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一步之遥 从杨佳到“人肉炸弹”

【人民报消息】8月30日,作者杜光发表《一步之遥 从杨佳到“人肉炸弹”》道,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8月26日,有好几百个访民聚集在四川省高级法院门口,要求法院院长接见。警察到场维持秩序,没有发生暴力冲突,只是哭声、骂声、抗议声、口号声响成一片。访民们高喊:“打倒腐败法院”、“打倒土匪法院”、“严惩犯罪法院”、“严惩黑法院”。有人甚至高呼:“难道非要我们上访人员变成人肉炸弹,才能解决问题吗?”

“难道非要我们变成人肉炸弹,才能解决问题吗?”读到这个出于激愤的惊心动魄的呼号,我感慨万千,不禁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发生在上海的杨佳袭警事件。

文章道,去年7月10日傍晚,杨佳骑着一辆租来的自行车,在闸北区普善路口被警察拦下,他们说杨佳的自行车是偷来的。杨佳被带到芷江西路派出所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扣押审问,查明自行车不是偷来的,便把他放了。杨佳因扣押时被殴打致伤,多次到闸北分局上访不果,于今年7月1日独闯上海闸北分局,制造了6名警员被杀、5人受伤的流血事件。

悲剧发生后,最可取的态度是总结教训,避免再发生类似不幸事故。上海当局应该在追究杨佳刑事责任的同时,查清导致杨佳袭警杀人的原因,接受教训,改进工作,消除产生恶性事件的条件。但是,从近两个月的情况看来,事情完全朝着与人们的善良愿望相反的方向发展。上海当局不但不认真彻查导致惨案的原因,反而采取种种违法手段,掩盖事实真相,欺骗舆论,欺骗公众。具体事实有:

(一)关押证人,制造假象。悲剧发生的第二天,杨佳的好友郏啸寅在网上发布《上海袭警事件内幕》,揭露杨佳去年被上海的派出所扣押时曾遭到殴打,以致丧失性功能,因此才多次上访,要求惩办有关人员,取得相应赔偿。郏啸寅第二天就被警察关押,过了几天,上海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诽谤罪批准把郏正式逮捕。

郏啸寅究竟是揭露真相还是诽谤警方。两相比较,我宁可相信郏的揭露。事件发生后许多网民指出: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促使杨佳采取如此暴烈的手段来进行报复?警方否认刑讯殴打,显然是谎言。但是,一般的殴打拷问只能伤及身体四肢头部骨骼,怎么会有丧失性功能的后果呢?巧得很,我在昨天《北京晚报》第16版的“新闻点点评”里,发现了一条摘自当天《新京报》的消息:“2007年6月30日至7月2日,长春三名干警指使四名在押人员向市民张庆嘴中灌盐,并实施殴打、掐睾丸等虐待行为,致其死亡。”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专政部门的刑讯逼供种种手段中,还有着“掐睾丸”这类旷古未闻的残酷方式。长春的张庆因被“殴打、掐睾丸”而死亡,杨佳有没有受到类似的酷刑而丧失性功能呢?我认为至少是很有可能的。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杨佳是个温顺的孝子,因酷刑而致“无后”,自然无法忍受;投诉上访又得不到妥善的处理和合理的赔偿,这才铤而走险,犯法行凶。追根溯源,是警方的刑讯逼供和未能妥善处理,导致杨佳行凶杀人。事实上,在杨佳上访期间,闸北当局还曾派两名警务人员去过北京杨佳家,这说明警方对于派出所的酷刑使杨佳丧失性功能是十分清楚的,如果杨佳在上海派出所仅仅受到一般的盘问审讯,两大警官会不远千里,纡尊到北京杨佳家里去解决问题吗?

被关押的知情人不止是郏啸寅,还有杨佳的母亲王静。事发当天下午,上海警方便派人到北京慧忠里杨佳住处,以“协助调查” 的名义,把王静带到大屯派出所,从此下落不明。杨佳的亲属委托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劲松向北京市公安局、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区人民检察院、闸北区人民法院举报王静失踪,可能是被绑架,要求侦讯查处,当然不会有结果。既然是“协助调查”,完全可以冠冕堂皇的进行,为什么要采取绑架式的关押隔离方式呢?除了害怕她说出事实真相之外,恐怕再也找不出别的解释了。

(二)违规操作,为杨佳指定官方的辩护律师。杨佳父亲委托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熊烈锁等律师为杨佳的辩护人,熊律师等在7月15日到上海,却见不到杨佳,也不能查阅有关案卷。17日下午,检察院约见熊等,出示杨佳的笔录,内称:他只接受他母亲为他聘请的律师,其他律师均不接受。这种拙劣的把戏,明眼人一看便可看穿。首先,杨佳的笔录是真是假,大可怀疑。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刘子龙律师就对这个问题提出五点疑问,都是上海警方无法辩解的。其次,即使杨佳笔录是真,也是在杨佳和他母亲被警方严密控制、丧失人身自由、不能与外人接触的情况下出现的。在警方一手操控下演出的这幕丑剧,除了说明警方的卑鄙之外,还能说明什么?

那么,警方为杨佳指定什么样的律师呢?据网上报导,此公大名谢有明,是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这就怪了,杨佳袭击的是闸北分局,怎么会聘请被袭者的法律顾问来做自己的辩护律师呢?据《广州日报》7月8 日报导,这个谢有明说:“像杨佳犯罪情节这么严重,一般来说,在量刑上几乎没有什么疑问,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死刑。”作为杨佳的辩护律师,他居然在法院审理之前就宣判了杨佳的死刑,这是完全违背律师的职业道德的。与其说他是杨佳的辩护律师,不如说他是闸北分局的代理人;与其说他要为杨佳辩护,不如说他是在配合警方。为杨佳指定这么样的律师,充分暴露了上海闸北当局掩盖事实真相的卑劣用心。

闸北警方用这种瞒天过海、掩耳盗铃的手法,关押证人,操控律师,妄图遮尽天下人的耳目。这样不仅很不光彩,而且也很危险。上海近几年经济发展迅速,但社会不稳也在不断增长,且不说东八块几千拆迁户的呼声和郑恩宠的冤案,早已在上海以至全国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就在杨佳袭警案的前后,见于网络报导的就有:(1)6月12日,一位姓周的女士因拆迁问题到杨浦区政府上访,遭到区政府人员殴打,打后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训话,到晚上11点才被允许到医院验伤。她向媒体投诉后,《上海法治报》记者林宇丹和摄影记者翁磊于6月27日到杨浦区政府采访,也被区政府的6名保安围殴,翁磊在暴雨积水中被拖走一百多米。(2)7月2日,上海一名年轻瓜贩因西瓜被收缴,持刀冲进城管中队,将城管队长和一名警察砍伤。(3)7月17日下午,金山区富茂农贸市场有3名市管人员被一名摊主用尖刀刺伤。(4)在此之前,崇明岛上曾发生袭警事件,一名警察死亡。官民矛盾如此紧张,而上海当局处理杨佳案的方式,不是在解决矛盾,而是在加剧矛盾。杨佳袭警事件不是偶然的,它是官民矛盾尖锐化的反映。如果官方不努力缓解矛盾,反而加剧矛盾的话,那么,就像成都的访民说的那样,出现“人肉炸弹“也不是不可能的。杨佳和“人肉炸弹”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两者相距只有一步之遥。

文章还特别指出,从杨佳到“ 人肉炸弹”的危险,并非为上海所独有。遍布全国的维权运动,暴力镇压的惯性,使全国各地都弥漫着有可能爆发的着火点。成都8月26日的群发性事件,就是多年积累的。据有关报导,四川省高院近几年判处了大量冤假错案,不服终审判决的申诉案就达四千多件。四川如此,其他省市恐怕也差不了多少。遍布全国的有冤无处可诉、上访又遭镇压的访民,都有可能发展成为杨佳第二,甚至成为“人肉炸弹”。

文章最后警告当局,从杨佳到“人肉炸弹”只有一步之遥,手握权柄者,当心啊!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8/8/31/48523.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