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觸目驚心!冤死20年後看聶樹斌案卷(多圖)

專題:還原歷史真相 聶樹斌案為審江開路

陳東




聶樹斌母親在得知真兇落網後,百感交集,她說:我高興,也不高興……



「高興是因為這不是我兒子做的,我一直相信不是我兒子做的!」



「不高興是因為你犯的案,卻把我兒子槍斃了!」



聶樹斌母親老淚縱橫:我接受不了!

【人民報消息】聶樹斌案到2015年已經過去20年了。

1995年4月27日聶樹斌以姦殺罪被執行(活摘器官)死刑。10年後,2005年2月,聶樹斌案真兇王書金在河南滎陽落網。《河南商報》記者范友峰與楚陽動身去河北調查。他倆千辛萬苦才找到聶樹斌的家庭住址──河北省鹿泉市下聶莊村。

在下聶莊村的村中央一棵有著兩百多年樹齡的老槐樹下,范友峰和楚陽見到了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一位神情恍惚的農村婦女。

當她聽記者說自己兒子背負的姦殺罪另有真兇時,老人幾乎昏厥過去,她久久才回過神來,哽咽著說,聶樹斌被執行死刑後,10年來全家人背負著強姦殺人犯家屬的惡名,無法面對世代而居的鄉親們投來的眼光。

但真兇露面後,居然又過了10年,到2015年,聶樹斌的冤情依然沒有昭雪。理由是當年製造冤假錯案的公檢法官員們,今天還要繼續掩蓋當年自己製造的冤案。

2015年3月19日新浪轉載了央視新聞頻道的一個視頻《聶樹斌母親得知真兇落網後發聲 掩面痛哭》。

視頻簡介:聶樹斌母親在得知真兇落網後,百感交集,她說「我高興,也不高興,高興是因為這不是我兒子做的,我一直相信不是我兒子做的;不高興是因為你犯的案,卻把我兒子槍斃了。」話語間,老淚縱橫。

這個視頻下面,已有32條網評,共3,220網民參與。

天津一位網友寫道:聶案就是一個典型的草菅人命,公檢法三方全部失守,但令人髮指的是知道錯了後,不但不糾錯反而捂著蓋著,處處對當事人設置障礙,使冤案遲遲不能糾正,河北法院的作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強烈要求還聶樹斌一個公道,給冤案製造者予以嚴懲,給老百姓一個交待。

江蘇南京一位網友寫道:要回過頭追究當時有關法官、檢察官責任,即使他們退休也要毫不留情地追責,還社會一個公道,還法律一個尊嚴,還人民一個公正!

湖南一位網友寫道:不追究相關責任人的刑事責任,那這個社會就沒有天理了!

湖北一位網友寫道:聶案比呼格案更惡劣,河北高院必須承擔刑事罪責!

冤死20年後看聶樹斌案卷觸目驚心

3月19日新聞晨報以《聶樹斌案卷至少8處簽名造假 涉本人和父母簽字》為題綜合法制晚報、新京報的報導。這個題目本身就觸目驚心。

報導說,3月17日,備受關注的聶樹斌案有了新進展。該案申訴代理律師李樹亭、陳光武進入山東省高級法院開始閱卷,並被允許拍攝和複印聶樹斌案及與該案有關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17本。據聶樹斌代理律師透露,經字跡核對,聶案卷宗中至少8處當事人簽名涉嫌造假,包括聶樹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簽字都是假的。

3月18日上午,聶樹斌親屬代理律師李樹亭表示,經他連夜閱卷(聶樹斌案及與該案有關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發現:在聶樹斌的所有供述裏始終沒有提及王書金交代過的案發現場出現的那串鑰匙;聶案卷宗裡的司法文書,如一審起訴書送達回證、判決書送達回證等聶樹斌的簽名均不是出自聶本人,已至少發現8處簽名問題。

報導說,據介紹,律師閱卷時發現,聶樹斌卷宗中的起訴書及送達回證、驗明正身的筆錄、刑事判決書送達回證等法律文書的簽字都不是聶樹斌所簽。

「上訴狀是聶樹斌親筆所寫,上述提及的法律文書上聶樹斌簽字的筆跡與上訴狀的筆跡不一致。」李樹亭判斷,出現這種情況,一是這些法律文書是後補的,二是有可能是別人代簽的。

報導說,閱卷律師回應稱,聶案偵查卷即原始卷是完整的,儘管很多紙張發黃,有些地方有破損,但沒有撤、改、換、拆,136頁的編號、封條、頁碼、原始材料看不出重新組裝的任何痕跡。

聶案偵查卷顯示,欠缺聶樹斌被抓後的前七天口供。但是當時一定有審訊記錄。當時的書記員是哪一位?

偵查卷裡的第一份口供是七天後出現的,是「有罪供述」。

《石家莊日報》20年前描述了這是怎樣的七天七夜

2005年真兇出現,《河南商報》記者范友峰從聶母那裏得知,當年聶樹斌案由石家莊市公安局橋西分局偵辦。又從當地警方獲悉,當年辦案民警紛紛調離升職,當年偵破聶案的石家莊橋西公安分局已經被合併。

另有知情者透露, 曾參與聶案偵破的警員都已立功受獎、升職。而對此案最清楚的要數民警焦惠廣。他寫過一篇關於此案偵破過程的通訊。此人現已升為石家莊市橋東分局東華路刑警中隊的中隊長。

焦惠廣在簡單問明瞭兩人的來意後,要求查驗范友峰與楚陽的記者證,再向報社掛電話查實後,回答范友峰說:「當年聶案發生時我確實在專案組,就是一跑龍套的,專事寫通訊報導。當時發表了我的通訊稿《青紗帳迷案》」。不過,當范友峰追問發在哪家報紙時。焦隊長一下子警覺起來,說:「發在哪裏,不告訴你。」

為找到焦惠廣10年前寫的那篇通訊稿,范友峰與楚陽開始在《河北法制報》《河北日報》《燕趙都市報》的檔案室中找了三天,無果。

最終,在《石家莊日報》檔案資料室中找到了當年焦惠廣寫的通訊,這篇唯一的官方通訊顯示如下信息:聶樹斌於1994年9月23被抓獲,9月29日交代了作案事實。1994年10月26日,《石家莊日報》以《青紗帳迷案》為題刊登了這一新聞通訊。文中讓人記憶最深的是「經過七天七夜的攻心戰,這個狡猾的犯罪份子終於交代了其犯罪事實……」。

那是怎樣的七天七夜,把一位無辜的年輕人屈打成招至死刑,而且還被活摘器官,當年的刑偵人員都心知肚明,所以這段枉奪人命的真實歷史,連1995年的聶案偵查卷中都沒敢記錄下一筆,只在七天後出現的第一份供述,也是「有罪供述」中,有這麼一句話:「前幾天說了假話」。

這難道是一條人命的事嗎?不是。多麼可怕的「曾參與聶案偵破的警員都已立功受獎、升職」,這短短幾個字的報導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些人嘗到了暴力造假的甜頭,他們會製造更多的冤案!

聶卷裏沒有任何實物證據:關鍵的一串鑰匙

閱卷律師陳光武表示,卷裏除了聶的有罪供述外,沒有其它證據,根本沒有實物證據!

閱卷律師李樹亭說,曾被他視為聶案關鍵點的案發現場的一串鑰匙,在案卷材料中,聶樹斌並未供述。

據報導,自稱是真兇的王書金在供述石家莊市西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時,曾提到過案發現場有一串鑰匙。他稱,自己覺得沒有用就沒拿,鑰匙放在被害人的西邊。

被害人康菊花的父親曾向聶案律師李樹亭提過有這串鑰匙,稱1995年「破案」後他去公安局送錦旗時,警方將鑰匙歸還給了他。

真兇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朱愛民說,他所查閱的聶案卷宗中的兇殺現場警方筆錄,顯示在康菊花左腳西側偏南30厘米處有一串鑰匙。但經過七天七夜的酷刑逼供,聶樹斌卷宗中卻沒有出現他供述這串鑰匙的字句。

別的不說,就憑這一點,誰是真兇誰是屈打成招,已經成為定局。

吃人的中共公檢法

代理律師陳光武強調,「20年間,這一卷宗在不同法院間傳遞並經手多人,能保存得如此完好,實屬幸運。」

從一個角度講,保存完好是有原因的,2015年3月,聶樹斌案代理律師首次被允許看聶案卷宗,就看出其中多處聶樹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簽字是假的,那麼這20年中,不同法院的閱卷者也一定都看出來了──這是一樁不折不扣的冤案。有沒有真兇出現,這也是一樁冤殺無辜案!那麼,閱卷者也都知道,這個案子不翻則已,倘若有一天,真要平反昭雪,這些辦案人都得進監獄。所以,誰都不吭聲,誰也決不淌這個渾水。

1995年,經過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逼著聶樹斌屈打成招。20年後,在習近平要求還原歷史真相的時刻,2015年3月16日,新華網首頁法治欄目轉載京華時報的消息《聶樹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組打我 逼我否認強姦殺人》。

報導總的透露了一個信息:王書金堅持承認自己是真兇後,跌了一跤被送醫治療,治了三天。關懷備至吧?出來就神智不清了。還被錄像證明他神智不清。王書金不是傻子,被錄像後,立即找自己的辯護律師,說過去證明自己是姦殺康菊花的兇犯時「神智很清」。

一件如此清楚的冤案,況且還有真兇出來作證,也要阻止昭雪。河北公檢法頭頭兒的心裏多麼陰暗,為了不承認自己和自己的下級是錯的,為證明自己提拔這些人是對的,還得想辦法找人把真兇弄成傻子。可怕吧?難怪河北省是江系血債幫製造血案的重災區之一,至今河北政法委還執行江澤民的指示在繼續嗜血殺人。

其實,昭雪聶樹斌決不是他一個人、他一家的事,而是關乎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的事,也關乎著中華民族未來的生死存亡。因為,一個國家的公檢法隨意酷刑殺人、活摘器官謀取暴利,那這個國家一定會受到上天的懲罰,天災人禍遭難的還是老百姓。

既然,呼籲和推動「還原歷史真相」人人有利,那麼就人人有責。△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3/22/61096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