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李立三和他的“蘇聯女人”(圖)

【人民報消息】近日,《新民周刊》報導了中共早年黨魁李立三一生的“大起大落”及其“蘇聯女人”李莎的愛情故事。晚年的李莎如今生活在北京,在兩個女兒李英男、李雅蘭的照顧下,她閱讀俄文報刊、說著俄語,這位貴族後代的坎坷生平讓人唏噓不已。李莎的父親被蘇共逼迫服毒自殺,而丈夫又在文革1967年不堪迫害、服安眠藥自殺,死前他還寫信給毛澤東以表忠心。不過共產黨迫害人是不分黨內外的,誰在其統治下都沒有安全感。重讀歷史,讓今日很多中共黨徒都不寒而慄。

李立三出生於1899年,湖南醴陵人。在1928年中共六大之後成為中共黨魁,但很快被指犯了“左”傾錯誤,就是所謂“立三路線”。但他獨立倔強的性格激怒了共產國際,1930年10月他應召到莫斯科反省,並被解除了中共領導職務,在只身來到莫斯科,走出雅羅斯拉夫車站時,沒有想到等待他的竟是客居異國的15年漫長歲月。

新婚後李立三落難

李莎告訴《新民周刊》,1931年,剛滿17歲的她從學校畢業後又自願到千里之外的遠東地區工作,在哈巴洛夫斯克邊區出版社從事版面設計。她說,一天,在校對一本政治小冊子時看到:《反對李立三主義的鬥爭》。從老編輯那裏了解到李立三原是中共領導人,前不久犯了“左”傾冒險錯誤,共產國際正對他進行批評。李莎想起了曾經看到過的畫報上的李立三!之後,她認識了來此地的李立三。

1935年夏天,李莎從工農速成班畢業,決定報考地質勘探專業。一天,她在家埋頭復習功課,電話鈴響了,聽到一個熟悉的湖南口音,“請找李莎。”此後,她們經常打電話,慢慢建立了感情。而此時,李立三已是結婚三次,育有五個兒女的人。

1936年2月,李立三和李莎結婚,新郎37歲,新娘22歲。然而,與李立三的結合,給李莎帶來的是更多的生活磨難。1938年2月李立三被蘇共以“托派”和“日本特務”的罪名被捕後,使李莎承受著來自學校和周圍人群的巨大壓力,然而李莎卻堅持認為李立三是個好人,為此受到了人們的輕視與冷嘲。

李莎貴族父親自殺

李莎1914年3月出生於俄羅斯薩拉托夫省的一個貴族莊園裏。隨著俄國1917年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讓俄國的貴族社會走向終結,父親被押送到“契卡”去受審的路上摘下手上的戒指,把藏在裡面的氰化鉀取出服毒自殺。

父親去世後親人離散,她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變得越來越窘迫。1928年李莎從七年制學校畢業後,進入莫斯科印刷技術學校半工半讀。

李立三異國他鄉羈旅15年回國

李立三被關押最初4個月間,李莎得不到任何有關丈夫的消息,她到各個監獄去詢問查找丈夫的下落。在尋找過程中,李莎時常聽到各種關於囚犯被處死或流放的消息,這些傳聞令她心驚膽戰。不懈地尋找,終於讓李莎在一個監獄找到李立三的下落。但她不被允許探監,她每月抽出50盧布送給丈夫。這份關懷,使身處絕境的李立三,有了繼續生存下去的勇氣和力量。李立三在蘇聯牢獄裏被關了1年零9個月。

1939年,蘇共當局找不出李立三是日本特務的證據,不得不把他釋放,但他沒有工作,長時間只能依靠共產國際微薄的救濟金艱難生活。李立三陷入極端苦悶之中。李莎對丈夫的遭遇憤憤不平,卻又無可奈何。

1945 年的最後一天,李立三突然得到訊息:中共七大選舉他為中央委員,1946年1月16日,在異國他鄉羈旅15年的 李立三獲准回國。中共安排他去哈爾濱。同年10月,李莎也帶著女兒英男來到哈爾濱,與丈夫團聚。李立三先後在中華全國總工會、勞動部、中央工業部華北局等單位擔任要職。李莎在北京俄語學院從事著教育工作。

中蘇關係惡化 李立三被批鬥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中蘇關係驟然惡化,大批蘇聯專家從中國撤走,國內政治氣氛也日趨緊張,很多類似李立三這樣的國際家庭最終被迫離散,李立三自然也成了眾人視線的焦點。

1959年廬山會議上,康生放出風聲說,李立三的老婆是蘇聯籍,有裏通外國的嫌疑。1962年經周恩來建議如果不願和李莎離婚,就一定要讓她轉入中國籍。1964年李莎用了兩年時間終於成為中國國籍。

1966年8月,華北局院內開始張貼大字報,一些人勒令立三“做檢查”。康生對中央文革小組成員說:“你們不要以為李立三是‘死老虎’,死老虎也有虎威。你們要在他身上放一把火,徹底燒一燒。”

1967 年2月1日,李立三第一次被批鬥,李莎和李立三一起被揪到“批鬥會”上。李莎的牌子上用醒目的大字寫著:“蘇修特務李莎”。從這以後批鬥會和抄家就沒有間斷過,北京城的大街小巷都流傳著李立三、李莎從事間諜活動的謠言。針對立三的批鬥也從小範圍的內部檢討,逐步擴大規模。他給毛澤東寫信,進行最後的申訴,但都沒有用。

文革時 李立三服安眠藥自殺

李莎和李立三分手的時候完全沒有思想準備。汽車走到府右街那裏突然停車,叫李莎下來。他們這個時候只能握了握手,然後李立三說了一句 “請多保重”。那邊又有另一輛車,李莎就被送回北極閣三條,這是他們的永別。

1967年6月22日,李立三在造反派私設的牢房裏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藥離世。李立三離世的第二天,李莎被逮捕,關進了秦城監獄。在那裏艱難地度過了8年的鐵窗生涯。兩個女兒也同時被關押,後又下放農村。

很多年後,李莎才看到當時李立三寫給毛澤東的信:“最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我現在走上了自殺叛黨的道路,沒有任何辦法去辯解自己的罪行。只有一點,就是我和我的全家沒有做過任何裏通外國的罪行。只有這一點請求中央切實調查和審查,並作出實事求是的結論。我還有寫給你的信,放在家裏床單下。沒有寫完。請派人找出送你審閱。”

1976年“四人幫”倒臺後,經胡耀邦親自過問,他們才得以平反。但可悲的是,李莎還以為“李立三”這個名字被洗去了污垢,她到現在還沒有明白,共產黨就是“迫害”的根源。有分析指,中共本身就是西來邪靈,就是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只有退出中共才能洗去污垢。目前有9千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其中前中共黨魁華國鋒都主動聲明退出中共邪黨。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1/3/21/54334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