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奧運的神性與魔考

童文薰

【人民報消息】2008是奧運年,網路上有一則傳說,認為凡是奧運年,都是惡魔大舉活動之年,也是天象巨變之年,而2008北京奧運則是人類的最後一場奧運──因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至……

奧林匹克──宙斯的家鄉

奧運的歷史最早可以遠推到公元前1300多年,當時各項運動競技已在希臘當地流行,但史載第一屆奧運則是公元前776年在奧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鄉舉行。近代的奧運在十九世紀末才又恢復,之後慢慢擴大為今日的規模。

2700年前希臘人舉行的奧運會,其實是宗教活動的一環。希臘人的世界觀,可以說是一個以眾神為中心的世界觀。他們認為惟有將人類最美好的體魄、力量、技藝、勇氣、意志以及真誠善良的道德全部敬獻給諸神,才能展現對神的崇敬,才是生命中至高無上的追求。

整個奧運會的進行──自神壇前點燃聖火開始,祭司引導祈禱、敬獻貢品、宣誓等等儀式;運動會結束後,獻祭宙斯,晚上則為優勝者舉行慶功宴會,並給他們戴上橄欖葉桂冠,從頭到尾就是一套完整的祭祀程序。最初奧運會禁止婦女參加和觀賞,一來是因為參賽者均是赤身競技的男性,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宗教祭祀儀式禁止女姓參與。

正因為是宗教祭祀,所以當時希臘各城邦雖然互相征伐,但在奧林匹克競賽期間,所有的戰爭完全停止,在奧林匹克境內不准攜帶武器或打鬥。這一切都是為了敬神。但可嘆的是,原本神聖的奧運,卻抵不住金錢與權力的腐蝕。選手與支持者不擇手段追求獎牌,金錢的介入使奧運變質為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禁藥風波、過度商業化、政治角力aa更嚴重的是奧運一次又一次淪為軍事強權競逐的裝飾品。

奧運主辦國──戰爭發動國

1896 年,高舉著神聖的火炬,近代的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在雅典重新舉辦。短短廿年後,1916年奧運會的主辦權由德國取得,屆期卻因為德國發動第一次世界大戰而被迫取消。這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是八百多萬人,但大戰結束的那一年,全世界因為西班牙大流感而死亡的總人數則超過二千萬人!如果不是因為戰爭破壞了社會的基礎使得環境惡劣、醫療資源匱乏,當年因為流感而死亡的人數也許不會這麼多。

廿世紀人類共有二場世界大戰。1936年德國又取得奧運主辦權,奧運的主角本是榮耀神的選手,但1936年的柏林奧運主角卻是希特勒個人與德國這個極權國家。同年德國發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次戰爭死亡的總人數超過七千萬人,按當時全球人口數,每百人死亡三人。

接下來1940年的奧運主辦國則是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本!該次的東京奧運也因為戰爭而被迫取消。

蘇聯是1980年的奧運主辦國,但卻毫不在乎的選擇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之後蘇聯不顧美國等六十多個國家共同抵制,照樣舉辦 1980年莫斯科奧運。此項侵略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最後促使美國培植賓拉登這號人物來抵抗蘇聯,埋下了後來911事件,以及至今尾大不掉的恐怖主義問題,伊拉克戰爭也可以說是這個事件的再延續。

奧運主辦國為何總是戰爭發動國?這不是巧合。因為奧運雖然還保有原來的名義,保有一種“神聖”的象徵,但本質上已經完全喪失了奧運最初敬神與和平的本質。奧運的主辦權從1916年起就屢次被強權狂人所利用,作為對內鎮壓異己、剝削百姓、鼓吹狹隘瘋狂的民族主義,對外建立強權地位的手段。奧委會一再給予這些殘暴專制政權發揮魔性的機會,數次戰爭中高達上億條的人命雖然不能直接掛在奧委會的頭上,但是經過這麼多的教訓,奧會委員學會了如何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嗎?

金錢與女色的力量可以左右良心的方向,這是奧運委員面臨的魔考。現代奧運沾了太多的兵災與血腥,變成一場遠離神性的活動,遠離最初人們想要榮耀神的目標,變成狂人“展現國力”、“恢復民族自信心”的“武臺”。即使有了如此慘痛的前車之鑒,奧委會仍然把2008年的主辦權給了人權記錄血跡從未乾涸的中國共產黨。

北京奧運的哀歌

自從中共獲得 2008奧運主辦權之後,北京居民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土地開發商與官方勾結,濫行圈地、暴力拆遷使得多少千年百年的古跡毀於挖土機的怪手之下,多少家庭因此失去遮風避雨之處!一切的侵權行為都在“2008奧運”這個旗幟下被消音。China一詞從今而後可以直接音譯為“拆哪”!只要用油漆在門上牆上寫上一個“拆”字,再多的人權物權都被拆得片瓦不存。爭取權利的居民變成流離失所的訪民,然後成為被關押的囚犯、被勞教的對象,真正的家毀人亡。

人們對於受害者冷漠,因為期待著2008奧運的商機與“概念”。但是對於北京奧運有著清楚視野的人,看到的卻是完全不同的面貌。記者無國界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啟動北京2008手銬奧運行動,設計了六種語言的手銬奧運標誌,協助世人看清2008年奧運的真實樣貌。

2008奧運已經成為一個保證不尊重人權的政權的人質。那麼言論自由呢?據聞中共已經著手收建構一項黑名單,凡是名單內的人士,均無法取得2008奧運期間的入境簽證。為了粉飾香港“七一”活動,中共情治單位已在世人面前演示了一回它將如何對待想在2008奧運期間到北京見證中國人權的人士──裹在鎮爆毯裏丟上飛機。

聯合國親善大使、好萊塢女星米亞法蘿(Mia Farrow)為了蘇丹政府在達爾富爾的種族大屠殺,對國際奧會提出嚴正抗議,因為中共是蘇丹的最大經援國,連武器也是中共所提供。因此她將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稱為“種族滅絕運動會”(genocide games),同時敬告電影導演也是北京奧運藝術顧問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不要冒險成為“北京奧運的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是曾為希特勒拍攝1936年奧運宣傳影片的德國導演。

美國麻州史密斯學院文學教授裏維斯(Eric Reeves)是世界上知名的達爾富爾人道危機專家。他說:“現在是使中共感到羞愧的時候了。中共共謀達爾富爾種族滅絕,使它的奧運口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成為可怕的反諷字眼。”

神聖的賽跑

渾渾濁世中,總有諍諍之士。在二戰期間奧運停辦了,卻有一位1924奧運金牌得主,從人間的賽場進入了神的跑道。知名的傳記電影《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記載了這位奧運金得主李岱爾(Eric Liddell)的一生。這部電影在1981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影片、最佳服裝設計、最佳原著音樂四項大獎。

因信仰的緣故,李岱爾曾經因為堅持星期日為聖日而不出賽,結果失去一面穩操勝券的金牌。但李岱爾最後還是帶著奧運金牌的榮耀,自英國愛丁堡大學畢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動蕩的時代,李岱爾受感召成為傳教士到中國傳道。中國對日抗戰期間,他雖然被日軍關押在集中營裏,仍不停止在獄中傳道。他自稱一生中無論作任何事,都是為神而奔跑。他說:“當我跑時,我感受到神的喜悅。”至今這位奧運金牌得主,仍長眠在中國的土地上。這才是真正的奧林匹克精神,不為錢不為名,一個神聖的跑者。

基督的門徒保羅,是一位成長於希臘的猶太人,他深知當時奧林匹克運動競技的真義。保羅有一段經常被引用的話:“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越來越多的世人關切著2008北京奧運背後隱藏的罪惡,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歐洲分團七月初在倫敦外國記者俱樂部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布啟動歐洲人權聖火計劃。一個月後的8月9日,全球人權聖火在奧運會的發源地希臘雅典燃起;來自拉脫維亞的運動員、2006年冬季奧運會單人平底滑雪項目銅牌得主 Martins Rubenis擔任歐洲聖火傳遞大使(http://www.cipfg.org/)。這場神聖的人權聖火路跑已開始,反人類的種族滅絕罪行和奧運不能同時在中國進行,因為那將是對奧運與諸神的最大褻瀆。

轉自(新紀元周刊)文章略有改動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8/13/45232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