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德國村落兌現對神的承諾 300年避開黑死病(圖)

章仁辛




所有參加演出《耶穌受難劇》的人都必須是歐伯阿梅高的村民或至少居住了20年以上的人。每十年的演出都以全新面目出現,新的服裝、新的演員和新的編排。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章仁辛報導)被稱為世紀黑死病的埃博拉病毒在西非三國爆發,這是迄今發現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死亡率最高可達90%。世界頂級的防疫專家對此也束手無策,世衛表示,病毒蔓延速度已超過控制的速度。

彰顯神的榮耀

但是也有極少數的人們能從埃博拉病毒中僥幸逃生,美國的布萊特利醫生就是其中之一。他和同事南希女士於7月在利比里亞為當地埃博拉患者提供治療時感染了埃博拉,病情曾一度惡化,之後卻奇蹟般好轉。此消息給人們增添了結束疫情的希望。

埃博拉的蔓延和危害,令人想到世界上危害最嚴重的大瘟疫、曾多次肆虐歐亞、令無數人喪生的黑死病。

蔔伽丘在《十日談》中描繪了1348年黑死病肆虐意大利佛羅倫薩的場景,令人觸目驚心。人成批地死亡,甚至來不及收屍,城市裡到處屍體縱橫。蔔伽丘寫到:「彷彿是天主鑒於人類為非作歹,一怒之下降下懲罰。」

從《十日談》青年們每天講述的故事中,可以看出當時社會道德的淪喪程度。有人認識到這是上天對人類的懲罰,開始收斂言行。有人試圖逃離城市,斷絕親朋好友間往來,但無濟於事。也有人逆其道而行之,及時行樂,有今天沒明天。宏偉的宮殿、華麗的大廈,從前達官貴婦出入如雲,此時十室九空,多少顯赫姓氏、巨大的家產遺下來沒人繼承。

有的人其它家人都染病死去了,悲痛之下抱著去世的親人,希望自己也能染上黑死病,不願獨活世上,奇怪的是,他們千方百計想染病,就是安然無恙。

為什麼黑死病中還有人能幸免?為什麼布萊特利醫生和南希能從埃博拉中死裏逃生?人們不約而同地感恩了神。




布萊特利醫生奇蹟般好轉後出院。他說:「是神救了我。」

8月21日,布萊特利醫生和南希痊愈出院,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他說:「今天是個奇蹟,我還活著,且一切都好並能與家人團聚,對此我心存感恩。」他表示:「是神救了我。」南希表示:「這是神的榮耀。」

為神而活的人

善普施機構總裁格萊漢姆發表聲明:「今天我們與全球各地的善普施成員一道感謝神,並祝賀布萊特利獲得了康復並離開醫院。」

布萊特利醫生臨危不懼,把生的希望讓與他人。當時,緊急運到當地的試驗性治療血清只有一份,他將機會讓給南希,只為自己輸入了他曾經照顧的病愈患者血液。布萊特利的親朋好友和大學同學對他作出這樣的決定「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他是一個「為神而活的人」。

正是由於布萊特利的無私和無畏,以及他對神篤定的信念,使他在面對死亡時,始終保持著平靜和信心,最終走出了疫情,也重獲生命的自由。

如果這還不足以說明問題,那麼下面一個例子無疑會對此有個詮釋。

感恩神

德國阿爾卑斯山腳下小村歐伯阿梅高(Oberammergau)每隔10年都要整年上演百場《耶穌受難劇》,以感恩神將村民從黑死病中解救出來。

事情緣起於歐洲30年戰爭後的1633年,此時黑死病又重新開始肆虐,歐伯阿梅高也在劫難逃。村裏每兩戶人家至少死一人,村民萬分恐懼,在埋葬親友之後,由神父帶頭全村人跪下來虔誠地向上帝祈禱。

他們對天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在黑死病中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會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直至世界末日予以回報。

按照傳統的說法,從他們發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有奪走一條村民的性命。第二年,歐伯阿梅高人開始履行諾言,首度上演了《耶穌受難劇》,三百多年過去了,小村莊也因此舉世聞名。

看來,危難中對神的堅信幫助了那些人擺脫了困境,這個奇蹟也帶給了人們很多的啟思。△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4/8/29/60044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