一些事情,有的時候,一些大公司或政府,你沒有外界的壓力的話,讓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很難。星期二的時候,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波士頓環球報都出了一篇文章,都在講是不是世界小姐在噤聲不讓我說話。然後星期三(世姐組織)他們就把他們自己的Press Office Open,就把美聯社的記者請來了。我覺得這就證明,當外界給足夠的壓力在這件事情上面的時候,事情是可以改變的。我們實際上擁有比我們知道的更多的力量、籌碼,如果這件事情,比如現在不是世界,而是中國的話,也許也可以work。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是一個非常positive (正面)的改變,就是說外界的壓力,媒體的壓力,公眾的曝光,讓他最後做出一個正確的決定,不管他是被迫的還是怎麼樣的。

主持人:您本身作為中國人,一直在為中國的人權和活摘器官那麼敏感的話題所呼籲,所以你本人參加世界小姐這件事情就值得引起外界很大的關注。

林耶凡:這就是為什麼一開始許多記者都往世姐的郵箱投採訪請求,因為他們找我,我就說(因為)我簽了合約,如果沒有世姐的允許的話我是不能接受採訪的,但是他們會批准,就是讓世姐組織批准,那我就說你就直接寄到世姐的郵箱裏去。一開始我剛剛來的時候我知道,波士頓環球報要派一個記者過來,當天會在酒店大廳採訪。然後我等啊等啊,一直以為他們(世姐組織)的批准會早一點來。結果到記者來的那一天還沒有(獲得批准),所以我就下去跟記者說沒有批准咱也採訪不了,咱就喝杯茶吧。結果我們坐在酒店大廳喝茶的時候就被他們(世姐組織)看到我了,他們很緊張,然後就下來三個人,就告訴我說:「你在騙人,你在撒謊。你在 Tell Rubbish(瞎說)!」

主持人:啊,非常嚴厲啊!

林耶凡:非常Aggressive(氣勢洶洶),非常激烈的語言,而且很強硬,很流氓。

主持人:不講道理。

林耶凡:不講道理,對。

林耶凡:當時我就說「I'm really sorry if this really offended you」(我真的很抱歉,如果這真的冒犯你)。

主持人:當時他們沒有威脅你嗎?

林耶凡:講了。他們說這個可以讓你Disqualify(取消資格),所以我們現在要向上級報告,明天我們會通知你你會不會被Disqualify(取消資格)。

主持人:我留意到你參演的《血刃》的電影,因為涉及到中國活摘器官的敏感話題,所以受中共政府一直以來完全的封鎖。你在14號參加了電影在華盛頓的首映會,他們有沒有給你壓力?

林耶凡:一開始世姐不讓我去。(電影《血刃》的首映會)是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主辦的,他們往世姐那兒寄邀請函,世姐就直接回說她要彩排不讓去。(這事兒)當然被紐約時報抓住了,就被報導出來了。報導出來後,世姐組織就過來跟我說:你要去你就去吧。

主持人:所以他們也很怕媒體的壓力。

林耶凡:沒有人會不怕媒體的壓力。所以公眾的壓力實際上(可以)保持一些事情最後能夠做出正確的結尾的一個很重要的工具。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呼籲:當你碰到這種事情的時候,不管是家人被威脅,或者是自己受到壓力的時候,一定要把它曝光,只要大家都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的話,他們不可能堅持那麼長久的。

主持人:是。那麼我知道你這次在總決賽期間,你需要住在規定的旅館裏面長達二十多天。既然他們一開始就完全不允許你跟外界媒體接觸,那他們允許你跟其他的人、你的朋友接觸嗎?不行嗎?不行嘛,那你豈不是非常枯燥?

林耶凡:「枯燥」這個詞真是一個under stander,說淺了,太淺了。

主持人:低估啦。你跟我講一講。

林耶凡:那是一種很大的精神壓力。因為我跟其他女孩兒特別不一樣,其他女孩兒做事情的時候雖然經常被罵,但是不會怎麼樣。而我一開始就好像上了盯緊的名單。

主持人:遇到什麼樣的事情讓你感受到完全被緊盯著。

林耶凡: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不是來了嗎?來了之後,第二天我就可以感覺到他們很緊張。彩排的時候把我放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裏頭,因為這個世姐決賽是直接向中國直播的,所以彩排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有意無意的我就被推到最後去了,每一個舞我都是站到最後一排的角落裏。

主持人:完全被排擠的狀態。

林耶凡:完全排擠的狀態。有一次甚至是編舞,有一次我們兩邊的隊要從兩個方向這樣過來(從舞臺兩邊互相穿插到舞臺的另一邊),我本身在最邊上的就會變成到了中間,那個編舞一開始說好好就這樣,結果一看到我站在最中間,就說我們再來一遍,再換一個方法,然後就把我那個位置給換掉了。

主持人:啊,不得了。那編舞的人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

林耶凡:外國人。

主持人:是哪一個國家的人,是英國的嗎?

林耶凡:英國人。

主持人:您覺得為什麼作為英國的主辦方會有這麼大的壓力。他們會這麼害怕你成為聚焦(成為)被矚目的人?

林耶凡:世姐和中國的關係我不讀那些報導我還真不知道。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所有的媒體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波士頓環球報和華盛頓郵報全部被擋在外面,但是我們日常起居都跟三個中國記者在一塊兒。

主持人:是哪幾個公司來的?

林耶凡:一個是騰訊,倆個是小米直播。他們二十四小時向中國Face Time,我們吃飯的時候都一直拿著手機盯著我們。所以當時我就覺得很奇怪,我就問主辦方,那麼多的媒體,而且這麼多西方主流媒體,不是花邊小報,人家可是大報,你都不讓他們進來採訪,為什麼這些中國媒體可以這樣。他們就說,They are our Partners(他們是我們的合作夥伴)。

主持人:是Partner,所以需要遵守他們(Partner)提出的要求,是嗎?

林耶凡:他們就說啊,中國記者在這,是因為中國沒有Face Book,因為有防火牆擋在外面嘛,所以他們就用另一種方法。但是這實在是Does not make sens(不合理)。為什麼是中國才這樣?為什麼沒有伊朗或者其它的地方這樣被封鎖?所以很多東西說不通。德國小姐有一天有意無意跟我說:我們倆的照片被放在德國TV上,然後她就給我看了她自己的德國採訪視頻,是在她來到華盛頓以後的。然後她跟我說,我問了許可證,他們給了我許可證。當時我就意識到了,真是我被Single out(孤立)。不是他們不讓採訪,而是我的採訪都被攔住了。

主持人:那其他佳麗知不知道你的這種情況,她們對你的遭遇有什麼樣的反應?

林耶凡:我的室友知道。但是你知道選美是大家都在比賽,我也沒有特意的想去跟她們講這些事情。但有一天我爸爸給我寄了一個短信,他說他受不了了。在過去的一年裏……

主持人:他還在不斷受到騷擾嗎?

林耶凡:他的生意官司可以說是一個接一個的來,到處碰壁。銀行什麼的也開始起訴。比較很不樂觀。

主持人:我看到在(中共)環球時報上面說,中國的一些公司資助了世界小姐的決賽。你認為中國公司資助世界小姐的比賽這會不會影響到世界小姐決賽的公正性呢?

林耶凡:我覺得公正性這東西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期待他們會公平、公正,因為這是選美,很多東西、太多的利益關係在裏頭,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覺得這是一個公平的比賽。但是我要到那兒,不是為了比賽,不是(為了得到)那個Crown(皇冠),是希望中國觀眾能夠看到我還沒有放棄(為正義而呼籲),我還在那兒,所以他們也不用覺得孤單。所以這個公正性已經是沒有的想了。但是如果環球時報這麼講的話,那我覺得是非常明顯的呀。不然的話你怎麼有個中國Staff(員工)呢?而且中國記者有那樣的Access。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有一個中國的員工在世界小姐的主委會裏面嗎?

林耶凡:跟我們一起吃飯,起居都在(一起),二十四小時的。

主持人:哇!(世姐)這個實際上是一個英國公司。

林耶凡:他是一個英國公司,可是他有一個中國Staff ,是世界小姐的中國分部。

主持人:為什麼沒有其他國家的呢?

林耶凡:對呀,Exactly。怎麼沒有加拿大分部或其它分部。我們那個License Holder(許可證持有人)都不能見面的。為什麼中國來的就可以呢?這種滲透很明顯。

主持人:因為我看到世界小姐的官網的右下角,上面有資助商和合夥人,其中大概有三、四家都是中國公司。

林耶凡:好像全部都是,寫的字很小。

主持人:對對,寫得非常小,看不清楚。他們是不是有意在……,一方面他們拿到了中國資助,一方面又試圖掩蓋這個事實,不讓大家知道。

林耶凡:對。我這次在華盛頓郵報上看到,當時那個採訪我也在嘛,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問說:你們今年的 Finance(財務)是怎麼樣?然後他們說是Self Finance (自負盈虧)。

主持人:是自我資助嗎他們說?

林耶凡:對呀。你一個Budget(預算),Broadcasting(廣播宣傳),所有的Life(生活消費),這麼多Staff(員工),我聽說它那個Budget至少上多少百萬美元。當然這是我聽說的。這樣的話你Self Finance,自己家裏存的錢可真多呀。

主持人:不能讓人信服吧?!加上環球時報透露出來的這個……那我其實要恭喜你這個階段終於走完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在結束了這麼漫長的一個比賽的經歷之後。

林耶凡:舊的章節關上了。有些事情我還會繼續做。我是演員我會繼續演戲,有演講需要我發聲的地方我還會發聲。當然我是個演員,我自己會集中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可能也會把自己個人生活安排好。因為之前做這些選美呀,Campaign呀,全世界到處跑,都沒有機會……

主持人:交朋友?

林耶凡:不只是交朋友的問題,是需要好好工作,也要調節一下自己的個人生活。再過幾天我就27歲了,世姐這個比賽,從2012年開始到現在快四年多了,四年走過來的路真是……

主持人:一個很長的旅程。

林耶凡:世界小姐決賽的最後那兩天,我包括其他佳麗也都是這種感覺:不要那個皇冠了,我們現在就回家吧,受不了了。尤其我經歷的壓力,其實我屬於心裏承受能力還是不錯的,我不會很Easy Break Down(容易崩潰)的,但是過去的二十多天真是感覺好像是在一個巨大的勞教所……

主持人:你現在可能更身有體會被關在某一個地方的感受是什麼樣的了。

林耶凡:最大的體會就是當你不能說話,以及隨時被盯的連話都不能講。

主持人:但是這種事情發生在美國耶,象徵自由的一個國家。

林耶凡:對,這是讓我最頭疼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開始到的那兩天我感覺有點錯位,我是不是在華盛頓啊?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朋友走的時候,我都沒有辦法跟他說拜拜,我沒有辦法跟他道歉或者說再見,我就直接被拖走的那種感覺。

主持人:這個其實說出來會有點讓人不敢相信,發生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的國度裏面。你覺得這是不是其中的一個中國因素滲透到國外的文化和政治裏面。除了這方面你還有沒有經歷過其它類似的壓力。

林耶凡:這次算是最慘的了。我都沒有想象到會到這種程度,我是咬緊牙關走到最後,因為我告訴自己你不能放棄,這麼長時間了,這四年的路我不能因為忍受不住壓力就不參加最後的決賽了。因為畢竟那個Cramera(鏡頭)會在那兒,中國觀眾盯緊了畫面的話,偶爾還是會看到背後那一、倆個人,有我的影子在那兒。所以我咬緊牙關跟自己說我一定要堅持,但是真的是太可怕了。在美國、在西方社會受到這種Treatment,確實是我沒有想到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今天跟我們分享這麼多,也非常謝謝您為中國人權一直做的努力。讓我們下次再見,也祝你未來一切順利。

林耶凡:Thank You。(聽打文字稿人民報)△



林耶凡向自由亞洲電臺披露遭世界小姐主辦方禁言排擠內幕。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2/22/64710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