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長篇歷史紀實文學連載:大唐聖主李世民(8之一二)(圖)

周若水


李世民縛竇取東都。(繪圖: 曹醉夢 / 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接上)

第八章 李元吉愚劣失王業 李世民神武定中原(8之一、二)

李淵登基後,追封竇夫人為穆皇后;立世子建成為皇太子;趙公世民為秦王;齊公元吉為齊王,留守太原,總領十五郡諸軍事,為並州總管。

李淵稱帝時,李元吉只有十五歲,太原是李淵的王業之基,兵精糧足,存糧可用十年。並州是大唐的兵家重地,交給李元吉,李淵實在不放心,就派駙馬竇誕、右衛將軍宇文歆前去協助李元吉鎮守晉陽。

李元吉年紀不大,正事不諳;心地偏狹,專事奸邪,且心狠手毒。父皇遠在長安,急於平定中原,李元吉趁著天高皇帝遠,便在太原恣意遊獵玩樂。

小字三胡的李元吉生性喜好田獵,出門必帶著狩獵用的鷹、犬等物要裝滿三十車,常說:“我寧可三天不吃飯,也不能一日不狩獵。”李元吉白天四處遊獵,踐踏民田,損毀莊稼,射殺牲畜,縱容左右搶奪百姓財物;當街射殺行人,以觀行人躲避箭矢來取樂;晚上則常常府門大開,溜到民間尋歡作樂,淫宿民女;百姓對他恨之入骨。

李元吉嫌這些都不夠刺激,就把家中數百名的奴仆、門客、侍女編做兩隊,讓他們披盔戴甲,分為敵我,互相廝殺,以此為戲。其間常有傷亡,李元吉也曾因此受傷。李元吉受傷,對他有救命之恩的乳母陳善意很是心疼,就一次次苦勸李元吉停止這種危險的遊戲。一次,李元吉邊喝酒,邊讓家傭們又裝扮起來互相角鬥以助酒興。陳善意怕傷了元吉,連忙趕來勸止,李元吉因而酒興大敗,氣得指著陳善意大罵:“這裏是本王的天下,父皇都允許我便宜行事,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管我!”說完,吩咐手下力士毆打陳善意。可憐的陳善意,一個柔弱的婦人,哪能經得住這些年輕力壯的武士們的拳腳,一會的功夫就一命歸西了。

陳善意本一個乳母,對李元吉的救命之恩從何而來?說來還是穆皇后竇氏慧眼識人。

西元603年,李元吉出生。穆皇后生下李元吉,一看李元吉的長相,嚇了一跳——瘦小枯幹,窄額尖顎,拱嘴嘬腮,鼠目鷹鼻。穆皇后心想:自己美貌驚人,夫君也氣度不凡,哪來的這麼個不倫不類的怪物?這是何方妖孽,敢借我的貴體投胎為害?穆皇后不想撫養這個孽障,吩咐下人陳善意趕緊抱走丟掉。陳善意動了婦人之仁,就私自留下了這個孩子,自己餵養。等李淵回來,陳善意便把孩子抱給李淵。李淵看罷孩子,也大為驚異。然而孩子畢竟是夫人所生,李淵不捨得丟棄,就勸夫人留下,並取名元吉,以沖其不祥的容貌。

李元吉胡作非為,宇文歆屢諫無效,只好給李淵上表奏明李元吉的劣行。李淵免了李元吉的官職,並把他招回長安。事後李元吉不知反悔,卻感覺無官無權的日子實在不好過,就求並州的父老上表請旨,請求父皇繼續留用自己。李淵也沒能量才施用,一見並州父老請旨,就順水推舟地又將元吉復官為並州總管。殊不知,此舉竟為大唐釀下了大禍。

宋金剛被竇建德擊敗後,投奔劉武周,得到劉武周的重用和禮遇。宋金剛趕走了糟糠之妻,迎娶了劉武周的妹妹。宋金剛力勸劉武周趁李淵初立,根基未穩,率部南下,攻取並州,以圖天下。劉武周與宋金剛各帥人馬屢犯並州,勢如破竹,連取數城。

劉武周犯境,李淵大驚。武德二年七月(西元619年),右仆射裴寂請命領兵前去拒寇。裴寂在介休與宋金剛相遇,被宋金剛打的幾乎全軍覆沒,裴寂落荒而逃,飛馳一日一夜,逃到晉州。裴寂敗退晉州後,晉州以北城鎮全部陷落,只有西河獨存。

劉武周大軍壓境,齊王元吉頗有自知之明:裴寂都不是宋金剛的對手,自己哪有本事據守太原,對抗劉武周!他就想了個辦法臨陣脫逃,找來司馬劉德威:“你以老弱之兵守城,我以強兵出城迎戰。”元吉連夜攜妻妾家小棄城逃回長安。元吉剛走,劉武周就兵臨城下,晉陽土豪打開城門接納劉武周大軍,晉陽失守。

李淵聞訊大怒,怨宇文歆對元吉輔弼不利,想斬殺宇文歆。禮部尚書李綱勸諫道:“齊王年少驕逸,竇誕不曾規諫齊王,又助其掩蓋,使兵士民眾怨恨,齊王今日之敗,是竇誕之罪。然而宇文歆屢諫齊王,齊王不聽,宇文歆又向陛下表奏實情,宇文歆是忠臣啊,怎麼可以斬殺呢!”李淵覺得李綱所言極是,元吉頑劣,不行善事,非他人所能禁止,就赦免了宇文歆與竇誕。

元吉是如此貌狀,太子建成又當如何?

禮部尚書李綱領太子詹事,起初,建成非常禮敬李綱。日子久了,建成的本性就暴露無遺了——飲酒無度,親昵小人,聽信奸佞讒言,疏薄骨肉親情,妒忌秦王世民功高。李綱多次上書勸諫,建成依然故我,李綱深知朽木難雕,心中抑鬱,就向李淵稱病辭官。李淵很生氣,大罵李綱:“你情願做何潘仁的長史,卻恥於為朕做尚書嗎?何況現在正讓你輔導太子建成,你卻堅決要走,是何道理?”李綱連忙磕頭:“何潘仁,只是一介賊寇,每當他想枉殺好人,臣一諫即止,為他做長史,臣無愧於心;陛下乃創業明主,臣無才,臣所言之於陛下如同以水投石,臣諫太子也是如此,臣不敢久居廟堂,以汙天臺,所以,臣請陛下準臣辭官回家。”李淵龍顏不悅,駁回了李綱的辭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淵做了皇上,群臣都等著封賞。李淵對裴寂封賞最厚,滿朝文武無人可及。民部尚書劉文靜的心裏頗為不平:自己是李淵起兵的首功之臣,出使突厥,東征西討,才略功勛都在裴寂之上,卻位列其下。所以每次廷議,裴寂說東,劉文靜必道西,多次當眾侵辱裴寂,二人隔閡越來越深。

武德二年八月的一天夜裏,劉文靜與弟弟劉文起喝悶酒,邊喝邊聊,說起裴寂,劉文靜拔出佩刀,投向柱子:“我早晚會殺了裴寂!”偏巧劉文靜家中鬧鬼,劉文起招來巫眾披頭散發,口銜尖刀在夜晚驅鬼。被劉文靜一個失寵的侍妾拿來做了文章,侍妾讓她的家兄去告劉文靜謀反。李淵召來群臣廷議此事。裴寂說劉文靜必反,應該殺了他以絕後患;李綱、蕭瑀(煬帝蕭皇后的弟弟)都上奏劉文靜不是謀反;李世民更是為劉文靜陳情:“當初在晉陽,是劉文靜先定了起兵之策,才告知裴寂;攻克京城後,父皇對二人封賞懸殊,使劉文靜大為絕望,劉文靜絕非謀反。”李淵思來想去,還是採納了裴寂之言,將劉氏兄弟以謀反罪梟首示眾。

李世民在軍事上的天才與成就,古今中外無人能及。他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最具天賦的軍事統帥,也是最神勇善戰的無敵將軍。他平生身歷幾十場大戰,每一場大戰戰前他都要親自勘察敵情,做到知己知彼,依據實情周密部署;統帥全軍以逸待勞、耗敵糧資,避其鋒芒、挫其精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以最小的傷亡獲取最大的戰功;每一次作戰中,他都身先士卒、衝鋒陷陣,主帥驍勇無畏,全軍將士的銳氣自然大增,李世民親帥的唐軍銳不可擋,個個如下山的猛虎,其戰鬥力可以以一當十。在人類上下五千年的軍事史上,李世民創下了一個不敗的神話。然而,在大唐初立的首次大戰中,因劉文靜、殷開山違背秦王軍令,使李世民所帥的唐軍遭遇了一次空前絕後的慘敗。

李世民西討薛舉、薛仁果

武德元年七月(西元618年),隴西的薛舉傾其全國十幾萬精銳進逼高墌(音址,今陜西長武東北),遊兵闖入豳(音彬)、岐等地。薛舉來勢兇猛,隴西兵強馬壯,李淵建唐之初就面臨著關乎大唐生死存亡的一場大戰。大敵當前,李淵命年僅十九歲的李世民為西討元帥,以劉文靜為行軍長史、納言;殷開山為司馬,帥八路總管,統數萬唐軍西去征討。

西討唐軍來到高墌,李世民下令深溝高壘,堅壁不出。意在挫其精銳,耗其糧草,避其鋒芒。安營不久,李世民突發瘧疾,臥床不起。便把劉文靜和殷開山召入內帳,囑咐他們:“薛舉懸軍深入,糧少兵疲,其利在速戰。如果賊軍前來挑戰,你們千萬小心,不可出營應戰,等我病好了,再為諸君破敵。”並把軍事大權委託給二人。退出李世民的帥帳,殷開山對劉文靜說:“看來秦王擔心你不能勝敵啊,才會說出這番話來。薛舉得知秦王生病,一定會輕視我們,我們應該對他耀耀武力,揚揚軍威,也讓秦王看看你我不是等閑之輩,沒有秦王,我們一樣可以取勝。”劉文靜也恃才而驕,二人一拍即合,把秦王的囑托拋到腦後,將全軍帶到高墌西南陳兵布陣,依仗著兵多將眾,也不設防,就向薛舉宣戰。
李世民聞訊,料定他們必敗,趕緊修書一封,令他們立即撤軍回營。書信還未送到,薛舉就已暗中派兵在唐軍背後殺出,在淺水原大敗唐軍。八路總管路路皆敗;大將軍慕容羅睺、李安遠、劉弘基被俘;士卒十之五六被俘殺。李世民得知後心如刀絞,只好引殘兵敗將退還長安。薛舉占領高墌城,把陣亡的幾萬唐軍屍體堆在一起,封土為丘,做成京觀,以耀其武功。(京觀,古代為炫耀武功,聚集敵屍,封土而成的高冢。)

回長安後,劉文靜、殷開山被免官。

八月,正當大獲全勝的薛舉要一鼓作氣,揮師關中,攻取長安之時,命運卻安排他退出了歷史的舞臺——薛舉因病亡故,進軍關中計劃暫告擱置。他的兒子薛仁果在高墌城即位。薛仁果做太子時,與眾將多有不睦;即位後,西秦內部將領與君主離心離德,大大削弱了其戰鬥力,形勢開始發生逆轉。

李世民再次掛帥西討,大軍來到高墌城外,依舊深溝壁壘,堅壁不出。薛仁果派大將宗羅睺討戰罵陣,唐將們被罵得都按耐不住了,紛紛請求出戰。李世民曉諭眾將及三軍:“我軍新敗,士氣低落,賊方恃勝而驕,必有輕我之心,我們應堅壁以待,等他們氣焰掃地時,我們再一戰克敵。現在還不是開戰的時候,再有敢言出戰者,斬!”

整整六十天過去了,秋去冬至,陰歷的十一月,西北的高墌已是地凍天寒,薛仁果的糧草也已耗盡,兵士們饑寒交迫,軍心渙散,薛仁果的將領不斷有率部降唐的,李世民覺得決戰的時機成熟了,就派行軍總管梁實在淺水原安營紮寨,用以誘敵。

唐軍出戰,薛仁果大喜過望,派大將宗羅睺帥全部精銳猛攻梁實所部,梁實守險不出,水源被宗羅睺切斷,軍中無水,人馬數日不飲。宗羅睺攻勢越來越猛。李世民揣度賊軍已疲,對諸將說:“可以出戰了。”終於等來了開戰的軍令,唐軍將士們群情振奮,士氣高昂,只等著天明後一場大戰的到來。

第二天早上,隆冬的一輪紅日從東方噴薄而出,碧空萬里如洗,風平物靜,幾萬唐軍將士的屍骨堆積成的京觀還在赫然聳立著,他們的忠魂在默默地期待著,期待著大唐將士們高唱凱歌得勝雪恥的那一刻……

右武候大將軍龐玉迎著初升的朝陽,已經在淺水原南面排兵布陣了。唐軍一出,宗羅睺帥部象饑餓已久的狼群一樣撲向龐玉大軍,龐玉所部力不能支,正要潰退時,李世民親帥唐軍大隊人馬,從淺水原北面如下山猛虎般沖殺過來。宗羅睺趕緊令將卒掉轉馬頭,北向迎戰。李世民一馬當先,帥幾十個驍將衝進敵陣,唐軍士氣頓增,喊殺聲驚天動地。將乏兵疲的西秦軍,頃刻間便潰不成軍,十幾萬大軍退潮般散去。李世民帥兩千騎兵乘勝追擊。穆皇后的堂弟竇軌不久前剛吃過西秦的敗仗,余悸未消,上前抓住世民的戰馬韁繩,苦諫世民不可輕進。李世民說:“我思慮已久了,我軍此時的破竹之勢斷不可失,請舅父別再說了。”說完,李世民就躍馬追出。宗羅睺所部節節敗退,李世民的唐軍猛追不捨,不容他們進入高墌城內,西秦敗軍只好逃回隴西。

李世民陳兵於高墌城下,傍晚,唐軍陸續都趕到了。夜半,薛仁果的守城將士紛紛下城來降,薛仁果看大勢已去,第二天早上出城請降。

李淵遣使西來勞軍,並告訴世民殺光西秦將卒,以報前仇。李世民只殺了幾十個頑首,余者上萬精銳收歸唐軍,還令薛仁果的兄弟及宗羅睺、翟長孫等薛舉舊將統領,世民同他們遊獵騎射,親密無間,西秦將卒們無不畏威銜恩,甘願效死。李世民又尋訪到了賢名遠播的大學士褚亮(褚遂良之父),引入秦王府,禮遇甚厚。

那時,李密新歸大唐,李淵派李密到豳州迎接凱旋的李世民。“掛角讀書”的李密自視甚高,一直以為“李氏代楊”的主角是自己,所以儘管歸附了唐朝,也沒把李淵放在眼裏,與李淵在一起,常面帶輕慢。等他見了李世民,竟被李世民的天姿神武,軍威嚴肅所懾服,不敢仰視,偷偷地對殷開山說:“秦王才是真正的英主啊!”

李密的河南瓦崗軍聲勢浩大,與東都的王世充屢屢交戰,怎麼突然歸附李淵了?
李密屢攻東都不下,就有了歸降東都之主皇泰主楊侗之意,並上表請降。適逢宇文化及兵臨東都,皇泰主使了個一箭雙雕之計:讓李密先在城外剿滅宇文化及再入城,借此削弱雙方勢力。李密大敗宇文化及後,瓦崗軍的士卒與戰馬也折損大半,宇文化及敗走,後被竇建德所殺;王世充堅決不同意李密歸降東都,便乘機大敗李密,截獲了李密的珍寶美女無數、將卒十余萬,榮歸東都。秦叔寶,程知節、羅世信等,迫於無奈,投降王世充。(武德二年,秦叔寶、程知節、羅世信先後棄王投唐。)單雄信驍勇敏捷,善用馬槊,名冠諸軍,軍中號稱 “飛將”。然而單雄信缺少忠義,輕於去就,李密失利後,率所部投降王世充。

萬般無奈之際,李密於武德元年十月,帥王伯當、魏徵等歸附李淵,受到李淵的禮遇,呼之為弟。

李密降唐,人降心不降。武德元年十一月,李淵遣李密到山東招撫舊部,李密乘機叛逃,十二月被唐行軍總管盛彥師劫殺。王伯當明知叛唐必死,苦諫李密不聽,只好舍命陪故主,與李密一同被殺。

(未完待續,版權作者所有)

(參考史料——《資治通鑒》、《隋唐嘉話》、《舊唐書》、《新唐書》)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9/3/55261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