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以情妇身份混上来 当拜登副手只是幌子(多图)

李子木




虽然布朗比哈里斯(贺锦丽)大30岁,且是已婚人士,但他有权,于是哈里斯从床上走通仕途。



2014年,哈里斯与埃姆霍夫结婚,利用职权帮丈夫牟利。



在奥巴马的安排下,被哈里斯狠狠伤害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捏着鼻子同意她当自己的竞选副手,哈里斯欣喜若狂的看着拜登,但拜登的眼睛却看着别处。

【人民报消息】8月19日晚,民主党全国大会的第三天活动,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家乡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会议主席本尼·汤普森绕过了唱票表决,宣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女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当选为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为什么呢?怕她落选,怕坏了奥巴马的事。

被称为「女版奥巴马」的混血参议员哈里斯是牙买加和印度的混血儿,血液里没有半点华裔的成份,但她曾经为了争取华裔的好感,得到华裔美国人的支持,还让人给起了个中文名「贺锦丽 」。经过媒体一宣传,哈里斯的本名在华人圈没几个人知道,但「贺锦丽 」却众所周知,这让哈里斯在政治上占了不少便宜。

哈里斯出身学者家庭,父母分别是经济学家和医疗领域学者。但哈里斯没有跟随他们的脚步投身学术,而是选择从政,她的政坛上升之路与中共的不少女党官们非常相似,是从当情妇开始的。

● 以情妇身份打入核心政治圈

1994年,29岁的哈里斯认识了60岁的加州2号人物、州议会议长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没有经过选举的情况下,被任命为议会中两个委员会的成员,一步登天。

威利·布朗当时在旧金山社交圈无人不知,他生活奢靡、频换女友,多次因巨额收入来路不明而受到调查。

虽然布朗比哈里斯大30岁,且是已婚人士,但他们很快便开始交往,哈里斯的母亲还公开为二人辩护。

这段不伦感情给哈里斯带来了人生的转折,1994年,布朗安排她到加州失业保险上诉委员会、加州医疗援助委员会等机构挂名,每年可收到数十万美元的报酬。另外哈里斯还收了布朗送的豪车。


哈里斯公然以情妇的姿态出入各种奢华聚会和晚宴。
但布朗送给哈里斯最大的礼物,是打入加州政界核心圈的门票和随之而来的人脉。哈里斯跟随布朗出入各种奢华聚会和晚宴,在他当选旧金山市长时也一路相伴。就在很多人以为布朗会为了哈里斯离婚时,他们分手了,没多久哈里斯便开始和主持人蒙特尔(Montel Williams)交往。

不过哈里斯对从政的野心已经形成。布朗和她虽感情不再,却在分手后结成政治盟友,并一路为其保驾护航。

在布朗成为旧金山市长三年后,哈里斯进入旧金山检察官办公室的职业犯罪部门任职。没多久,检察官特伦斯(Terence Hallinan)把哈里斯看中的职位空缺任命给了别人,二人发生不和。布朗为此公开批评特伦斯没有做好工作。

两派人就此结下梁子。在布朗的安排下,哈里斯离开检察官办公室,进入旧金山市政厅工作,并在2003年竞选旧金山地方检察官职位,挑战特伦斯。

在布朗这个强大靠山的帮助下,哈里斯顺利当选旧金山地区检察官。但由于她的团队募集的资金远超过法律规定的211000美元,达到了621000美元,因此她的团队事后又缴纳了34000美元的罚款。

面对媒体质疑,2019年布朗在旧金山纪事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当然,我和卡玛拉·哈里斯约会了,那又怎样?》。他写道,他可能通过任命她为议会委员会成员并支持她竞选地方检察官来「影响」她的职业生涯。他还公开承认自己帮助了其他一些祸害美国的政客拥有权力,例如众议院民主党籍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文末,他大言不惭的说,这就是政治。

作为检察官,哈里斯在决定是否起诉某案件上有极大裁量权,因此与布朗有密切关系的个人和机构,往往会在哈里斯这里逃过一劫。

布朗当年成为旧金山市市长后不久,便任命律师钦奇利亚(Hector Chinchilla)为旧金山规划委员会主席。该职位在决定项目的执行与否上有巨大权力,钦奇利亚藉此牟利数十万美元后被指控。哈里斯上任仅八个月后,便撤销了针对他的所有八项指控。

布朗的另一个长期捐赠人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也因此受益。他经营一家名为Pacific Cement的水泥公司,靠着和布朗的关系,截至2003年,旧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项目使用的都是Pacific Cement的产品。

由于该品牌混凝土品质不达标,拉米雷斯在事情暴露后没能逃过被指控的后果。但哈里斯和拉米雷斯达成了一项秘密认罪协议,最后将这个涉及公共安全的问题,以环境污染为由,罚款42.7万美元了事。

2010年,哈里斯在布朗的支持下赢得加州司法部长选举后,依旧延续了她选择性执法的风格。2014年,她与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结婚,后者在一家名为Venable的律所工作,该律所代理了许多大公司,而这些大公司的业务中有许多需要哈里斯的「支持」。

2015年,美国有14个州因虚假宣传,对一大批营养食品公司展开调查,而哈里斯的加州司法部办公室也收到了大量投诉,单是Herbalife这一个品牌便有七百多份投诉件。但整个过程中,哈里斯仿佛失聪盲人一样,没有对任何品牌展开调查。原因很简单:这些问题品牌几乎全是她丈夫埃姆霍夫所在的律所代理的,其中包括GNC、Herbalife、AdvoCare、Vitamin Shoppe等等。

2015年8月,埃姆霍夫被升职为律所的西海岸运营董事总经理。

此外,哈里斯对其他民主党老朋友也关照有加。加州前州长杰瑞·布朗的姐妹凯萨琳(Kathleen Brown)是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因重大失误,在2016年爆发了号称美国史上最严重的天然气泄露事件,上万民众被迫搬离。然而,哈里斯拒绝调查此事。

● 女版奥巴马

哈里斯和奥巴马也是老相识,因为理念相同,她早在2004年起就开始支持奥巴马,2007年总统竞选中,哈里斯把妹妹玛雅(Maya Harris)和妹夫韦斯特(Tony West)也拉来一起帮助奥巴马的竞选活动。

2013年,奥巴马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赞美哈里斯是「全美国最漂亮的司法部长」。

奥巴马和哈里斯都在加州上过学,哈里斯研究生阶段在加州的哈斯汀法学院(位于旧金山)就读。奥巴马也在加州洛杉矶的私校 「西方学院」念过两年,然后转学去了哥大。

哈里斯比奥巴马小3岁,今年56岁,也想效仿奥巴马在首届联邦参议员任内就竞选总统,但几场电视辩论过后,民望从10%跌落到2%,竞选资金又枯竭,只好早早宣布弃选。这把奥巴马急的半死。

现在呢,连哈里斯本人都没想到,自己会「峰回路转」被拜登选中,不仅有机会成为副总统,而且兴许因为瞌睡拜登在总统任上就睡过去了,自己能借杆爬上美国总统宝座。

拜登怎么可能选择她当自己的搭档呢?去年哈里斯(贺锦丽)就因为争夺党内总统候选人,在辩论时狠狠的得罪了拜登,选谁当副手拜登都不能选她!

原来,哈里斯是奥巴马选中的,而不是拜登。

这事要从拜登已故长子博·拜登(Beau)说起,在哈里斯担任加州检察总长期间,博是特拉华州的检察总长。通过与博的交往,她认识了博的父亲乔·拜登。

博是父亲在政坛上的指望,但是因患脑癌,在2015年去世,年仅46岁。

2016年,哈里斯竞选加州参议员,不仅获得了奥巴马的支持,还获得了拜登的支持,因此成为十多年来首位进入参议院的黑人女性。她在担任加州资历浅薄的参议员的那段短暂时间里,以对川普政府官员和提名人发起敌对式质询闻名,包括在最高法院确认听证会上对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的无理质询。这些表现都是哈里斯获得更大权力的敲门砖。


党内候选人电视辩论中,哈里斯是打击拜登
最深的那一个。
从情妇坐火箭上来的哈里斯政治野心越来越大。2019年,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生日那天,她宣布加入党内竞选2020总统的队伍,成为前副总统拜登的党内角逐对手。

出乎拜登家族意料的是,在党内候选人电视辩论中,哈里斯是打击拜登最深的那一个。她精准狠挖拜登的种族主义黑历史,把他多次骂到无力还击。老熟人阻挡拜登的总统路,导致两家亲密关系出现了嫌隙,拜登夫人吉尔博士至今对哈里斯的无情无义耿耿于怀。 拜登阵营「负责副手遴选」 的克里斯· 多德,也曾公开抱怨野心勃勃的哈里斯对攻击拜登的恶行「 没有悔意」。

7月28日,拜登在德拉瓦州发表经济政策讲话后,媒体镜头拍到了他手中便条上关于哈里斯的谈话要点,包括 「不记恨(她)」「 曾与我和吉尔(拜登夫人)一起竞选」「才华横溢」「对竞选帮助很大」「 对她的尊敬 」。


媒体镜头拍到了拜登手中的便条。
报道说,可见拜登心里还是过不去这道坎。这次挑选副手,拜登也想自己说了算,可他实在没底气。毕竟拜登能成为前任副总统是奥巴马的选择,此次能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也是借奥巴马的助力。

奥巴马卸任搬离白宫后,并没有像其他总统一样告老还乡、安度晚年,而是在华盛顿特区一栋豪宅住了下来,还经常召集旧部开电话会议,像「太上皇」一样半公开遥控着民主党。为什么要这么累?搞垮美国的历史任务还没完成啊!

4年前,被认为强势的希拉里·柯林顿躺着就能赢,但没想到竟败给了地产大亨川普。4年中,奥巴马多了不少白发,但也没有把总统川普、副总统彭斯搞下去,三号人物佩洛西也没能如愿掌控白宫。眼看下一次总统大选就到了,还得安排人去完成啊!这个人不是贪婪的瞌睡拜登,而是比拜登年轻22岁的更加冷酷贪婪、不择手段也要达到目地的「女版奥巴马」哈里斯。

● 亲共派兴奋起来

哈里斯一踏入政坛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叫「贺锦丽」。

哈里斯被选为副总统竞选人后,有些旧金山的亲共华人政客迫不及待的发去了各种祝贺,好像在美国终于有了一个中共党代表成了副总统竞选人。

2014年,哈里斯是时任加州总检察长,她没有直接表态支持或者反对47号提案。她所领导的总检察长办公室负责47号提案的提案的题目、选票概述和选民指南介绍等,对于哈里斯的批评声音认为她所领导的总检察长办公室在撰写选票语言时,未能告知选民完整的信息,最终47号提案获得60%的选民支持而通过。

那么,2014年加州选举中的47号公投提案的内容是什么呢?

这项公投旨在将多项非暴力的重罪(felony)转为轻罪(misdemeanor),包括偷东西和使用非法药物。其中就设置了一个标准,即不超过950元的话,就是轻罪。不少华裔认为,这导致了许多人偷了不足950元的东西之后,难以检控,被抓了又被放出来继续作案,让小商户苦不堪言。很多人说贺锦丽的政治遗产就是享受放纵坏人、制造更多的坏人。

另外,作为奥巴马的「麻友」,贺锦丽还亲自撰写了大麻合法化提案,此提案要求大麻不再是「非法毒品」,不需要被联邦的管制,生产、贩卖和吸食都属于合法行为。所有曾经因为持有大麻而判刑的人,都应取消其罪名和刑期,归还他们的「清白」。

曾经的吸毒者哈里斯表示,这条法案的根本目地就是为了促进美国的正义与和平,因为在美国有色人种因为大麻而被起诉的数量比白人多得多。根据她给出的数据,非裔美国人因大麻相关罪行而被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3773倍,她认为这是对有色人种的歧视。

2019年,哈里斯(贺锦丽)还曾提议要联邦政府拨款1000亿美元,帮助400多万非裔购房,说是这样每个非裔可获得25000美元。原来哈里斯是共产主义战士、热衷于平均主义。当然,她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存款拿出来与非裔分享,而是想把纳税人的钱拿出来讨好选民,增加自己的选票。

实际上,每位选民投下去的选票不仅仅是看谁能给自己多少暂时的实惠,而是在选择希望自己生活在安宁中还是生活在灾难里。(文/李子木)△

(人民报首发)

部份资料来源:sdyago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0/8/20/71278.html
 
文章二维码: