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罕為人知的煙臺“大舜號”船難(圖)



中國渡輪“大舜號”船難事故已經鮮為人知。

【人民報消息】韓國“歲月號”沉船前出現韓版“範跑跑”船長的新聞,中國大陸有些網友因此而低調談論一件鮮為人知的煙臺“大舜號”船難事故。

1999年11月24日,一艘中國渡輪“大舜號”在中國海岸線上漂泊9個小時。最後在離祖國大陸1.5海裡的地方,304名乘員中死亡282人,生還者22名全部是年輕力壯者。在58名女性乘客中,只有一名26歲女性生還,沒有任何老人和兒童獲救。

船難事件回放

1999年11月24日,這一天下午。

16:21分,一艘載有302人的渡輪“大舜號”,在煙臺小山子島東北約10海裏處底倉起火。

16:30分,海軍北海艦隊接到“大舜號”的求援呼叫。

17:30分,“大舜號”火勢蔓延。

18:25分,此後3個小時中,北海艦隊一再拒絕出動直升機支援。理由是:不具備夜間起飛條件、不具備加油條件…。

19:30分,海軍救援大隊派遣5艘艦艇出海救援。但是,有的艦艇發動機不能開車,有的在駛出軍港時停車失去動力:有的迷路觸礁,有的搖晃過大而被迫返航。只有686號艦繼續前進。

21:30分,“大舜號”一度從軍方雷達上消失,686艦奉命返航。

22:20分,交通部海監局告知“大舜號”只是著火,並未沉沒,並再次請求救援。

23:00分,686艦抵達出事海域,但沒有發現“大舜號”。

23:30分,686艦與“大舜號”聯絡接通。彼此距離不到100米。

23:38分,“大舜號”向左側傾翻在離海岸1.5海裡的地方。

“人民”海軍從接警到出兵整整花了3個小時,從出兵到抵達現場又花了將近4個小時。這7個小時對於“大舜號”上約300個男女老少來說,卻是一個大災難的關鍵時刻。

劫後餘生者的回憶

幸存者杜運偉說∶開始,大家湧在甲板上,有手機的人一個接一個地向家裏通報目前的狀況,聲音很嘈雜,我身邊的一個男的好像有一個很小的孩子,他在打電話給妻子時有些絕望,已經提到照顧孩子的事了。人們在甲板上凍了3個小時,情緒都不高,說話的很少,有時候甲板上幾乎鴉雀無聲。

29歲的幸存者張實元說:我看見有很大的煙從底艙冒出,風吹來時,濃煙能將甲板罩住。不時有婦女和小孩哭出聲來,有人就安慰說:不要哭,哭也沒有用。

這7個小時中,這300名公民一直漂蕩在祖國的懷抱裏,最遠的時候只有10海裏,最近的時候只有1海裏。傾翻的地方離海岸只有1.5海裏,站在沙灘上就可以望見傾翻的“大舜號”,解放軍的衝鋒舟5分鐘就可以開到。傾翻的地方距離煙臺港不到20海裏,救援船只要1個小時就可以開到。在這樣的地方,交通部海監局的“煙救13”花了2個半小時趕到,人民海軍的686號艦艇則花了大約4個小時的時間。

302名共和國的公民,在離祖國大陸1.5海裡的地方,在解放軍的眼皮底下,只有22名生還,而且全部是年輕力壯者,其中7名是船員,一名海軍軍官,一名人民JCSS,沒有一個是兒童。他們主要靠的是自己的體力,還有運氣。

生還者幾乎都是落水以後才巧遇身邊有救生筏,要麼再幸運地被海風吹到岸邊,要麼被海浪拋向救援船(煙救13號、海軍686艦),還有一名是自己游到岸邊的,另一名不會游泳卻讓日本救生衣托著飄到沙灘爬上來的。他們沒有一人是真正地被解放軍從海裏面救出來的。

軍艦上的解放軍在做什麼呢?他們高高地站在艦艇上面扔拋繩索和救生圈。這些接受專業訓練、深諳水性的海軍官兵沒有一個曾下水救人。

“大舜號”上58位女性乘客中,唯一的女性生還者是26歲的董穎,她是穿著日本救生衣,趴在日本救生筏上,被海風吹到岸邊後,被雲溪村農民救起來的。

亡羊未補牢 多難難興邦

一年後,一本記述這個特大悲慘事件的書《悲壯的挽歌∶11.24特大海難紀實》的扉頁上這樣寫道:“在災難面前,黨中央、國務院和我們的各級黨委、政府所表現出的高度負責精神,我們的幹部群眾所表現出的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精神,我們的人民子弟兵所表現出的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的精神,值得稱道和弘揚。”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大舜號”沉沒前一個月的10月17日,同一家公司的另一艘滾裝船“盛魯號”也因船上失火在大連附近海域沉沒。同一家公司,同一條航線,同一種類型的船,因相似的原因在短短一個月內兩次沉沒,是在國際航運史上也是罕見的。△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4/5/3/59364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